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狼神

第二百四十八章 狼神

        “终于给道爷逮到了,今日不将你收拾一顿,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段德咬牙切齿,不断催动着王腾所给予的清光道剑,上斩高天,下劈大地

        神芒掠过之处,高山悉数被荡平

        前面那缭绕金色气焰的青年默不作声,似乎有些心虚,闷着头避开攻伐,一路疾行

        两人径直追逐到了山岭深处,消失不见

        隆隆!

        焉地,千古龙**,烟霞冲天,王腾的身影若隐若现,抬手间混沌气澎湃,将一条祖根打穿,十几只生灵飞遁,有的为小马,有的似飞燕……

        “梦幻级神髓!”

        众人惊呼,那里馨香阵阵,即便相隔再远,众人也能够闻到,几乎浸入了人的骨子与灵魂中。

        “天啊,如此之多!”

        他们疯狂了,直接不计代价的冲入了龙穴中,争夺造化

        “梦幻神髓。”

        王腾眸光扫过,金光照临八方,化作了一张大网将周遭生灵尽数笼罩

        直接将那飞燕模样的生灵一把抓到了手中,赤金神芒猎猎,炼化为一块龙髓。

        “一条祖根便有这般神髓,深处定有更大的造化!”

        所有的教主都不能平静了,不再徘徊在化仙池旁,而是直接向千古龙穴奔去,对于寿元将尽的人的来说,那才是世上最珍贵的仙宝。

        王腾出手凌厉,百丈内无人敢靠近,金光神网笼罩在那一条祖根缺口上,悉数将之收纳

        咚!

        中皇出现了,大开大合,每一拳都轰塌一片古壁,一步一步逼近龙脉最深处。

        同一时间,诸圣主、妖主都到了,血战四方,击毙强敌

        “杀!”

        大能间亦是长啸连连,神光横空,肆意搏杀

        “快追!”

        龙洞深处,焉然飞出了一道紫霞,化作一条灵蛇窜动而出,不过一尺长,通透而晶莹,可以洞悉到内里涌动的仙灵气

        这是无价仙珍,一群老辈人物眼睛都红了,全都跟着追赶,生怕错过了这样一桩造化

        王腾亦是探手,将砸落的法宝崩碎,指掌挥动间混沌神光澎湃,坍塌虚空

        逸散的余波席卷十方,数位教主咳血倒退,身躯都差点裂开了

        骇然着退去,不敢接近

        “祖脉繁多,最深处却与中州祖根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王腾低语,将得到的生灵悉数炼化做龙髓

        这样的珍宝,举世也难寻

        他一路前行,没有什么能阻挡他,杀向了龙穴最深处

        “天呐,竟然还有一尊近乎化形的生灵!”

        有人惊呼,望着那盘踞在龙脉上的一方朦胧光团

        内里隐约可窥见一尊闭目的生灵,近乎化作了人形,生有七窍,吞吐天地灵机

        嘭!

        已经有教主大战起来了,坍塌了一片石壁,轰鸣阵阵

        中皇大气磅礴,一拳一掌,皆有大势相随,推动日月星辰,天地齐动

        他挥拳,噗的一声将一尊大能打爆,血骨茬子飞溅,元神都逃遁不出去

        便被捏碎了

        “梦幻神髓,果然是了不得的神物,出了一尊接近圆满的圣灵,而今又孕育了一尊吗。”

        王腾到来,天眼洞悉,当真是集天地之造化玄奇,格外的惊人

        “是北帝!他也到来了。”

        “完了,好不容易见到这一桩神物啊!”

        眼见王腾上前,一众修士哀叹不已,只得退去,转向另一边

        这位着实是争不过,神物虽好,也得有命享才行

        “再不斩去心结,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了。”

        王腾淡淡的扫了中皇一眼,自他身旁走过,直接将那尊七窍石人收起便离去了

        九千年前的绝世人杰,却始终心中有结,困锁了自己,不愿走出

        龙洞外

        王冲三人倒是遇上了赶来的紫府圣子与万初圣子

        当初俱是进入了奇士府的人杰,倒也有几分交情

        只是在紫府圣子的身旁,还跟着一位空灵的绝美女修,通体笼罩在一片大道光辉中,响彻纶音

        “兄长!”

        焉地,王冲高呼

        望向了那一道走出龙洞的身影

        顿时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北帝自龙洞中出来了?他是否到了最深处?又得到了什么?

        人们很好奇,但终究没有那个胆子上前,只得远远的观望着

        “紫府圣女?”

        王腾有些讶异的望了一眼紫府圣子身旁的女修

        正是那位具有先天道胎体制的圣女,贴合大道,超凡脱俗

        “正好遇上了,便同行至此。”

        万初圣子开口,松了一口气

        先前可谓是大战连绵,恐怖的波动即使在远方也能清晰的感受到

        他们前行的可是颇为不易

        “也好,随我来。”

        王腾目光自他们身上扫过,不知在想些什么

        抬手腾起一片神光帷幕,将众人托扶了起来,遁向远方

        三日后,秦岭千古龙洞一战传遍五域,流传出诸多消息

        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茶楼饭馆许多地方都有修士议论。

        古之大帝这几个字出现的频率最高,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几乎每一个人说起,都露出敬畏之色

        诸多消失在岁月中的王者也归来了,却悉数被那位北帝斩杀,踩在了脚下

        当世无敌才是真,过去的,终究是虚妄

        “太强横了,就连黄泉王也无法撼动北帝的体魄,被一拳打烂了!”

        “北帝可是屠过半圣的,就连那玉精小人化作的半圣都被他一具化身斩杀了。”

        “太惨烈了,可谓血染长空,连半步大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一些圣主级强者都接连殒落。”

        “还有那个什么神将的七世孙,直接被北帝踩死了,想必八部神裔那群家伙都快气疯了。”

        秦岭一战,太过惨烈,死的大人物很多,这是一场天大的风波,震撼了五大域

        就连诸多古生灵都色变,日月神将七世孙阳天贺出世,以斩道之身争夺龙珠,却被北帝的一道化身当众踩死,直接打爆了

        近乎是扯着八部神裔的脸在抽啊,就连皇族中也有不少古生灵在议论,倒吸冷气

        天皇子也被镇压,八部神裔无疑沦为了太古族的笑话

        “差距太大了,其他古皇子不出世,难有能与元皇子争锋者!”

        “听闻两年后便有一场古皇子嗣间的宴会,就在古皇山中,想必届时元皇子也会出现。”

        太古万族议论纷纷,震撼非常,这位元皇子当真是踏着血与骨成就威名

        出道至今也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摧枯拉朽的破灭敌手

        最终,化仙池消失了,千古龙洞沉入了大地下,那是一条会动的祖根,在一个地方不会停留过长时间。

        王腾在其中的战绩无疑是惊世的,过去岁月中的王者皆是成为了踏脚石

        让他的名字更加响亮,就是半圣也只能喋血,败亡在拳下

        “当今之世圣人不出,无有能与之争锋者。”

        亦有大势力的教主断言,作为亲身经历过北帝出手的幸存者

        他无疑知晓其中恐怖,半圣?不过拳下亡魂罢了

        这是一桩让很多人难以忘记的大战,没有人知晓死了多少人,但凡参与进来的大势力都无比肉痛,高手损失众多。

        八部神裔的祖地就未曾平息过,这段时日内经常传出怒吼声

        可见其窝火,一位神将世孙就这般被斩了,轻松写意,跟踩死了一只蚁虫没有区别

        万龙巢与黄金窟都沉默了,在祖王默契不出手的年代,这位元皇子可以说是第一人也不为过

        奇士府中

        北灵山巅,神泉涓涓淌过,内里一颗不死仙丹沉浮,喷薄着浓烈的仙光

        将整座山巅映照的一片通明,仙灵之气浓郁非常,化作连绵氤氲垂落

        只是吸一口,都有股近乎飘飘欲仙之感

        在其旁,有七道身影盘坐,中央摆放着一面石桌,七方玉杯依次排列,古朴大气

        “今日邀你们前来,乃是有一桩造化。”

        王腾居首位,眸光自六人身上扫过

        皆是神色各异,并不作声

        他轻敲石桌,神泉内轰然倒卷起七道光浪,流淌清香,注入了众人身前的玉杯中

        “王兄与我等相交已久,直言无妨。”

        “是了,我等能入奇士府中修行,亦是承了王兄的情。”

        紫府圣子略微沉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缓缓开口

        万初圣子抬眼扫过,出声附和

        “好,当今天下纷乱,五域血火四起,古生灵出世,大变在即,两年后古皇子嗣便将出世,非一人之力所能相抗。

        诸位皆是能人,一方之天骄,有大潜力;我欲建立一个组织,集众人之力,诸位以为如何?”

        王腾淡淡一笑,天灵处喷薄出大片的混沌雾气,将整座山巅遮掩

        没有一丝声响传出,他眸光自七人身上扫过,其内含义不言而喻

        “承蒙王道兄看重,不过我等如今尚且未曾步入仙台,恐怕难有助力。”

        摇光圣子轻语

        神色莫名,古皇子嗣竟然在两年后就要全部出世了,必然不会是低于仙台二重天的存在

        都曾在各自的时代中大放光彩,若是出世,多半难敌

        “我知晓,自然不会让你们白出力,这篇经文,便是组织的统一真功。”

        王腾神色不变,指尖弹出七道神光,俱是包含了一小段玄妙经文

        供众人体悟

        “这是?太阴真经!”

        “一部帝经?!”

        “人族两大母经之一!”

        登时便有低呼声响起

        七人面色一紧,有些骇然

        这一小段经文无疑是极为玄妙的,阐述太阴之法理

        “不错,完整的太阴真经,将作为组织修行的功法,神料,经文,修行所需的灵材,我们都不缺,所需要做的,亦是很简单。”

        王腾笑了笑,大手扫过,石桌上猛然多出了七件衣袍

        皆是通体漆黑,流淌混沌气,似可隔绝人的神识感知,无法窥视

        “王兄还真是,大手笔啊。”

        妖月空深吸一口气,一部完整的帝经,代表着什么,没有人会不知晓

        足以造就一方顶尖势力,如今却只是组织的标配,多少让人有些心惊

        “我们所需要的很简单,不断的强大,杀戮古生灵,杀戮敌手,都是令我们壮大的资本,长生,才是最终的追求

        在这里,你大可不必顾忌他人眼光,展现自己全部的力量,掠夺,吞噬;没有人会知晓你的身份,不再有所顾忌。”

        王腾缓缓开口,眸光若有若无的自摇光圣子身上扫过

        令他心中一凛,多少有些惊疑不定

        “王道兄出手如此丰厚,想必我等也要有所付出吧。”

        许久未曾出世的姬灿月也到来了,他在姬家闭关良久,祖先血脉复苏

        实力大进,亦是拜入了奇士府中,被王腾邀来

        “不错,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一缕本源烙印,若是什么也不做,你们也不会放心。”

        王腾如是开口道,一缕本源烙印,自然是控制的手段,不会对修行有所损害,但却有着奇效

        紫府圣子与万初圣子已经有些意动了,一本完整的帝经,丰厚的资源

        远比圣地的修行功法要强大,足以让他们走出更远的距离

        “我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

        沉默的紫府圣女骤而开口,空灵出尘

        “原始,人鬼神仙妖魔道,七脉开天立原始。”

        王腾开口,指尖劲力吞吐,六件黑衣纷飞而下,落到了众人身前

        “原始···。”

        摇光圣子望着黑衣上的‘魔’字,格外的出神

        是在暗示吗?还是早已知晓?

        他瞥向一旁,妖月空的黑衣上赫然是一个‘妖’

        万初圣子的则是‘鬼’,姬灿月为‘人’

        紫府圣子的是‘仙’,圣女则是‘道’

        只有王腾的手中,那一件黑衣上绣着的是一个‘神’字

        格外的亮眼,在其上隐约有混沌气盘成了一个狼头,凶悍异常

        “以后组织出手时,便不要再使用你们自己的功法了,用太阴真经示人便可,这是一门秘术,唤做改天换地大法,足以遮蔽你们的形貌。”

        王腾一指点出,两篇玄妙的经文悬浮长空,供众人参悟

        一为完整的太阴真经,二为改天换地大法,乃是王腾自第三代源天师的残念中所得,亦是一门遮掩形貌的妙法,配合隔绝神识的混沌石仙衣,有奇效

        半个时辰后,众人神色凝重的离去了,眉宇间夹杂着一抹振奋

        唯有摇光圣子,又停留了半炷香,才若挣脱了束缚般,笑着离去了

        “一年时间,破入仙台应当是足够。”

        山巅,王腾神色淡漠的俯瞰着

        王冲亦是被他遣去闭关了,不破仙台不准出山

        而今之世,不入仙台,连上场争锋的资格都没有

        “算算时候,那缺德道士也该报仇了。”

        他自语,驾着金色古战车冲霄而起,寻着冥冥中的感应找了过去

        那柄道剑中,自然有他留下的后手,足够他找寻到段德了

        一炷香后,中州秦岭外的一处小城中

        一个衣着华丽的胖道士喜滋滋走在长街上

        天灵处漂浮着一柄清光道剑,吞吐混沌气,煞是不凡,引来了诸多目光

        “嘿嘿,敢敲道爷的闷棍,不给你扒光?下回再遇上,非得连同你的鼎也一块扒干净!”

        他不时大笑两声,很是快意,似乎遇到了什么解气的事情一般

        焉地,自那街角处隐约有一点莹光乍现,稍纵即逝

        一缕让他有些熟悉的气机回荡,

        “咦?这股气机,好生熟悉,似乎与之前的那块绿铜有些相像!”

        他登时色变了,那可是他心中永远的痛,疑似仙器的碎片就那般被错过了

        段德咬咬牙,还是不愿放弃,天灵处的道剑垂落下一片光幕,径直奔行倒了那处街角

        下一刻,他只来得及见到一缕炽烈金光乍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妈的,叶小子,贫道跟你没完!”

        最后一个念头闪过,他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昏厥了过去

        “不敲你一闷棍,总觉得心里过不去啊。”

        王腾缓缓收回手掌,幽幽一叹,将绿铜片与清光道剑收起

        指尖一点神光吞吐,直接封禁了段德的神识,免得他醒过来

        直接上手扒光了,除了贴身衣物外什么都没给他剩下

        收获之丰厚令王腾都有些意外,看来叶凡多半是被这胖道士给洗劫了,小半身家都被抢了过来

        不过也好,现在俱是落到了他的手上

        你段德敲的闷棍,和我王腾有什么关系?

        在他离去后不久,自城中便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一个浑身光溜溜的胖道士跌跌撞撞的自街角奔行出来,面上满是泪水

        “第二次了!第二次了!天杀的圣体,你给贫道等着!”

        他神色都扭曲了,口中嘶吼不断,七窍都喷出了浓烈的生命精气,跟着了火似的,冲霄而起

        众人皆是远离,生怕被波及,看着他直接冲出了城池,奔向远方

        翌日,奇士府中修行的王腾亦是收倒了原始湖的传讯

        元古了无牵挂,又得了王腾给予的龙髓,已经开始闭关斩道了

        料想古皇山一事前能够功成,成为一大助力

        “也好,便让我先来闹出些动静吧。”

        北灵山巅,王腾缓缓取出混沌石所铸就的仙衣

        是他先前用乱古战斧切下的边角料,花费了好些时候才祭炼完成

        在其上,一个被狼头环绕的‘神’字分外显眼

        他运使改天换地大法,整个人霎时间高了一截,面容变得阴冷漠然起来

        好似换了个人一般,气机截然不同,连体内流动的神力都化作了漆黑的太阴神力,森寒迫人

        ·····

        仙府世界通道外,八部神裔在此地占据了一大块地界

        诸多强横的古生灵栖息于此,要守护神迹,与诸多人族修士爆发过冲突

        与诸子百教间的流血大战亦是不少

        轰隆隆!

        这一日,焉地有一只漆黑大手自天穹探落,裹挟无量风云横击

        好似要将这片山海都纳入掌心一般

        “好胆!何人敢来犯我八部神脉!”

        大吼回响,一只红鳞巨爪冲出,崩散万里云海

        恐怖的波动席卷,化作道道法则纹路惊空,摧山平岳,连绵峻岭都被抹平了

        “吾名狼神。”

        天穹之上,那漆黑大手瞬息拍落,一个照面便将那红鳞巨爪拍的筋骨断折

        溅起大片的血花

        一尊通体笼罩在黑衣中的身影显化,踏空而下

        周身绵延起大片的黑雾,化作万只神狼咆哮长空,撕裂高天,瞬息便杀入了驻地中

        噗!

        血骨飞溅,先前出手的那古生灵直接被撕裂了,那尊名为狼神的身影格外的强横,所到之处血雨翻飞

        就连一位古老的斩道者都被毙杀了,天灵被五指洞穿,打出一个大窟窿

        “烽火,自此始。”

        他淡淡的开口,身后神力汇聚,显化出一尊吞纳日月的恐怖天狼

        大嘴一张,登时便将大片的古生灵吞纳入腹,化作血食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2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