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青铜大门开,神漠往事(来了)

第一百七十八章 青铜大门开,神漠往事(来了)

        噼啪

        万里荒原之上,点点星火跃动,照映大地,青铜大门前灰烬堆积,如同万载岁月中撇下的尘埃,被世间所遗弃。

        晶莹石壁闪烁,其内人形倒影蕴荡大道纶音,交织回响,涌入心头。

        无关经文,只是修行的感悟与理解,就这般包含在了纶音中,荡漾而开。

        王腾盘坐在石壁前,双眸微阖,手捏法印,整个人都好似化作了一种玄妙的存在,时而演绎开天之斧,垂落混沌气。

        时而化作演道之符,古纹跃动,玄奥难明。

        在他的胸前,隐约有一方宝轮转动,元光如水,沁润体表。

        嘎嘣,嘎嘣

        自王腾的体内,猛然传出了骨骼攒动之音,他的脊背绽放辉光,宛若一头昂扬而起的真龙,龙首昂天,吟动九霄。

        肉眼可见的,他周遭骨骼都染上了一层四色光晕,好似有地风水火蕴藏其中一般,浩荡巍峨,带起一丝古朴韵味。

        嘭!

        他身躯一颤,有庞大的力量在涌动,两点精芒自眸中迸出,蜿蜒五寸之远

        在恒宇大帝所留下的烙印中,他感悟良多,修为飞速拔高着,顷刻间便涌入了第二变大圆满,整个脊柱大龙的尾端已经化作了四色,源源不断的辐射周遭。

        “突破了?真是个妖孽。”

        不远处的蔡家长老心神一颤,有些无语凝咽,这什么世道啊,这般妖孽都无人来管管。

        化龙第一变时便能横击他,而今又突破了,立身八禁领域中,这年轻一辈中还有谁能挡的他?

        “无量他个天尊的,好在此处世界特殊,雷劫降临不下来,否则场中都得遭殃。”

        人群中,胖道士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若是在这里降下雷劫,那就不是好玩的了。

        他远远的望去,自夹缝中隐约窥见了那一道背影。

        石壁前,众大能不语,有那位一巴掌摁死了阴阳教大能的老人在旁,谁敢多言?

        皆是静心体悟着石壁的玄妙,恨不得把之烙印在心头,永远不要忘却才好。

        王腾武道天眼洞悉玄妙,能够感受到内里更深的痕迹,那一抹极道韵味。

        好似一方神炉横空,吞纳寰宇乾坤,星火燎原,焚灭诸敌。

        那是属于恒宇炉的一丝残痕,被武道天眼捕捉,清晰的呈现在王腾心头。

        他有所触动,自其内得到了诸多好处。

        有次烙印感悟,说不得他也能以斗字秘来演绎一丝恒宇炉之玄妙,镇杀敌手。

        “少主似乎受益匪浅,成功感悟到了那一丝极道韵味。”

        元阳族老神色微动,眸光落到了一旁的灰烬上,这股气机似乎与太初古矿有关联。

        按照先前众人所说,此处乃是被恒宇炉炼化后留下的痕迹,莫非是恒宇大帝与太初古矿之敌交手时所留下的,将之炼化,镇压在此地?

        他心中念头转动,自封的太早,对于人族大帝并不了解,倒是有些可惜了,都是惊才艳艳的无敌者。

        一个时辰后,开始有修士稀稀落落的起身,于他们而言,已经感悟不出什么了,得到的好处有限。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修士起身,那个胖道士也贼贼的站了起来,在那团灰烬前来回摆弄着,似乎乘着众人不注意篡起了一把。

        “呼,古之大帝留下的烙印,果然非凡。”

        一众圣子,王体起身,立到了一旁,只觉脑海内多出了一抹说不出,道不明的道韵,很玄奥。

        紫府圣子沉吟,眸光自石壁周遭扫过

        而今年轻一辈依旧坐着的,便只有姜家的姜逸飞,古华皇朝的皇子,以及那位北帝。

        又过了一个时辰,一众大能也相继起身,似有所得,闭目在一旁回味。

        不多时,姜逸飞与古华皇朝的皇子亦是眼露清明之色,自先祖的遗泽中得到了造化,感悟良多。

        “他竟然还在感悟?”

        姜逸晨白衣胜雪,儒雅出尘的他此刻也有些讶异,那位北帝依旧盘膝于石壁前,有一股浓郁的道韵在体表沉陷,沉浸在感悟中。

        “这是什么妖孽人物,竟然比我二人感悟的时间还要长。”

        古华皇子眼角直跳,那可是他们的先祖啊,留下的烙印竟然还有人能体悟到比后人层次更深的程度,真是惊人。

        姜家的宿老与古华皇朝的皇叔也是有些惊疑,这位北帝的悟性是何等之惊人,能够体悟如此之深,道韵浓郁无比。

        哗啦啦!

        石壁前,王腾血气涌动如潮汐,磅礴而澎湃,他似有所悟,双臂虚环,好似怀抱烘炉,坐拥天地。

        这一刻,他成为了唯一,心神高举,俯瞰肉躯,骨节上蕴荡着四色光晕,很不凡,在蜕变。

        “这青铜大门之后,不知又通往何方?”

        摇光圣地的长老伫立门前,眸光自其纹路上扫过,很繁复,充斥着古朴气机。

        他忍不住探出手来,按在其上,一众厚重苍凉感油然而生。

        “应当是通往外界的道路。”

        姬家宿老若有所思,瞥了一眼少了不少的灰烬,目光古怪的在那胖道士身上打量着。

        “咳咳,无量天尊,九阳镇阴,此处当为一线生机之所在,是通往外界的生门。”

        胖道士面皮厚实,自是不在乎这点东西,轻咳两声便装模作样的摆弄起来。

        不得不说,这无良道士还是有着几分真本事的,一通捣鼓之下倒也能自圆其说。

        “看来我等要出去便只能通过这扇青铜大门了。”

        大夏皇朝的皇叔微微颔首,上前一步,试着推了推那扇大门,有轻微的颤动,幅度很小。

        众人见有了成效便接连上前,几位大能合力,气血喷薄如大日,炽热而恢宏,缓缓将那扇大门推开。

        嗡嗡!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青铜大门缓缓张开一道缝隙,自其后迸射出了璀璨光辉。

        石壁前,王腾缓缓起身,眸中似有一方神炉高悬,镇压天上地下,星火滔天,焚灭万象。

        半响,他气机缓缓沉寂,收敛入体,回首望向了青铜大门前的众人。

        在他们的合力下,大门洞开,有璀璨金光照映而来

        热风席卷,门后竟是一片荒芜大漠

        大漠一望无垠,烈阳如火,就在前方尽头,黄沙如海,斑驳金辉照映而进

        “这···又是何处地界?”

        有修士愣神,怎么突然就到了大漠之中,他们不会是通过小世界横渡到了西漠吧!

        “这处地界,有些熟悉啊···”

        东荒一众圣地的长老们蹙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他们并不拖沓,径直走出了青铜大门,出现在了一望无垠的荒漠中

        环顾周遭,尽是沉寂

        “无量他个天尊的,真是见鬼了,怎么会来到这处地界!”

        胖道士心头一颤,惊呼出声。

        他好似知道什么一般,在周遭跑动了一圈,颇为无奈的坐倒在了地上。

        “这里是哪你倒是说啊!”

        不少中州修士急得抓耳挠腮,这胖道士也忒不是个东西!

        “这是是东荒,乱云洲十万里之外的神漠,当年恒宇炉一把火给烧出来的无垠大沙漠。”

        姜家宿老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中激荡,缓缓开口

        一众东荒圣地的长老们亦是沉默,难怪会如此熟悉,原来是又回到了东荒。

        “什么,与姜家的恒宇大帝有关,当初发生了什么?!”

        人们很吃惊,莫非此处还与小世界有所关联不成?

        真是恒宇大帝与人交手,而后将之炼化镇压?

        “先祖曾与人大决战,恒宇炉的一丝余波打出了这片神漠。”

        姜逸飞道。

        “怎么可能,古之大帝天下无敌,怎么会生死大战?”

        有修士不相信,开口质疑。

        “如果是对手也是大帝级人物呢?”

        古华皇朝的皇子骤然开口,说出的话语却是令人心惊。

        “不可能,一个时代怎么可能会有两位大帝,古籍从来没有记载过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谁与曾与恒宇大帝生死大对决?”

        羽化王徐子轩蹙眉,并不相信。

        “总有些事被历史遗忘,不会现世,纵然曾经惊天动地,也不会留下点滴痕迹。”

        那胖道士幽幽一叹,眸光自姜家与古华皇朝的众人身上扫过。

        烈阳当空大漠如黄金溶化而成,炽热难耐,没有一丝风,没有一朵云,火辣辣,金色的沙粒有些刺眼。

        “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中州大能很急迫,想要知晓这一真相,竟然让他们自中州横渡来了东荒

        简直骇人听闻。

        “那个堪比大帝的无上强者,来自太初禁区,昔年,恒宇大帝惊艳于世,为铸极道武器,走入太初禁区,曾在那里大开杀戒……”

        姜家的宿老开口,将当年之隐秘讲述而出。

        那位无上强者自古矿中杀出,与恒宇大帝生死大对决后,被恒宇大帝击毙在此,炼化做飞灰镇压在了小世界中。

        “堪比大帝的强者,到底是还是被炼了个形神俱灭……”

        有修士倒吸一口凉气,为恒宇大帝的神威所震慑

        当真无双,帝威不可侵犯。

        那可是太初古矿出来的人啊,要知道,这座禁区亘古长存,古往今来,天下出了多少惊才绝艳的天骄,但却没有人可以奈何。

        然而,里面出来的一位无上强者,却被恒宇大帝被灭掉了,帝威难测!

        这的确是让人震惊的事情,没有记载于史籍中,很难让人相信。

        “太初古矿就没有什么动静吗,被灭掉一位无上存在,应该有反应吧?”

        年轻的太阳君王开口,有些疑惑,难道一方禁区就没有报复吗?

        “其后之事难以知晓,但自那一战之后,恒宇大帝立下姜家道统,直接去了中州,再也没有回来过。”

        姜逸飞轻叹,眸光望向了古华皇朝的众人。

        远走中州之后,恒宇大帝便开创出了古华皇朝,他们两家也算是同根同源。

        轰隆隆!

        正在众人攀谈之际,自天际无穷高处猛然迸射下惊天雷光,蜿蜒若龙蛇,直冲而下

        “雷劫?是谁在这时候渡劫?!”

        修士们远远避开,一阵错楞,刚出小世界就有雷劫降临,莫非是先前感悟石壁时有人突破了不成?

        隆隆!

        雷声炸响,连绵不绝,一袭青衣踏空而上,挥拳横击

        “是北帝,他通过感悟石壁又突破了!”

        一片惊呼声响起,很是讶异,这位无上天骄竟然再度突破,引动了雷劫降临。

        这世上,又有几人在化龙秘境时就开始渡劫?

        妖孽,太妖孽了!

        轰隆隆!

        雷光如水如潮,狂乱的涌动着,轰砸四方

        那袭青衣不惧,立身八禁领域,横扫诸劫雷

        拳锋所向之处,皆灭,皆陨,皆拜服

        长空震颤,四象共舞,战天斗地的恐怖意志升腾

        王腾不欲拖沓,斗字秘施展而开,破灭万千雷光

        很快便崩碎了一片片雷海,打的紫光飞溅

        须臾间便扯碎了劫云,沐浴瑞气而立

        但令人惊异的是,雷劫并未消散,反倒再度凝聚而出,又一次轰落

        “为何又降下了雷劫?”

        “连渡两劫,这是两劫加身啊,北帝连破两个小境界!”

        众人惊诧,当今世上,竟然还有能连渡两劫的人物

        这未免也太过妖孽了些。

        “大世将起,却有一帝横压啊。”

        有人低语,惋惜无比,一个辉煌灿烂的大世将至

        却有一位无上天骄遮蔽了所有光芒,难望其项背

        轰隆隆!

        王腾大喝,立身于八禁领域的他丝毫不惧雷劫,张口便鲸吞了千道狂雷入腹

        一阵噼啪声炸响,脊柱大龙愈发高昂,神光璀璨

        两劫加身也拦不住他,一炷香的时间里便皆是破去,成就化龙第三变

        哗啦啦

        瑞气垂落如雨如瀑,好似在为他加冕

        “嘶,化龙第三变了,这也太惊人了些,立身八禁领域,这下恐怕连老牌强者都挡不住他了!”

        “他才十六岁啊,便有如此修为,当真是古帝转世不成?!”

        人们愕然,妖孽人物总是惊世骇俗的,远超常人想象。

        一众大能也是沉默,对比起来,他们也有些黯然神伤

        恐怕对北帝而言,要不了多少时间便能达到这一境界,与他们平起平坐。

        而后,他们选择了沉默,寻找出去的道路,神漠足有万里,对恢复了神力的他们而言,横渡也并非难事

        途中,他们曾远远的望见了一些黑色的金属块,足足有五六米长,通体乌黑,有暗淡的光泽。

        在其上,有莫名的道纹留存,似乎在影响着整片大漠一般,深邃而幽暗。

        黑色的金属块,坑坑洼洼,很多地方,像是被人以掌指拍击、凹陷下去的。

        在元阳族老的帮助下,王腾将之收取了不少,剩下的便被几位大能给平分了去。

        就在黑色的金属块被收起的刹那,虚空一阵摇动,周遭天地景象大变。

        这片金色的大沙漠,像是浪花一样破碎了,正前方的沙海消失,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淡淡的山影。

        修士们大喜,影响神漠的道纹被收起,一角被洞开,终于找到了出路,皆是飞遁了出来

        不远处便是一片绿洲,充斥着盎然生机。

        一

  http://www.abcxs.org/book/102628/56391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