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四章:饮鸩止渴,另起炉灶

第四章:饮鸩止渴,另起炉灶

        元符二年,十二月

        距离吕不韦降临,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三个月的时间,够干什么?

        吕不韦用了数日时光,暂时取得了简王、哲宗的信任,然后获取了简王(做主的是哲宗)的批准,拥有了少许的权力。

        然后,吕不韦用这少许的权力,来给简王、哲宗、章惇上一课,告诉他们,如何从豪商、官员、开封府将门的手里掏银子、割韭菜。

        今日,就是这一课开始的时候。

        所以,简王来了,哲宗则是藏在某个包厢之内,微服到此,陪伴他的是章惇。

        有身份的,坐在包厢之内,相对普通的,就只能坐在一楼座位上了,还有许多人则是直接站在这里,围在附近好看热闹。

        当!

        吕不韦拿着木槌,轻轻的敲了一下。

        “诸位,在下蒙朝廷信任,负责处理此次都亭驿拆迁一事。此外,还建设了五百套标准的住宅!”

        说到这里,吕不韦挥了挥手,便有侍者抬着一座房屋模型进来了。这座模型是典型的三层小楼,前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有一口更小的抽水水井。

        除了前院之外,三层之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阁楼,上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在里面可以养花种草,嗯,种菜也行!

        “这些别院除了上面的三层之外,还有一个地下层,地下层可以用来堆放杂物,当做地窖来用。第一层,有着一个大大的会客厅,闲暇之时,纵然来了十余位友人,这个接近一百平的大会客厅,也能安然接待。”

        “除了大会客厅之外,第一层还有一个盥洗室。盥洗室之中,安装了最先进的陶制抽水马桶,通过陶管以及一系列机关,可以享受极为便利的抽水马桶,极为便利的淋浴,洗澡就变得非常方便。”

        “抽水马桶,确实是个好东西!”

        “淋浴也很好,有了淋浴之后,就可以日日沐浴了。”

        “自来水也很好,打开开关就能用!”

        吕不韦认真的观察众人的反应,心里却很是开心。

        抽水马桶自然是很方便的!

        以陶管为原材料的自来水体系,更加方便!

        淋浴,更是能让那些爱洗澡的高兴到天上去!

        但是,水呢?

        哪来的这么多水?

        到时候,开封府内肯定会新添一个挑水人的职业,每天专门负责给有钱人挑水。

        “到那时,贵人们获得了享受,穷人却也平添了一份工作。”卫鞅正在小声的给简王解释这么做的原因。哲宗和章惇则是悄悄的使用精神力,在附近旁听。

        “对于富人来说,他们付出了微不足道的钱财。对于穷人而言,他们付出了仅有的劳动力,收获了银钱。”

        “富人的钱,经过这个过程,流向了穷人。穷人付出了劳动,获取了更多的铜钱,可以改善生活质量,可以提高满足感。如果开封府的百姓,每一位都能吃饱喝足的话,官家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一定意义上来讲,此举具有缩小贫富差距的作用。但也就这样了,只要制度没有改变,再多的类似的举动,也只是术而已,术是有极限的!”卫鞅平淡的道。

        “虽然是术,但却至少可以供养数千位甚至数万位挑水人,一下子多出这么多职业,汴梁子们一定会很开心。底层百姓,也一定会很开心的!”简王开心的道。

        “……最上面的阁楼,可以建设一座小型花园。因为不知晓各位的喜好,所以目前阁楼之上,什么都没有。”

        其实,老夫这么做只是为了省钱而已!

        “三层别院,使用的是正宗原木,内部的砖石,也是和如今开封府皇宫所用的砖石来自同一地方……”

        “吕先生,我们都知道这三层别院很好,你能不能直接开始啊?”

        “是啊,多少钱一套?”

        “赶紧的!”

        “好好好,老夫就不废话了,下面拍卖开始!”

        当!

        “殿下曾经向官家请示过,官家说,禁军为了保卫开封府出了大力,所以,这第一批拍卖的一百套别院之中,有二十套要向禁军倾斜。”

        “所以,这前二十套,仅限开封府禁军拍卖!”

        开封府禁军,他们曾经很能打,但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如今的开封府禁军,就是一群工人,一群除了打仗之外,什么都会的工人!

        他们中有泥瓦匠,这五百套三层别院的建设过程中,就动用了大量开封府禁军,很多禁军出身的老爷子,干起活儿来,那是极为熟练的。

        此外,还有挑夫、船夫、水手、龟公、商人、土匪等诸多兼职。

        朝廷知道吗?

        朝廷其实是知道的,连历代官家都知道这一点,但是没办法,朝廷没钱!

        禁军的待遇,本就是天下最高的,理论上讲,每一位开封府禁军每月都能拿到好几贯钱,看上去真不错!

        西军看了流口水,河北禁军看到这个数目也能开心的跳起来,但这里是开封府,这里是大宋朝的首善之地!

        开封府的人口,多达百万之数,是有史以来,青史明确记载的百万人口!

        一座城市,就有百万人口!

        不仔细思考细节,光看表面确实挺厉害的,中世纪封建时代,就有百万人口的城市,很自豪,很伟大。

        可是细细一想,百万人吃的、喝的、用的一天下来就不是个小数目,考虑到大宋朝的生产力,考虑到大宋朝的运输能力,实际结果就是物价高涨!

        大宋朝根本没有足够的运输能力和足够的生产力来平抑开封府居高不下的物价!

        所以,看上去开封府的百姓比起外地都比较有钱,哪怕是干杂工一个月也能有个两贯钱的收入,但两贯钱在开封府这种地方,啥也不是!

        奇高无比的物价,天下第一的房价(如果不贪污,如果没有一个有钱的老婆,那么即使是丞相,也买不起一套开封府的房子。如果有房子的是老婆,那么男人说话也没法大声。所以房奴什么的,已经是自古以来,中国特色了……)。

        直接结果就是,开封府禁军,如果光靠朝廷发的那么一点点军饷,哪怕上司不贪污,他们也活不下去!

        所以,为了活下去,他们只能改行当挑夫、当泥瓦匠、当小商小贩,去做一切能赚钱,能让他们活下来的工作。

        这就是为何,理论上讲数目多达八十万的中央禁军,在女真大兵来了之后,啥也不是的主要原因。

        他们,早就不是士兵了!

        他们只是一群为了生计,而不断努力,不断苟活的底层百姓而已,指望他们去保卫开封府,指望他们去和女真大兵正面交战,完全是谋财害命!

        不过,底层禁军没钱,不代表禁军的中层、高层没钱!

        岳飞曾经说过,假如文官不怕死,武将不爱钱的话,大宋朝就会如何如何……

        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大宋的价值观:文官怕死是没问题的,贪财不行。武将爱钱是没问题的,怕死不行。

        如果某位武将忽然不爱财了,那你就有问题,你肯定是想要造反!

        不然,你为什么不爱钱?你为什么不贪污军饷?你为什么要对底下的士兵这么好?你是不是想要黄袍加身?

        狄青:我……

        岳飞:我……

        这就是大宋朝,烂到了根的大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禁军之所以这么烂,也不仅仅只是禁军本身的原因,是大宋朝方方面面的原因!

        就像此刻,一个富态的开封府将门子笑呵呵的站了起来:“那就多谢吕先生了,这前二十套,我们将门子包了,吕先生也不要慢慢的拍卖了,直接给个一口价,二十套而已,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今日的起拍价是一万贯一套,一口价嘛,便宜点好了,三万贯一套……”

        听到这里,富态的将门子挥了挥手:“那就是六十万贯,就这么说定了!这是信物,一共是六十尊金猪,每一尊都可以前往大相国寺,提取一万贯铜钱。”

        哐当一声,六十尊闪烁着金光,表面凹凸不平,还有佛经文字的小金猪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就六十万贯了?不就是一堆沙子和石头吗?怎么这么值钱?”简王不解的道。

        卫鞅直接就摇了摇头:“殿下,你这是富贵久了,根本就不知道底下人过的是什么日子。”

        “开封府卧虎藏龙,哪怕是丞相,都嚣张不起来。纵然是独相七年的章子厚,也不敢得罪开封府将门。”

        “因为,他们是官家最信任的团体!只有开封府将门的保护,官家才能安心睡得着觉。”

        “可纵然是将门,也只是有钱而无房!开封府的房子,是极其稀少极其昂贵的。今日之前,那些房屋都是很有历史的老屋子,占地很大,一旦售卖,起拍价就是五六十万贯打底,那个时候,禁军的中层,拿什么去买?”

        “许多从开国就传下来的将门子,他们家里钱财是不缺的,但房屋很缺。如今很多都是三代同堂,甚至是四代居住在一处别院之中。”

        或许开国的时候,一处别院足够大,够他们一家三口、五口居住了,可如今三代同堂,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还特别多,几十口人,甚至上百口人挤在一处较大的宅院之中,是很常见的。

        “简而言之,就是将门子、进士、文官、豪商,对于这种几万贯钱就能买到的三层别院,是很喜欢的。在一定数目之内,朝廷开发多少,他们就能吃下多少!”

        当!

        “好,前二十套被将门子包了。接下来二十套,官家也说了,官家说进士实乃大宋朝廷的未来,所以,这二十套,给今科进士!如果他们没钱买不起这二十套别院的话,朝廷可以暂时给他们借钱,让他们花上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六十年的时间,慢慢还。”

        “在这方面朝廷开出的利息是一年一成,就是说你今天借了朝廷一万贯钱,一年后就要还朝廷一万一千贯钱,两年后就要还一万三千两百贯钱……”

        “当然,如果这一科的进士都买不起也不愿意背负房贷的话,朝廷愿意将名额送给前几科的进士。”

        “谁说老夫买不起的?”

        刷的一下,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大爷就站了起来。

        很快,就有见多识广的路人,认出了这位老大爷的身份。

        “这位是这一科倒数第三的进士老爷,今年已经六十五了,考了一辈子,终于在临终前考上了进士,真是励志啊!”

        “是啊,听说他已经授官了,是偏远之地的县尉,一大把年纪了,还努力的去捉贼,真是辛苦啊!”

        “不止呢,听说他取了一个从良的花魁当正妻,然后花魁把自己辛苦努力积攒的十万贯钱,全部当做嫁妆,带到了他家。这一下,美人、银钱,全都不缺。今日之后,连宅邸都有了!”

        “羡慕啊!”

        “果然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赶紧数钱,今日老夫可是足足雇了几十人,光是铜钱,就拉了好几十车。数完了钱,就赶紧把房子给我,我还要去购买花花草草,装扮新房呢!”

        “好,下面拍卖开始。这一套位于……坐北朝南,也算是依山傍水,风水那是顶顶的好,起拍价一万贯!”

        “三万贯!老夫直接一口价,这套房子是不是老夫的了?”

        “是!”

        “点完钱,就是您老的了。”

        “哼,给钱!”

        “起拍价一万贯!”

        “三万贯!”

        ……

        这二十套房子,交易的也非常迅速,基本上都是一口价。事实证明,愿意拿出三万贯买一套开封府内的三层别院的富豪,真的很多!

        “好了,下面还剩下六十套。这六十套,价高者得,没有任何限制,当然,也没有一口价了。此外,一旬后,将会再次拍卖一百套,直至五百套全部卖完!”

        “下面,拍卖开始,起拍价一万贯!”

        当!

        “大家想一想,这可是和进士老爷做邻居啊!”

        “进士老爷是什么人?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和进士老爷做邻居,那你的儿子、孙子,不就是进士老爷子孙的青梅竹马?万一要是姻缘来了……”

        最终,当拍卖会落幕之时,一百套三层别院,全部成功拍卖,没有一套流拍的!

        成交价格最低的,反而是一开始那四十套,都是以三万贯的一口价卖出去的。后面的六十套,在没有了一口价之后,叫价那叫一个凶!

        最终,一百套房屋,以均价四万贯的价格卖了出去,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吕不韦帮助大宋朝廷,赚取了四百万贯铜钱!

        ……

        简王府内,简王坐在屏风前面,仍然难以平静下来:“均价四万贯一套,这可是四万贯啊……”

        “四万贯很贵吗?四万贯很多吗?一贯钱不过才七百枚铜钱而已,四万贯也就是两千八百万钱罢了。”

        “区区两千八百万钱,就能在开封府都城之内,距离皇宫只有不到二十里的地方拥有一套三层别院,很贵吗?”

        (在后世的北京城,距离中南海不到二十里地方的三层独栋小别墅,得花多少钱?两点八个亿买得到吗?)

        说到这里,吕不韦认真的摇了摇头:“在我看来,开封府的房价,还很有上涨的趋势,好好的炒一炒,均价五万贯钱、六万贯钱,也是轻飘飘的。开封府的有钱人,实在是太多了,开封府的福利,也实在是太好了!”

        大宋朝的朝廷,对民间是各种剥削,不抑兼并、和买,老子看上了你的田,你敢不卖,那就等死吧!

        老子看上了你的独门秘方,你敢不卖?

        等死吧!

        但是呢,开封府是个例外!

        开封府乃是天子脚下,也是大宋朝官家,唯一认真对待的地方。历代以来,太子都会当开封府尹,然后他们就会刷政绩,开封府就会太平一段时间。

        而历代大宋朝的官家,也是真的把开封府的百姓,当做国人看待的。逢年过节,官家都会给百姓们赏赐,给百姓们发福利。

        或许是知道大宋朝不得人心,所以开封府这个官家所在之地的人心,被历代官家牢牢的抓在手里。

        各种福利机构、福利政策,在开封府执行的还算到位。

        如果说开封府之外的地方,是正宗的中世纪封建时代,那么,开封府则有点儿像二十一世纪执行高福利政策的欧洲诸国。

        “开封府乃天下首善之地,开封府的豪宅,是可以传家的!大宋不抑兼并,只要家里没有出进士,再多的家业,也会被朝廷的种种手段给收割的一干二净。”

        “所以,对于那些地方上的土豪、豪商来说,拥有一套开封府的房产,就意味着家族之中,有了真正可以代代相传的产业。毕竟,其他地方朝廷可以不要脸,但开封府的朝廷,一直都是很要脸的,起码表面上是要脸的!”

        听着吕不韦这么一番分析,简王脸皮比较嫩,还有些害羞,至于藏在屏风后面的哲宗和章惇,则是面无表情的进行了一次交流。

        哲宗:“原来,开封府的房子,还能传家,真是值钱啊!”

        章惇:“确实像吕先生所说的这样,我朝不禁兼并,小民即使富有了起来,也不能很好的保证财富可以传下去。而开封府政治清明,能在开封府明抢的,比较少。”

        吕不韦接着道:“所以,开封府的房价,那是长期看涨!只要我们把开封府的房子,和财富传承的概念绑在一起炒作。甚至直接让开封府的房产,成为衡量豪商是否有钱的标志!”

        到那时,你家里有没有钱,就看你家里有没有开封府的房产!如果有,有几套?

        “甚至我们还可以根据房屋的特性,开发出接近皇宫,可以时常看到官家的好运房;靠近政事堂诸位丞相居所的丞相房;靠近新科进士的文曲星房;靠近开封府将门子的武曲星房……”

        “不同的房子,购买价格不一样!有身份的,比如进士老爷购买进士房,就可以半价,而商人若是想要购买进士房,就得加倍!”

        听到这里,简王已经满脑子都是钱了,他磕磕巴巴的问道:“可是,可是这样一来,房价岂不是很快就要涨到十万贯,到那时,一般人还买得起吗?”

        “殿下放心,只要概念炒作成功,接下来整个大宋的地方豪商,以及那些家有余财,但是下一辈却没有出现进士的家族,哪怕是砸锅卖铁,也会纷纷购买一套,用以传家的!”

        有大宋朝地方上无数州县的土豪支撑,十万贯一套三层别院,很贵吗?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大宋朝的地方土豪?

        听到这里,简王使劲儿的摇了摇头,大脑才又一次恢复清醒:“四万贯一套房,五百套房,岂不是至少两千万贯?朝廷一年才收入多少啊?去岁朝廷的田税,好像也就才三千万贯,你这就五百套房子,五百套木头、砖石制作的房子,就给朝廷三个月内,带来了两千万贯铜钱???”

        有了大宋朝的田税做对比之后,吕不韦在简王的心里,已经和神仙下凡没有什么区别了。

        听到这里,卫鞅微微摇头:“不是这么算的,开封府的房价值钱是有前提的,那便是每次放出去的房子数目极其有限。师弟也是通过限供的方式,才把房价炒了起来。”

        “不过,若是通过限购、炒作等多重手段的话,每年以十万贯一套的价格,卖出去五百套,还是没问题的。也就是说,在保证房价不跌的大前提下,朝廷每年可以从开封府房产之上,从豪商、开封府将门、文官手中,收回五千万贯财富,用在国用之上。”

        说到这里,卫鞅就闭上了眼睛。

        这些钱财看似被朝廷回收,可是那些豪商、文官们在失去钱财之后会怎么做呢?他们会变本加厉的使用手里的权力,去谋求更多的财富,这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而大宋朝又不禁兼并,到时候农民起义的次数,只会越来越多,然后朝廷需要供养的厢军数目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朝廷从房产上赚取的五千万贯钱,还不够养活增多的厢军,那时就是朝廷财政再次崩溃的时候。

        这个手段,说上一句饮鸩止渴也不为过。

        当然了,作为朝廷的高层,作为既得利益者,可以轻飘飘的说上一句:这都是改革的阵痛,你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

        而对于被牺牲的底层百姓而言,呵呵!

        “可是,万一其他人也用学习我们呢?他们也盖房子卖房子呢?要是他们降价了怎么办?”

        听到简王如此天真的询问,吕不韦笑着道:“房产生意的关键点不在于具体的运转模式,而在于上面有没有人!”

        “其他商人若是敢这么做,直接禁军上门,说他们建设的房屋结构不合理,有较大的着火风险,为了开封府的防火大局考虑,这样的房屋,禁止售卖,然后给他们贴上封条,或者直接低价和买了,长此以往,谁还敢卖?谁还敢买?”

        啪

        啪

        啪

        伴随着掌声,哲宗和章惇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先生果然是国士无双,朕遇到先生这样的国士,实乃大宋之幸运,这才是真正的民不加赋而国用足!”

        “山野之人吕不韦,见过官家!”

        “山野之人卫鞅,官家!”

        “先生之才我已尽知之,不知作为吕先生的师兄,卫先生又有何建议呢?”说到这里,哲宗看向了卫鞅。

        卫鞅知道,这也是一次面试。

        “朝廷有问题,朝廷的政治制度有问题,朝廷的科举制度有问题,朝廷的以文驭武制度,也有问题,朝廷方方面面都有问题,这一点,想必官家是不会否认的。”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如今的文官制度有问题,甚至历代以来,不乏有一些充满勇气的改革者,在身居高位之后,想要改变这一切。”

        这一刻,章惇想起了王安石,想起了范仲淹等前辈。

        “但他们都失败了,即使是章相你,独相七年之久,其实也没有做什么根本性的改变,不过是缝缝补补的裱糊匠而已。”

        听到裱糊二字,章惇气的笑了。

        “一直以来,许多人都说老夫目中无人,太过高傲,脾气暴躁,和其他人相处不来,可今日老夫觉得,你比老夫还要狂妄,我倒是想听听你的高见!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出来,老夫可就要翻脸不认人了!”章惇直接说道,就差指着卫鞅的鼻子,大骂年轻人不知达天高地厚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君臣不齐心,第二,这些改革的大臣本身,乃是文官。”

        “让文官去改革文官,让文官去主动减少天下文官的福利,让文官去割文官群体的韭菜,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结果,到了众人口中,就成了王安石变法内容是好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用错了人。这其实不是他用错了人,而是他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道、法、术的区别,一直沉迷于各种小术,又怎能从根本上改变大宋?”

        看着卫鞅用如此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么猖狂的话语,章惇直接不生气了,反而找了个小板凳,想要好好的听听卫鞅的狂言。他也想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个小年轻的老不死的,到底有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

        “如今的文官,进士出身的文官,才是大宋朝官员的主力。他们在成为进士的那一刻起,便和国运相连,所以,大宋从来不杀士大夫,因为,杀了士大夫,就连士大夫身上的国运一起抹除掉了,这样对国家不利。”

        “而士大夫在无论怎么作死都死不了的前提下,自然是慢慢的放飞自我,尤其是朝廷最多只是贬官而不抄家的情况下。”

        在大宋,战时某地最高文官,在敌人到来之后,直接不战而逃,是不会被杀头的,也不会被抄家,最多就是贬官,还能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

        这种待遇,除了大宋朝之外,根本找不到第二个朝廷。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用腐败、无能、无耻来形容了,简直就是颠覆常人想象!

        但在大宋,这是司空见惯的!

        纵然某位文官真的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他也不会死,若是皇帝想要处死他,就会面对全体文官的反对,最终,八成是暗中下毒毒死,让他被病死,但绝不会让此人被公然赐死!

        这,也是大宋朝的光荣传统之一——不杀士大夫!

        这就是为何,文人士大夫、公知们,无不怀念我大宋的缘故!

        “事到如今,文官体系的问题,已经积累的非常多、非常深,若是猝然改变,小改没用,大改一不小心就会亡国。”

        听到卫鞅如此直白的话,哲宗瞅了章惇一眼,章惇则是微微点头,话糙理不糙。

        大宋朝如今已经和文官群体融为一体,要是直接大刀阔斧的对文官动手,那大宋完蛋的可能性高达八成。

        而卫鞅,也不愿意主持这样的改革。

        他又不是大宋朝皇帝,也不是大宋朝皇帝的干爹、义父,凭什么要为了大宋的改革倾尽一切。

        所以,在随意分析了一番大宋文官制度的问题之后,商鞅给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所以,我们另起炉灶吧!”

        “文官群体已经没救了,小改没用,最多只能有几年效果,人亡政息,没有任何意义。可根本性的改变,却很有可能引起文官群体的反噬,最终导致国家灭亡,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可以另起炉灶。”

        “如果将大宋比作一个完整的人,如今的文官体系,就相当于这个人体内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虽然已经坏掉了一部分,但考虑到这个人的身体健康状况,不可能直接把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全给切了,全给扔了,那样只会加速此人的死亡。”

        “但是,我们换个角度看,如果给这个人在开辟一套新的体系呢?让他开始炼神呢?让他开始炼气呢?甚至是炼体呢?”

        “那时,这个人就像是一个漏了水的水池。水池本身是存在漏洞的,不断在漏水,当水漏完之后,就是朝廷亡国之时。”

        “在不做根本性改变的前提下,小改没有任何意义,那我们就索性给这个水池增加一个进水管。一边进水,一边出水,理论上讲,只要我们进水的速度足够快,就可以保证水池的正常运转。”

        “文官体系已经没救了,那就再开辟一个新的体系,比如少府,一个完全听命于官家一人、一个官家可以为所欲为、一个内部官员品级、升迁方式、取材方式,和如今朝廷完全不同的少府!”

        问:一个全盛时期的少府,有多少功能?

        答:和朝廷一模一样!朝廷有的,少府都有!朝廷没有的,少府也有!皇权特许!

  http://www.abcxs.org/book/103052/57316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