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五百零五章 竖子成道,仙龟甲片

第五百零五章 竖子成道,仙龟甲片

        “真是太让人激动了,一场饕餮盛宴呐,如此多的天种。”

        一个银光盛烈生灵走来,他拥有人族的躯干,蛇族的头颅,夜叉般的神翅,还有一条锃亮的蛇尾。

        “蛇夜叉!”

        后方,有九天的老一辈修士认出它的来头,这个种族号称异域的王族之一,不可力敌,不知道这个年轻的蛇夜叉排名多少位。

        “不,让我来,因为我第一个出场的。”

        战场中,那个早先就登场的年轻男子说道,他眉心有一块菱形鳞片。此时鳞片张开后,露出一道印记,可堪破人间一切虚妄。

        之前便是他看出对面那些年轻人体内有无上种子。这才惊动了后面来的这群年轻强者。

        “果然对于仙种与古法已经研究透彻了吗。”

        王腾有所感应,异域的修士有特殊的手段,可以探查古种。

        想必,仙古一战时,拥有完美种子的人给予对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故此那个世界的生灵精研此道,传给了后人。

        这一刻,就是其他人也明白了,顿时都心头一沉。

        因为,世界另一岸的生灵肯定研究的很透彻,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能发现谁体内有古代的宝种。

        而这也意味着,他们多半会推演出一些专门对付古种的方法!

        “呵呵。”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一个女修士走来,一头金色的长发,如同黄金铸成。璀璨夺目。

        她很强,周身有金色的精气沸腾而出,形成光环。将她笼罩在当中,如同九天上的玄女降在这里。

        她形似人族,但是头上有两根犄角,流动刺目的神光,而在她的后方还有黄金色的尾羽,很长,拖在地上。

        “两位哥哥,还是让给小妹吧,我很需要一颗无暇的种子来揣摩。”

        她笑着说道。

        “黄金魔鸟!”

        圣院的一位长老露出凝重之色,周围其他人听到后神色猛然一变。

        这一族在仙古留下的传说中实在非同一般,一旦发出叫声,可以中断人的宝术,让人元神遭受重创!

        这个种族很稀少,当年却在那个时代对这一界的修士却造成了巨大伤害,相传无终仙王一怒之下,以其道钟出击,杀入世界另一岸,覆灭了该族。

        如今看来,肯定有漏网之鱼,且都早已成长并繁衍了起来,又形成了一个极其强大的种族。

        “还是让我来吧!”

        就在这时,一头猛兽走来,六足踏在地上,形成地震。

        这是一头凶兽,犀牛身,猛兽头,头上还有十八根犄角,凶猛而强大,体形庞硕,跟一座小山般,异常威猛。

        它有六条腿,皆粗如巨柱,腿上密布麒麟片,与犀牛身上的厚皮不同,且在背后生有一条祖鳄尾,鲜红透亮。

        在其周围,虚空扭曲、塌陷,跟他而动,这是虚空王兽!

        比之王腾在两界战场击杀的那虚空王兽要强横的多,凶厉非常

        “哈哈哈,那便各凭实力猎杀!谁得到便算谁的。”

        一些生灵大笑,竟要抢先出手,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口出狂言,想群战吗?”

        荒、独孤云、石毅、谪仙、戚顾、大须陀、吕虹、蓝仙等人也都冲过来了。

        “这一代异域的前二十领军人物····,还只是王族现身吗?”

        王腾冷然注视着那些异域生灵,他们无疑很强大,每一个人都比九天的生灵有优势,是法则齐全的存在,相当于多出了一次蜕变!

        法不同,道不同,路不同,造就了一群十分可怕的年轻王族。

        “这个女人,生命气息太浓郁了,是生命仙种吗,真是不错的收获。”

        有年轻王者冷笑,盯住了吕虹。

        “唔,世界树,万道树,五行仙种,如此多的机缘,你是天佑之子不成?实力定然不错。”

        虚空王兽亦是驻足,朝着王腾的方向看了过来

        他隐约能够感知到,这个九天的人族,身上残留了他族人的怨气!

        说明曾经正面击杀过一头虚空王兽!这样的实力促使他并未轻视,而是直接全力扑杀了过来

        “让所谓的帝族来吧,你还不够看。”

        王腾抬眼望去,一只拳头打出,如掀起惊涛骇浪,生出巨大的轰鸣声

        真空涟漪翻涌,化成堆叠成片的波纹浪潮,一股难言的深重威严升腾而起。

        刺目的光迸发,有无限光明,照亮四方虚空。

        嘭!

        恍若天界的古老神钟震响,整片战场都在摇动

        一瞬间而已,那虚空王兽便露出惊恐之色,它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周边都被莫名的力量封锁了,不断的扭曲,根本无法动弹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落向自己的眉心

        噗!

        血花喷涌,溅起百丈高

        殷红霞光映高天,那虚空王兽直接惨嚎着倒飞了出去,额骨都被击穿了,不断往外淌血

        甚至连一只眼睛都被生生打爆,凄惨无比

        “怎么会,虚伦!”

        周遭的异域生灵震撼,怎么会如此,王族的领军人物竟然照面间就被重创,险些陨落?!

        他们不得不惊诧,那可是防御力最强,能够融入虚空的虚空王兽啊,连攻伐的力量都能化去数成,竟然吃了这么大的亏?

        嘭!

        另一边,荒,同样强势无匹,直接举拳将一个异域生灵打的咳血而退,跌落了出去

        石毅重瞳开阖间原始气四溢,化作两柄神剑交错劈杀,与蛇夜叉硬撼

        “你们不是很会叫嚣吗,继续啊,吠给我看!”

        王腾冷眼望来,五指轰然张开,像是一方深渊巨口在扭曲,涌现出大片的秩序神链

        他的气血如汪洋般勃发,无上琉璃般的躯体绽放光明,缭绕混沌气,他一拳向前洞穿,虚空深处的天地元始之气也汇聚而来,有龙吟声伴着他的拳头,威严浓重。

        轰嚓!

        真空壁垒火星迸溅,涟漪震荡,波纹海潮激荡不停,像是要粉碎了一般

        竟是伴随着拳力浩荡十万里,奔涌向所有的异域生灵!

        “猖狂!败了虚伦便以为自己无敌了吗!”

        “杀!”

        “你当自己是谁,昔年的无终仙王吗,也敢以一敌我族诸王?!”

        轰!

        同时,异域的生灵们惊怒,齐齐出手

        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十几道至强宝术,蕴着怒火,向着那里轰击而去,这是十几位王者的神通。

        哧!

        “什么诸王,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时无英雄,方使竖子成道!”

        王腾丝毫不避,龙拳崩天,另一只手猛然划动,掌心有黑芒翻涌,似比大海还要深沉,而后有晶莹如玉的紫光勃发,如汪洋般涌动,生出惊涛骇浪之音。

        熊熊!

        在他的体内爆发出滔天神焰,剧烈燃烧,将半边天空都焚的扭曲,要崩塌了。

        这是神力化成的符文,并非真正的火焰,而是大道纹络炽盛到极致显化所致!

        “敢向我等挑衅,就算你再惊艳也要喋血!”

        银夜叉寒声道。

        “吼!”

        虚空王兽浴血大吼,天崩地裂,长空扭曲,接连打出了本命神通

        “主动挑衅,便要付出代价!”

        黄金魔鸟高声道。虽然为女子,但金发披散,美丽中带着绝世杀气。

        “你是我的对手!”

        眉心有菱形鳞片的男子直冲而来,同样打出了攻伐

        “以为只有你等吗!”

        “战到一半,怎可走脱!”

        大风呼啸,荒、石毅、独孤云等人出手,要相助他,不可能看着他一个人独战

        “不知所谓。”

        王腾立身光焰中央,周身百丈内都扭曲不断,显化出了一方真实的大道场域

        舍我之外皆为外道,皆为小道!不存!不容!不生!

        这种万法不沾的力量令人悚然,源自他以身化道步入虚道境后产生的神通,压盖万法,己身便是至高源头

        “什么?这股力量,与我界的一大帝族相同!”

        顿时有异域生灵惊诧,这万法不沾身的神通实在太熟悉了,他们界中的一大帝族便是如此

        而今竟然在九天的一个人族身上看到,不得不令他愕然。

        轰嚓!

        下一瞬,王腾动了,脚踏麒麟步,地动山摇,天倾地覆!

        数不清的紫光在他的脚下升腾迸发,有紫麒麟之影嘶吼而出,征战十方

        咚!咚!咚!咚!咚!咚!咚!

        王腾连踏七步,震得杀伐之气卷千古,阵阵神魔嘶吼之音迸发,直接压向了那头虚空王兽,将他踏在了脚下

        嘣!噗!

        毫无悬念的,这狂暴的力量直接将虚空王兽踩成了碎骨,炸裂成一团血雾

        不待众人惊愕,王腾步伐不止,直接杀向了先前出战的那鳞片青年

        “你既寻死,我便成全你!”

        他拳如电,如光,如深海漩涡,暗流涌动,裹挟茫茫神力砸下,要镇杀那青年!

        “杀!”

        额前生有鳞片的青年怒吼向前,他自然不可逃遁,唯有以力抗之!

        “够了!”

        就在这时,那黑雾之中最深处的三道古老身影爆喝,他们已然看出了局势的不对劲,这般乱战下去,异域年轻一辈绝对要吃亏

        “有我等在,你还想干扰局势吗!?”

        赤金战船上,王大王二齐齐迈出一步,威严道音震响,生生粉碎了对方的手段,他们宛若天地间最古的神像,拥有慑人的气息。

        “够了?我看还差得远!血还不曾流干!”

        王腾冷笑,直接一步踏落,踩爆了鳞片青年的攻伐

        他大手一抡,如同天宇倾塌了下来,将鳞片青年抽飞了出去

        噗!

        血花四溅,那青年的半边身子都被打烂了,身躯如破布般倒飞出去

        光华一闪,他额前的鳞片掀开,射出一道凌厉的漆黑匹练,与此同时,肌体快速再生,想要再度冲杀过来

        “够了,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后方,有异域生灵冷喝,要阻止这一战

        “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在此放肆!”

        然而,王腾浑然没有在意,直接运转磅礴血气打出了一拳

        嗡隆!

        拳光起,无量光迸溅,似乎九天十地都被照亮,虚空中光明无处不在

        直接轰击向了那漆黑匹练,爆发大碰撞

        那青年双目赤红,嘶吼而来,将额前的鳞片取下放大如宝轮,当作法宝般轰杀了过来

        嘭!

        王腾冷笑震拳,那沛然大力再度喷薄,拳光成束,照见永恒,直接粉碎了那漆黑匹练

        轰嚓!

        一时间锋芒迸溅,拳光如雨,方圆万里之内飓风席卷,朝着四方呼啸冲刷。

        噗!

        那冲来的青年很凄惨,被拳光席卷,通体衣袍破碎,血肉消弭,唯有那鳞片护持住了元神不灭,但也摇摇欲坠,几欲消弭

        “够了,都回来,乱战像什么样子!”

        这时,一股恐怖的气机勃发,深渊中的不朽开口了,气机直接压盖而下,像是要将这里粉碎一般

        “哦,你也未免太心急了些。”

        大长老轻笑,弹指而出,挡下了这喷薄的气机

        同时,王腾张口吐出一道殷红血芒,化作一头真凰振翅飞扬

        直接扑杀向了那青年的残留元神,将之焚灭成了一团虚无,彻底陨落

        “该死!你这凶狂之徒!”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九天的帝族吗!”

        异域生灵骚动,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幕,两位年轻王者就这般被人轻易轰杀了

        这根本不可想象,只有帝族的存在才能做!

        他们族群极其稀少,年轻一辈一代最多也就两三人,甚至百万年岁月都不曾有一人出世!

        但只要现身,那便是横扫无敌的存在,唯有同样的帝族方能抵抗!

        “哈哈哈,就是这般,杀的这群家伙凋零!”

        “古今唯一,十冠人王!”

        “好样的,让这群高高在上的蠢物晓得厉害!”

        九天之中欢呼声震天,显然是激昂无比

        这是令人振奋的战果,鼓舞士气

        “刚才,各个时代都只是出动一人对决,我想年轻这代也当如此,乱战太过无趣,不可真正展示搏杀实力。”

        异域的不朽缓缓开口,他发现了些不对劲的情况,这一世九天的年轻人似乎有些不对劲,出现了几个怪胎,很不好对付

        与此同时,自深渊中有莫名的事物被掷出,瞬息出现在了战场上,透发出柔和的光,是不可抗拒的力量,将所有的生灵都驱逐了下去

        待到光芒散去,人们惊骇的发现,这竟是一枚古老的甲片!

        “仙龟甲片···可惜了!”

        大长老心中微微叹息,他其实也担心异域有针对古种的办法,怕平白损失未来的精英。

        这样的局面变化的太快,仙龟甲片的力量无法阻止,否则他多少也要将乱战延续一段时间

        不过而今王腾轰杀了两人,荒也毙杀了一人,已经是很大的优势了,倒也不奢求太多。

        “对,正是仙龟甲片,既然两界年轻修士都想出手。怎么为他们匹配对手?不如以此来定夺,自然公正。”

        大长老以及这一边其他老辈人物闻言后都是一阵沉默,对方这是在故意提及仙龟甲片,让他们忆起昔日那最残酷的一战。

        当年,那一战十分惨烈,两军对垒时,仙王都对决异域最强几人。以仙龟甲片选对手,战到苍穹落血,马革裹尸还。

        连仙王都被大旗裹着尸体而归。九天十地这一边才算彻底败落,而后覆灭,空留千古恨。

        “那便决一死战!”

        圣院有人吼道。

        “为先祖报仇雪恨!”

        长生世家的年轻人更是眼睛都红了。

        当年那一战,最顶峰人物大对决,以九天十地这一方的败落而收场,天穹染血,各路高手损失殆尽。

        当年,有着太多的屈辱,有着太多的不甘,各族祖先被杀,天地飘血,太过凄惨。

        整片世界的覆灭,就是那一役大败的结果导致的!

        “如果他们连这关都过不了,还谈什么未来,如果无暇古种真被人研究透彻了,我们就算保护下来,也失去了意义,与其如此,不如倾世一战!”

        赤金战船上,王大冷声开口,欲要一战!

        大长老孟天正无声地点了点头,一些长生世家的族主也都默然,而后点头同意。

        该来的总要来,如果连无暇古种都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再怎么在意,再怎么保护也无用,未来终究要面对。

        “你们这是在赌族运、界运!”

        王二显然知晓不少仙龟甲片的隐秘,隐约猜到了异域的打算

        “唔,年轻人的对决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不过也的确能说明很多问题,或许能体现出族运、界运!”

        对面,一个古老的生灵说道。

        而后,他冷冷一笑“不过,道运在我们这一边,就如同当年,我界几位盖世高手一出,你界的几位绝代人物皆殒落

        如今再次重复先人的战斗方式,我们依旧会赢,你们下一代的希望种子多半要绝灭了!”

        “你们这一次玩大了!会败的很惨!”

        大长老孟天正冷幽幽的说道。

        他望向王腾、荒、独孤云等人,这一代里,同样有着抗鼎之人!

        “我们不会败!昔年大胜!而今也能胜!”

        “让你们胜几场又何妨!我等会统统拿回来!”

        异域的这些年轻修士一个比一个好战,眼神如小太阳般刺目,充满着强大的自信,希望立刻开始猎杀对面的人。

        由于祖先的种种炫目战绩,令他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都非常自信,从小培养出凌驾于其他界生灵之上的信念。

        “各出十人,分个高下,论个生死!”

        异域一位老者补充。

        “好!那就十人!”

        九天这边同样应和了下来

        王腾、荒、独孤云、石毅、谪仙、大须陀、紫日天君、蓝仙、戚顾道人、吕虹十人走出,气机强盛而昂扬,冰冷的盯着对面

        叮!

        下一刻,昏暗中,有数十枚温润如玉的龟甲片出现,在那里跳动,闪耀光辉,随后混沌弥漫,天机混乱。

        “仙龟甲片,昔年的大战···”

        长生世家的一些人低呼。

        这是本是一头仙龟的甲片,可以占卜,能问道未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过在当年一战中被打残。

        能用来卜卦,但却不能预测大天机与未来了。

        仙古末年一战,就是以此龟甲片定对手,将它们抛起,那里天机混乱,归于蒙昧,龟甲会将战场中的一些人定为对手。

        有人说,这是随机选择的,但也有人相信,这其实是在某种因果下进行的,未来会关乎对手所在两族的族运等,玄而又玄。

        哧!

        霞光一闪,一块龟甲冲破混沌,飞向雾霭中,落在异域一位银光跳动的年轻生灵近前。

        “很幸运,我第一个出场,我的对手是谁,颤抖吧,匍匐在我的脚下吧!”它目光阴寒,大步向前走去。

        蛇夜叉走出,银色的蛇头高昂,吐出银色匹练般蛇信子,凶气滔天,在那里张狂大笑。

        它有人族的躯干双腿双手等,蛇的头颅以及银色的蛇尾,更有一对银白的夜叉翅

        嗡嗡!

        另一边,所有人都心中一动,人选出现了。

        守护者一脉,独孤云!

        这个曾于十冠王争锋,与荒大战的奇才!堪称是而今九天十地的领军人物之一,强势无匹

        “诸位道友,某去杀敌,斩旗掠阵!”

        独孤云,神采飞扬,通体流淌着炽盛的金光,像是一轮金色太阳般燃烧着,神圣而炽烈

        他大步向前,每一步落下都有剧烈的血气奔涌而起,这是当年仙古的四大至尊血统之一,曾血战异域,而今再度对垒!

        血在沸腾,在燃烧!

        “杀!”

        “必胜!”

        九天之中,许多人在鼓气大喝

        “守护者一脉,嘶嘶,而今还要为九天十地而战吗,真是痴愚。”

        蛇夜叉冷笑着冲来,眸子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寒意,他背后那长大的银色蛇尾猛然一甩,伴着灰色的雾霭,砸塌虚空

        且,这些灰雾很特别,堪比仙气,让他肉身不坏,坚硬到了无法想象的境地

        “与你何干?废话真多。”

        同一时间,守护者的后人独孤云手中出现一杆天戈,他长发披散到腰际,通体散发金光,越发的璀璨了,如同一轮太阳燃烧

        而后,他天戈挥动,猛然放大数百倍,如同山峰一般横压了过去,与银色蛇尾大碰撞

        轰隆!

        这个地方就跟发生了行星碰撞般,让天地裂开,响声震耳,耀眼的光芒挤压满每一寸空间,令人神魂悸动。

        大战爆发了,两道身影交错,肆虐每一处角落,不断有金铁交鸣之音响彻

        “蠢货!你以为你的肉身很强吗!被灰雾包裹又算得上什么,在我这一脉面前敢硬拼,领死吧你!”

        独孤云长啸,发丝乱舞,磅礴的气血之力震动长天

        他手持天戈舞动,恍若一尊不朽的太阳神灵,太强势了,接连压着蛇夜叉打了百招,生生将对方的鳞片劈碎,血肉骨茬都露了出来

        “哼!倒是忘了,独孤云是自我们这一界走出去的,这一脉很非凡,法则齐全,蛇夜叉要吃大亏。”

        异域群雄中,有生灵微微蹙起了眉头,这一战多半不妙了

        “啊!该死的家伙,你惹怒我了!”

        蛇夜叉惊怒非常,他第一个上场,却遭遇了这样的压制!

        毫不犹疑的,他全力爆发,背后的银色翅膀发光,符文铺天盖地,向前拍击,顿时让虚空崩碎,毁灭之力到处都是。

        这是一种强大的攻击,各种异象频出,比如星斗坠落,虚空淌血,伴着诸多大日滚动等。

        这是蛇夜叉的绝学,练到高深境界时,双翅一展,星空崩,大宇宙都要龟裂,毁坏!

        “只会叫嚣的蠢货,连我都不敌,也敢妄言睥睨九天这一代,死吧!”

        独孤云轻蔑,同样动用了杀伐大术,整个人直接化作了一轮耀眼的金色神阳

        裹挟天戈直接冲撞了过去,悍勇惊人

        轰隆隆!

        最终,波纹涟漪散去,独孤云屹立场中,那蛇夜叉已然被天戈挑起,刺穿了身躯,如同战利品般高高悬挂着

        “混账!”

        “竟然如此羞辱我界王族领军人物!”

        “你找死!”

        登时间,异域的生灵们沸腾了,惊怒不已

        这便是赤裸裸的羞辱了!蔑视他们所有人

        “哈哈哈!快哉!快哉!”

        “好!独孤兄果然非常人也!”

        九天的十人中则是大笑阵阵

        就连王腾也嘴角扬起,带着一丝赞许

        “你安敢辱我,莫要忘了!你们守护者一脉也同样··”

        蛇夜叉咳血怒吼,身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他怎么也没也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般的惨败,九天十地不是匍匐在先祖脚下的战败者吗?

        为何会如此?

        然而,下一瞬,自穿透他的天戈中激荡起一抹无匹的神力,直接炸碎了他的躯体,化作血雾,形神俱灭,并没有听完他话语的想法

        “那又如何,我行事,但求无愧于心!”

        独孤云不为所动,缓缓扬起天戈,指向了异域剩下的年轻人们

        那冰冷的神色丝毫不需要话语,所有人都能理解

        “找死!”

        果然,这般激将之下,那一岸的生灵中,有人坐不住了,咆哮出声,直接冲了过来

        “没有规矩,怎成方圆!”

        王大一声断喝,如同一面天鼓在擂动,轰鸣而至,简直要将那生灵的神魂彻底炸开,直接横飞了回去

        “对决的规矩,你们难道忘了吗,这般做派真是愚蠢。”

        大长老冷声道

        果然,异域的两位不朽并不多言,默认了他们的话语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7193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