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圣人道童,祖庙神藏

第二百八十四章 圣人道童,祖庙神藏

        “桀桀桀桀!”

        焉地,一声阴冷的嚎叫呼啸而来,周遭壁岩上方发出了无比慑人的气息,像是一柄柄天剑倒冲而下,直刺天灵

        高大的院墙上,挂着一具又一具尸体,披头散发,此时全都睁开了眼睛,如青灯一样,他们全都头下脚上落了下来。

        “装神弄鬼!”

        王冲一声冷哼,周身九九八十一道龙纹亮起,长吟动八方,天地皆摇

        他一拳轰出,宛若天龙登阙,横贯千里,直入云霄,直接将砸落的尸体轰的爆碎而开

        血雨纷飞,他猛地吹出一口气,化作茫茫光海席卷而过,将周遭映照的一片通明

        “阴神的后裔。”

        天地道身眸光微动,周身自然而然的喷薄出万缕霞光,席卷天上地下,像是一轮大日冉冉升起,照破山河

        直接轰开了前路七十二层天幕,走了出去

        “这么多的数量,不会在庙宇深处还有着两尊阴神老祖吗?”

        王冲皱了皱眉头,若真是如此,那两头阴神老祖的实力多半超凡入圣

        阴神一物,在王家的典籍中有所记载,甚至当年的那位老祖也能见到过阴神出世

        黑云遮天蔽日十万里,鬼哭神嚎九日不绝,近乎将天都捅破了!

        这样的生灵皆是生前实力无比强大,死后神肉不朽,恰巧被葬在地脉阴眼上,历经无尽岁月,产生了最高层次的尸变

        这是在死之极尽孕育化生出的生命,堪称逆天的奇迹,算是崭新的生命体,也可以交合诞生出后代

        路尽而出,前方一片璀璨与光明,这里的殿宇内有一些古老的石刻,盈盈生辉。

        “古之圣贤的经文与感悟!”

        王冲惊异,听闻到了那阵阵呢喃般的纶音

        在大殿中,那些刻图都在绽放无量光,散发出了大道的气息,环绕着绚烂的光雨

        “莫要靠近那里,这是羽化神朝留下的后手,参悟起来只会令自身羽化。”

        天帝道身拦下了王冲

        大殿无比空旷,那些古字与符文熠熠生辉,绽放出一缕缕神霞,让这里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大殿中央,供奉了一个石人,不过半尺高,盘坐在那里,像是一个佛陀,又像是一个老农,很是粗糙,难以辨其真容。

        石刻上笼罩的光雨皆是冲刷了过来,融入其中,好似在滋补他一般

        “羽化大帝,可惜遇到了狠人···”

        天帝道身神色莫名,羽化大帝开创了一种难以想象的长生法

        甚至到现在都并未消弭,而是化作了圣灵,沉睡在自己的祖星,羽化星域内。

        等到他再一次出世的时候,便可以圣灵之身重活一世。

        一路向前,此后每层庙宇中必供奉有一个半尺高的石像,雕刻的粗糙无比,都是同一个神像,代表着羽化大帝

        他们闯过十层古庙,正式来到了第十一层,与以前的完全不一样了,化为了真正的庙宇小世界,自这一层开始浩大无边。

        王冲持黑金战矛一路横扫而过,击杀了也不知多少阴灵与护关蛮兽的后裔,终于来到了第三十层的尽头

        通向第三十一层的石门紧紧闭合,里面像是连接着九幽冥府,透发出一缕缕诡异的气息。

        “汪,无良道士你小心些,莫要招惹出什么强大的存在!本皇可不想再遭灾,”

        “死狗你别嚷嚷,道爷我正在钻研,什么叫墓穴家你懂不懂,什么叫专业你懂不懂,什么叫风水阵势你懂不懂?”

        不远处,两人一狗亦是到来,正趴在石门旁钻研,胖道士段德撅着屁股捣鼓着,蒸腾起一道道玄妙古字

        “他们的速度这么快吗?”

        王冲有些讶异,甩了甩黑金战矛上的鲜血,他与兄长的道身算是一路横推过来,竟然还有人能与他们同行?

        “进入的庙门是随机的,传入哪一层都有可能。”

        天帝道身缓缓开口,有段德和黑皇在,速度自然不会慢

        但总能稳定的招惹出一些了不得的生灵,也算是一种本事

        “我来吧。”

        两人一狗琢磨了良久,最终还是圣体一声大喝,浑身燃烧起金色气焰将石门推开,照见了内里。

        前方,一片黑暗,竟有雨声传来,像是一个真实的大世界,夜雨中有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在走动。

        轰隆隆!

        大雨滂沱,几道血色的闪电交织在夜空,照亮了里面的一切,让他们全都变了颜色,蹬蹬蹬倒退

        “活着的生灵?”

        王冲瞥见一角天地,眸光骤然大亮,血色闪电照亮的夜雨中,道路泥泞,几队身穿古老甲胄的士兵手持黑色铁戈、战矛等在巡视。

        “无量他个天尊的,这些天兵都是大能,当年的羽化神朝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无良道士段德有些惊讶,这样的排场就是圣地也做不到

        他们有些踌躇,内里的生灵太过强大,多般会有一场恶战

        王冲却是没有这么多顾忌,兄长道身在旁,他直接闯了进去

        黑金战矛横扫八方,龙吟入乾坤,一个照面就劈杀了一尊天兵

        “王道爷,等等我,等等我啊!”

        “汪汪汪,死胖子慢点!”

        后方,段德打了鸡血似的高呼起来,一阵鸡飞狗跳

        唰!

        一股强大的气息在远方群山之间爆发,一个人影驾取血色的闪电而行,手持一口黑色阔剑,神威惊世。

        “天将王者!”

        王冲眸光如火炬

        从甲胄辨别而出其的身份,据传能得天将封号者必是斩道的人,立过汗马功劳。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们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古怪生灵,大批堪比斩道王者的天将出没

        一日后,更多的修士闯了进来,众人合力,一起攻伐,大战天将,且有人祭出了传世圣兵,终于是闯进了第三十三层庙宇小世界。

        刚一进入第三十三层庙宇小世界,他们就看到了一面石碑,上面刻有几个古字:三十三层天。

        由此足以看出羽化神朝昔日的气魄与目的,他们最后的神庙腹地将凌驾三十三层天之上,一切都在表明他们的希冀。

        这里并不黑暗,远处的古建筑物散发着柔和的光,许多人早已向前冲去,都已经到了这一步,谁也不想落后于人,都想进入最终的神圣殿堂。

        人们散开,影影绰绰,逐渐接近最中心的光明殿宇,远远的人们就感受到了一种神圣气息,但是紧张与惧意依然不减。

        近了,众人终于看清,在那宏伟的殿宇前有一个祭台,上面刻满了血槽,样式古老,也不知道存世多少年了。

        这是一个神秘的祭地,人们甚至能够想象,当年以鲜血浇灌祭台,顺着血槽流淌时的景象,形成一道道血线。

        羽化神朝在祭祀什么?岁月太久远了,人们不得而知。

        在祭台最上方,还有一些东西,在绽放最为绚烂的光,这片殿宇之所以璀璨正是源自它们,祥和而圣洁。

        “稀世仙料!”

        有人惊呼,引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想上前,全都忍不住了。

        那有一块鲜绿的东西,如梦似幻,有一种生命力在流动,晶莹透亮,比世上最完美的玉髓都要漂亮很多倍。

        流动有非凡的气息,像是不属于这个尘世,一看就是神物,它充满了生机,在其表面挂着一颗颗泪滴。

        这是一块拳头大的仙泪绿金!它无暇无缺,鲜绿清新,像是能呼吸,吞吐天地的精气,通体都是泪痕,像是仙子的泪水。

        它被封印在一块神源中,并未暴露,像是要与凡尘隔绝,二十几万年过去了,它丝毫不变,岁月不可侵袭。

        祭台上的贡品竟是这样的一块仙料,这是大帝专属圣物,尽管不是很大,但若炼兵也足够了,堪称无价。

        然而,在祭台前却早已伫立了两道身影

        天帝道身的眸光冰冷无比,自一众修士身上扫过,令他们不敢作声

        “北帝的人族道身?!”

        “嘶,他前进的这么快吗,比我等早这么多?”

        不少人都在低呼,停下了脚步

        这位主的战力可是有目共睹,犯不着上去送死

        “为何没有见到原始湖的那尊化身?”

        “有浑天王族的年轻天骄见到了,似乎与火麟洞的古皇女驻足在了一座雕像前参悟。”

        场中的古生灵们也窃窃私语着,令不少人挑眉

        亦有人见到了黄金天女和万龙巢龙女的身影,但都是转瞬即逝

        天帝道身瞥了一眼周遭摆放的四个石球,内里皆是封存的弑神虫,他左手微抬

        指尖流淌起浓郁的赤金神芒,像是开天辟地间的第一缕神光,普照诸天

        化作了一轮永恒的烈阳沉坠而下,将身前的祭台轰碎,令整片天地都摇曳了起来,万道金芒贯霄,像是要将之捅破一般

        “咦,裂开的石板下方有一座石宫?”

        许多人吃惊,纷纷望了过来

        祭台下的石宫很小,具体而微,不过一米多高,像是给矮人筑的圣殿,鬼斧神工。

        一米高的石宫,近乎完美,称得上鬼斧神工,如果放大千百倍,绝对是一座巍峨耸立的不朽天宫。

        两条弑神虫盘绕,浑身都在发光,如真龙一样霸气,躯体苍劲有力,流淌着圣人级数的威压气机,但却生机消弭,只是尸体

        在他们中央盘绕着一方华丽石棺,格外的引人注目

        “巴掌大的古棺,埋葬了什么?”

        王冲很是惊奇,能有两条圣级的弑神虫守护的古棺,绝非凡品

        “埋葬了一位了不得的生灵。”

        天帝道身低语,探手将两具虫尸震做齑粉,收起了那口神灵九重棺

        这里面装着的,便是当今皇族之一神蚕岭的神皇

        神蚕岭的古皇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九变无敌天上地下,十变傲视古今未来,他成皇的岁月,只能用光辉璀璨来形容。

        在位为皇的年月很久远,极其漫长,让所有至尊都绝望,难以望其项背

        以神皇为名,自然非凡

        后方众人眼巴巴的看着,无奈不已,好在周遭小一号的祭坛上也拜访了些许神料,虽比不上仙料神金,但也算得上不错了

        天帝道身自然没有等待他们的想法,一路横行而过,杀到了第三十四层世界的尽头,抬手间天兵天将灰飞烟灭,化作齑粉

        第三十五层世界静悄悄,前方一片又一片宏伟的宫殿死一般的寂静,所有进来的人都一动不动,鸦雀无声。

        诸圣地、几大神朝、太古各族的来人全都在静观,这里的气氛非比寻常,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一种诡异。

        宏大的古宫有许多石刻,古刻图中都是早先看到的那个神金中的石头人,讲述的神话传说都围绕他而展开

        而古阙有真正的神像,一样是那个人,似一尊佛陀,又如一个老农,模糊不清。

        “羽化大帝,他最后成功了吗?”

        王冲观望着一幅幅石刻,见到了这位大帝的传奇一生,亦是踏着尸山血海登临绝巅

        “你们来了……”

        焉地,一座古阙中传出声音,走出了一位道童

        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但是却发出了非常的苍老的声音。

        “你们的胆子可真不小,竟敢来犯大帝沉睡之所!”

        另一边,一个女童眉清目秀,在另一座宏伟的宫殿中居高临下,也俯瞰了下来,她长相清纯,但听声音却如一个老妪。

        “万古岁月过去,怎会还有生灵存活了下来,他们又是谁?”

        王冲一惊,在这个地方出现两个道童太诡异了

        “真是愚钝难言的外来者,不是已经在石刻中见过我们了吗?”

        两个声音苍老的道童如此说道。

        到来的人们皆是一惊,看着宫阙中一幅幅石刻图,当场冒出了冷汗,那一幅幅疑似羽化大帝的石刻图身畔始终有两名道童,长相与他们一样!

        “这是两个活人,身上有岁月的沉淀,有古之大帝的气息!”

        无良道士身旁,那条大黑狗猛地一颤,感应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羽化大帝的道童?!”

        所有人都呆住了,一阵悚然,万古岁月过去,莫非他们也被封存在了神源中不成?

        “羽化大帝不朽,长存世上,你们打扰了他的沉睡,还不叩首谢罪。”

        两个道童冷漠的说道,竟是散发开了堪比圣人的气机!

        “两个阴灵,也敢装神弄鬼!”

        天帝道身冷哼,一眼洞穿虚实,周身喷薄出十万八千缕璀璨圣辉,化作一方大手横探而出,遮天蔽日,向着两位道童打下

        “大胆!大帝沉睡之所岂容你放肆!”

        “狂妄的外来者,你的鲜血必然浸染在大帝的祭台上!”

        两个道童踏地长啸,像是冲出九幽冥土的魔神,腾起万丈黝黑魔光,阴冷森寒

        圣人级数的威压撕裂天地,四野大动荡,山川皆摇,像是要崩灭了一般

        “阳极印!”

        天帝道身冷斥,大手横贯而下,捏动神印

        像是自开天辟地的尽头升腾起了一轮煌煌大日,执天下之阳,聚万灵之刚

        至阳至刚,无极无量

        堂皇而浩大,席卷三十三天,崩灭九幽冥府,映照天地通明

        只一击,便令周遭虚空大崩裂,成片的殿宇颤动,古老的阵纹明暗不定,在这一击下消弭

        两尊圣人阴灵惨嚎不止,周身蒸腾起大片的黑云转瞬崩裂,被那璀璨如极阳的印法碾碎,轰杀当场

        “两尊堪比远古圣人的阴神,若非北帝道身降临,多半将是一场大难。”

        “的确,除非携带了极道帝兵的势力联手,否则多般将血染此地。”

        有修士松了一口气,两个道童当年肯定被葬进了极尽奥妙之地,元神死了,但肉身不灭,历经数以十万年的滋养,肉身再生,诞生出了新的灵识。

        死之极尽,再次转生!成就了圣人之位,恐怖无比

        天帝道身一步迈下,横断苍穹的大手再度横扫而过,将周遭潜伏的阴灵后裔悉数灭杀,蒸腾起万里黑烟

        一条古路笔直的通向最高圣庙,那里的石门紧紧关闭

        中州第一祖脉龙气精华尽汇聚于此,成千上万道仙光蒸腾,洒落在天地间,霞光艳艳,彩芒汹涌澎湃。

        一片古庙坐落山脉间,祥和神圣。有的庙宇与大道共鸣,缭绕有数不清的秩序神链,那是一篇又一篇古之圣贤的感悟。

        有的庙宇喷吐神霞,光照天宇,赤炼与紫气一起飞舞,有惊世神料留存

        中央的古殿传出一阵阵如禅唱一样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吟诵无上大道经文,数不清的古字,密密麻麻,烙印在虚空,吞吐无量神华。

        令人心惊的是,一个石胎在其中沉浮,与瑞霞一起起伏,与彩虹一同波动,祖脉喷薄瑞气,它吸纳十方普华。

        “可惜,他的真身早已不在此地。”

        天帝道身眸光淡漠,一掌拍了下去,将石胎打爆,显露出空荡荡的内里

        一片又一片像羽毛一样的光飞出,两半的石胎内是空的,没有任何身影,只有这样的光在消散,有一缕帝威在蔓延。

        “这是羽化了?大帝的残痕?”

        “这样的景象,即便是羽化大帝在里面呆过,也已经羽化了。”

        人们皆是悚然,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天帝道身没有驻足,而是径直越过了那碎裂两半的石胎,走向了一处喷薄神曦的古庙

        这片小世界共有八十一座古庙,每一座都有非凡的东西,不乏传说中的仙金与帝经在其中

        他身姿无双,脚踏行字秘,转眼就自数座神庙中穿行而过,得到了几块拳头大小的仙金

        凰血赤金、龙纹黑金,皆是闪烁着迷蒙而绚烂的光泽,落入了他的掌中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2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