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古教如烟,转瞬即逝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古教如烟,转瞬即逝

                                            天阳浩荡,炽烈无极

        十万八千道金芒灿灿若火,齐射而下,瞬息洞穿天上地下,抹平大地,将之冲刷的一片坦荡

        “多久了,我太阴教竟有被人打上门的一天。”

        太阴教大长老踏空而起,黑色的雾气起伏,他永远处在黑暗中,如一位来自地狱的邪灵。

        天风浩荡,黑色的云在蒸腾,化作阴潮奔涌,一种至阴至寒的气息在弥漫,无远弗届,冰森刺骨。

        这是太阴圣力,一种最本源的力量,对它的运用,最早可追滋到太古年间,有神鬼莫测的表现。

        可惜,太阴古皇坐化后,他的传承已易主,后人被杀了个干净,另一族取而代之,窃宝经为己用。

        哗啦!

        阴潮汹涌,大浪击天,冲到了上万丈的碧空上,所有云朵都被打散,将天穹洗了个干干净净。

        太阴教大长老冷哼,漆黑的双眸如两口深渊般慑人,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瞬息间弥漫天上地下,冻结了永恒。

        在这一刻,就连教中的弟子都忍不住颤抖,浑身哆嗦,承受不住这种森寒。

        在前方出现了一片无比可怕的景象,那冲上万丈高、打碎云朵的大浪全部凝结了,成为了冰峰!

        奔涌的黑潮凝结长空,被彻底冰冻,结为一块黑色的大陆,寒气袭人,让人的骨头都要裂开。

        这是就太阴圣力,至阴至柔,冰封一切,化万物生机为死地。

        这是一幅震撼性的画面,所有的一切都凝固了,像是定格在了这一瞬间,成为了永恒。

        每一朵浪花,每一重大浪,皆是止息

        嘭!

        突然,一杆黑色的冰矛穿空而去,带着无尽的黑雾,凝聚了海量的太阴圣力,贯穿向天穹上的金阳

        太阴教大长老无愧是立于仙台二重天第九个小台阶上的强者,太阴之气如垂天之幕,肆意浩荡。

        自那高悬九天的金阳内,轰然探出一只大手横扫,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冰矛碎成数十上百块,化成满天的晶莹

        哗嚓!

        一声轻响,四面八方皆是有太阴之气在凝结,到处都是黑色的冰矛,每一寸空间都被充满,如成千上万的箭羽飞射而来,集中向一点。

        “哼!”

        那探出的大手流淌炽盛金芒,亮如神台,太阳圣力流动,道化千万,冲出无穷圣光,与黑色冰矛碰撞。

        空中,发出一片诡异的声响,太阴与太阳碰撞,在湮灭,成为一方破败之地。

        刺啦!

        长空寸寸崩灭,绵延出巨大的裂口,太阴太阳交织,格外的绚烂

        噗!

        一缕金虹乍现,溅起大片的血花

        那只大手好似托扶了一轮烈阳,熊熊燃烧,横压而下,喷薄无量光,荡起无量热,只一击,便将太阴教的大长老身躯崩碎,炸散作漫天血花

        连其元神都来不及遁出,烈芒席卷,瞬息被蒸发

        “不!大长老!”

        “凶人!凶人,竟然灭杀了大长老!”

        一时间,太阴教的弟子们都发懵,直觉一阵天旋地转,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以往纵横天下,庇护古教的大长老就这般陨落了?

        被人一击抹杀,连元神都未曾逃出?

        他们直觉眼前一黑,几欲直挺挺的倒下去

        今日,太阴教恐有倾覆之危!

        “是他!那位毙杀了金乌王的乱古传人!”

        太阴神子端木明面色一白,心头好似挨了一记重锤似的

        郁闷的想吐血

        “什么?他与你太阴教也有仇怨?”

        九头蛟王一怔,他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啊

        端木明摇摇头,他太阴古教做的那些事,足够被夷灭千百回了

        就是天天被人家打上门来也不意外

        唰!

        天穹之上,那只金光大手并不停歇,而是直拍而下,将半个太阴教都囊括在了掌中

        “该死!”

        九头蛟王咒骂出声,他可真是遭了无妄之灾,出来打听个消息都要遭劫

        他一声长啸,回响不断,声音越来越大,如一片雷海在长空上轰鸣,持一杆九龙神矛冲霄而起,要抵住那遮天大手

        哧!

        他化成一道神虹冲出,手中的战矛如红玉所铸就,晶莹剔透,璀璨如血绽,九条真龙盘绕矛杆上,栩栩如生,九头齐聚前端,共同吐出一截血红矛锋

        这一矛凝结了他所有的力量,九龙吐霞,矛锋如血钻一样剔透,晃的人心惊胆颤,冷森森刺骨,贯穿了数十里长空,锋芒直指那遮天大手。

        “神玉?九头蛟王。”

        璀璨金阳内,王腾轻咦一声,这战矛由九天神玉中的血钻铸成,是锻造王者神兵的首选,可成长为圣人之兵,坚固不朽。

        他并不在意,金灿灿的大手捏印拍下,溅起道道炽烈虹光,每一缕都如流星,震塌虚空,坠向四面八方,蒸腾起大片云雾

        九头蛟王长啸,全力催发这杆神兵,它如复活了一样,震出一道可怕的波纹,龙首发光,长吟不止,接连九重神力涌出,层层叠加!

        九股力道奔涌,一道强盛过一道,九道合一,曾一次性刺穿过六位教主,血染赤矛,血腥无比。

        九头蛟龙,仙台二层天的高手,且站在了第九个小台阶上,触及到了七禁领域,号称北海第一高手,这样震矛全力一击,足以令天地变色

        洞穿长空,赤矛化为了一道永恒的血光!

        铛!

        凝结九头蛟王一身道力的龙矛被震的高高弹起,发出哀鸣,在金色大手的一击下险些崩裂

        径直自九头蛟王的手中砸飞了出去,插在了千里外的大地上

        “妈的,无妄之灾!”

        到了这一刻,九头蛟王急了,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在他的脚下,迸发出一片刺目的光华,口中却咳血不断,尽数凝聚在一起,一股可怕的神力在浩荡。

        一道龙形神华将其护住,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欲要突破出去

        “来了,就别走了。”

        九天之上,金阳高举,化作一方日轮悬在王腾脑后,如同王冕

        他眸光淡漠,太阳真经在体内运转,好似远古大日圣灵降世,蒸腾万缕金辉

        没有任何的犹豫,掌化大印,一元复始,崩天裂地!

        噗!

        犹如古帝亲手按下的宝印,烙在天穹上,盖住了九头蛟王,当场让他炸开,成为一片碎骨。

        “啊啊啊,我不甘!”

        元神之光暗淡,九头蛟王近乎难以置信

        这人尚未斩道,为何有着如此恐怖的战力!

        他的九头替死术,竟是在瞬息间被磨灭,肉躯被打成了一片虚无,一丝痕迹都感受不到

        而后,一缕金华迸现,如刀锋般将他斩裂,炽烈的辉光焚尽元神,什么也不剩下了。

        所有人都震撼,呆呆的盯着那只覆盖在天穹上的金色大手,遮天蔽日,让许多人通体冰凉。

        一切随风而散,九头蛟王再也不可能出现了,纵横北海的绝顶高手就此陨灭

        “九头蛟王死了?!”

        太阴神子端木明手脚冰凉,一股寒气直冲天灵,头皮发麻,险些炸裂开

        他望着那天空中挥洒的血雨,金光大手依旧按落,没有丝毫的停顿

        甚至能够感受到那炽热的神力,如同真有一轮太阳升到眼前一般。

        “拼了!”

        他一下子红了眼,对方明显不打算留活口,再不拼命便连逃窜的机会都没了,周身黑色雾丝般的太阴圣力流转,在释放最为可怕的力量,奔涌而起

        这是世间最阴寒可怖的力量,修行于人族两大古经之一的太阴古经。

        所有的一切一经接触,无一不被腐蚀消融。

        此刻如果换作任何一位绝顶圣主恐怕都要饮恨,死在了这里

        但他面对的是更为可怖的敌手,一位毙杀过金乌王的无上天骄,足以睥睨紫微,将一切踩在脚下

        他开始燃烧自身的生命力,从其口中吐出一片乌光,比墨色更黑,刚一出现,就有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息向外散出。

        “那是太阴冰精?太阴真经修炼到极深层次才能诞生。”

        “神子在拼命啊,不达到仙台三层天境界,是不能释放一丝太阴冰精的,那会让其损生命力,并阻碍修为,更难迈过仙三斩道那道坎。”

        诸多教内弟子惊呼,面色愈发苍白

        连神子都如此绝望吗?不得不动用这样的手段来拼命·····

        轰隆隆!

        太阴神子出手,全力一击,太阴冰精袭来,与盖落的金光大手碰撞

        无尽雾气升起,遮蔽了天穹,让人看不真切

        “死!”

        九天之上,王腾冷喝,五指按落如天柱,无尽的威能加持,丝丝缕缕的太阳神力逸散,蒸腾万千彩霞

        金色大手如一片云海席卷,滚滚压落,巍峨浩荡,将太阴神子遮在了下方,连带着三分之一的太阴教一同抹平

        这是一道恐怖的掌印,深入地下百丈,崩开千百道大裂缝

        他一步踏下,炽盛的光海倒卷而下,将大地淹没

        一抹赤色升起,他身躯内好似蕴含了一日,格外的璀璨

        体表流淌的光焰愈发深邃,转瞬化作了赤金之色,尊贵浩荡,像是天地间最霸烈的力量

        “杀!”

        太阴教的教主出现了,面露癫狂之色冲杀而来,浓郁的太阴神力似可腐蚀吞没万物,一片晦暗

        王腾冷眼相对,赤金色的拳头直掠而起,一击将之洞穿,打裂在长空

        “身死魂灭,我也要拉你一起!”

        太阴教主血肉重聚,再度现身,手中持一杆大旗,漆黑如墨,猎猎作响,宛如化九幽为己用,有无尽阴气弥漫。

        幸存的弟子们打了个寒颤,这是一种森冷进灵魂的寒气,伤人神魂,毁人道基,可怕无比。

        熊熊!

        王腾身躯一震,体内的小太阳好似燃烧起来了一般,迸射出万千缕赤金光辉,须臾间将之荡尽

        太阴教主手握冰冷而粗大的旗杆,用力摇动,顿时昏天暗地,有一块块漆黑冰晶在闪灭,打了下来。

        这是旗面内蕴的小世界,冲进了现实中,每一块冰晶都大到无边,拥有毁灭性的力量,砸落下来。

        “无用之举。”

        王腾冷漠至极,迈步挥拳,每一拳都震毁一片冰晶,声势惊人,赤金神芒荡尽森寒

        “祭我命元,冰封永恒!”

        太阴教主立身黑暗中,大旗一展,无量雾气冲上了天空,漫天的黑雾再次成海,一下子冻结

        无穷太阴圣力汹涌,将两人一齐凝结在了其中,陷入寂灭

        “教主成功了吗?毙杀大敌!”

        “教主神威!”

        后方,一众弟子直哆嗦,黑色大旗一展,这可真是惊天动地,所蕴集的都是太阴圣力,可摧灭万灵。

        远处,不断有被惊动的修士赶来,一道道虹光激射,纷沓而至

        竟然有猛人敢打上太阴教,这可真令人意外

        无数人都尚且沉浸在扶桑神国陨灭的风波中,未曾想今日又有人对太阴教出手

        当真烽火连天

        刺啦!

        焉然间,无尽炽盛的光华射出,太阳圣力汹涌,王腾拎着太阴教主的半截残躯冲杀而出

        这一刻,他的天灵处升腾起一轮灿灿银月,将漫天的太阴圣力引动了过去,炼化为己有。

        “怎么可能,你也修行了我族的太阴真经!”

        只剩下半截残躯的太阴教主惊呼,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般局面

        “你族的太阴真经?真是笑话,窃据者言良,合当该灭!”

        王腾冷笑,一把捏碎了他的脑袋,汹涌澎湃的太阳神力倾泻而下,登时将他元神炼化,惨嚎着消失

        他一手扬起,大片的太阳神力化作火浪席卷而下,殿宇磨灭,尸骨横陈,入目皆是赤色

        “真是后生可畏,年轻人,你似乎与我教并无仇怨,又何必如此赶尽杀绝,你若是现在退走,尚可保全一条性命。”

        焉地,自那层层破碎的殿宇中,传来了一声幽叹

        在警告,似乎有所顾忌,并不愿出世

        “保全性命?我倒要看看你有何等的能耐,大放厥词。”

        王腾冷笑,杀意冲霄,二十三道血气神柱通天,愈发炽烈

        赤金神华在体表一寸寸亮起,格外的灿烂,他一步迈出,径直出现在了古殿前,挥拳横击

        狂霸的劲力荡平高山远海,瞬间将殿宇洞穿,打出一条巨大的裂缝

        “呵呵,当年人皇后裔亦是如此,照样被我等如猪狗般宰杀了,今日,你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一颗如墨玉一样的头骨自殿宇深处飞出,乌光闪烁。

        压抑、死亡、冰冷、森寒、枯灭等各种负面情绪爆发开来,这是一方让人恐惧的邪物。

        上面刻有一些道纹,密布与交织,形成繁复的纹络,七个洞窍喷薄最本源的太阴圣力,仿佛可以炼化这个世界。

        远古圣人的头骨!

        “嘶,那是属于太阴古皇后人,当时被谋夺了基业,自身也被斩,被祭炼成了这个样子。”

        “不错,的确有这样的传说,他虽死去了,但怒怨不消!”

        “这太阴教果然阴毒,谋害人皇后裔,还将之炼做了法宝!”

        人们想到了那久远的往事,莫不震动,心中怒火冲霄,这可是有大来历的兵器。

        “今日,我斩你,亦如杀鸡屠狗!”

        王腾神色冷冽,手中猛然神华爆闪,一杆乌翅鎏金镗显化而出,其上环绕九只金乌振翅,搅动太阳真火连天

        正是金乌族的圣兵,如今被他以太阳神力炼化,作为己用

        噌!

        神镗立劈而下,九只金乌环绕太阳神力,真火连天扑杀而下,好似天地间最炽烈的神芒,可焚尽万物

        “天呐,那是金乌族的圣兵,怎么会出现在那个人的手上,他到底是谁?”

        “莫不是那位灭了扶桑神国的主来了吧!这是要连太阴教一齐灭了吗?”

        “灭了也好,尽是些残害同族,杀戮人皇后人的猪狗之辈,活着都是灾难!”

        到来的修士们微微一惊,旋即明了了出手之人的身份

        正是那位杀穿了扶桑神国的乱古传人,而今再临太阴教,亦是要血洗此地

        “乌翅鎏金镗?这杆圣兵在你的手上,灭了扶桑神国的人是你!”

        殿宇深处,那残存的老者坐不住了,他是太阴教的最后底蕴

        一位半只脚踏入了王者境界的存在,本可步入其中,但却在当年与强敌争锋时伤了本源,虽斩了对方,但自己亦是停留在这一步,不得寸进

        “现在才知道,晚了!”

        王腾冷喝,神镗开天辟地,荡起一层又一层的金光波纹,粉碎山川大河,蒸腾火光滔天

        九只三足金乌环绕而飞,吞吐太阳真火,根根金羽如同神金长剑般洞穿而下,激射在那圣人头骨之上

        打出铿锵之音

        “纵使如此,也斩你!”

        老人卷起黑雾滔天,浓郁的太阴神力凝做实质,显化出诸多异象

        他持圣人头骨而来,浓郁的霜风席卷八方,千里之地尽数化作寒渊

        这无疑是一位绝代强者,半只脚都踏入了斩道的境界,却因道伤无法寸进,止步于此

        “这尊老化石太强大了,若是没有当年那一战,多半会成为金乌王一样的存在。”

        “那又如何,就是真正的金乌王都被乱古传人毙杀在拳下,他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不少修士不以为然,那位可是真正毙杀过一位王者存在的

        半只脚踏入又如何,相较之下有云泥之别,如天壑

        轰隆隆!

        长空爆鸣,破碎不止,王腾持乌翅鎏金镗横击,劈的那圣人头骨摇曳不止,太阳神力气吞寰宇,席卷八方

        赤金神芒如练,不断与太阴神力碰撞,蒸腾起大片的雾气

        老人眸光冰寒如刀锋,打出的攻伐阴毒狠辣,甚至借助圣人头骨之力穿透了赤金神芒,令王腾染血。

        但无用,那持镗青年勇力盖世,撼动十方天宇浩荡,每一击都令日月无光,乾坤变色

        太悍勇了,他如同一位盖世天王,征伐九幽,斩却妖邪,荡平鬼魅

        所击者破,所挡者诛

        寰宇幽幽,横推古今,纵问天骄如沙,谁堪一战!

        “杀!!!!”

        一声爆喝,挥荡九天十地

        王腾发丝狂舞,染起一抹红晕,交手百招,他战意攀至极巅

        狂暴的力量在体内寸寸流淌,转化做了一道耀眼弧光劈斩而下

        刺啦!

        乌翅鎏金镗横贯天穹,斩下一道惊天动地的弧光,犹如古圣贤临世,开辟清浊,分晓阴阳

        太浩荡了!

        这一击之下,天穹如画卷般摇动,那圣人头骨颤鸣,喷薄出大片的太阴圣力

        老人惨嚎,险些被弧光劈杀当场,半截身子都爆开了,血肉被烧烂,骨骼寸寸焦黑

        王腾不饶,以神镗硬撼圣骨,打得起颤动不休,喷薄出的圣力都暗淡了

        他手中发力,一击将头骨挑开,挥拳崩杀,沛然巨力吞吐,生生将老人打炸了

        血骨飞溅,又在圣力的护持下快速聚合,却再度被王腾一拳砸爆,脑袋都瘪下去了,平如纸

        “竖子安敢如此欺我!”

        他不甘,怒发冲冠,暗淡的元神之光内传出了恶毒的诅咒

        王腾眸光森寒,五指撕扯而下,直接拧下了他的脑袋,赤金神芒扫过,将之灼烧成飞灰

        他完全不给对方重生的机会,乌翅神镗直穿而下,将其钉杀,贯入了大地深处

        。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