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斩我来袭,真正的姿态

第五百一十四章 斩我来袭,真正的姿态

        “这片古界,是这骷髅的沉睡地吗?”

        王腾微微凝神,这片古界应当是一片古战场,埋葬了曾经的诸多强者

        这雪白的骷髅似乎便是当年遗存下的生灵,处在某种奇妙的状态与界限间,很超然。

        唳!

        血凰长啼,有一种强烈的敌意,带着煞气,想吞食所有人,化作他成道的食粮。

        这本是一只仙禽,祥和而圣洁,可现在却这么的嗜杀,连五色神羽都染成了血红色,跟应有的仙禽气韵不相符。

        叮叮咚咚

        房脊上,那只雪白的骷髅弹奏出优美的乐章,十分动听,它的手骨纤细,雪白晶莹,一看就是女子

        琴声悠扬,十分悦耳,居然让人将要悟道,这是何其惊人的事。

        “凤梧仙琴!”

        大长老盯着那张古琴,见它破烂了一截,且琴弦不再完整,缺失了一两根,相当的震惊。

        这绝对是古籍上所记载的那张仙琴,以梧树祭炼而成。其主料是凤凰一族祖地的第一神树的树心。

        这张古琴消失太长岁月了,不曾想在这里见到,已经毁坏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可见经历过惨战。

        这本是九天十地的最出名的法器之一,跟乾坤袋、十界图等齐名!

        “这古琴?!”

        同时,异域的不朽也发现了不对劲,这古琴,似乎在当年的大战中也曾出现过

        是仙古这一方的强者所持有!打出了赫赫威名与血色。

        突然,那只血凰鸣叫,像是在跟雪白的骷髅交流,结果叮的一声,凤梧仙琴发出一声惊人的响声,一根断掉的琴弦飞出,如同鞭子般抽向异域众人。

        铛!

        炼仙壶发光,主动迎了上去。震开了此琴弦,但是自身发出一声巨响,神光澎湃,可见这一击多么的可怕。

        那被震开的琴弦发出一声龙吟,化成一头蛟龙,迅速向着王腾等人那里冲去,它无差别攻击。

        “这是为何?应当是我九天的前辈才对。”

        孟天正展动仙古战旗,如同波澜般发出光辉,阻挡住了这根琴弦,击退了这头蛟龙。

        这只是试探而已,却让所有人都变色,这个雪白的骷髅骨深不可测,能驾驭一张仙琴,让每一个人都神色凝重。

        叮!

        一声轻响,琴音裂天!

        声音不是很高亢,可是从那里飞出的一道光,却切开无垠高天,随后,一道又一道音符跳出,都是银色的,向着异域生灵那里镇压而去,也同时攻击九天众人。

        “余孽,当年被击杀的人,还敢向我出手?那就复苏炼仙壶,再镇杀你一次!”

        “失败者,低下你高傲的头颅,已然身死成为骷髅,我等就将你碾成灰!”

        异域的两位不朽大吼,强势无比,要再毙杀一次古生灵

        轰!

        炼仙壶发光,被他们一同催动,仿佛一尊古老的战神趟过时间的长河,正在一步一步走来,对抗这片天地的压制,不断变强,逐渐复苏!

        它在发光,壶嘴那里喷出一道炽盛的芒,攻击那骷髅还有仙琴。

        咚!

        宛若天地初开,宇宙第一神音初响,震耳欲聋,人的魂魄都要被击散了,两大法器交锋时,电闪雷鸣,各种异象纷呈。

        遭遇两方人马攻击,且都是仙道宝物,那骷髅自然压力倍增,她唤动了一头古老的真凰尸体复苏,出来杀敌,但这头凤凰不是位列十凶中的那一只。

        不过生前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可惜,也战死在这里。

        轰!

        惊天动地的大战爆发了,孟天正与异域的不朽都不得不全力以赴,本是仇敌,此时却都遭受攻击。

        此地的一些巨大的宫阙,哪怕布置有法阵等,也经受不住几大无上法器的攻击,当场崩开了一些。

        激烈交手,孟天正与两位异域不朽也不忘抽冷子给对方一击,不时有耀眼的仙道神链破开天地,彼此间也在碰撞。

        毕竟是仇敌,哪怕遭遇了凤凰尸体还有琴音的攻击,三人也要死磕,发生混战。

        轰!

        突然,一股肃杀之气席卷当场,远古的号角声响起,镇压在此。

        一座大阵浮现,遮天蔽日,将所有人都卷了进去,这是残阵,但是一样的可怕,笼罩了所有人。

        “给我开!”

        炼仙壶剧震,爆发滔天的不朽之光,粉碎真空,生生撞击出一条大裂缝。

        “杀!”

        孟天正也大喝,手中仙古战旗巨震,晃动漫天星月,犹如一挂挂浩荡星河沉坠,撕开了一条通道

        然而,这个地方,灰雾弥漫,时间流转,仿佛将人带到一片古战场。

        可以看到,景物完全变了,这里骸骨无尽,都是至强者的遗体!

        “哼,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在这呆着,死来!”

        大碰撞间,王腾抓住机会,密布着不灭符文的大手直接拍落,崩裂虚空,五指猛地一捏而下,将异域的一位年轻生灵碾碎在长空

        噗!

        血花喷涌,王腾身形不止,一道道赤芒蒸腾而起,犹如火凤燎原

        长空之中焉然冲起了成百上千柄赤霄神剑,锋芒透发十万里,将数道身影劈杀的千疮百孔

        铮铮!

        剑鸣九天,凰击三千界!

        “斩!斩!斩!”

        鹤子铭见状低吼一声,眸子内的两口剑胎再度显化,与漫天横坠而下的凰翎赤霞对碰,劈斩开一道道深邃的大口子

        他双臂刹那间抡动而开,通体流淌不灭符文,像是一头金色的大鹤展翅高飞,直入青冥

        “你还挡不住我!”

        王腾张口一吐,道道神链交织而起,直接化作了一片神叶压盖长空

        其上波光流转不断,亘古如一,不染杂色

        “一元衍万道!”

        一股让人心神皆颤的力量在迸发,古老的身影伫立天地尽头,一切的起始,化作万道源头横压而来

        古老的道音悠悠震响,伴随着那道身影的迈步而轰鸣

        他一步步走来,是道生道灭,万物都在演化,一切的起始,一切的源头

        就这般横压而下,照面间就将那不灭符文环绕的金色大鹤踏在了脚下,无穷伟力碾杀而下,将鹤子铭都崩的横飞,一瞬便是万万年

        同时王腾脚踏麒麟步而出,仅仅是第一步迈出便有无边杀伐之音震响,一些到来的异域生灵连哼都不曾哼出一声便炸裂而开,爆成血雾

        “怎么会这般?!他的实力又壮大了,是先前洛摩古祖真血的原因吗?!”

        “不对劲,他给我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在逐渐补全己身吗!”

        有异域的强大生灵惊怒,怎么会如此呢?

        莫非那十冠王也有着如血凰一般的法门,能够自真血中得到壮大,补全己身的东西不成?

        “这样的妖孽人物,必须扼杀!不顾一切的抹杀,否则日后必成我界心腹大患!”

        炼仙壶下,有生灵阴冷低语,杀意狂飙

        嘭!

        下一瞬他毫不犹疑的出击了,超越虚道层次的威压绽放,像是一尊漆黑的魔神横压而来

        “这股气息?斩我境的存在吗?”

        王腾回首望去,那是一个看起来并不如何苍老的生灵,还算不上是上一代的生灵

        约莫比他们早了上百上千年左右,已经臻至了斩我层次,傲视大部分教主级生灵。

        “正好,让我看看有何强大之处!”

        昂!嘶!唳!

        有真龙长吟,麒麟咆哮,真凰啼鸣,三大圣兽并起化成一口无量熔炉,刹那间放大,直接迎面撞向了那斩我境的生灵,不死真凰火吞吐,烈焰焚苍穹

        “不逃?还敢向我出手!我可不是你界那些孱弱的生灵!”

        嘭!

        袭来的异域斩我冷笑,抬手间万道黑气奔涌如潮,在他掌指间甩出,刹那间凝结出了一道耀眼的万丈光刃,斩天劈地,直接将远处的群山都掀飞了起来

        须知,这可是万古神岳,厚重的难以想象,就是教主层次的生灵倾力也才能破坏,却在此刻成片的被掀飞,十分恐怖

        噌!咔擦!咔擦!

        三圣熔炉与弧光轰坠而起,夹杂着洋洋滔天的光焰,像是古老的圣人在对抗,一举一动都有万千法则相随

        “他在对抗烙彦?不是百年前就成就斩我层次了吗?”

        鹤子铭蹙眉,身躯微微摇颤,好不容易自那神通中挣脱而出,并没有前去插手的想法

        因为,前方,一个面容俊秀的青年目光火热,持着一口暗淡无光的剑胎就斩了过来

        “让我尝··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比之你古祖鹤无双又如何!”

        荒,兴奋不已,直接捏鲲鹏拳轰杀了过来,拳锋浩大阳刚

        显化出鲲鱼跃北冥,鹏鸟扶摇上九天之景

        同时,他肌体同样流淌开不灭的符号,这同样是不灭经,他亦是在北海石林通过了试炼,并从那乌鸦的口中知晓了王腾的战绩,归来后与他相互印证此法

        两人都有新的体悟

        “真是够了!一个两个的,都这么狂妄!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吗!古祖当年都不曾如此!”

        鹤子铭发怒,任谁被当着面说要掂量自家老祖道行都会生气

        何况是一直被他们俯瞰,当作蝼蚁的九天十地生灵,更加不能容忍

        下一刻,两人直接大战到了一起,狂吼阵阵,宝术神通耀青天

        后方,石毅、独孤云冲出,与紫日天君等人合力围剿异域到来的年轻生灵,竟是将之逼迫的四处逃窜!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我界的年轻种子竟然被如此欺辱!”

        有异域老者怒发冲冠,恨不得出手将这群人统统灭杀

        然而,一位长生世家的强者生生缠住了他,与之鏖战,让他根本分不出手来

        轰嚓!

        此时,炼仙壶与仙古战旗同时轰出,终于破开了这一处古阵

        外面,景物大变,成片的建群崩塌,露出中央巨山上的一座祭坛,那里有一口古棺,木质材料,居然还长着叶片。

        “那是仙木!”

        他们惊呼,在那棺木上,腾起阵阵仙雾,它哪怕被制成棺材了,也还有生机,抽出枝条,长有发光的绿叶。

        祭坛上,有很多纹络,上面有神秘精血,在滋养此棺。

        “这是什么鬼棺材,我界不朽者战死后,遗体中的血精原来都在这里,在供养这口棺材!”

        异域的人一怔,发现自家老祖被辱后无疑是愤怒了起来

        对面,凤凰尸体还有那弹琴的雪白骷髅还在,琴音幽幽,如同在招魂。

        “十冠王,你太骄傲了!或许再给你一段岁月,你真的能踏入此境与吾等争锋,但而今,你还不是,注定要败亡!”

        烙彦面露冰冷之色,探出的大手猛地用力,错开弧光,生生锤碎了三圣熔炉

        他立身绚烂光雨之中,竟有一股宏大,与不朽之道相合的韵味

        同时,一柄通体金银相间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掌中,缓缓扬起

        带着凌厉到极点的锋芒,像是能刨开这方苍宇,得见终极

        “无需一段岁月,我而今便可斩你!”

        王腾争锋相对,伴随着五色真血内的法则碎片提炼而出,他已然不惧,己身愈发强大,堪称仙王少年时,有着邀战的资本

        “呵呵,年轻人,一朝得志,莫要真觉得自己就能走到最后了;须知活下来的天骄才是人杰,而中途陨落的,什么也不是。

        这一剑,乃是吾父于边荒大战时所创出,悟自你平乱者一脉的那位至强者,他当年斩出的一剑,余波横扫边荒,吾父直面之侥幸未死,创出此式!

        而今,便用它,来斩你!”

        烙彦面露骄傲之色,显然,就是在异域中也知晓平乱者的强大

        能在他的手上活下来,不死,便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是值得骄傲的本钱!

        且,他的父亲更是自那一剑中悟出了些东西,被诸多不朽称赞,自然值得骄傲

        说话间,烙彦并没有等待王腾反应的想法,直接挥剑就斩了下来

        嗡嗡!

        声未停,剑已至!

        长空中赫然出现了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碧如玉,剑光丛生,不仅是天地间的木,无尽锋芒乍现,这是一条剑气长河,几乎将十万里内的虚空都禁锢

        此剑一出,就是不远处激战的荒与鹤子铭都停下了攻伐,感应到这股猛烈的锋芒,很强大。

        “此剑斩我?你太过高看自己了!”

        王腾哈哈大笑,周身气机再度拔高,身后焉然显化出了万道神树,撑天抵地,将周遭悉数化作了道则的海洋,伴随着王腾的呼吸而奔流倒卷

        与此同时,他肌体生辉,有殷红翎羽延展成两对巨大的凰翅,绚烂而炽烈,扇动间风雷滚滚,像是要将这里淹没一般

        麒麟纹与龙鳞交织,化作一身暗沉的黑金战铠,夹杂着点点紫色纹路,犹如血管般流动着,透发王者威压

        “怎么回事,是动用了禁术吗?!”

        就在这一刻,临近的年轻生灵们都打了个冷颤,全都寒毛倒竖,而后头皮发麻,因为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

        “太久了,这才是全盛的姿态,便用你的鲜血来祭奠,迎接它的现世!”

        王腾深吸一口气,一块块隆起的肌肉都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整个黑金战铠都在颤动,发丝飞扬,像是根根龙角蜿蜒而起,要捅破穹天!

        这一刻,他展现了己身完整的姿态,一株古树高悬身后,交融万界万道,像是一切的载体与孕育源头,浩瀚深邃。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7234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