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宫大能欲搏一世仙,第二枚残片(来了)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宫大能欲搏一世仙,第二枚残片(来了)

        水云湖前,人影绰绰,皆是满面热切与期待

        一位位老牌强者现身,自岁月中走来,未曾腐朽,依旧血气充盈,欲要搏一世造化。

        “是非成败转头空,何能永存?”

        有东荒活化石级人物出现,独自低语,眸光中满是沧桑与缅怀。

        太久远了,足足有上千年岁月,而今他们再度出世,人们莫不吃惊,上前行礼。

        “拼死一搏,照见前路,吾不愿继续枯坐下去,黯然腐朽。”

        又一位老人踏着光雨走来,面上满是褶皱,但却精神矍铄,一双眸子凌厉无比,吞吐神芒。

        他径直来到湖前伫立,周遭有修士上前问询,原来这亦是一位千年前的绝顶强者,也曾辉煌过,睥睨一时,快意天下。

        “岁月啊,太无情了,斩却了多少天骄红颜,埋骨他乡,道不清凄凉,数不尽沧桑。”

        有人感慨莫名,往昔岁月中的叱诧风云者也已老朽,千百年后呢?

        他们又会如何,一捧黄土飘扬?

        天风扬扬而起,自身畔拂过,带起愁思,缓缓远去

        一缕金霞高举,挥荡八方,入目皆是绚烂的虹光,交织铺展而开,绵延长空

        一幅惊人的画卷

        有金色古战车横贯天穹而来,华盖高举,瑞气垂落如瀑,一片无垠星空相随,内里四象共舞朝拜。

        其中,一袭青衣飘摇,浩瀚如山岳般的气机喷薄而出

        一缕眸光,俯瞰四方

        那是一位英武的青年,身姿昂扬挺拔,宛若一头真龙出渊,蓬勃而超然。

        “北帝王腾!”

        人们心中凛然,这一位年轻骄阳果然也到了,欲要窥探青铜仙殿的秘密吗?

        但他尚且如此年轻,才十七岁,又为何要行险一搏,进入这九死一生之地?

        “连他也来了吗,明明潜力无穷,寿元充足,也要淌这一滩浑水吗?”

        亦有人轻叹,难以理解

        “莫非,这青铜仙殿内,还埋藏着惊人的隐秘?”

        他们心中犹疑,青铜仙殿太神秘了,埋葬了久远岁月,尘封了太多。

        谁也不敢说了解,谁也不敢说一定能活着出来

        就在此时,那辆金色古战车上的人影却是‘嚯’的抬首,双眸迸射出无量金光,直冲斗牛,洞天察地,照临四方。

        那是一双极其神异的眸子,好似能照见古今,洞悉宇内,就那般望向了天际

        那里,花瓣飘舞,片片晶莹,一条由鲜花铺成的大道,笔直的自天际冲来,阵阵馨香沁人心脾。

        光华绚烂,鲜花大道绽放瑞彩,快速到达眼前,在上面立身有一个长袍男子,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白发如雪,昂然而立,甚是英伟。

        “南宫正!他真的还活着,赶来了青铜仙殿!”

        人群中,有阵阵惊呼响起,很不可思议。

        传说中的人族大能南宫正,修炼长生诀,以草木为家,以鲜花充饥,身边从不离植物。

        彩华消弭,金色古战车旁出现了一道身影,南宫正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伟岸,相貌英俊,白发如雪,有着一股极其特别的气质。

        “小友果然非凡,我自出世以来便听闻北帝无双,而今一见果然超然,连武道天眼都能修成。”

        他银发轻舞,身材高伟,立身在半空中,被花雨笼罩,身边草木翠绿欲滴,生机勃勃。

        笑着望向了古战车中的人影,那两束洞天察地的璀璨金光,他自然是识得

        也曾在古籍中留下浓厚一笔,武道天眼,是一门早已失传的恐怖秘术。

        “南宫大能亦是留名青史,久仰。”

        王腾微微一笑,算是见礼

        绝顶大能南宫正,果然强悍非凡,好似与这片天地的生机融为了一体似的,柔和而自然。

        “南宫大能,他真的要闯仙殿吗,那可是九死一生的险地啊,至今都未曾有人走出过。”

        有修士开口,想要劝阻,从古至今,步入青铜仙殿中的强者还未曾有人活着出来过。

        皆是埋骨其中,葬送一缕遗愿。

        “想要照见前路,自然九死一生,不然何以有古来圣贤皆空叹?进入青铜仙殿,搏一时生死,争一世仙,总强过落寞而终!”

        天穹之上,南宫正面容肃穆,眸光自周遭扫过

        他见到了许多曾经的面孔,但俱是苍老了,在岁月中衰败

        但这,却让他愈发坚定

        鼎盛一时之风发意气,逝水东流去之叹息,到头来终是梦幻空花一场,千百年后还有谁会记得?过眼云烟,终为空。

        “勇猛精进,方可高歌前行。”

        王腾眸光闪烁,那水云湖愈发幽深,好似那漫漫无垠的前路

        照见,探寻

        “此世一搏,再予青天!”

        南宫正宝相庄严,如拈花的神佛一般超然,一株参天古木在他身后生长,耸入高空。

        馥郁芬芳的花香,绵绵悠悠,迎面扑来,漫天都是飞舞的花瓣,灿灿生华。

        他一步踏出,径直没入那水云湖中,竟是第一个冲向了青铜仙殿

        欲要搏一世缘

        在其后,数位东荒老人物亦是轻叹,接连步入其中

        轰隆隆!

        金色古战车轰鸣而起,荡起璀璨涟漪,湖面自分,容其进入。

        “北帝也进去了!”

        “那可是九死一生的险地啊,他又为何如此。”

        人们惊叹,青铜仙殿现世,果然掀起了大波澜

        不光诸多老牌强者接连现身,就连当今年轻一辈的最强者都选择了进入其中

        欲要探寻

        “历来东荒强者的埋骨所啊,又能走出几人?”

        亦有人怔然,幽幽而叹

        太渺茫了

        而后,越来越多的身影到来,荒古世家、圣地、大派,皆是有古老人物现身

        引起阵阵惊呼,他们辉煌的过往也被展露而出

        但最后,他们俱是选择了一搏,进入水云湖,青铜仙殿一探。

        水云湖下,一片深邃

        一座巨大的铜殿若隐若现,宏伟无比,简直快比得上一座小城了。

        气势磅礴,上面绿锈斑驳,看起来古朴而大气,给人以极其苍凉的感觉。

        “仙殿····”

        道宫内传来的呼应感愈发强烈,王腾眸光幽深,驾驭古战车而行,驶向了那座宏伟古殿。

        在他的前方,绝代大能南宫正一马当先,周遭花草瑞彩连绵,一颗通天建木瞩目,垂落温润光辉。

        他围绕古殿而行,在找寻着入口

        呼拉

        身后水波涌起,接连数道身影浮现,向着古殿而行。

        “呼应感传来的方向,在这一边。”

        王腾心中微动,将残片托扶在掌心,其上纹路交织而亮,隐隐向着青铜古殿的另一侧指引。

        他没有迟疑,径直行了过去

        古殿前,一扇青铜大门耸立,其上锈迹斑斑,有岁月的痕迹在沉淀。

        啪

        王腾收起金色古战车,一只手按在了大门上,掌心中央残片愈发明亮

        下一刻,便有莫大的吸力迸发,好似一方深渊巨口张开,将他吞食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便出现在了一处大殿中,无尽的空旷,说不出的寂静,里面昏昏沉沉,模糊的紧。

        王腾环顾周遭,很静谧,好似只有他一人存在一般。

        有淡淡的雾气缭绕,非常迷蒙,空旷的古殿中,一眼望不到尽头,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之初。

        嗡嗡

        掌心中央,那枚残片微微闪烁,好似成了一道信标,指引着前行道路。

        王腾漠然不语,掌心一点荧光闪烁,他跟随着呼应传来的方向迈步而行。

        两畔时常有枯骨显露,一行行血字充斥着凄凉与不甘

        寂静无声的古殿中,他一人独行,心神愈发沉凝,隐约有古朴苍凉的韵味传来。

        又路过十几具骸骨,在前方,有两扇门户显露。

        两扇门户形似太极中的阴阳鱼,左侧的门户是一个黑色的阴鱼,右侧的门户是一条白色的阳鱼,如不规则的弯月一般。

        在那黑色的阴鱼门户上,刻有一个苍劲的古字,气势迫人,直欲将人崩飞出去。

        死,这个字可以说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在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道。

        而在那白色的阳鱼门户上,也只刻了一个字,为生,笔力雄浑,神韵天成,流转出一股祥和的气息,与阴鱼门户截然相反。

        “生与死,两扇门户,通往何方?”

        他低语,双眸中有无量金光喷薄,照临四方,望向了两扇门户。

        两仪蕴生,阴阳并起,阳者为生,阴者为死,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阴阳互逆,生死易位。

        若是想要从此处走出去,那一扇死门才是正确的选择。

        自他掌心残片传来的呼应,亦是指向了那处死门。

        阴鱼门户,血淋淋的意境迎面扑来,在这一刻他好似看到了尸山血海,无尽骸骨,如海潮般齐齐压来。

        但他没有被影响,心神抱圆守一,攀至无穷高处,用力推开了黑色阴鱼所代表的死门。

        后面,没有森然杀机,也无血雨腥风,有的只是一条空寂的道路,不知延伸向何方。

        王腾继续前行,两旁静谧无声,足足过去半个时辰,他才走到了尽头。

        就在前方,混沌迷蒙,阴阳二气流转,这是一间空旷大殿,依旧为青铜所铸,在地上有几具灿灿生辉的白骨,但皆已破碎,似乎被人触碰过。

        一个巨大的‘仙’字刻在前方铜壁上,有着玄妙难言的韵味,竟是以鲜血书写而成,烙印进其内。

        血迹如新,根本没有干涸,灿灿血光四射而出,非常的慑人。

        王腾抬眼望去,自那巨大的‘仙’字下,赫然摆放着一方小祭坛。

        其上彩华连绵,蕴荡如水,静静的铺展而开,有别样的韵味

        在其中央,一枚残片莹莹而亮,好似有着生命一般,在颤动着。

        对比起来,王腾手中的这一枚残片无疑要暗淡的多,甚至看不出几分神异。

        但却亦是在此刻颤动起来,好似要飞往那鲜丽残片的身旁一般。

        “找到你了。”

        王腾微微一笑,心中放松了不少,一手探出,透过重重光晕,捏向了第二枚残片。

        刺啦!

        下一刻,却有一道朦胧光华涌现,将他的手阻拦在外

        好似一方铜墙铁壁,横立在前,不容寸进

        他不语,五指亮起四色灵光,龙吟虎啸,龟蛇凰鸣齐齐响彻,好似有四方天外天都倾轧了下来,要将一切破碎。

        轰隆隆!

        大殿内混沌涌动,阴阳二气流转,那光辉灿烂的‘仙’字,有着一股难以说清的韵味。不知不觉间,周遭渐渐迷蒙起来,如梦似幻,经人以不真实的感觉。

        天地枯寂,而后又繁盛,在演化,在生灭。

        大道清虚,空灵而又变化莫测,永不寂灭。

        噗

        光幕被破开,王腾只手探入祭台之上,将第二枚残片取出。

        很神异,其上纹路鲜活,好似跃动出来一般,在他手中闪耀着

        下一刻,王腾将两块碎片合一,拼凑出了一角

        哗啦啦!

        一下子,合一的残片上纹路大亮,恍若潮汐涌动,迸发出阵阵呼啸之音。

        自其纹路中猛然荡起一抹深沉气机,一缕神光如箭,径直融入了王腾额前。

        咚!

        好似一柄重锤砸在了心间,王腾一阵恍惚,恍若有人在身旁诵经祭祀一般

        愈来愈宏大,百人、千人、万人、一界,直至最后,好似连寰宇诸天都在诵念祈祷一般

        无数人影自眼前闪过,有古老苍凉的祭祀声回响

        一座座古老的祭台出现,上面摆放着一个圆盘状的器物,玉白无暇,好似天地法理之承载。

        各种各样的生灵齐聚,在祭台前叩首祭祀

        王腾心神一震,那莫名的诵念声竟是再度响起,压过了祭祀之音,再度显化出诸多画面

        那是一道身影,立于无穷高处,似若有,似若无

        给他以极其熟悉的感觉,好似下一刻,那道身影就要转过来一般

        但旋即,便有恐怖的波动迸发,死寂之意席卷而来,一缕缕灰白雾气飘荡,逐渐将此处遮掩

        “··············”

        隐约间,他好似听到了一声叹息

        就那般远去,淡去,直至消散

        与此同时,一篇古朴玄奥的经文显化,烙印在他的心头

        这片经文似乎有些残缺,无名且不完整,但却流淌着超然气机,好似凌驾万物法理之上,自成天地。

        ‘九灵通妙化,玄黄洞真,帝一衍四象,合灵九劫生,上为宗天阙,下号青冥州,曜景绝云杪,萧萧道生众。

        为我执命籍,残灵入天鸿,妙景道中降,炼我返婴蒙······’

        幽幽道喝,回荡不休,一道身影立足混沌之间,似若有,似若无

        道者,难明也

        ·········

        一年后

        青铜仙殿显化一事已经逐渐淡了下去,有人曾亲眼目睹那里山河改道,古殿沉没,消失在未知处。

        与人族绝代大能南宫正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位名扬五域的北帝

        王家众人曾在水云湖畔探寻了很久,也一无所获,直到一位神秘的老人到来,才停止了行动。

        “北帝可能未死,甚至得到了仙殿中的造化。”

        有人推测,那位出现的神秘老人很不凡

        据摇光圣地的一位长老所言,其曾一只手摁死了一位阴阳教的大能

        轻松写意,实力深不可测

        既然连作为北帝护道人的他都没什么反应,那必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或许,东荒历来最神秘的埋骨地,要被揭开面纱了。”

        不少老一辈的修士沉吟,认为那位天眷之人也许真的能够打破魔咒

        自那仙殿中走出。

        而今的东荒,却是被一位名为叶凡的少年搅动风云,掀起波澜

        短短的时间里便名扬东荒,甚至以一方古器镇压了金翅小鹏王、摇光圣子、与摇光圣女。

        一度令众俊杰瞩目,但可惜,他还只是一位道宫秘境的小修士,并没有圣子一级的人物愿意出手。

        北域圣城

        诸多大人物都曾在这里显露足迹,据传,王家不知何时招揽了三位源术世家的宗师级人物,接连切出了不少的珍宝。

        曾名噪一时

        人们惊异,都在探讨着东荒所发生的大事,年轻一辈的争锋尤为吸引人。

        “可惜了,若不是那方古器,摇光圣子与金翅小鹏王绝不会被那荒古圣体所镇压,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啊。”

        “金翅小鹏王可是能与姬家神体姬皓月争锋的俊杰,实力不凡,那摇光圣子亦是隐隐被誉为东荒十大人杰之首,曾横击北帝的存在!”

        “的确,但东荒十大人杰之首恐怕还轮不到他,莫要忘了那位天妖体妖月空,曾令北帝染血,在其躯体上留下伤痕!就连中州诸王体都无法做到,战力足以睥睨同辈!”

        “妖月空的确非凡,也曾在中州连斩六大天骄,浴血而狂,有传闻他与王体交过手,不知真假。”

        “都是虚妄,若是那位北帝归来,又岂有他们的位置?年轻一辈第一人,可是以血骨所铸就出来的,百招毙杀一位太上长老级人物,当今年轻一辈,又有何人能做到?”

        圣城各个赌石坊中,皆是有修士在交谈,传递着各种消息。

        曾经,一帝横天,压得一众天骄抬不起头,而今他步入青铜仙殿,消失了整整一年。

        诸多俊杰才开始展露头角,在这无垠大地上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辉。

        人们莫不惊异,曾经与北帝交锋过的俊杰们更是展露了强大实力,一度令人侧目。

        更让人推崇起那位横压五域天骄的身影,若是归来,又会是怎样恐怖的实力。

        天风浩荡,自圣城中扬扬而起,飘向天际

        那里,一点金霞如瀑,虹光席卷八方

        有古战车横压而来,荡起大片涟漪。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