ABC小说网 > 我白天是屠夫夜里是解师 > 28 吊坠

28 吊坠

        方玄便是转身就走,不再墨迹,只留下那个阴森的男孩站在角落之处,眼神幽幽的望着他,嘴里更是低沉的说道:“不急,你最后还是会回来找我的,不急......嘿嘿嘿。”

        他那沙哑的笑声也是回荡在这角落之处,久久不散。

        而他身后,隐隐,有着一个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吱呀作响,缓缓移动。

        。。。。。。。。。。。

        此时的夜市也是悄然散去,路上也没了多少行人,方玄便是继续拖着这一堆特产,向着千里行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前方,似乎是有个人影,竟是一个女孩,在那里等待着什么,脚下还踢着石子。

        “这个刀牛,跑到哪里去了,真是让人不省心。”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赵灵儿,估计是先前被人群挤散了,现在在这里等他,也是让方玄感到心暖,只是听着她的话语,方玄也是无奈。

        “谁才让人不省心啊?”

        方玄也是突然出现在她,不由分说,将一部分特产抛给了她。

        “啊,吓我一跳,你刚刚去哪里了,我寻了你好半天,还以为你被贼人绑架了呢。”

        “要绑架也是绑架你吧,就你这个体格,怕是一个瘦子都可以拎起来......啊,不对,你吃了那么多夜宵,应是抬不动你了。”

        “你才胖,你才胖,敢这么说本小姐,给我站住,别跑。”

        他俩便是在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追逐打闹起来。

        千家万户,灯火通明,让着片街角也是充满了亮光。

        只是不远处的角落,有一个身形隐蔽的人影,在暗自望向方玄他俩这边,臂膀还是有着一直鹰雕站立。

        隐隐望去,他的身上挂有着一枚令牌,和宋天给方玄的有些相像,只是上面隐隐约约,刻了个“赵”字......

        。。。。。。。。。。。

        京城,赵家

        “嗯?你是说,找到我那个妹妹了?”

        一个女子站在高台处,凭栏远眺,也是有些惊讶,一双凤眼更是透露出残冷的神色。

        “是,大小姐,我们的暗卫已是发现了二小姐的踪迹,就在槐州的凌风城。估计二小姐那一脉的暗卫,还没有找寻到她,我们要先一步。”

        赵家的大小姐身旁,一片阴影之处,也是有这一道身形,半跪着,正在向她汇报着情况,俨然是已经掌握了赵灵儿的位置。

        “哼,那便是好,先前逃婚,让我原本的计划也是被打乱,不过也罢。这次正好,直接将她暗中抹杀掉,这般一来,即便是爷爷对她抱有期待,这家主之位也不可能落在她手中了。”

        “记住,一定要把她的那个吊坠偷偷带回来,这可是重要的传承之物。你先下去吧......”

        “是。”

        只见那道身影也是渐渐消失,不知去向了何处。

        这赵家的大小姐此时也是看向了窗外,朵朵云彩在黑夜的笼罩下格外阴沉,也正如她的脸色一般。

        “怎么,有线索了?”

        栏杆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男子,很是俊美,甚至长的不像是一个男人,到是像一个女子,此时也是眯着眼睛,问道。

        “嗯,暗卫找到了那个丫头,这回定是能把那个吊坠找寻回来,这样我便是可以继承家主之位,开启那个地窖......”

        赵家的大小姐,也就是赵灵儿的姐姐,此时也是握紧了绣拳,眼神闪烁着冷光。

        “此番我也会派人出手,只不过,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我们的合作也是快要到期了,你要是拿不出让我师父满意的东西来,怕是......”这男子也是微微一笑,看着赵家的大小姐。

        “那是自然,我会遵守约定的。”

        “你最好如此,哈哈哈哈,我去也......”

        那声音也是回荡在空旷的院子里,那男子也是身形消失,似乎是离开了此地。

        “死丫头,这回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生门......终究是我的.......”

        大小姐眼里闪烁着冷光,握紧了栏杆的扶手。

        。。。。。。。。。。

        赵家,大堂中

        一个中年男子也是在屋中徘徊,嘴里也是念念有词:“灵儿这个丫头,又是跑到哪里去了,这般胡闹,以后可如何是好,别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小启啊,你且过来,为父有话要说。”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内屋传来,也是让这个中年男子停止了踱步,赶忙进到屋内。

        “父亲,您叫我?”

        屋内,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靠在一张躺椅之上,也是缓缓的开口。

        只见他闭着双眼,一只手拖着一个香炉,里面不知在燃着什么东西,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竟是在空中幻化出了草药的形状。

        “这件事你先不必太过着急,我已是派遣影前去了。灵儿那个丫头又很是活络,定不会在外收到什么欺负。而且家族的传承之物也是在她手里,会庇护她的,定是不会出什么差错。”老者缓缓的开口,听上去有气无力的。

        “父亲,我也是知道,可是还是放心不下。”那男子也是苦笑道。

        “这件事,你要负很大的责任,我不过闭关两年,你竟是要将灵儿嫁到那个狼子野心的王家。此次若不是我出关,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呢,可是没想到,灵儿这丫头还是被你们逼得离家出走了。

        这老者也是无奈的叹气,对于家族的做法也是颇为不满。

        “父亲,这......这我也是没有办法,家族的长老投票决定的此事,更何况家族这几年也是愈发的衰落,灵儿要是嫁过去,也是可以......”这中年男子也是解释道。

        “住口!”

        那老者也是睁开了双眼,眼神一闪,瞪着那个男子,嘴里的话语也是锋锐了起来,那男子顿时不敢言语,低着头,单膝跪倒在地。

        “你不是不知道,灵儿乃是我们家族千年一来难得一遇的奇才,更是和家族的传承之物有着共鸣,这可是无数代老祖所期待的结果。”

        “那王家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此事背后定是有什么人在煽风点火,这几个总管事务的老家伙,真是把老祖的话语当耳旁风了,看来还是要我出面。此番若是她有什么折损,你这家主也是不要当了。退下吧。”

        “是,父亲。”那男子也是慌忙答应,退了出去。

        这个白发老人也是站了起来,脚下却是利落,三两步便是走到了窗前,望着窗外的梧桐树,眼神也是迷离了起来。

        “灵儿,你可不要有什么事啊,爷爷可是对你期望很高,那远古的秘辛,先前你也是偷偷知晓了,知道这天地的劫难,可是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另一个掌控开门之人,不然照宋老鬼那个乌鸦嘴,恐怕这一回,是要出大事了。”

        只见他手掌一张开,里面有着一方碧绿的玉石,散发着淡淡的绿光,四周的草地,竟是有着草药开始发芽生长,一片生气祥和。

        只是这老者似乎是面色有些痛苦,体内若有若无的生机竟然是被那枚玉石吸收。

        “生门,我终究是悟不透么,不过也是时日无多了。灵儿啊,我先前给你的《本草录》,不知你是否记牢了,这可是老祖传承下来的东西,更是能和生门共鸣之物,你可一定要平安归来啊,只有那个吊坠,才能开启终焉之门,仙人的传承.......卦门......”

        老者握着这枚玉石,眼神也是凌厉了起来。

        地上的草药也是越发的旺盛,不一会,竟是长出了一株参天大树,将此处笼罩住了。

        但只见绿光一闪,这大树竟是又重新变回种子,缩回了土中,消失不见。

        。。。。。。。。。。。

        次日,凌风城,千里行

        阳光此时也是照了进来,铺在赵灵儿的脸上,很是温润暖和,也是让她眼眸微睁,将要苏醒。

        “啊...真是舒服,这个大床真软,而且还有一个抱枕...嗯...嗯?哪来的抱枕。”

        赵灵儿此时也是伸展着懒腰,苏醒过来,双腿更是夹着一个觉知是抱枕的物件,也是奇怪,便睁开了双眼,但是却看到了还在熟睡的方玄。

        但闻一声尖叫,四周鸟兽都是被惊得飞起。

        “啊!流氓,快走开。”

        方玄正迷糊,还未醒来,便是先闻尖叫,再者便是一个兔子蹬鹰,他便是从床上滚下,一头栽到了地上。

        “哎呦,这...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方玄也是骤然惊醒,顿时头痛欲裂,揉着脑袋坐在地上,眼神也很是迷茫。

        他也不知怎么了,就从床上被人踢下,这人还是...赵灵儿?

        只见眼前,赵灵儿坐在床上,大腿露在外面,头发散乱,双手抱着被子,满脸通红,更是怒视着方玄。

        “登徒子,流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救过你,你竟然这般对我,还偷跑到我床上来,你...你...”

        赵灵儿此时也是羞恼,脸想火烧着一样,语无伦次,不知在说些什么。

        方玄也是奇怪,他怎么会跑到赵灵儿的屋子里去呢,难不成真的是鬼迷心窍,走火入魔了。

        只是他起身一看房门号,便是无言,指着那个对赵灵儿说道:“你且自己来看,这明明是我的房间,先前你自己说的,不要住在这件“黑土”房,说是不吉利,怎么?莫不是你自己走错房间,赖在我头上了吧。”

        赵灵儿也是看向了那个房门,顿时也是愣住了。

        沉默了一番,她也是脸色通红,变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

        “啊哈,这...这是误会,我不知道自己来到你房间了,说不定是我晚上梦游,来到此处,你且不要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便是拿上了自己的外套,赶忙逃走,看得方玄也是颇为无奈。

        “这个妮子,真是......我的头,疼死了,下手还真是狠,哎呦...嘶,诶?这是什么?”

        方玄正正揉着脑袋,向前一迈步,却是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很是硌脚,他便拿起来一看,竟是一个吊坠一般的物件。

        这个吊坠很是小巧,别样精致。錾金的链子,宝石般的外壳,里面更是有种液体,碧绿光泽,在阳光下闪烁着色彩,很是漂亮。

        只是莫名的,方玄体内的气血翻涌,对这吊坠竟是有着莫名的吸引。

        “这是什么,不会是赵灵儿落在这里的吧,唉,真是粗心,等会便是给她吧。”方玄便将这个吊坠收了起来,不再多想。

        “什么?这般年岁,也能驾车?不行不行,我还是另找一个车夫吧。”

        楼下,影姐的声音传了上来,不知在和谁交谈,似乎是略显不满。

        “大人莫急,我此番问过车马商行了,这数月也是只有这一个车夫了,您若是不想租赁,愿意再度等上数月,也是可以......”

        一个女声也是抱歉的说道,听起来像昨日领头的那个女子。

        “数月便是算了,这个男孩驾车如何,有甚安全保障......”

        “这个......您还是先见一面那个男孩,再做打算吧。”

        “影姐,怎么了。”

        赵灵儿也是听见了动静,开门奔了出来。

        此时的她,换上了一身紫砂连衣裙,插着朱缨簪子,更是显得身材苗条,再配上那般容颜,面若桃花,也是惊为天人,一蹦一跳,也顿显活力。

        似乎早已忘却了刚才的事,只是看向方玄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微微脸红。

        “灵儿,方玄,你们起来了。此番我们可是有些麻烦了。”

        未完待续......

  http://www.abcxs.org/book/103504/57123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