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东荒大地浩瀚无垠,深山大川多奇人,并不是所有高手都聚集在圣地与世家,众人皆露出异色,觉得这个少年或许真的出自这样的隐世传承。

        有人忍不住探出神念,想要一试白衣少年修为如何,可是还没有接近,就如遭雷击。

        那两名身穿灰衣的老仆人双眸闪烁,有骇人的光芒射出,将七八道神念都给弹了回去。

        “真是大言不惭,也好久未曾见过这般年轻气盛的少年人了。”

        两旁,有老辈修士笑了笑,年轻人果然还是心高气傲,自认不弱于人

        欲与北帝试比高,倒是有胆魄

        “年轻人不气盛还叫年轻人吗?”

        少年人回首,傲然以对,神采飞扬

        他心气甚高,有惊天传承,自诩超凡。

        “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二楼上,一道声音扬扬而落,没入了场中

        “夏九幽。”

        少年人昂首,似有所感,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是一片迷蒙光晕,无法洞悉

        “我听说过盖九幽,却从未听说过夏九幽。”

        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两位青年对视一眼,淡淡的开口。

        八千年前,盖九幽打遍中州无敌手,很多人都以为他能够成为大帝,但最终他远走东荒,消失在了这片大地上。

        “从今以后,你会记住这个名字的,只会更响亮。”

        白衣少年夏九幽冷笑连连,环顾周遭,气势愈发凌人

        “我看你目空天下,要不然我陪你过两招?”

        那张方桌上,一位青年斜着眼望过来。

        “我对无名之辈没有兴趣,这次出山,主要是为荒古圣体而来,其次便是见上一见那位北帝,看看我未来是何模样。”

        夏九幽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是自说自话,全然没有将之放在眼里。

        青年眼角跳了跳,摇摇头,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年轻人,你追逐北帝我能理解,毕竟人人皆有攀登高峰之心,谁又不想成为那般杰出的人物呢?但那圣体又与你有何仇怨?”

        有人好奇的开口,这样一位心比天高的少年人,自诩北帝第二,又为何对荒古圣地那般执着?

        “想做便做罢了,我在一本古籍中看到圣体的血液可以炼药,我专为他而来,要炼一炉神药。”

        他神色淡然,说出的话语却是令得众人色变

        “英雄出少年啊。”

        有人感慨,默默摇了摇头

        “渡劫仙曲,也要出世了。”

        二楼窗畔,王腾手中玉杯微微颤动,蒸腾四色彩霞

        好似内里别有一方天地般,传出淡淡的轰鸣声,隐约可见四道虚影闪动

        “呵呵,这位小兄弟真是有趣。”

        一声娇笑传来,楼梯口香风拂动,一位闭月之貌的女子走了上来,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动听。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极其妖娆的女子,她一身绿裙,头上映碧霞,脚下生五色玉光,风情万种,眼波如水,黑发如瀑。

        “是她,姬碧月!姬家的人马这么快就到来了吗?”

        周遭有人惊呼,洞悉了来人的身份,这是姬家年轻一代三大高手之一,仅次于神体姬皓月。

        “姬家的人,先人倒是有些渊源。”

        白衣少年夏九幽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很是傲然

        噔、噔、噔

        不多时,楼梯口再次传来声响,一个年轻的男子登楼而上,身着蓝衣,气质不凡,英气内敛,眸子中偶尔有神光流转。

        “摇光的李瑞兄你也来了。”

        姬碧月轻笑,招呼了一声。

        周遭修士们的神色又是一变,这是一个四极秘境的年轻强者,是摇光这一代的顶尖高手。

        若不是当代摇光圣子实力强横,他也不会屈居其下,隐隐有着第二高手的名头。

        “倒是挺巧,未曾想会在此处遇上碧月小姐。”

        李瑞笑着答道,态度很温和。

        一旁的白衣少年却是挑了挑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真是热闹啊,俊杰云集吗,皆为圣体的万物母气鼎而来?”

        楼上一个老人醉醺醺的开口。

        “德不配位罢了,若是圣体能有着北帝那般睥睨同代的实力,自然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甚至会将他视为座上宾。

        拉好关系,但可惜,他的实力太弱了,连四极秘境都未曾达到,自然无法执掌此等重宝,他留不住。”

        白衣少年夏九幽摇了摇头,话语直至本质

        若是实力够强,自然没有这么多纷争

        就像那位北帝一般,诸多机缘拿了就是拿了,你又能怎么样?

        一众圣地世家默不作声,没一个敢跳出来的

        就连摇光圣地被斩了一个上辈天骄也没有多说什么,自认倒霉罢了

        若是北帝如圣体一般实力孱弱,那自是不会有今日这般风光,纵然有北原做后盾,众圣地也少不了上门讨个说法。

        “此话在理,拳头就是最大的道理。”

        摇光圣地的李瑞颔首应和,颇为赞同

        姬碧月亦是眼眸微微弯起,露出笑意。

        “话说的不错,但你却是眼高于顶了,比肩北帝这句话,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家伙能随意摆弄的。”

        焉然间,一个黄衣男子登阶而上,很年轻,雄姿英发,有别样的气机流露。

        “什么人,敢驳斥我?”

        白衣少年夏九幽眼泛冷光,有淡淡的煞气流转。

        “大衍,项一飞,”

        黄衣男子一步踏下,有剑音铿锵而鸣,自信而凛冽。

        在场的人都一惊,竟然是大衍圣子当面,连他也到来了吗?

        传闻他掌握了大衍圣地的绝学-大衍圣剑,此神通极其逆天,达到极致境界,可斩断一切,演化诸天小世界。

        “原来是东荒十大俊杰之一,听闻你当年也是与北帝交过手的,怎么,是认为我配不上吗?”

        夏九幽问道,眉头微挑,有一股迫人的气势,纵使对方是名扬东荒的十大俊杰之一也不曾畏惧。

        大衍圣地,虽然没有出现过大帝,也没有极道武器,但却在东荒赫赫有名,为最强大的势力之一。

        大衍二字,代表了天地演化的过程,敢取这样的名字自然不凡,他们师法自然,有种种莫测之神术。

        事实上,大衍圣地比很多圣地都要古老,是东荒最久远的传承中的几种,底蕴沉淀已久,深不可测。

        项一飞来自这个圣地,自然代表了强大与神秘

        更何况,这是一位曾经与北帝争锋过的天骄!自然没有人敢小觑。

        “不错,饶是我等多年苦修,也尚在追逐的路上,你还太过稚嫩,都不一定是诸圣子王体的对手,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莫要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天高无垠,但却可望,有的人,却是连仰望都无法看到背影,只能沿着他的足迹,去攀登。”

        项一飞入场,眸光凌厉如剑

        一席话,令人心头思虑万千

        骄阳,注定是高悬九天的存在,遥望而不可及

        所追逐到的,不过是一缕逸散的辉光与炽热

        “我不信。”

        夏九幽很干脆,盛气凌人

        依旧自负,他立起身子道“既然未曾见到那位北帝,便借你之手一试,管中窥豹,看看能与北帝当年争锋的圣子,有几分真。”

        夏九幽说话间就动手了,干脆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他抬乎向前压去,纤细修长的手指如羊脂玉雕成,比女子的秀手还要美丽无瑕。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心惊肉跳,有窒息的感觉,强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夏九幽玉指一拂,有神碑凝聚而出,上面纹铬闪烁,充满了道的气息,强大无比,一下子就落了下去,要将项一飞镇压。

        众人莫不吃惊,这可不是什么兵器,这是白衣少年以神力凝结出的‘道碑’,他轻松而自然,完全是随手打出的。

        可见实力之深厚

        “那便打醒你好了。”

        锵!

        刹那间,神光刺眼,周遭众人都闭上了双目,没有办法正视,一道圣剑劈来,锋锐逼人,径直劈斩在了道碑上。

        大衍圣子项一飞神色不变,缓缓点出一根手指。

        “上穷碧落下黄泉。”

        白衣少年夏九幽轻吟,有神光铮铮而响

        那面道碑上纹路更多了,像是交织出了法与理,嗡的一声颤动,如真实的大道神碑显化而出。

        周遭修士们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不少人都险些坐倒在地上。

        咔擦

        酒楼地板成片的龟裂,好似下一秒就要崩塌一般

        “到底年少无知,太没分寸了些。”

        大衍圣子项一飞摇摇头,指尖猛然按落,好似一柄神剑横空,立劈而下

        当场将那面道碑打到了一旁,压力顿消。

        咚!

        夏九幽眉毛扬起,就要继续出手,却猛然听闻一声震响自二楼传来

        犹如惊雷霹雳横空,又似道喝幽幽而起

        恍若狂浪过境,顷刻间便消弭了两人的神通,连余波都一同散去了

        一枚玉杯,正平稳的立在桌面上

        青衣飘摇,随天风而舞

        “嘶,那又是那位人杰,一杯定风云,连这两位的交手都能止息。”

        “难说,好似有什么遮掩一般,看不出相貌啊。”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有种莫名的震撼感

        波澜不惊,一杯落桌定风云

        二楼窗畔,天辉如潮,亮的人睁不开眼,看不真切

        只能隐隐瞥见一缕青衣扬起,超然出尘。

        “·····”

        身后的一位老仆摇了摇头,夏九幽一言不发,淡淡的坐了回去

        “嗯?”

        大衍圣子项一飞有些怔然,惊疑不定的望了一眼那道身影

        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不再多言

        不多时,便有道颂声回响,如仙乐阵阵,涤荡人的心灵,一个少女道士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

        她身材修长,气质出尘,给人以一种极其特别的感觉,明明站在那里,没有雾气缭绕,没有仙光蔽体,但就是看不清她的长相。

        好像与道合一,让人看不出深浅,看不清真颜。

        “是她,道一圣地的传人!”

        有修士轻咦,缓过神来,传出了阵阵低呼。

        “道一圣地的妹妹也来了,这边请。”

        姬碧月娇笑,一扭柔软的腰肢,走了过去,将少女道士拉到一边。

        “真是热闹啊,就因为一个圣体,搅动诸多风云,他也足以自傲了。”

        大衍圣子项一飞摇摇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人多了也不好,就我们几人商议便足矣,清场吧。”

        夏九幽神色冷冽,径直开口,竟是要将场中众人驱逐

        独留他们几人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叫唤的倒是有力。”

        一张方桌上,两位青年冷哼,很是不满

        径直与他爆发了冲突,口舌争锋之下竟是爆发了神识大战

        那青年神识亦是强大无比,与他斗了个旗鼓相当

        后被夏九幽所带来的仆人阻止,言其修行秘法,不可妄动神念,不愿继续相斗下去。

        经此一战,白衣少年夏九幽的神色缓和了一些,没有再扬言撵走众人。

        很多人都望了过来,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青年又是谁?

        他竟与夏九幽战成平手,让这个不可一世的白衣少年改变了念头,让众人都很吃惊。

        当然,最令众人神往的,还是二楼窗畔的那道身影,神秘无比,实力深不可测

        只是一道声音便压下了两位天骄的交手,抚平余波。

        “小家伙,日后可莫要再自诩北帝第二了,碰上我还好一点,要是碰上金赤霄与妖月空那两个家伙,你就没有这般好运道了。”

        项一飞啜饮酒水,敲了敲桌子,带着劝导的语气

        人们闻言皆是神色一动,黄金家族少主金赤霄,天妖宫少主妖月空,俱是年轻一辈中的猛人

        一者与北帝交好,一者曾令北帝染血,甚至在中州连斩六大天骄,浴血而狂,与王体争锋。

        再加上那位不显山露水的摇光圣子,东荒亦可称得上卧虎藏龙之地

        “哼,我迟早会证明这一点。”

        夏九幽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继续辩驳下去

        他已经察觉到了这位圣子的强横实力,不愧是与北帝交过手的东荒十大俊杰,果然不凡。

        哒、哒、哒

        焉然间,有脚步声响起,自那二楼窗畔涌下

        好似黄钟大吕齐齐作响,振聋发聩,颤到人的心里去

        又仿若惊雷划破天际,带起一片银白,刺目而亮眼

        那是一位英武青年,身姿挺拔昂扬,势若龙虎,俯瞰八方

        一缕缕血气逸散,好似一方烘炉高举,其内光焰滔天

        炽热而雄浑

        唰!

        夏九幽身前,两位老仆人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一般

        一个闪身挡在了他面前,面容凝重而肃穆

        哒、哒、哒

        脚步声回响,那一袭青衣摇曳,径直到来

        那是无可匹敌的力量,浩瀚如海,深沉如渊

        只是一束眸光便令得两位老仆身躯颤动,面色苍白,踉跄着倒向一边

        “你···”

        夏九幽神色一怔,有股沉闷的压迫感回荡,好似一尊古老神魔在驻足

        一只大手,就这般探了过来

        “小家伙,比肩二字可不是说说就行的。”

        大手落下,揉了揉他的脑袋,好似破除了什么一般

        一头青丝如瀑布一样垂落,喉结也蓦地消失了,脸上的英气也收敛了。

        夏九幽青丝飞舞,肌肤雪白晶莹,如羊脂美玉雕刻而成,像极了一个精致的瓷娃娃,美丽而炫目。

        “女孩?!”

        “她竟然是个丫头,伪装消失了!”

        众人皆是吃惊,就连大衍圣子项一飞都瞪大了双眼,面露愕然之色

        万万没有想到夏九幽是一位如此靓丽的少女,怪不得他唇红齿白,如此绝美。

        “我的老天,原来是个傲气冲天的丫头,这···”

        “嘶,如此艳丽,比之几大圣女都不逊色啊!”

        人们不由瞪目结舌,难以想象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如此强势,战力比肩圣子。

        “你这人····!”

        夏九幽张牙舞爪,晶莹灵动的大眼怒瞪,长长的睫毛簌簌眨动,将任性与倔强表现的淋漓尽致。

        那青衣身影淡笑,又捏了捏她的小脸

        夏九幽登时有些炸毛了,好似猫咪一般,磨着牙,恨恨的望着他

        “好生修行吧,现在的你,可还差的远呢。”

        骤而那青衣身影摆摆手,笑着远去,场中的压迫感才逐渐消弭

        “方才那位,是谁?”

        有人喉结鼓动,半响说不出话来

        那般深沉的压迫感太过恐怖,近乎令他们都窒息了,难以自持

        “你瞧,都叫你老实些了,这下好了,碰到正主了吧!”

        大衍圣子项一飞两手一摊,一幅无可奈何的模样

        此言一出,却是令得场中众人色变

        正主?莫非方才离去的那位青衣人,便是北帝王腾不成?!

        “项兄的意思是,方才那位离去的,正是北帝?!”

        姬碧月朱唇微张,有些愕然与惊诧

        方才,那位北帝竟然一直都在吗?

        “还能是谁,谁叫她一直嚷嚷着要做人家第二,正主不就出来了吗。”

        项一飞点点头,先前他二人交手被止息时就有所猜测了

        只是不曾想,那位北帝在地宫之行后亦是选择了回圣城,在这里相遇

        “真是,难以想象啊。”

        李瑞轻叹,得亏这夏九幽是要比肩北帝,而不是别的什么

        不然恐怕就不是这般好收场了

        “哼,那个家伙!真是可恶····”

        恢复了原本相貌的夏九幽揉了揉白玉般的面颊,有些忿忿的咬了咬牙

        迟早要追上你,好好收拾一顿!

        她面色微红,气鼓鼓,青丝如瀑,将两位老仆唤醒后便远去了。

        乱云州外

        一辆金色古战车横行天穹,九头麒麟兽在前拉车,奔腾起浩瀚血气,嘶鸣阵阵

        长空震响,绵延百里光潮,彩霞高举如瀑,扬扬而落

        数日后,北域圣城

        北帝归来,自是引动了一番波澜,诸多目光汇聚,望向了醉仙阙上高悬的那一处古殿

        内里,王腾盘膝坐在混沌石所铸就的神台上,双眸微阖

        一方帝玺漂浮在他的身前,其上紫红纹路交织,勾勒山河乾坤,其上四象并举,龙凰合鸣,栩栩如生。

        “以此太古天龙烙印为根基,推演真龙神形应当会容易不少。”

        他低语,默默感悟着帝玺内的天龙烙印,好似回到了那个太古年代

        苍茫浩荡,吟动九天

        斗字秘运转而开,有细密的湛青灵光在体表交织铺展,化作龙鳞

        若有若无的云雾飘荡而起,将他的身形遮掩,有淡淡的长吟回响。

        嘎嘣,嘎嘣!

        骨节颤动之音回响,好似有一头庞然大物在扭动,撼山动岳,有着沉闷的呼啸

        王腾体内,脊柱大龙紧绷,神光内敛,在孕育着深层次的蜕变

        周遭战骨皆是染上了一片璀璨辉光,奔腾着浩瀚巨力

        他微微颤动,一缕缕湛青灵光如水波般荡起,好似一方大茧般缠绕,将他包裹其中。

        自其内,传出了阵阵战鼓擂动般的心跳声,回荡在幽暗的古殿中。

        十日后,有传闻在圣城中流转而开,北域十大风月地之一妙欲庵传人即将到来圣城

        这一消息无疑引起了剧烈的反响,诸多年轻俊杰齐聚,欲要前往圣城一睹这位仙子的芳容。

        亦有传闻声称,这位妙欲庵的传人想要宴请一众东荒人杰,似乎有要事相商。

        诸多消息纷杂,谁也辨不清真假,但皆是动身,向着圣城赶来。

        这一日,醉仙阙上高悬的古殿内,猛然传出了惊天动地的龙吟声

        好似直入九天,传扬至那无穷高处,云雾自开,照见乾坤

        一道青影化龙而出,腾空而起。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