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日羽化双王出,天眼融汇雷劫来(合一,祝大家除夕快乐)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日羽化双王出,天眼融汇雷劫来(合一,祝大家除夕快乐)

        嗖!

        两道金光连绵而起,直入天际,王腾双眸绽放璀璨神光,宛若两片宇宙在幻灭,在重生。

        “那是什么?他是双眼发生了怎样的蜕变?”

        “石壁上的道痕,涌现出了九道古字,莫非有什么秘密在其中?”

        “有传闻,千年前九霄王纵横睥睨时掌握有九道神秘古字,拥有改天换地的威能····”

        场中,不少修士神色凛然,望向那少年的目光里满是惊异。

        莫非当年九霄王掌握的九个古字,便在那石壁中不成?

        而今,被那位北帝得了去?

        “长老····”

        角落边缘里,阴阳圣子苦笑,作为大教圣子的他,第一次生出这样的无力感。

        身后三位化龙境的长老轻叹,亦是摇摇头。

        他们也是有心无力,有那位深不可测的老者在,一切都显得有些徒劳。

        “这样的蜕变,九道古字融入眼中,金光射斗牛,莫非是要衍生出武道天眼?”

        人群中,一位白衣青年开口,他清秀俊朗,神色祥和,衣角在风中飞扬,有飘渺仙意。

        “是他,羽化王徐子轩!”

        “连他也到来了吗,这般罕见的体质亦是现世。”

        “这羽化之体非常可怕,有着诸王无法媲美的优势,在修行的过程中犹如神蛹蜕变,破茧化蝶。”

        伴随着徐子轩的出现,场中修士们生出了些骚动,并未有人发现他何时到来,好似凭空出现的一般。

        羽化登天,脱胎换骨,这是一种世间罕见的体质,上万年都不见得出世一次,号称盖代,名为羽化王。

        “不愧是名扬北原东荒的北帝王腾,而今得了九道古字的造化,说不得能够蜕变出武道天眼。”

        徐子轩似乎知晓的很多,他有些神秘,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带着一丝丝超然气机。

        他淡笑着望向场中,那位青衣少年眸中光辉轮转,似有万千道痕演化交织,很瞩目。

        骤而,有水波般的光潮涌起,在徐子轩的身旁,无声无息的多了一个人,金光炽盛,像是一轮太阳在燃烧。

        这是一个高大的青年,如一面金色的神墙,巍峨沉凝,给人以非常可怕的压力,他一动不动,眼眸凌厉如刀锋,自众人身上扫过。

        在他的身上,璀璨金光如海浪般澎湃,常人无法直视,光华炫目,如一尊太阳神般浮现。

        浓密黑发披肩,被镀上了一层金辉,这个青年看起来很强势,脸如刀削,棱角分明,眸子中电光四射。

        “高兄,你也来了?”

        羽化王徐子轩讶然,目光微微转动,这位可不是凡俗,乃是中州的双子王之一,为太阳君王,亦是王体。

        那太阳君王点点头,眸光直直的望着场中那道身影。

        “北帝横扫东荒十大人杰之战,我亦有所耳闻,故来一探。”

        他言简意赅,为王腾而来。

        而在曾经的岁月中,中州历代双子王都名动天下,是可怕的体质,四千年过去,再度出世。

        相传,双子王合一,天下无敌,是最可怕的组合,可以横扫同代,根本没有敌手,堪称无双。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堪比东荒神王,拥有可怕的血脉,最重要的是天生互补,一旦联手,所向披靡。

        “原来如此,一步登天之风姿,着实令人神往。”

        羽化王徐子轩点点头,并不意外,当初听闻那位北帝到来时他可是也惊讶了好些时候。

        毕竟东荒离中州也是有着不短的距离,这位北帝为何而来却是不知了。

        他瞥了一眼边缘角落旁的阴阳教一行人,心头却是有些讶异,这帮人什么时候也改性了,居然立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无。

        噌!

        场中央,那两道璀璨眸光缓缓收敛,王腾眉心涌动五彩神曦,缓缓将其隐于眸子深处。

        九道古字很神异,蕴藏有可怕的威能,让他的双眼发生了蜕变。

        “羽化王,太阳王·····”

        王腾回首,眸光内残余的辉光点点而落,荡起涟漪

        他注视着这两位中州的年轻君王,俱是拥有着强大体质,传承不凡,若是步入四极小成,将有睥睨同辈之姿。

        咚!

        宛若战鼓擂动,当空生出炸响,两人血气喷薄,诸多异象纷呈。

        大日横空,九只金乌腾飞环绕,卷起赤霞连绵,浩荡澎湃。

        无尽神羽挥洒,化而登天,悠然空灵。

        伴随着那一道眸光的落下,两人王体异象自发涌现,震荡长空,周遭皆是退避,不愿被波及。

        “高兄,若是你们双子王汇聚,可有把握?”

        徐子轩神色微肃,周身白羽纷飞,仙意盎然,几欲登天而去。

        他的体质很强大,每一次破境都是一次大蜕变,有无上造化。

        但如今,他在那位北帝面前,却是生出莫大的危机感,连一道眸光都无法承受。

        “四极小成,或许能一战。”

        年轻的太阳王摇摇头,有些惋惜和遗憾,而今他们虽然初绽王体光辉,但终究未曾步入四极秘境,达到小成地步。

        与那位北帝的差距便如天壑一般,若是他双子王归位,同为四极秘境的情况下或许尚可一战,而今却是差了不少。

        “可惜,尚未步入四极,不能一战。”

        场中央,王腾摇摇头,他亦是知晓双子王归位时战力横扫无双,但可惜这些中州的年轻天骄们境界不够,尚未臻至四极。

        而后,他天灵处神台洒落辉光,将周遭涌起的王者杀机消弭。

        破碎的石壁前摆放着九霄王生前的遗留,那一方通体由九天白玉壁所铸就的大印便在其中。

        王腾没有犹疑,统统收入了自己的道宫中,一点没剩下。

        看的场中众人眼角直跳,心头好似滴血了一般,那可是一位王者的遗留啊,一点也没留下。

        “少主?”

        元阳族老望了过来,并未在意场中众人的反应,想来那破碎石壁中的九道古字便是少主此行的目标了,既然已经得到,便没有继续停留的必要。

        “走吧,我有预感,二重天的雷劫要来了。”

        王腾微微颔首,准备离去,那破碎石壁中蕴含的九道古字浩瀚无比,不是短时间内所能参悟的。

        他如今血气充盈,自石壁中有所感悟,已经走到了四极一重天的极限,隐约感受到了雷劫的到来。

        轰隆隆隆!

        金色古战车显化而出,其上华盖高举,荡漾瑞气连绵,四象真灵共舞,璀璨星空高悬。

        王腾一步迈入其中,古战车轰鸣而起,激荡白浪连绵,彩霞回荡,一片刺目虹光。

        “长老,他离去了。”

        阴阳圣子有些苦闷的收回目光,这次一趟算是打白工了,什么也没得到。

        好在他们趋利避害的功夫极深,人没事。

        “我知晓,回去吧。”

        三位阴阳教的长老颇为无奈,这样的局面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宗汇报,交给那些大人物们决定吧。

        “若是子轩兄步入四极,说不得能与那位北帝一争高下。”

        临别之际,年轻的太阳君王忽而开口,望了一眼白衣飘飘的徐子轩。

        这羽化之体很不凡,一秘境一神藏,蜕变起来超凡脱俗。

        “难说,以往只是传闻,今日能得一见方觉其恐怖;能够一击灭杀一位化龙秘境的修士,着实可怖。”

        羽化王徐子轩却是微微蹙眉,并无把握,他环顾周遭,那位大夏皇子夏一鸣早已离去,朱雀教的神子亦是消失。

        倒是安平国与赤阳国的两位天骄火气十足,好似要在这里大战一场似的。

        一炷香后,洞府外

        碧空无垠,却有一片乌云绵延而来,其内雷光闪烁,紫光如潮,好似下一秒就要砸落一般。

        轰隆隆!

        金色古战车轰鸣而出,王腾脚踏长空,身后演化出一对凰翅,冲霄而起,红霞高举,绵延百里,激荡地风水火。

        隆隆!

        刹那间便有雷光砸落,宛若蛟龙蜿蜒,横贯长空。

        嘶拉!

        王腾左臂化作红霞长刀立劈而下,锋芒四溢,当即便将那雷光撕碎,崩散点点。

        他无惧,直冲而上,真凰翅震荡风雷,十指好似化作了十柄赤霄神剑,鲜红欲滴,璀璨晶莹,连穿十数道劫雷。

        那红霞夺目,径直打入乌云内部,荡起层层涟漪。

        “这是在渡劫?他又突破了!”

        洞府入口处,大夏皇子夏一鸣面露愕然之色,有些呆滞的望着那道冲入劫云中的身影。

        还没见过这么生猛的,别人都是对劫雷避之不及,这位北帝倒好,直接冲杀了进去,好似要将之彻地捣毁一般。

        轰隆隆!哗啦啦!

        猛然间,劫云中央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一片紫光雷海倾泻而下,将王腾淹没在其中。

        “嘶,这般景象,可真是恐怖。”

        朱雀神子伫立飞舟之上,一道惊雷炸响,映照出他骇然的神色。

        同为四极秘境,这之间的差距却是令人汗颜。

        “这般手段,早已无用!”

        焉地,自那紫光雷海中传来一声大吼,一缕血气昂扬冲霄,演化四极天地,地风水火絮乱,龙凰合鸣,玄武长嘶,白虎啸天。

        可怕的异象迸发,沧桑而古老。

        只一瞬,便将那紫光雷海崩灭散落,一道身影自其中冲出,手捏印法,似若有,似若无,一元复始,万象归源。

        下一刻,元始印轰击而出,生生抹灭了一小块劫云,令其复归于无,消散天地间。

        “这是什么印法,如此恐怖,竟能将劫云都抹去!”

        百晓门的修士惊呼,很不解,自那玄妙的印法中感受到了本源气机,万象之始,万物之初。

        一众自洞府中走出的修士皆是停在了原地,不敢妄动,他们可不想被牵扯到雷劫中,只好定定的注视着那道轰碎劫雷的身影。

        轰隆隆!

        一片又一片的紫光雷海垂落,近乎压垮长空,迸射出刺目而炽热的劫光,压抑而沉闷。

        在那其中,一道身影头顶宝轮,演化诸多圣法,劈碎道道劫光。

        “碎!”

        王腾大喝,一拳轰砸而下,四道璀璨神轮加身,好似有四方天外天倾轧而下,破灭万千,宛如大势滚滚而来,将一切都碾碎,不可阻,不可挡。

        最后一片劫光雷海亦被轰碎,连飘荡的劫云都被轰开了一道缝隙,有点点日辉照映进来,洒落斑斑点点。

        “这是,要结束了吗?”

        有修士喃喃低语,未曾见过这般宏大的雷劫,近乎都睁不开眼了。

        “不像是,那劫云又翻涌起来,有九道人影显化!”

        “那是劫雷化形,竟然有九道人形生灵走出!”

        “人形生灵?简直闻所未闻!”

        “难怪北帝如此强大,连渡的雷劫都是这般恐怖吗!”

        不少修士面露骇然之色,难以想象,竟然雷劫中会有人形生灵化形走出。

        刺啦!

        长空中,那九道人形生灵动了,攻伐齐出,打出璀璨神光,紫色雷柱通天彻地,将那道身影淹没。

        “来了!竟然是同时搏杀?”

        年轻的太阳君王与徐子轩并肩而立,眉头蹙起,有些讶异。

        两人眸光自那九道雷光化形的生灵身上扫过,感受到了无比压抑的气机,险些将他们肌体崩碎,难以直视。

        “杀!”

        雷光消弭,一道被阴阳二气包裹的身影横冲而出,战天斗地的恐怖意志升腾而起

        王腾运转斗字秘,演化玄武拓海,神龟撞山,浩荡巍峨,径直撞入了一道人形生灵的怀中,将他打的稀碎。

        拳锋不止,化作一条真龙蜿蜒而起,横贯长空,云雾飘渺,有神龙探爪,将一道人形生灵捏碎,抹杀。

        “太凶残了,这是把那些雷光生灵当猪狗一般屠宰吗!”

        “真是惊人的战力,连雷劫都奈何不了他了吗?”

        “毕竟是能一击抹杀化龙强者的存在,四极秘境的天劫恐怕难有成效。”

        人们惊惧,这一幕太过骇人,难以接受。

        对他们而言灭顶之灾般的劫雷,却被人抬手间轰碎,打的稀巴烂。

        就连从未听闻过的人形生灵,都被砍瓜切菜般的撕碎了。

        这简直是一尊神魔般的人物,同境界无敌,视雷劫若无物。

        轰嚓!

        雷光倒卷,一柄百丈战斧横空,立劈而下,弧光璀璨接天连地,开辟清浊,分割阴阳。

        王腾身化乱古战斧,在斗字秘的增幅下愈发古朴,多出了一丝丝神韵,宛若开天辟地般斩落。

        炸响连绵而起,似若骇浪惊空,振聋发聩。

        “极道气机···”

        古战车旁,元阳族老神色一动,自那百丈战斧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气机。

        与原始湖内沉睡的古皇兵相仿,孕有一丝极道之意。

        刺啦!

        战斧劈斩而下,连斩四道人形生灵,一道弧光照耀天地,将绵延的乌云一分为二,拉出了一道巨大豁口。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