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死天皇神祇念,拖后腿的古族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死天皇神祇念,拖后腿的古族

        “怎么,你吼的很大声啊,给你机会,与我一战!”

        刺啦!

        狂暴的气机直冲高天,破开重重云海,撕裂天穹大地

        王腾眸光冷冽,负手立于九天之上,二十五道血气神柱通霄,逸散浓烈的辉光

        他一步踏下,磅礴的力量直接将那八部神裔斩道者所在的空间都踩碎了

        崩毁的稀烂

        “只会叫唤罢了,当狗都不称职。”

        半响,那八部神裔的斩道者面上一片殷红,青筋根根暴起,七窍都生烟了

        浓郁到精气化作火光喷薄而起,可见其心中有多么的愤怒

        “莫要冲动,天皇留下的东西才是首要!”

        “待到神子与另一位斩道者来了再清算也不迟。”

        混天王族与血电王族的斩道者死死将他拉住,生怕他做出些什么来

        啊啊啊啊!

        他发狂,难以自持,一掌拍出,崩灭了百丈外的一片崇山峻岭

        杀念几乎凝成实质,将周遭长空撕扯破碎

        王腾扫了他一眼,不屑至极,转身迈向那悬出地表的巨大山峰

        神岳巍峨,上面不生草木,但却不乏生气,清光阵阵,鸾鸟飞舞,还有沁人心脾的芬芳飘出。

        “这浓郁的药香,沁人心脾,直入肺腑,定然是神药无疑了!”

        人们惊叫了起来,相隔这么远就能有药香,一定是太古遗存下来的神药。

        现场一阵骚动,很多人向前涌去,可是却没多少人敢轻举妄动

        因为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方,那位斩道称王的北帝还未有所动作呢

        在其后,中州的神朝之主,南岭的妖主与战主,还有西漠的神僧等,一个个宝相庄严,岿然不动,皆盯着那一对石门。

        古老的石门高能有八丈,严丝合缝,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不少修士都皱眉,这样一处秘地的入口,料想很难打开。

        最终,王腾自天穹一步跨下,来到近前,单手一堆,轰隆一声大响,一扇石门移开五尺宽,露出一条通道。

        人们一阵讶异,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打开了

        而后,药香更浓郁了,在石门后流动,不少人飘飘欲仙,忍不住咽口水,像要举霞飞升了一样。

        唰!

        王腾一步迈入,伸手甩出一片光华,将王冲几人给裹挟了进来

        他在前开道,赤金大手横推,一切都被崩碎了

        拦路的石壁,遗留的阵纹,统统被磨灭,摧枯拉朽

        “好浓郁的芬芳,真的有大药啊!”

        “可惜,有北帝在此,其他圣主皇主都不见得敢出手,就不要说我等了。”

        后方,众人议论,许多人都很不甘,那些强大人物却皆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幅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氤氲雾气冲出,这是先天灵气,在那里,有一片玉田,芬芳扑鼻,绿叶托仙葩,流光溢彩,绚烂夺目。

        “不止一株宝药!”

        “不对,这当是药王!”

        人们不断惊叹,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立刻冲过去,这是无价的瑰宝,一株在手,连绝世皇主都要折腰。

        以五色神玉筑成的一块药田中,黑土肥沃,六株古药晶莹剔透,流动仙雾,散发出的清香让许多人直咽口水。

        上方的石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地乳滴落下来,渗入泥土中,滋养这六株古药。

        “虽然不是不死神药,但这是古药王,生长万年了,一次竟孕生出这么多株,真是逆天了!”

        人们惊叹,许多人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世间,一株药王都无比难寻,虽然比不上不死神药,但也算是仙珍了,一株药王起码可延命四百年。

        药王,很难培育,需要不断以大地灵乳浇灌,生长八万年以上,才可称之为药王。

        有谁等的了这么长的时间?八万年之久,纵然是不朽的皇朝也不过比这再长一倍多的时间而已。

        在那片五色玉所筑起的药田后,同样有着数方小上一些的肥沃药田

        内里虽未曾孕育出药王,但也是极为珍贵的灵药了

        那些圣主皇主级绝顶人物自认不敌北帝,便冲向了其后的肥沃药田

        这药王是争不得了,喝口汤还是可以的

        “六珠药王,一珠可延命四百年,六株加在一起,足有两千四百年,谁又能把持的住呢。”

        王腾淡淡一笑,大袖掠过,连带着五色神玉筑起的药田一同收入了囊中

        什么都不剩下

        看的一众修士艳羡不已,恨不得以己代之

        轰隆隆!

        不多时,自后方药田内便传来巨响,那些绝顶人物们大战起来了,有刻意的控制,倒也未曾损毁些什么

        不少修士争不得灵药也不愿白来,当即盘坐下下吐纳修行,这里灵气汹涌,浑身都在被洗礼,每一寸血肉都充满了力量

        亦是一处宝地

        喧嚣震天,不少修士向第二层洞府跑去,这里是捞不到什么好处了,但第二层可还没有人步入过,说不得能搏些好处

        “兄长?”

        王冲微微一怔,王腾的神情似乎有些严肃,直直的注视着第二层洞府的深处

        好似那里有着什么一般

        “一会儿小心些,你们都跟在我身后。”

        王腾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三位古族斩道者自身旁掠过,冲入了其中

        他眸光微沉,那股隐约的压抑感倒是愈发深沉了

        他迈步而行,足下太阴太阳交织,延展出一条混沌虹桥贯入深处

        横行无阻,没有人敢挡在前面

        “古之圣人的兵器!”

        焉地,有人惊叫,在这第二层洞府的深处,有十几块破铜,透发出古老而玄秘的气机,光泽暗淡。

        “一口古铜钟裂成了十几块,但是内孕的阵纹并未灭!”

        大夏皇朝的老皇主神色微紧,道出了其内玄妙,圣主级人物都躁动了,向前冲杀。

        这口铜钟虽然破损了,但只是形裂而已,它所孕生出的天地纹络还在,在其内部甚至还沉睡有此钟的神祇。

        铛!

        大钟即便早已成为一块块碎片,也威力无穷,其中一块被人敲响,旁边数十人化成血雾,形神俱灭。

        “太可怕了,圣人兵器名不虚传!”

        人们没有恐惧,反倒更加的眼热了,一群人向前冲,其中包括了几位大能。

        铛!

        又是一声钟鸣,这一次是一位皇主手持两块碎铜,震出了圣音。

        噗

        一位半步大能离他最近,头颅与躯干分家,跟遭受了雷劈一样,钟波一扫,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就化成一片血雾消失不见。

        这就是古之圣人的兵器,不过巴掌大一块残片依然有此威力!

        “这是神物,虽然形体破损,但修复起来也不需花费太多的代价。”

        不少人眼热无比,一些积年老怪也动了,纷纷上前

        嘭!

        王腾出手了,屈指一弹,上万缕混沌雾丝交织而起,化作十几只大手探出

        转眼便将数位皇主级强者给拍飞了出去,粗大的神芒洞穿一处处岩壁,留下印痕,将十几块铜片收入掌中

        “可惜”

        有被拍飞的皇主立起,神色间满是惋惜

        那铜片一震响便有莫大的威能,若是合一便更为可怖

        只是那如今的拥有者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好作罢

        “第二层便有圣兵,更深处必然还有更珍贵的东西!”

        众人疯狂了,这处古洞府每一层都有神物,所有人都快速向里冲,人们相信肯定还有不世瑰宝。

        古经、不死神药、大帝、古皇的神藏,多半就在最深处,每一个人都很亢奋,极速飞奔。

        然而,一个大湖阻住去路,谁也没有想到它会如此浩大,一望无垠,如一片碧海一样。

        嗖!

        一些大能直接横渡,飞向碧湖中心,有着神力压制存在,其他实力不曾步入仙台秘境的人无法飞行,咬了咬牙,着实不愿舍弃,便都踩水而行,快速奔行。

        “白玉天梯,通向天外吗?!”

        人们惊呼

        当来到大湖深处时,众人见到银河落九天,前方有一道天梯,为玉石砌成,通向天穹深处,悬于半空,缭绕着雾气。

        很多人抓狂,没有多少人能够飞行,根本不可能攀上那座天梯,无法沿着它上去。

        哗啦!

        就在此时,破水之声响起,远处一叶扁舟漂来,上面站有一个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竹桨。

        “神祗念,是先前出现的神祇念!”

        不少修士一哆嗦,骇得冷汗皆冒,忍不住打颤

        碧湖万顷,一叶扁舟破水而来,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立身在小舟上,蓑衣古旧,斗笠破败,掩盖住了真容。

        但那股气机,却是森寒的浸入人心灵深处,难以想象

        “这是什么人,为何从碧湖深处出来的?”

        许多人不解,并未经历先前神祇念出现一事

        湖中波光粼粼,这叶扁舟的速度放缓,悠悠而来,那个男子丢下竹奖,负手而立,可惜依然见不到他的面庞。

        就在这一刻,中州神朝的皇主、南岭的妖主与战主、西漠的神僧都心中悸动,变了颜色。

        王腾神情愈发肃穆,身躯深处传出了若有若无的惊悚气机,好似有一方古老的存在在复苏

        “传说中的神祇念,莫非是哪位太古的皇所留吗”

        一位绝世皇主问道,他已经活了近三千岁了,睥睨天下,可是此时却有惊悚的感觉。

        扁舟上,这个男子不为所动,依然背负双手,默默的前进

        “!!!”

        那最先飞遁在碧湖上的大能却是变了颜色,一股恐怖的杀机冲散了他的心神

        扁舟上的男子冷冷的望了过来,只是一眼,那位大能眉心便冒出一股血花,一下子就倒在了湖泊中,染红了碧水。

        所有人哗然,太恐怖了,一眼毙杀大能,这样的实力超乎想象

        “快退!”

        湖面上踏波而行的修士们面色大变,疯狂后撤着

        噗!

        但无用,那蓑衣男子一指点出,数十个修士身躯崩裂,像是一片沙土一样簌簌坠落进湖中。

        所有人都恐惧,毛骨皆寒。

        惊叫传出,一位离岸边稍近些的圣主不由自主向前飞去,他脚踩湖面,水花四溅。

        可以见到,他在剧烈挣扎,可是却无法反抗,被摄到了扁舟的上。

        身穿蓑衣的男子伸出一只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依然背负在后,一切都很随意。

        噗!

        一声轻响,那位圣主的头颅破碎,鲜血与脑浆登时流了下来,浸入那条有力的手臂上

        他轻轻一松手,死尸坠落进湖中,染红了一大片碧水,尸休沉浮,无头而骇人,让人不敢正视。

        “这尊古老的神祇念,到底有多么强大!”

        有人惊恐大叫,如避蛇蝎般远离了湖畔

        扁舟破水而来,速度并不快,但却震慑人心,神秘男子负手而立,衣袖上染着血与脑浆,但他根本不在乎

        “一尊神祇念,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王腾心中泛起波澜,这样强大的力量,当真有那么容易渡化吗

        但他却不得不出手了,那尊神祇念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他抬起了头,负手而立,并没有其他动作,双眼中射出两道妖光,划出长长的轨迹,凄艳而美丽

        妖光洞穿长空,破碎出大片的黑痕,绵延而来,挡在前方的修士都被撕裂了

        崩散成漫天血雨,碎骨齐飞

        王腾神色微变,掌中一面古镜显化,打出了一道炽烈神光

        圣兵之威全面复苏,如渊如狱,将长空都遮蔽了,一片绚烂

        “是圣兵!”

        “北帝动用了圣兵,那尊神祇念究竟有多么可怕!”

        不少修士都惊呼,感受到了那股浩瀚的可怖力量

        不远处,古族的三位斩道者到来,皆是神情凝重的注视那扁舟上的男子

        “这股感觉,不会错的,定然是天皇!”

        “天皇所留下的神祇念,看来此处的确算是他的一处葬地。”

        “快些通知神子吧,让他赶快过来,说不得能得些造化。”

        他们一一开口,眸光中有敬畏也有恐惧

        不死天皇的神祇念,可不会因为他们是古族就留手

        还是离远些好

        场中,那两道妖光宛若自无垠处垂落的一般,格外的恐怖,瞬息崩碎了古镜打出的神光,洞穿而来

        “麻烦了,这尊神祇念,根本没有消耗多少力量!”

        王腾顿感棘手,不再隐藏,体内那涌动着的磅礴伟力轰然爆发

        极道气机横贯天上地下,霸绝寰宇星空

        一瞬间,整片仙府小世界都颤动起来了,就连那不死天皇遗留下的神祇念亦是色变,望了过来

        噌!

        一柄流淌混沌气的斧影显化,铺天盖地的极道气机将场中淹没了

        令所有人窒息,几欲跪服在地上朝拜,这是一柄完整的极道帝兵,威能恐怖

        “极道帝兵!”

        “北帝得到了乱古大帝的战斧吗?!”

        场中,不少老辈修士惊愕,艰难的开口

        他们联想到了那一日北原冲霄而起的恐怖神光,贯入星空深处

        如今看来,便是北帝唤醒了当年的乱古战斧!

        一件极道帝兵!

        这样的威慑力无疑是恐怖的,就连三尊古族的斩道者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元皇子尚有一件帝兵!”

        “这下遭了,岂不是说原始湖有两件古皇兵的底蕴?!”

        八部神裔的斩道者登时色变,心中显出诸多阴暗的念头

        他猛地昂首,眸光中满是戾气

        轰隆隆!

        战斧横劈,一缕极道气机逸散,显化出开天辟地之相

        漫天混沌气飘舞,好似回到了万物之始,天地之初,一切都尚在原点

        汪洋瀚海般的法则神链挥荡席卷,沉寂十方天宇

        一切都暗淡了,陷入寂灭,在这股可怕的力量下沉浮,破碎

        啪!

        那两道妖光转瞬崩碎,消弭

        扁舟上的神祇念森寒一笑,迈步而来,挥拳横击

        自他的身躯上迸发出了乌光,如一轮黑太阳一样,可怕无比,将袭来的斧光击碎,而后演化成一口黑洞。

        啊啊啊啊!

        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叫,不由自主向前飞去,在半途中躯体就裂开了,扁舟的上的黑洞吞噬一切。

        头颅、断肢、躯干,鲜血淋淋,漫天都是,这简直就是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一瞬间上百人碎裂,全都没入那一点黑洞!

        乌光隐去,黑色的深渊消失,神抵念森寒冷笑,在他的唇齿间,有不少血迹,甚至衣襟还有一些细小的白骨茬。

        “他将那一百多人一口吞了下去!”

        不少人几乎瘫软在地上,这可都是当世的强者,最弱的都是化龙秘境,结果让他一口就给吞掉了。

        “魔,这是一尊可怕的魔!”

        西漠神僧深吸一口气,身躯近乎崩裂了,蔓延出大片的血迹

        这是一尊魔,立身在此,有天下无敌之势,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抗衡他,上去就是死。

        一下子灭掉上百名强者,镇住了所有人,连显化乱古战斧的王腾都沉默了,皆生出寒意。

        “除非当世圣人来此,或者请出几尊太古的王,不然没有人可以与他抗衡!”

        古皇皇朝的老皇主摇头叹息

        这样的强者太过可怕

        “阿弥陀佛。”

        西漠一位老僧口诵佛教古帝之号,站了出来,道:“我佛慈悲,昔年一位古佛亦曾遭遇过神抵念,留下伏魔之法。”

        噗!

        但下一刻,还不待众人出声询问,就见到一束寒光将那老僧洞穿,打成了肉泥

        “该死,哪个混账!”

        九黎皇朝的皇主怒了,喝骂出声,直接望了过去

        “我杀的,你又能怎么样?”

        八部神裔的斩道者一声冷哼,湖畔大地都被震裂了

        数十位修士身躯爆开,化作血雾

        “你!”

        大夏皇朝的皇主亦是愤怒无比,这可是除去神祇念的机会

        却被这古族的斩道者破坏了!

        “人族,你算什么?!”

        那八部神裔的斩道者冷笑,正要出手间,却见一道开天辟地的混沌之光呼啸而来

        瞬息将他斩灭,连带着周边虚空都湮灭了,寸寸崩碎

        骇得混天王族与血电王族的两位斩道者窜了出去,生怕被波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王腾冷哼,那老僧掌握有克制神祇念的伏魔法,可集合众人之力逼退那神祇念

        如今却被毙杀,失去了有效的手段,局势一下子僵硬起来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