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二章:奇货可居(求一波月票)

第二章:奇货可居(求一波月票)

        就在墨子分析诸多资料,准备反宋的时候,吕不韦和卫鞅这一对师兄弟,此刻也在玄门之内,认真的分析资料。

        吕不韦,如果光看外貌,是一个三十岁的中年帅哥,卫鞅,如果光看外貌的话,也差不多。

        二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气质,吕不韦是那种一看就让人产生好感,亲和度极高的人,而卫鞅则是一看就觉得,此人是个有知识、有才华的人。

        “啧啧啧,这玄门也是掉到钱眼里了,这一套简直和我经商时的手段是一样一样的。一个成就,获取简单的信息,十个成就,获取靖康之耻的来龙去脉,一个传奇成就,才能获得宋史以及大量的视频资料。”

        “此外,花费不同的成就,可以兑换不同的身份。”

        “若是什么都不付出,我们进入的时间节点,就是靖康元年一月,这个时候,钦宗已经登基,女真大兵已经快要来了。这种时候,我们就算去了,以一己之力,又有何用?”

        “所以,天书就给了我们选择。花费一个普通成就,可获取汴梁子身份,花费一个传奇成就,可获得一流大派实权长老身份,可获得地方知州身份,可获得西军精锐中千人将领身份。”

        说到这里,吕不韦就摇了摇头:“这些身份不能说完全没用,但却没有一个是可以一锤定音的身份,具有决定性的身份,一个都没有,天书实在是太鸡贼了。”

        “时间太短,身份不高,变数太多,纵然有所谋划,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功性不能得到保证。”卫鞅总结道。

        “所以,天书又给了我们第二个选择,那就是提前降临。”

        玄门成员,若是直接降临在靖康元年一月,那修为是可以全部带过去的。

        如今在大明朝有多少修为,那么去了大宋之后,立刻就是多少修为。

        像墨子、孔子、老子这样的,以他们的实力,纵然去了大宋,也立刻就是天下第一流的高手。

        即使是第二梯队的玄门成员,此刻也起码有着气血之道先天的修为,同时兼修炼神之道、心灵之道。而且,炼神之道基本上都已经将精神力升华为灵魂,心灵之道上,也至少领悟了至诚之道。

        这就是第二梯队,兼修三道,而且,都达到了先天的地步。

        至于第一梯队,那是开道者。

        而第三梯队的实力,也至少是某一道先天。

        也就是说,若是可以携带全部修为降临,瞬间,就有上千位先天高手降临大宋,其中有不少,都拥有天下第一流的战斗力。

        然而,他们打得过六万女真大军吗?

        这个大宋可是加强过的,是灵气复苏版的大宋,超凡之士多如牛毛,超凡军队才叫军队,至于女真初代大兵,更是各个猛的一塌糊涂,结成军阵之后,还能凝聚煞气魔神……

        毕竟大宋已经加强很多了,女真大兵要是不强一点,他们凭什么镇压大宋?凭什么对付那么多高手?

        总不能真给女真来一个天命加身的状态,搞得跟女真才是天命主角一样,这也不是熊岩的风格啊。

        “如果不要实力,不携带任何神兵、法宝,那么我们最多可以提前到宣和北伐的时候,那时距离靖康之耻还有三四年左右的时间。”

        听到这里,卫鞅再次摇了摇头:“三四年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若是大宋乃是和大明一样的普通世界,小周天便算纵横一县的高手,那么三四年倒也不算少。”

        说到这里,卫鞅认真的看了一眼吕不韦:“师弟必须要明白,眼下这个大宋和大明朝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这是一个真正的超凡大宋。在大明,真正能起到作用的,是普通百姓。只要你能鼓动寻常百姓,那么你就真的拥有力量,拥有颠覆天下,甚至是开拓新朝的可能。”

        “而这个超凡大宋不一样,真正决定胜负的,都是高端力量。靖康之耻之所以失败,也是因为大宋朝历经了方腊造反、宣和北地暴动、燕云十六州得而复失、徽宗、钦宗不断内耗等一系列事情之后,国运衰颓,人心不复,结果在硬碰硬的过程中,大宋国运被女真大军正面击溃。”

        “这大宋国运,就算是降临到最低点的时候,也可镇压寻常先天,若是老聃前辈、墨翟前辈这样的,以巅峰的实力面对衰颓的大宋国运,或许还有逃命的可能。像你我师兄弟这样的,大宋国运一个眼神,咱们就束手就擒了。”

        区区三四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

        没有大机缘的话,三四年时间,估计连实力都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没有资源,没有龙穴,没有天材地宝,光靠外界的天地精气,你就是孔子重修,估计三四年时间,也不一定能彻底恢复到巅峰。

        个人实力不行,那么三四年的时间,能否练就一支超凡军队出来呢?要是大宋朝廷是个瞎子,看不见你的所作所为,那倒是有可能。但大宋朝最主要的精力,都用在防范内部造反上了……

        咳咳

        咳嗽了一嗓子,吕不韦说道:“所以啊,我们可以花费一个传奇成就,将降临的时间节点,直接拉到最初,来到徽宗尚未登基的时候。这一年是元符二年八月,这个月,哲宗唯一的儿子,病死了!半年后,哲宗病死,赵佶登基。”

        “绝大多数的玄门道友,再观看完所有的宋史之后,肯定有杀了徽宗、钦宗的冲动,但如果徽宗从一开始就当不上皇帝呢?如果我提前替他们杀了徽宗呢?如果在我的帮助下,大宋变样了呢?他们,还会不会像之前那样仇视大宋呢?我想是不会的。”

        “可你想过没有,即使付出了一个传奇成就,使得我们提前降临到元符二年九月,但我们那时有什么呢?”

        “没有丝毫修为在身,进士身份也没有,更不是什么二代、遗孤,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父母双亡的孤儿,仅此而已!”

        “一个普通人,能做什么?”

        听到这里,吕不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师兄说的都对,但唯有一点,师兄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花费传奇成就,只是让我们提前降临,修为、宝物、身份,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但是我们有智慧,我们知晓未来的历史。”

        看着卫鞅鄙视的小眼神,吕不韦无奈的道:“好吧,这宋史很有水分,其中有许多都是假的,都是牵强附会的,距离历史的真实,差的很远,但是某些大事,是做不了假的,比如章惇曾经说过: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赵佶得到向太后宠爱,最终成为徽宗,这个过程,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在我看来,哲宗的亲生弟弟,简王赵似,就是一件奇货,奇货可居,奇货可居啊!”

        “贩卖粮食,辛辛苦苦下乡收取,然后前往集市售卖,所得利润不过两成。贩卖兵器,纵然远走千里之遥,也有一倍利润。投资读书种子,一旦对方考取了功名,成为了秀才,那便是五倍利润,若是对方成为了举人,那就是三十倍利润,若是对方成了进士,那就是百倍不止的利润。”

        “可是,这些利润在这件奇货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若是在我们师兄弟的运作下,简王赵似成了大宋皇帝,这是多大的利润?”

        “师兄,你从政治的角度,好好的分析分析,这位简王,到底有没有登基的可能?”吕不韦认真的道。

        “我想想。”卫鞅静静的道。

        “简王赵似,乃是哲宗的亲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端王赵佶,只是哲宗同父异母的弟弟。”

        “哲宗猝死之时,向太后封锁皇宫,而后召集群臣,以太后的身份,选择端王赵佶继位,当时的政事堂丞相章惇,公然表示拒绝,并宣称: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然而,向太后却说,端王、简王皆是神宗之子,枢密使曾布、尚书左丞蔡卞、中书侍郎许将等人,都赞同向太后,然后赵佶就成了皇帝。”

        “从人情的角度来看,这皇位应该是简王赵似的。兄终弟及,也应该传位给亲弟弟。但是,向太后更喜欢赵佶这个儿子。”

        “这里,就涉及到了哲宗的成长过程,权利熏心的高涛涛压制哲宗的过程,涉及到了哲宗亲生母亲朱太妃等人物,属于老一辈遗留恩怨。”

        哲宗的亲生母亲是朱太妃。

        哲宗名义上的母亲,是向太后。

        哲宗继位之后,主持朝廷的是高涛涛高太后,也就是哲宗名义上的奶奶。

        高涛涛权力欲望比较重,对哲宗看的比较死,还通过不断打压哲宗亲生母亲朱太妃的方式,不给哲宗面子,让哲宗没有威望。

        纵然哲宗继位了,实际掌权的也是高涛涛高太后。

        为了尽可能多的把持权力,高涛涛还派遣二十个上了年纪的老妈子照顾哲宗的起居,还命令哲宗,生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哪怕是晚上睡觉,也要让哲宗睡在附近的阁楼上。

        “所以,哲宗名为皇帝,实际上就是一个囚徒,周围的人,全都是高太后的,连去哪里都不能决定,没有任何自由可言,自然也就没有权利。”

        哪怕哲宗都十七岁了,高涛涛也不还政,继续把持朝政大权。

        “一直到高涛涛老死,哲宗才亲政,才真正的掌握权力,成为天子。但即使如此,也只是让朱太妃享受和皇后同等级别的待遇,而不是直接让朱太妃成为皇后。这背后的阻力,相当大,最大的来源就是向太后这位哲宗名义上的母亲。”

        要是一般人,听到如此复杂的宫斗,估计早就头大如斗了,但吕不韦却听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说上两句:“听师兄这么一说,那我就更有把握了。”

        “可惜啊,这位哲宗没有嘉靖皇帝的权术水平,不然,直接学习嘉靖,搞一个大礼仪之争,所有拦路虎,都只是土鸡瓦狗罢了。”

        “哲宗死后,向太后才是哲宗名义上的母亲,而朱太妃这位亲生母亲,也只是太妃而已,所以那时皇宫中真正的主人,自然就是向太后。”

        “这种时候,向太后选择赵佶继位,也就不难理解了。若是简王继位,那朱太妃肯定是朱太后了,到时候,她这个向太后肯定就不值钱了。为个人计、为家族计,她选择赵佶继位,对她而言都是最有利的。”

        说到这里,吕不韦话锋一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简王赵似,真的就无法登基。”

        “师兄,不要犹豫了,做出选择吧。奇货可居啊,简王赵似这样的奇货,整个大宋只有一件而已。只要我们胜了,那我们就可以赶上老聃、墨翟这些前辈。”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

        “好!”

        ……

        现实一个月后,大宋世界,正式开放。

        如吕不韦、商鞅这样选择赌一把,花费传奇成就,只求最早降临,没有身份,没有修为,没有法宝的三无人士,不在少数。

        这些三无人士,其实都很有本事。

        因为,真正没本事的,也不可能拿出一个传奇成就来,就只为了搏一个可能,搏一个希望。

        看到那么多用于奋斗拼搏的玄门成员,熊岩也很是满意。因为,眼前这个机会,本就是他特意留给后来者的机会。

        至少理论上讲,即使是老子、墨子、孔子等人,在元符二年九月降临之时,也和大家伙儿一样,都是三无之人。

        史诗成就现在尚未开放兑换权限,传奇成就,在这方面,暂时也只能使用一个,大家伙儿的起点是一样的!

        至少,在元符二年九月,初降临之时,无论是老子,还是吕不韦,都只是平平无奇的三无之人。

        吕不韦选择的降临之地正是开封府,降临之后,他并未急匆匆的做事,而是先在开封府中逛了足足七日!

        通过七天的观察,再加上此前在宋史以及相关视频资料之中得到的情报,吕不韦决定,行动开始!

        章援是如今丞相章惇的第四子,也是唯一一个,还在开封府的儿子,他当初科举考试乃是进士第五名,再加上有一个做丞相的爹,如今自然官运亨通,已经是朝廷的校书郎了,这可是个大大的清贵官儿,前途无量。

        今日,章援开开心心的离开府衙,走在开封府的大街上,看着涌动的人潮,章援的心情,慢慢的就开心了起来。可走着走着,他就竖起了一双耳朵,脚步也慢了下来。

        “章子厚让西夏臣服于大宋,收服吐蕃各部,开拓西南,巩固边防,还治理黄河,改革官制,于国朝可谓有功,可惜啊,这样的人很快就要请郡了,甚至整个章家都会受到连累。”吕不韦小声比比道。

        闻言,一旁的卫鞅四处看了看,小声的问道:“这是为何?这章子厚,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继续当丞相,继续治国呢?这样岂不是于国于民都有好处?”

        章援不屑的笑了笑,眼前的二人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过去请教他们罢了,不过是两个连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也不知道在哪里听了一些传说故事,就跑过来好为大言,还想要吸引自己的注意?

        呵呵!

        想到这里,章援便继续大踏步的前进。我章援今日若是因为这样简单的话术就停下的话,我就,我就,我就把这块石头给吃了!

        “哎,你不懂,我大宋的祖制是异论相搅。”

        听到这里,章援的脚步微微放缓,速度显然没有一开始那么快了。

        “哦?何谓异论相搅?”

        “所谓的异论相搅,简而言之就是不让人一家独大。无论是哪一派,无论做事的是谁,无论政事堂的丞相是谁,都一定要在他的附近,给他安排一个对头,让他做事儿不顺,让这个对头,天天和他打擂台,天天坏他的事。”

        “嗯?官家怎么这样?如此一来,丞相还怎么用心做事,这不满脑子都是怎么对付政敌,怎么保持官位了吗?”

        听到这里,吕不韦刷的一下,打开手上的折扇,装模作样的扇了几下:“此乃大宋特色,不可不察。”

        “章子厚已经杜相七年了,这七年来,承蒙官家看重,他是真正的权相,大权独揽的那种。中枢没人扯他后腿,他自然就可以集中精神做大事。所以,才在短短七年之内,干出了好大一番事业。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本人有本事,但更多的原因,是官家赏识他,信任他,愿意让他当大权独揽的丞相。”

        听到这里,章援微微点头,脚下的步伐更慢了。

        “所以,你说说,章子厚在这七年里,得罪了多少文官?有多少想要进政事堂的准丞相们,都被章子厚一个人给挡住了前路,你说,他们恨不恨章子厚?”

        “嗯,大道理我不懂,但我种田的时候,谁要是敢挡住俺前进的步伐,俺肯定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锄头,打死这个狗日的!”卫鞅一本正经的说着和自己气质完全不符的话。

        而此刻,章援前进的步伐已经彻底停住了。

        罢了,花费片刻时光,听听此人的看法好了。要是胡乱瞎说,非要打他们一顿不可!

        开封府民风淳朴,无意中得罪了别人,被套了麻袋一顿好打,也是可以理解的。

        “章子厚杜相七年,得罪了那些准丞相,此乃其一。至于其二,他是新党领袖,但是脾气却极为暴躁,连自己人都动不动呵斥,更关键的是,他还不徇私结党,即使是新党干将,和他的关系也谈不上好。”

        “不徇私结党,这不是好事吗?”卫鞅一副萌新模样,脸上充满了不解、疑惑。

        “哈哈,官家信任他,让他杜相,他为了不辜负官家的信任,所以从不徇私结党,这在平日里当然是很好的,可是,这开封府马上就要变天了!”说到这里,吕不韦的声音就更小了。

        章援则是悄悄的走进二人,同时精神力透体而出,直接把附近的空气给束缚住,这一回吕不韦的话语,再也传不出去了。

        “变天?”卫鞅继续扮演萌新。

        “对,变天!如今的官家,身体一直都不好,从小就开始咳血,底子非常薄弱,还寡人有疾,时常旦旦而伐。”

        什么寡人有疾?会不会说话啊?官家那是为了多子多孙,那是为了大宋的前途,才临幸那么多的妃子,这都是为国捐精,懂不懂啊?章援心中吐槽道。

        “你看,官家自幼身体不好,修为不高,对吧?”

        “没错。”

        “官家成为官家之后,龙气加身,万法不侵。可是国朝龙气何其霸道,直接霸绝万物,官家的修为,从此以后,不得存进,对吧?”

        “是啊,开封府百姓都知道。”

        “官家登基之前,修为不是先天,所以他继位之后,在龙气的侵蚀之下,活不过四十岁,对吧?”

        “不错,只有继位之前,成就先天的,才能在龙气侵蚀之下,活到六十岁,其他的官家,统统短命!”

        “要是一个人自幼身体不好,每天还有龙气来侵蚀他的根基,损害他的元气,他不仅不养生,还旦旦而伐,那这样的人忽然间猝死,也不奇怪吧?”

        “不奇怪,不奇怪!”卫鞅连连点头。

        “官家不仅从小身体不好,还因为高太后的刻意压制,从小郁气丛生,一直到高太后死了,才真正掌权,这大起大落之下,会短命,对不对?”

        “有些歪理。”

        “更重要的是,五天前,官家和刘皇后的独子病死了。姑且不用阴谋论的视角来看待此事,就从实际结果出发,你说官家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很难过?”吕不韦进一步问道。

        “当然了,官家十七岁那年,高太后都没有还政于他。一直到十八岁的时候,高太后死掉才亲政。从那以后,为了多子多孙,官家不仅仅旦旦而伐,肯定还服用了很多大补之物,刺激了这么多年,一直到上个月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为此还不顾众臣反对,直接把刘贤妃封为刘皇后,就这么一个独子,肯定宝贝的不得了。”

        听到这里,章援也开始思考,官家是不是真的活不长了?

        不不不,自己可是大忠臣,怎么能有这种不忠不义不孝的念头呢?不能想,实在是大不敬!

        可是,旦旦而伐,自幼咳血,时常服用大补之物刺激身体,幼时郁气丛生,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结果一个月就死掉了,精神大起大落之下,身体崩了,好像也不难理解……

        该死,怎么能这么想呢?

        此乃大不敬之罪!

        这么想着,章援将精神力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将保密级别再度提升一个层次,并慢慢的向着二人走来。

        无论你们是什么身份,此刻,本校书郎确实对你们感兴趣了!

        “你想想,要是官家忽然间驾崩,继位的会是谁?”吕不韦进一步说道。

        在他的言语引导之下,章援下意识的就开始思考,要是官家崩了,还死的很突然,那么会是谁继位呢?

        他自己都没发现,他此刻下意识的思考,是建立在哲宗忽然驾崩的基础上。

        “如今官家还年轻,周岁二十三,虚岁二十四,距离四十大限还有十六七年的时间,再加上前段时间真的生出来一个儿子,所以官家肯定不甘心,肯定想要再生一个儿子。即使生不出儿子,也要从宗室之中领养一个,而不至于直接让兄弟继承大宋。但,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卫鞅继续扮演萌新。

        兄终弟及,哪里比得上自己把弟弟的儿子夺过来,直接封为太子好呢?

        哪怕是亲弟弟,也不能和养子相提并论。

        尤其是这养子,原本是亲侄子的时候,那肯定养子更亲啊。从法统上讲,也是养子(亲侄子)更好。

        “所以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官家是不可能公开下诏,直接敕封亲弟弟简王为太子的。否则,万一官家未来又生出来一个太子,那岂不是害了亲弟弟?”

        “所以,兄友弟恭之下,官家除非眼看就不行了,然后才会在床榻之上,公然宣布,继位者是简王。可是,到了那个时候,官家真的还能掌握整个后宫吗?甚至更诛心一点,若是官家忽然间驾崩,连临终遗言都来不及交代,那时,继位的会是谁呢?”

        “官家的亲弟弟是简王,理论上讲,官家没有儿子也没有养子,那就是兄终弟及,皇位是简王的。可若是官家驾崩的很突然,皇宫会被谁掌握呢?掌握皇宫的这个人,是否愿意见到简王殿下登基呢?”

        听到这里,章援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了吕不韦的面前,重重的抱拳行了一礼:“多谢先生指点迷津,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就在这儿吗?”

        “是我失礼了,先生请!”

        ……

        一处密室之中,三人开始继续未完的对话。

        “向太后素来喜欢端王,对于她而言,端王和简王并无区别,都是先帝的子嗣,都不是她的儿子。但是,简王继位却不会感激她,反而会让朱太妃成为朱太后,这样她的身份就不再是皇宫中最大的。若是端王继位……”

        “更重要的是,章子厚身受官家隆恩,若不是官家的赏识,他能杜相七年吗?当官家忽然驾崩之后,他能直接拥立端王吗?”

        说到这里,吕不韦冷冷一笑:“纵然章子厚此刻不要脸了,昧着良心支持端王,名声也臭了!士林中,第二天就会传出,他为了高官厚禄,不支持简王的故事。”

        “如今的章子厚,已经独相七年,该有的权力早就有了,还打服了西夏,征服了吐蕃,开拓了西南,建功立业也够了,对他而来,最重要的是身后名。”

        “他真的会为了继续当几年,不是独相的丞相,而主动支持赵佶吗?我看是不会的。”

        “哈哈哈,不错,陛下待老夫恩重如山,老夫又岂是那种贪恋权位之人?更何况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要是让他成了官家,那大宋国祚肯定会受到影响。”

        伴随着笑声,章惇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与此同时,大量的精神力伴随着章惇的目光主动泄露而出,充斥着附近的空间,霸道无比,一遍遍的扫视吕不韦和卫鞅。

        可惜的是,无论吕不韦还是卫鞅,都不是一般人。纵然章惇修为高强,为天下绝巅,此刻也无法通过收集二人外溢念头的方式,观察到他们一丝一毫的想法。

        足足过了片刻,章惇还是一无所获,他的神色也终于认真了起来:“老夫现在真的怀疑,你们二人都是真正的老怪物转世重修了。只有火劫真人,才有转世重修的可能,一下子来了两位……”

        (火劫修为,可在婴儿阶段,直接投胎,但有流产的风险,有丢失记忆的风险。)

        “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一般人可扛不住老夫的目光,更不可能在和老夫对视的前提下,仍然不泄露丝毫心中想法,尤其是你们两个,此刻竟然没有丝毫修为在身,这就更加奇怪了!”

        听到这里,卫鞅收起了萌新的小脸,吕不韦也整了整衣裳。

        “我们二人乃是师兄弟,到底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子厚先生已经快要大祸临头了。”

        “那又如何,纵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老夫也会说,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听到这里,吕不韦终于知道史书上为什么说章惇脾气有问题了,就这情商,就这说话语气态度,要不是有本事,早就被其他人打死百八十次了!

        “啧啧,可惜官家百年竟然连香火都没有,一个后人都不存在!”

        端王终究不是亲弟弟。

        看看嘉靖是怎么评价正德的?

        嘿嘿,那可真是没说什么好话。

        至于哲宗死后,徽宗会怎么评价哲宗嘛,肯定比不上亲弟弟啊。亲弟弟可以往死里夸哥哥,反正哥哥是个死人,甚至还可以装模作样的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庶子,让其继承兄长的香火,此举简直是兄友弟恭的楷模。

        这样,从法理上讲,哲宗就有了儿子,而不是断子绝孙,尽管这个儿子是死后才有,但这种事情在封建社会,是非常有意义的。

        简王登基,只要不是脑子有坑,只要儿子比较多,肯定会这么做。赵佶登基,章惇对他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罢了,说说吧,你们想要什么?只要不过分,老夫都可以应下来。”

  http://www.abcxs.org/book/103052/57289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