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白天是屠夫夜里是解师 > 01 白日屠夫

01 白日屠夫

        方玄是一个解师。

        不要觉得多么高大上,其实说白了,就是卖猪肉的屠夫。

        不过却并不是一般的屠夫,或者说,伪装的副业是屠夫。

        方玄从小便是听师父说,解师的祖上原本是绝顶的神医,剜刀解骨无需麻沸散,动刀之时端的是毫无痛觉,刀过之处触面光滑而不见血色,当真行的一手好医。

        后来不知为何改行做了屠夫,只是后代没有继承医术,但是技巧门法却是被流传延续,这一脉单传下来,化成了解师。

        他是一个学徒,是师父收养的弃儿。

        解师一脉有规,传男不传女。

        师父单有个女儿,故此收养了方玄,倾囊相教。

        直到如今,方玄也只学到了师父半成的功力。

        明面上,白天集市,师父是令人叫绝的屠夫。

        其余屠夫是在案板上为人切肉,细精臊子切上一天;或杀猪,溅得一身血,干的是下等的职业。

        师父不同,切肉、去排亦或拿骨,直接在活猪身上动手。

        每天清晨,方玄牵来一头肥头大耳的山猪,拴在门铺面前,摆好店面,收拾起家伙物什来。

        过个些许个时辰,师父便出门,来到店铺,拿出一柄细棍,约有半尺见方,先用雄黄酒浸湿了,接着用丝绸布子细细擦拭,这是解师的规定。

        门面不大,但是颇有情调,门楣上更是有一处匾额,上方刻着“解阁”二字,任谁初见,也不得知晓此处是屠户的店铺。

        待到集市热闹起来,师父便是准备杀猪卖肉。却也并不吆喝,只是动起手来,不过很是慢。细棍在山猪身上掠过,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是轻轻的划。

        山猪则毫无反应,还在哼哼的喘着热气,与之前没有几分变化。

        来人都很好奇的站在一旁,有农人,有小厮,有大官人。

        碰上新来的了,难免会调侃一声,“老者,给猪爷按劲呢。”

        只有熟客在一旁慢慢等待,不做声。

        师父只是一笑,不做声。不消一会,边停下了手中活,再用雄黄酒浸一遍细棍,收将起来。

        熟客们看准了时机,这时候就开口了。

        “爷,来二斤骨头排。”

        “老者,劳驾,三斤肋巴骨。”

        “那个,血肠有余么。”

        “呵,来俩腰子,看门子配点小酒,乐趣无穷呵。”

        师父的手很活灵,一边听着熟客们的要求,一边用铁钩轻轻从猪身上挑起,灵巧的取下所需的物件来,再由方玄递给那些熟客,收取银两。

        山猪只是不动,还在哼着热气,被取下肉来也没个反应。

        这被取下来的肉,也是于别家不同,毫无血迹,截面光滑,筋骨都能清楚的看见。

        不一会,肉被熟客取净了,只留下了一个肥猪头。

        这山猪也没哼哼一句,眼睛没了光彩,最后这个猪头则是自家吃。

        师父的名号在当地很响亮,分筋错骨手没有谁能习会的,方玄也只得了些许灵气,些许技巧罢了。

        这一茬,是白日的屠夫。

  http://www.abcxs.org/book/103504/571238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