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两年岁月,王冲出世(祝大家除夕快乐,2021牛转乾坤!)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两年岁月,王冲出世(祝大家除夕快乐,2021牛转乾坤!)

        刺啦!

        神凰腾空,双翼展开恍若遮蔽天穹,根根火羽若赤玉,绽放着炽热光辉。

        王腾发丝狂舞,演化出的神凰直冲而下,激荡火海滔天,赤霞高举,夺目而晶莹。

        嘭!

        一道人形生灵直接溃散,被生生打爆,崩碎成漫天紫光,莹莹而落。

        最后两道雷光生灵扑杀而来,演绎妙法,一尊化出十二层宝塔,镇压九天十地,万千光辉凝成一簇,轰然盖落。

        另一尊演化出一口云纹大钟,波光如刀,平地削出道道裂缝,其上龙凤起舞,合鸣不绝,祥瑞自显。

        “如此强横的攻势,若是我等上前恐怕早已被打爆了吧。”

        有修士深吸一口气,面上满是紫光映照出的斑痕。

        “何止打爆啊,恐怕都成飞灰了,四极境就开始渡雷劫,简直闻所未闻。”

        “是啊,倒是听说过化龙秘境开始渡劫的妖孽,如今倒是见到一个更恐怖的。”

        “嘶,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日后的奇士府岂不是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众人汗颜,皆是有些难以自持,当中有不少年轻天骄眸光闪烁,暗自将自己代入其中推演,心神俱倦,难以为继,只有崩灭一途。

        嘭!

        朱雀神子闷哼一声,面上有些苍白,他双眸睁开,一丝惊色转瞬即逝。

        方才的推演,他连那片紫色雷海都未曾冲出,便陨灭在了其中。

        那恐怖的威能恍若是要将一切都毁灭一般,太过可怖,非人力所能抵抗。

        “真是个恐怖的妖孽!”

        他低语,愈发感受到那位北帝的强大,管中窥豹,以雷劫来推便可知晓其三分强大。

        睥睨同辈,少年帝者,当真不是虚言。

        噗!噗!

        很迅速,王腾没有一丝丝的拖沓,战力升华极巅,斗字秘演化出元皇道剑横斩而下,生死绝杀浓缩于三招之内,将最后两道生灵打爆。

        呼

        他张口鲸吞,将逸散的紫光尽数吸纳入腹,体表宝光流淌,溅起点点噼啪电弧。

        但无用,俱是化作了他淬体的资粮,使之愈发璀璨。

        数息后,乌云散去,自天际无穷高处猛然垂落瑞气,勾勒出龙凤之形,环绕相随,翩翩而落,浸染在王腾体表。

        “天降瑞气?!他莫非真是承蒙天眷不成,渡过雷劫后还有如此际遇!”

        “天眷,天眷呐,此子经历当真玄奇,身份不凡,为天地所钟。”

        “细细想来,以往那古帝转世之言恐怕也并非空穴来风,很难不让人联系起来。”

        劫云散去,众人心头松了一口气,方才那雷光太过震撼人心,压抑而沉闷。

        而今俱是散去,一片祥和之景,他们也喧闹的了起来,热切的交谈着。

        “大世将来,诸王有敌啊。”

        羽化王徐子轩轻笑,眸光中有一丝战意在升腾,体内涌动的神力都沸腾了些许,映照出连绵仙光,有神羽飘落。

        “诸王并起,也会有一帝横压,未来,注定不会平静。”

        年轻的太阳君王忽而一笑,气机愈发昂扬,真强者,从不畏惧挑战。

        巍峨的高峰,才会引起攀登的;仰望的身影,亦能让人奋起追逐。

        哗啦啦!

        瑞气垂落如瀑,冲刷在王腾体表,自每一个毛孔中涌入,不断淬炼着他的宝躯。

        这样的造化很难得,古来都未曾有人经历过,非天地所钟者不可得。

        令人艳羡,叹服。

        “一境一重天,不是虚言。”

        王腾低语,感受着突破后体内涌动的力量,较之原先而言壮大了太多。

        四极秘境便是修炼四肢,双臂双腿,达到四肢通天之境。

        他猛地一吸,将那垂落的瑞气尽数吸纳,注视着其逐渐淡去,直至消失。

        如此看来,自己每次渡过雷劫后都将有瑞气入体的待遇,这可是一桩大造化。

        嘭

        自他体内,传出了一连串的炸响,筋骨齐鸣,若龙吟,似虎啸,在震颤,再度壮大。

        “恭喜少主,再登一重天。”

        一旁,元阳族老的身影缓缓浮现,笑眯眯的开口。

        王腾愈出色,他们自然就愈欣喜,这也代表着他们原始湖未来的兴盛。

        “恭喜王兄,修为更进一步。”

        大夏皇子夏一鸣亦是上前恭贺,面露笑意,看这架势是准备与王腾交好了。

        他的身后,三位大夏皇朝的老人亦是微笑着颔首,表露善意。

        王腾自是不会拒绝,与他们寒暄了一番便离去了,驾驭金色古战车轰鸣而过,荡出一片璀璨虹光,彩霞高举,如梦如幻。

        这些中州的王们尚未成长起来,待到四极秘境时才会绽放出应有的光辉,就如那生长的果实,只有在成熟后采摘吞服,才更美味。

        三日后,九霄王洞府的消息在中州传扬而开,骇掉了一地的下巴。

        一众王体云集,璀璨争锋,却有一帝东来,横压当世,令他们沉寂,光辉被遮掩。

        甚至,在那九霄王洞府外,那位北帝只一击,便生生打爆了一位化龙强者。

        横跨大境界斩敌,堪称古今妖孽。

        传闻,他的一缕眸光便可劈杀王体,令徐子轩与年轻的太阳君王止步,异象自主护体。

        人们惊诧,这位天骄太过惊人,继横扫北原东荒之后便来到了中州吗?

        但亦有传闻,那位北帝很失望,偌大一个中州,竟是没有一位王体步入四极,堪与他争锋。

        而后,便失去了他的消息,羽化王与太阳君王同时闭关,直指四极秘境。

        “我猜想,这位北帝很寂寞,遍寻天下却难求一败,如今一步登天,连位可堪一战的敌手也无,当真寂寞。”

        “大世将拉开帷幕,诸王亦将并起,破入四极秘境对他们而言并不会花费太久的时间,还有一战的希望。”

        “又一场大世啊,流血漂橹,不知晓多少天骄将黯然落幕,埋骨一方。”

        中州内,伴随着北帝的出现与消失,荡起了层层涟漪,有人亲手掀起波澜,却不愿将他抚平,就这般离去,留下一个背影。

        诸王并起,天骄云集的波澜大世,在那巍峨古道的尽头,有人,在俯瞰!

        一年后

        圣城,醉仙阙中

        “王兄啊,这么久都没见到你的身影,我可是想念的紧。”

        金赤霄笑眯眯的走来,身后跟着紫天都、紫天凤两姐弟,这段时间里他们可是四处奔波,比不得王腾清闲。

        玉桌前,一袭青衣飘摇,少年手托玉杯,日辉高举,映照四方,有点点晶莹洒落。

        “的确是好些时候未见了,赤霄兄近来可好?”

        那少年投来目光,自三人身上轻拂而过,淡笑着开口。

        “托王兄的名气,办起事来顺畅无比,皆是大功告成。”

        金赤霄大笑,眉宇间喜色浓郁,径直坐在了少年身畔。

        这两年时间里,他亦是苦修不辍,修为突飞猛进,倒是意气风发。

        “王兄。”

        紫天都、紫天凤两姐弟亦是入座,来到了王腾身旁,这两人出自神灵谷王族;元神强大无比,自王腾身上察觉到了令人心悸的气机。

        纵使王腾有意收敛,他们也还是有些压抑感。

        “嗯。”

        王腾微微颔首,这些时日以来,神灵谷也对王家提供了不少助力,免去了不小麻烦,整个北原,已经无人能够阻止王家的崛起了。

        “对了,这次来,也是想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北原,奇士府曾有人在数月前登门拜访过王家,可惜王兄你身在圣城,无缘一见。”

        半响,金赤霄开口,此番临行前,王家倒是希望这位在外闯出了莫大动静的少帝能够早些回去,托他来劝说一番。

        “奇士府来人?”

        王腾眸光微动,那个天骄云集,妖孽横行的地方,也要为他敞开大门了吗。

        他们号称中州第一学府,历来都招收天骄妖孽级的恐怖人物,亦会重点关注一些崭露头角,搅动风云的年轻人杰,对他们发出邀请。

        细细想来,再过不久,自己那弟弟也该出世了。

        “好,过些时日,我便回北原。”

        他应了下来,准备动身回去一趟。

        一年时间里,双眸在九道古字的融汇下缓缓蜕变,武道天眼的威能初见三分,洞天察地,照见本源,亦非难事。

        十日后,他准备离去了,消息在圣城中传扬而开,引来了诸多目光。

        “还未能再与你一战,便要离去了吗?”

        大衍圣地的石坊中,项一飞低语,负手而立。

        怔怔的望着远方,在那天穹之上,赫然有一辆古战车横空,一位青衣少年伫立其中,俯瞰四方。

        “离去了吗,真是可惜。”

        道一圣地驻地内,李东来轻叹,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复杂难言。

        未来,或许还有争锋的机会?

        “他要离去了。”

        姬家石坊后院,两道身影并肩而立,注视着高渺天穹,那一抹金虹格外的亮眼。

        “再有一年,我便有了挑战他的把握。”

        姬皓月开口,身后隐隐有着一轮明月高悬,波涛云卷。

        “我曾听闻,他在中州亦是搅起了大波澜,令一众王体黯然失色,你需得小心。”

        姬灿月没有多言,只是淡淡的劝阻了一句。

        两人不语,天穹上的那一抹金虹愈发璀璨。

        “这就般离去了?可不像你的作风。”

        摇光圣地拍卖行中,一百零八道璀璨神环高举,摇光圣子身躯喷薄圣光,如雨如瀑,宛若置身一片净土,神异超凡。

        他静静伫立,鲜亮璀璨的光辉中莫名显露出一抹暗沉之感,愈发深邃。

        唰!

        长空中,金色古战车旁,一道身影闪烁而出,紫衣微扬,与王腾对视。

        “是他,妖月空!”

        “这是要做什么,临别前的一战吗?”

        “难,一年时间,北帝战力惊世,说不得又破入了一片崭新天地,难以言说。”

        圣城中,流光四溢,无数修士腾空而起,望向那一抹金虹。

        亦有老辈人物探出神识,盘桓在天际,保持了一个恰好的距离。

        “你要离去,何时归来?”

        妖月空开口,长发披肩,一双眸子中充斥着野性的光辉;如今的他,已是大不相同。

        “谁又说得准呢。”

        古战车中,王腾莞尔一笑,这次离去,恐怕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来了。

        或许,再见面时,这些各个大势力的天骄们也将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辉。

        “临别前,与我一战吧。”

        妖月空开口,眸子内升腾起天妖临世之像,一股蛮荒苍凉之意弥漫,蕴荡在周遭。

        “你知道的,你不是我对手。”

        “一试,让我知晓,差距还有多大。”

        王腾眉角微微扬起,而后一笑,一指缓缓点落

        轰嚓!

        混沌若鸡子,无垠浩荡,宛若有神人持斧,开天辟地,璀璨的弧光照临四方,成为了唯一。

        开清浊,分阴阳

        那一道璀璨弧光凝于一线,轰然爆发

        轰隆隆隆!

        妖月空脑海内炸响连绵,神色一怔,再回首,那辆金色古战车已然远去,消失在天际,余下彩霞连绵,虹光高举。

        他伫立长空半响,眉心处,一滴血珠缓缓而落,无声无息。

        ·······

        一月后,北原

        王家议事大厅中,四道人影齐座,辉光摇曳,几盏古灯沧桑,留有岁月足迹。

        “这段时日里,东荒,中州,都可谓是因你而动,掀起波澜呐。”

        王成坤笑着开口,也正是因为王腾种种惊人的举动,才引来了奇士府的目光。

        有人登门拜访,愿意让王腾提前进入其中修行。

        “是啊,吾侄可是万众瞩目,不张扬一些怎么行。”

        王成风、王成云两兄弟附和出声,这段时日以来王家在北原可谓蒸蒸日上,诸多势力相助,令他们愈发壮大。

        北域四大教亦是与他们相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门下弟子前来历练。

        王家子弟亦是南下东荒,在那里修行,与人交手历练。

        寒暄半响,殿外猛然被一片阴影所笼罩

        一头青色老狼到来,对着王腾点点头,示意他跟上

        “去吧,看来老祖也知晓你回来了。”

        王成坤摆摆手,让王腾跟着老狼去见老祖。

        片刻后,一人一狼穿过重重殿宇,来到了一处古朴楼阁中

        “进去吧。”

        青狼神念传音与王腾,而后便卧在了门旁,双眸微阖,一幅小憩的模样。

        吱呀!

        暗红色的木门被推开,王腾步入古楼,一位发丝稀疏,但精神矍铄的老人赫然伫立其间,正淡笑着望来。

        “老祖。”

        王腾行了一礼,这位老人血气依旧充盈,尚在鼎盛之时。

        “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王烈老祖微微颔首,眸光在王腾身上打量着,欣慰的笑了笑。

        后辈子侄中,出了这么一位惊才艳艳者,倒也是他王烈的福气,能够在活着的时候看到王家鼎盛,君临北原的那一天。

        “老祖,我在中州的一处传承之地得到了这本古经。”

        王腾开口,取出了九霄王的传承古经,这是一篇古之圣贤所著的经文,玄妙无穷。

        九霄王的祖上出过数位古之圣人,亦有圣贤之家的美誉,其所修行的经文亦是深奥玄妙,足够人窥见那一道门槛。

        只可惜他夭折的太早,倒在了秦岭深处,不然说不得千年前中州亦是要多出一位圣人。

        “古之圣贤所著的经文吗,你有心了。”

        王烈老祖眸光闪烁,略微参悟了一番九霄古经,察觉到了其中玄妙,有助于他破关,一窥那圣域风光。

        “只可惜古祖为了延续繁荣,早早的身合了那北极仙光···”

        他幽幽一叹,亦有些惋惜,维持家族的延续与繁荣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有我在,王家会日益繁荣。”

        王腾开口,神色郑重,他深知而今古族对王家的助力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

        他王腾,便是其中的核心,原始湖的代言人,这个身份能够在未来的时间里为王家免去很多麻烦。

        “你有这心,便是极好,说起来再过不久,你也将多出一位亲人了。”

        王烈老祖点点头,开口打趣了一句,这段时日里王成坤作为王家家主可是意气风发,生活都多姿多彩了起来。

        “那也不错。”

        王腾眸光微动,他的那位便宜弟弟王冲,也要降世了啊。

        他也算的上好运道,在成长的过程中得到过造化,沐龙血,饮龙髓。

        以九岁之龄便达到了化龙秘境,堪称妖孽。

        不过心性却是娇生惯养了些,需得好生调教一番,未来说不得也是一位大才。

        王腾心中念头转动,倒是思量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一年过去

        期间,有雷劫显化,乌云绵延而来,笼罩在王家祖地的上空,一道身影演化四象,地风水火交织,将垂落的紫光雷海轰碎。

        九道人形生灵亦是被一一撕碎,崩解成漫天紫雨,被王腾吞噬,蕴养体魄。

        这一年,他十六岁了,身躯日益挺拔壮硕,修为臻至四极秘境的四重天。

        战力惊人,曾外出击毙过数头化龙秘境的古兽。

        亦在此日,他的弟弟,王冲出世了。

        那是一个皱巴巴的小家伙,望着他直笑,很灵动,天资不凡。

        “有你腾飞在前,便愿他一飞冲天吧,就叫王冲好了。”

        王成坤摸了摸了小家伙的面庞,定下了名讳。

        王腾上前,将王冲抱在了怀中,咿呀声不止,小家伙的手挥舞着,好似要与王腾拥抱一般。

        “希望有朝一日,你真的能够一飞冲天吧。”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