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三章: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吃粽子喽)

第三章: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吃粽子喽)

        简王府

        今年的简王,周岁才十六,看上去稚嫩的很,修为更是不咋地,气血之道仅仅只是大周天的地步。

        看上去好像已经很厉害了,十六岁啊,就已经是大周天了,可简王是什么人?这里是超凡大宋,不是那个穷的掉渣的大明。

        此界有着大量的高级天材地宝,可纵然如此,简王也只是一个大周天而已,甚至吕不韦怀疑,简王成就超凡的方式,八成并不是自悟而来,而是靠着外力,靠着高人(先天)相助。

        想到这里,吕不韦就想到了眼前这个大宋朝的现状。

        如今的大宋,是一个真正的超凡大宋,主要的修炼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气血之道,一条是炼神之路。

        气血之道,和大明朝的并无太大区别。就连气血先天的种种演变过程、修炼过程,也和大明朝非常相似,不过种类更加充足,细节方面更加完美,因为这本就是熊岩在大明朝气血武道基础上推演而来的。

        炼神之路,就是老子所开创的道路。

        这条路的特点就是,难!非常难!

        虽然老子经常说:这个不难,用心就行。这个其实很简单的,只要心如止水即可,这个也不难,先这样再这样然后这样,就行了,懂了吧?

        懂个锤子!

        炼神之道的入门比气血武道要难得多,普通人没有名师指导,最大的下场是把自个儿练成疯子。

        而各大科举世家,则是掌握了一些和读书、科举有关的神祇,他们世代赋予念头的功能,都和科举有关。

        然后,一代代改良下来,后人观想、修炼、赋予念头功能之时,就越发的方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耕读传家的大族。

        这样的大族,如今已经初露峥嵘,江南之地的科举大族,有的已经开始闻名大宋了。

        但是,炼神之道的困难,就摆在这里,普通人是真的很难学会,甚至连入门都难。

        可是当年赵大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愿意与文人士大夫共天下。

        修炼很难,怎么办?

        开挂!

        赵大定下国策,所有考中进士的,皆赏赐国运,助其突破。

        当那些大头巾们寒窗苦读,终于金榜题名的时候,他们可以直接在殿试之时,享受国运帮助,直接毫无瓶颈的突破,练就精神力。

        这便是大宋与文人士大夫共天下的真相,共同分享国运,士大夫们因为国运的缘故,每一位进士都是超凡之士。

        而当这些进士们努力升官之后,也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国运,然后修为就水涨船高。

        普通人,没有天赋的,修炼炼神之道,修炼一辈子,都无法入门,实属常见。

        天才如老子,从统合意识升华精神力,再到升华精神力化为灵魂,也花费了足足二十多年时光。

        可是这大宋朝有多少资质、悟性、心性,能和老子相提并论的?

        所以,在文官们发现自己修炼进步非常缓慢,近乎于无的时候,他们的主要注意力就不在修炼上,而是在做官之上。

        只要升官了,修为自然会进步。

        做到了实权知县的时候,修为进步一大截,做到了知州的时候,更是直接达到精神力透体而出,轻微干涉现实的地步。

        这种时候,若是有天才一些的文官,甚至可以直接升华出灵魂,然后他们就会被朝廷召回,充当翰林学士,为储相。

        大宋朝的丞相们,按照潜规则,必须是风劫修为,个别杰出的,比如章惇,在七年独相之后,已经是火劫修为了。

        这就是国运的好处!

        但也有缺点,借助国运修炼,那么君王的圣旨就是最大的,比天还大。

        一道圣旨压下来,文官们除了乖乖听命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章惇这样的七年独相,面对掌握了皇宫的向太后,却只能反驳一句: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而不是直接带着私兵、死士,打入皇宫,扶持简王登基。

        吕不韦观察简王的时候,简王也在观察吕不韦和卫鞅,在简王的身后,则是有着一座屏风,屏风后面有没有人,吕不韦表示:俺也不知道,俺也不敢问。

        虽然俺猜测,屏风后面的八成乃是当今官家哲宗,但俺就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两位火劫真人,以你们的前世修为,足以被朝廷敕封为真人,也足以点化龙脉,占据一方,拥有一块福地了,你们又为何要找上本王呢?”

        (大宋朝将风劫、火劫、雷劫的高人,称之为真人,这仅仅只是大宋的称呼,不是玄门内部的标准。玄门中,对于真人的要求,还是挺高的。)

        “即使你们想要恢复前世修为,也只需要直接投靠官家,以当今官家的心胸,大量的资源是少不了的。”

        对于高人转世的说法,吕不韦不承认也不否认,你们尽管自己猜测好了:“因为我们师兄弟想要白嫖!”

        听到吕不韦如此理直气壮的话,简王当场就是一惊,看得出来,简王真的很稚嫩,如果眼前的一切,都不是装的的话。

        “国运虽好,近乎万能,但是一旦使用国运修炼,必将和大宋产生联系,大宋朝兴盛,我们就强大,大宋朝衰落,我们就跟着倒霉。从此以后,就和大宋福祸相依,这样很不好。”

        “自古以来,没有不灭的王朝,以火劫真人的修为,若是养生得当,活个三五百年正常的很,可是大宋朝有这么长的国祚吗?我看是没有的。”

        “你?”

        “怎么,还不允许说实话了?”

        “哼,那两位真人过来所谓何事啊?”

        “老夫说了,为了白嫖而来。老夫想要享受国运的好处,却不愿意和大宋朝福祸与共,此举谓之白嫖。”

        “自古以来,唯有扶龙庭和从龙之功可以白嫖国运。而扶龙庭,那是乱世的做法,如今大宋虽然谈不上强盛,但也勉强算是太平,所以,我们师兄弟二人过来是辅佐简王你成为大宋官家的。”

        “当殿下成为官家后,我们师兄弟二人,自然可以获取大量国运,还不用付出代价,然后便可功成身退,继续逍遥自在三五百年,坐观天下兴亡,岂不美哉?”

        屏风后面,哲宗念头一动,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简王:“你们二人,为何选择我而不是端王呢?要知道,纵然官家忽然驾崩,最有可能登基的也是端王。”

        “老夫的理由是,投资简王你,投资小、收获大。如今端王的机会更大,这几乎是明眼人都知道,所以老夫就是投靠了过去,最后收获也不足以使得老夫恢复火劫修为。”

        听到这里,卫鞅打开了折扇:“我的理由也很简单,我看殿下更顺眼。”

        啪的一声,卫鞅又合上了折扇:“殿下你乃是当今官家的亲弟弟,如今的官家,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在位只有几年,但是他做事风格,很对我的胃口。”

        “官家和大宋朝其他的官家不一样,他是个有种的,其他的官家和他一比,就像是一群太监一样,没种!”

        啪的一下,卫鞅再次打开折扇:“平夏城之战,若不是当今官家全力支持章惇,拒绝和西夏的一切和谈,怎么能打出那么辉煌的战绩来?”

        西夏、辽国,这两个都是大宋朝的敌人。

        哲宗年间,也就是去年前年的样子,第二次平夏城之战爆发,西夏小梁太后,举国动员和西军大战,最后被西军打崩。

        这一战之前,西夏一直是主动进攻大宋的。那时,西夏是进攻一方,大宋是防守一方。这一战之后,大宋成了进攻方,西夏成了防守一方。

        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战,大宋朝找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战争路线:结硬寨、打呆仗。

        从此以后,大宋和西夏的战争模式就变了。

        大宋朝趁着西夏不备,赶紧冲上前去,攻破几座城市,建设几座堡垒,然后以堡垒为中心,进行防御反击战。

        当前来进攻的西夏大军精疲力竭之时,就是西军反击的时候。

        坦白说,这个模式之所以有效,也是建立在两个前提之下的:第一:朝廷有钱!穷逼朝廷就不要用这个模式了!

        (大明朝泪流满面的离开了直播间……)

        第二:西军能在同等数目下,野战之中,正面击溃西夏军队!

        实际上,此战之后,西夏就进入了亡国的倒计时。从那以后,宋国就开始今天偷你一座塔,明天拆你一座房,一年前进二三十里,一年前进二三十里,每次前进都是这套乌龟塔防流。

        先建设堡垒、营寨,然后防守反击。

        战术相当简洁清楚,但效果却非常拔尖!

        “此战之后,攻守之势异也,小梁太后更是被毒杀,西夏也从法理上,正式向大宋效忠。”

        至于被文官吹得震天响的韩琦和范仲淹,二人的战绩在平夏城之战面前,提鞋都不陪!

        只能说我大宋的文官们的三观、性取向,和太监差不多!他们不喜欢能打的,他们只喜欢不能打的。

        在他们的三观中,能打的才是异类!能打胜仗的文官、丞相,才是异类。

        真正的好文官,应该是口号喊得震天响,牛皮吹得满天飞,至于实际战果,不要关心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等士大夫,满腔正气就足够了,至于战争败了,那只是因为武夫不服从命令,丘八不为国效死,绝不是因为老夫在战争方面是智障!

        “官家竟然没有恐辽症!!!”

        听到卫鞅嘴里的恐辽症三个字,简王立刻自豪的笑了起来。

        北宋的高层,北宋的官家,各个都患有遗传性胆小病,遗传性恐辽症,这是深入骨髓的,然而哲宗竟然不怕!

        你别管哲宗心里怕不怕,起码哲宗在辽国使者的威胁之下,仍然坚定不移的支持章惇,支持战争,然后才有了一战打崩西夏数十万大军的战果。

        “老夫一直以来都喜欢有骨气的官家,恰好,如今的官家,和当年的赵大,是唯二有骨气的官家。所以老夫喜欢,就来了。”

        “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而殿下你,则是官家的亲弟弟,若是官家忽然驾崩,由殿下继位,那么殿下纵然是为了做表面功夫,也不能推翻官家留下的种种法度。”

        你的皇位,是亲哥哥传给你的。

        然后,你上位之后,二话不说,把亲哥哥制定的政策,全给推翻了,这到底是在打谁的脸?

        这就是不孝!

        在封建时代,不孝这顶大帽子,没有人愿意背负!即使是官家,也不例外。

        屏风后面,哲宗再次通过精神力给简王传音:“可是,端王乃是宗室少有的天才,虽然年轻,但却已经是先天高手,而我如今才只是大周天。大宋朝,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位寿命超过四十的君王了,上上下下,都渴望一位能活到六十岁的官家!”

        转述完了哲宗的话后,简王终于有了些许紧张。

        原来,这就是我和端王的差距?

        若是我也成了先天,大哥是不是直接就立我为皇太子,不,皇太弟了?

        国运居则成型,散则成气,聚集在一起,就会主动化形,在君主身上,会演化出真龙之形,被好事者称之为龙气。

        龙气霸绝万物,实乃一国国运所化,强大无匹,功能也多种多样,但对于君王本人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压制。

        因为,德不配位!

        绝大多数的君王,都配不上一国之国运。

        他们不像开国君主,开国君主身上的龙气,那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东征西讨,一点一点的抢过来的,所以,那时的龙气,已经是开国君主的形状了。

        所以,那时的龙气,不仅仅不会对开国君主造成任何不适,还会帮助开国君主拥有一身天下无敌的实力。

        但后来继位而言的君主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实力、性格、心性等等,配不上龙气。

        若是用玄学术语解释的话,那便是你没有真龙天子的命,你命格不行。

        所以,继位的君主成为君王之后,龙气会主动改造他们,让他们变成龙气的形状,主客颠倒了,还能长寿?

        修为越强,抵抗龙气改造的效率就越高。

        修为越低,变成龙气形状的过程就越快。

        所以,超凡修为继位者,活不过四十!

        先天修为继位者,起码能活六十!

        哲宗的爷爷英宗,只活了三十多岁,只当了几年皇帝,就被龙气彻底改造完毕,然后死掉了。他登基之时,只是大周天而已。

        哲宗的父亲神宗,活了足足三十七岁,接近三十八岁才死,在皇位上足足呆了近二十年,他登基之时已经是无漏境圆满的修为了。

        哲宗登基之时,也只是大周天修为。如今的哲宗,已经二十多了,亲政也有七年了。

        看上去,是真的离死不远了!

        实际上,也是如此。

        “区区先天而已,这不是有手就行?”吕不韦捋着胡子,满不在乎的道。

        “咳咳,或许对于道长这样的高人来说,先天不算什么,但对于小王而言,先天就是一道很难跨越的天堑。”简王直接说道。

        听到这里,吕不韦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绢布,看上去挺厚的:“这就是我们师兄弟的诚意,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简王你能下定决心。”

        说着,吕不韦和卫鞅便站了起来,朝着外边走去,一边走吕不韦一边介绍着绢布之上的功法:“此功乃是我观摩世间货币流动、物品交易之后,所创造的神功。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此乃魔功。那些讨厌此功的人,将之称之为嫁衣神功。”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而那些喜欢此功的人,则是将之称为周流六虚功。此功乃是我观摩世间货币流转、金银交易而创,核心要义就在于此,把握核心之后,便可做到法用万物,区区先天,又算的了什么?”

        吹完了牛皮之后,吕不韦和卫鞅真的离开了。就在简王想要打开面前绢布的时候,哲宗已经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一把拿起绢布,翻阅起了其中的内容。

        不久之后,哲宗放下绢布:“还请诸位供奉,替朕好好观摩一下此功,有无问题。”

        刷的一下,七八位供奉就主动现身。他们也不和简王打招呼,直接开始认真研究绢布上的功法。

        “此乃魔功,真真是嫁衣神功。此功修习之时,一上来就吸收至刚至阳的太阳真火,需要时刻忍受真火焚身之苦,什么精神意志,什么精神力,都被霸道无边的太阳真火焚烧成渣。”供奉甲如是说道。

        “而且此功修习之后,便可自动运转,修习速度也会越来越快,体内积蓄功力的速度,更是远超寻常功法。只要资源足够,修习一日就顶的上其余功法百日。但功力越强,太阳真火焚身之苦也就越重,最终,扛不住的时候,只有将功力彻底转移出去,才可摆脱真火焚身之苦。”供奉乙点评道。

        “所以,此功实乃魔功!真真是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嫁衣神功之名,名副其实!”供奉丙说道。

        听到这里,哲宗却没有丝毫不满,而是敲了敲桌子:“诸位,朕现在想知道,此功有问题吗?此功传给其他人之后,被传功者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出现外来精气神入侵,最终精气神三宝不合,难以突破先天的问题呢?”

        朕只关心能否突破先天,不关系是不是魔功,懂?

        供奉丁一脸钦佩的摇了摇头:“官家,此功实乃天下第一流的天功宝典,被传功者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此功一开始就吸收一缕太阳真火为己所用,霸道无边的太阳真火,会将所有个人精气神,全部吸收炼化,转为了新的太阳真火。”

        区区个人精气神罢了,在太阳真火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经过修炼者的苦熬之后,太阳真火的数目得到巨大提升,但其中桀骜不驯的火劲却越来越少。所以,被传功者,理论上讲,会获取一道控制自如的太阳真火,且这道真火还可以与本人的精气神互相转化,简直就是完美的功法!”

        听着供奉们的评价,哲宗也明白了这套嫁衣神功的运转模式。

        先使用天材地宝,在特殊的地区或者特殊的时节,吸纳一丝太阳真火,然后用天材地宝和个人的精气神,不断地供养这一丝太阳真火。

        一直苦熬到扛不住的时候,把这一丝太阳真火彻底传授给其他人,然后便可摆脱真火焚身之苦。

        但获取太阳真火的人,却因为桀骜不驯的火劲已经被一个人打磨、驯服过的缘故,就要温顺得多。

        理论上讲,如果此刻的太阳真火,仍旧非常霸道,那就再找一个工具人,让这个工具人吸收这一道太阳真火,继续用自己的精气神,供养、壮大太阳真火,同时用个人意志,苦苦坚持,进一步驯服太阳真火,使之变得温柔可控。

        直至彻底温柔可控之后,再将这一丝太阳真火,传给有钱人、贵人、有身份的人上人。

        这个时候,人上人就直接收获了一道太阳真火,完全可以将太阳真火再次转化为自身的精气神,通过这种方式,壮大己身。

        对于工具人而言,此功就是嫁衣神功,是真正的魔功!

        对于人上人而言,此功就是他们最需要的,只要付出足够的资源,就可以收获一身控制自如的强大功力,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呢?

        “那么,周流六虚功,法用万物,又是怎么回事呢?”哲宗敲着桌子,认真的问道。

        “所谓的周流六虚功,指的是利用天地间的八种特殊力量,分别是天地山泽风雷水火,此八种力量恰好对应八卦。用易经的观点来看的话,就是囊括万物,万物皆可利用。”供奉戊说道。

        “人上人在获取传功之后,对太阳真火有两种利用方式。对内和对外,对内可以将之转化为精气神,壮大这三宝,从根本上改变资质,就凭这一点,此功实乃神功宝典!”供奉己补充道。

        “而若是对外,则是以太阳真火为核心,吸收利用天地山泽风雷水火八大力量,而后以此八大力量来演化世间万物,最高境界之时,万事万物皆可被此功吸收炼化,转化为太阳真火。称之为法用万物,倒也不算夸大。”供奉庚解释道。

        “真人口中的核心要义,又是什么?”哲宗问道。

        此刻,吕不韦在他的口中,已经成了货真价实的真人了。

        “真人说,他是观摩世间万物金银流转而领悟此功。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一道道驯服之后的太阳真火,是可以互相流转的。”供奉辛解释道。

        “除此之外,那些将太阳真火转移出去之后,免去真火焚身之苦的人,并不是从此以后就废了。恰恰相反,他们的体内有着一丝真火残留,再次重修此功之时,修炼速度必然更快,产生的太阳真火质量也更强,也更加温顺。”

        “而且,就像是金银流转一样,太阳真火也可以自由的在修炼者之间,彼此流转。故此,理论上讲,这门功法,修炼到最后,是可以实现互相转化、共同进步的。那时,便是武功货币化,武者们之间交易之时,也就有了特殊的货币——太阳真火。”

        你要这门功法?行,五年太阳真火!

        不行,太贵了,太贵了。

        俺这可是足足重修了八遍的太阳真火,温顺无比不说,还霸道的很,最多一年!

        嗯,两年,不能再少了!

        成交!

        虽然哲宗并不明白武功货币化的重要意义,但皇帝的敏感性却告诉他,这是一件影响极其深远的大事。

        但是此刻,他的关注点却并不在此:“也就是说,此功可以保证皇室代代出先天,不,此功可以保证,每一代的皇子,都出先天?”

        “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如何,无从得知!”

        ……

        数日后,简王再次见到了吕不韦、卫鞅二人,这一次他礼仪齐全的向二人发出了邀请,还大开中门,以最隆重的方式,表示欢迎。

        “先生所献的周流六虚功,本王很是满意,不知先生有何想要的吗?”简王淡淡的道。

        瞥了一眼简王身后的屏风,吕不韦淡淡的道:“我想要国运你能给吗?我想要当丞相,你能给吗?”

        屏风后面,哲宗看了看自己刚刚褪皮的小拇指,想起了半天之前的那一缕太阳真火。

        作为大宋朝的官家,哲宗的权力当然是十分巨大的。

        尽管才数日时光,但是,却已经有不止一位的大周天、无漏境爪牙,转修嫁衣神功,其中,效率最快的,已经凝练出了一丝太阳真火,证明了此功的真实性。

        而哲宗右手小拇指之所以会受伤,就是因为他急躁了,仓促之间,吞噬了那一缕太阳真火,结果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卵用!

        对于这个结果,哲宗叹息一声,也就放下了。

        龙气霸道,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此乃全国人心聚集之后所演化之物,具备着镇压天下不臣的力量,又岂是一道小小的太阳真火可以比拟的?

        但哲宗失望的同时,却也感到开心。

        因为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大宋朝的官家们,各个都是先天,各个都能在登基之后,活到六十岁!

        听着吕不韦的提问,哲宗悄悄的对简王说道:“如果官家愿意给先生信任、权力,先生又会从哪个地方入手呢?”

        听到简王转述的话,吕不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铺垫,总算是有了一个面试的机会!

        “如今的朝廷,问题颇多,有的问题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急切之间改变不得,有的问题则不然。”

        说到这里,吕不韦话锋一转:“如今的大宋,单纯的从账面上看,财政收入颇高,有田税、有专营、有和买,至于纯粹的商税,反倒没有多少。”

        田税,就是从田地里收取的粮食,主要从农夫身上割韭菜。

        专营,指的是盐铁专营,大宋朝剥削的比较厉害,不仅仅盐铁朝廷要专营,醋、酒等但凡赚钱的产业,朝廷都要专营或者插上一手。

        只要某个行业赚钱了,朝廷看上了,眼红了,立刻将这个行业变成朝廷专营,也就是国有化。

        而专营,还只是大宋朝割韭菜的方式之一。

        专营还算是要点脸,和买是压根儿不要脸了!

        哪个商人有钱,但是上面却没人,那就上门和买。

        原本价值一万贯的货物,朝廷给一千贯现钱,再给一些茶引、盐引之类的看上去值钱的东西。

        但最终,朝廷给的价格,肯定比市价要低的多的多!

        和买一次,商人们咬咬牙或许可以撑住,但和买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大宋朝廷持续不变的政策。

        “但是实际上,大宋朝九成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小民、小商,专营也好,和买也罢,都是变着法子从百姓的身上抢钱。”

        真正的豪商,要么是大相国寺等寺庙、道观的白手套,要么是开封府将门的人,要么直接就是开封府的禁军子弟做生意。

        和买还能和买到禁军的头上?

        还能和买到各大门派、道观的头上?

        还能和买到开封府将门身上?

        还能和买到士大夫的身上?

        最终,只能和买那些家产在几百贯到几千贯的中小商人而已。这些商人,其实也就是有一技之长,赚个辛苦钱。真正有关系有人的,早就家财万贯了。

        中产者、无产者,是大宋朝朝廷收入的主力。

        可是在吕不韦看来,这是很不健康,很不正常的。朝廷该做的,是把钱从有钱人的手里抢过来,抢也好,骗也罢,这才是关键所在。

        可是大宋却一直想方设法的从无产者、中产者的手里抢钱,一直不对有钱人动手,这就很不健康,也很不安全!

        这朝廷,到底是无产者、中产者的朝廷,还是少数富人、人上人的朝廷?

        虽然吕不韦没有说的这么直白,可是哲宗却明白了他的想法,无奈的传音给简王:“不是朝廷不想对富商动手,实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王安石的变法,最初目的就是割富人、官员的韭菜,但是失败了。让官员去割官员的韭菜,去割开封府将门的韭菜,很不现实!”

        吕不韦微微一笑:“在下却有一个想法,可以让富人们心甘情愿的把银钱交出来。更何况,在某的眼中,钱财如流水,只有流动起来,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朝廷才能收割更多的韭菜。若是一切顺利,做到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其实是很简答的……”

  http://www.abcxs.net/book/103052/57304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