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千年前的九霄王,九道古字(上午四千,下午五千)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千年前的九霄王,九道古字(上午四千,下午五千)

        秦门主峰上,两道人影被迷蒙光晕所遮掩,恍若无物般自诸多弟子身边穿过。

        “掌教,近日那九霄王的传承现世了,各方年轻俊杰云集,咱们是否也要去上一趟?”

        不远处,一位身形瘦削的青年恭敬开口,似乎是在向着那位老人汇报着什么。

        提及到了一位曾经的王者,很不凡。

        “九霄王?原来是他····祖上出过古之圣贤的那一脉吗,只可惜为天妒,俱是早早夭折。”

        那老人双目微阖,似乎有所触动,他亦曾听闻过那位王者的威名。

        堪称为千年前中州的一位强绝君王,一方九霄天龙印横压八方,通体为九天白玉壁所铸,那可是圣人级别的神金,珍贵无比。

        亦有传闻,那位九霄王来历不凡,祖上曾经是辉煌过的圣贤之家,掌握有九道神秘的古字,有改天换地之威能。

        一旁,被朦胧光晕所遮掩的人影微微停顿,驻足在一旁,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

        “嗯,现在诸多圣地,大教已经有人前往了,据说那九道神秘的古字亦是现世。”

        那瘦削青年眼底闪过一抹热切,似乎有前往一探的想法。

        老人摆摆手,瞥了一眼周遭闲适随性的弟子们道“咱们秦门难得安静这么些时候,隐世门派就不要掺和这些大场面了,咱们承受不起。”

        “少主?”

        朦胧光辉中,元阳族老望了一眼怔怔出神的王腾,有些疑惑,莫非他还对那王者的传承感兴趣不成?

        “无碍,我等先行。”

        王腾回过神来,眉头扬起,祖上出过圣贤的九霄王?九道神异的古字?

        这倒是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看来成就武道天眼的机遇便在此了。

        他没有继续停留,那瘦削青年见掌教不愿,便没有再提,而是前往一旁修行去了。

        与主峰相对的石山上,两人到来,驻足在那一片布满了石刻的岩壁前。

        日辉高举,金霞璀璨,后山石壁上,有少许壁刻,都是一些兵器,如鼎、钟、塔、矛、剑等。

        如同少年随性所刻一般,太过拙劣,缺少美感,并无玄妙气机。

        然而,就在这时,如金鳞般的日辉照映,这些兵器印痕看起来有些不同了,竟有一丝古老沧桑的气息透发而出。

        “兵字秘····”

        他心头一动,凝神注视着这些石刻,越发觉得玄妙,那拙劣的痕迹看起来如一条条真龙在腾飞,将要破空而去,翱翔九天!

        拙劣的刻痕化成了道的神韵,化作真龙,凝就神凰,演化玄武,缔造白虎

        诸多兵器虚影亦是显化,很独特,充斥着道的痕迹。

        鼎、钟、塔、矛、剑、印等一众兵器轮转,壁刻闪烁,此时宛若化成了一面玉璧,渐渐晶莹了起来,在日辉的照耀下璀璨生辉。

        王腾运转开前字秘,细细体悟着石刻中的玄妙

        在这一刻,鼎、钟、塔、矛、剑、印等全都转动了起来,开始重组,而后竟然分解,融汇化成一个字‘兵’!

        这个字一出,天地星宇皆动,一种宏大的天音自无穷高处降下,振聋发聩。

        字字如刀,句句如剑,斩人的神魂,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承受住这般气机,宛若锋刃临体,近乎撕裂般的锐气迸发,在王腾的身躯上留下了道道血痕。

        兵字秘!

        兵字秘,与此前三秘很不相司,如一件惊世仙兵一样,字字诛人心神,撼动修者的魂魄,且经文很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醒转过来,眉宇间多出了一丝凌厉的锋芒。

        “果然玄妙!”

        王腾轻笑,此秘一成,天地间一草一木皆可为兵,甚至敌人的兵器都可为自己所用,神妙不可言。

        不过,这一秘很难修成,条件极为苛刻,欲控万兵,必先掌一兵,修成自己的仙兵,这是根基。

        唯一仙兵,是兵字秘的根基所在,是修者的唯一证道之器,是为兵祖!

        “以兵字秘淬炼我的帝玺,想必亦会有不小的收获。”

        他喃喃低语,眸光闪烁不定,这一秘术对他而言妙用无穷,交手时亦可扭转局势。

        半响,元阳族老伫立在一旁,见王腾起身,便投来了问询的目光。

        “元老,先不急着回去,此地有一处传承现世,内里有我需要的东西,需得走上一遭。”

        他笑了笑,那九道古字不容错过,自己武道天眼成就之机缘便在其上。

        “便是之前那二人所说的九霄王传承?少主你知晓在何方?”

        元阳族老点点头,既然王腾想去,那便陪他去走上一遭也无妨。

        “这中州做情报生意的可不少,百晓门在附近便有驻地,发布一条委托便可。”

        王腾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在中州,百晓门、天机阁同为诸子百教之一,消息最为灵通,一字千金,很精准。

        不多时,他们便离开了秦门,在百晓门驻地发布了委托,想知晓九霄王传承出世之地。

        半个时辰后,王腾便接到了传讯,九霄王传承出世之地便在秦岭山脉中。

        有趣的是,其传承之地的不远处便是奇士府,那个天骄云集之地,中州第一学府。

        而后,他们就动身了,径直往百晓门所给予的地址行去,一路上果然修士云集,诸多异兽疾驰,其上瑞华洒落,溅起光雨如瀑。

        轰隆隆!

        王腾驾驭金色古战车而行,横踏天穹,卷起彩霞漫天,虹光高举,四象真灵环绕共舞,无垠星空浩瀚深邃,宛若天帝出巡。

        “那是谁?如此大的排场!”

        “莫非中州哪个隐世门派出来的弟子?”

        “嘶,如此气势,绝非凡俗!”

        “四象真灵拱卫朝拜,这是何等恢宏的异象!”

        途中,不少修士愕然昂首,望向天际那一道金虹,太璀璨了,自众人头顶横行而过,将他们的发丝吹的絮乱,好似狂风过境一般。

        有人惊异,认为那辆金色古战车的主人很不凡,这等异象,有帝者风姿!

        人潮涌动,九霄王传承出世之地,愈发热闹起来。

        就连皇朝、圣地、大教都有不少弟子到来,欲要分上一杯羹。

        昂!!

        不远处,有龙吟回响,一辆华贵战车疾驰而来,其上皇道龙气环绕,尊贵霸道,悬浮在了山脉前

        内里,有数道身影伫立,大夏皇子夏一鸣赫然便在其中。

        他身披衮服,眸光中满是金红之光,定定的望着那传承出世之地,是立于山脉中的洞府。

        有传闻,当初那位惊才艳艳的九霄王是在秦岭中寻找些什么东西,但最后却是莫名陨落在了此地,直到传承出世,才为世人所知晓。

        “是他!大夏皇子夏一鸣,皇朝来人也到了吗!”

        “原来是他,我曾听闻前些日子在东荒圣城中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这位皇子也被卷入其中。”

        “我知晓,传闻有一位惊才艳艳的人杰自北原南下东荒,同时邀战圣城十大圣子级人物,尽败之。

        统统镇压在了烘炉中,以他们为柴薪照见前路,一步登天入四极!”

        “什么,还有这等可怖的人物?!”

        一下子,伴随着夏一鸣的出现,山脉中登时喧嚣了起来,诸多修士瞠目结舌,被那一桩事件所震动。

        “那人胆子这么大,就不怕被报复吗?”

        有人不解,认为这般张扬行事势必会招致报复,不是智举。

        “那人似乎来自北原的世家,来头极大,近乎君临了整个北原,就连东荒北域的几大教都选择了与之结盟。”

        有百晓门的修士出现,笑眯眯的开口,引来诸多目光。

        嗡嗡!

        喧嚣正盛时,远方天际赫然有阴阳二气流淌,孕育造化玄妙,极为不凡。

        那是一幅古朴玄奥的太极图,绵延而来,其上盘坐着数道身影。

        一位青年背负长剑,自太极图上俯瞰四方,面上满是傲意。

        “咦,这一代的阴阳圣子也来了?九霄王的传承连他们都心动吗?”

        “九霄王可是千年前冠绝一方的风云人物,祖上多有圣贤,传承自然不凡。”

        “最重要的是那九道神异的古字,传闻有改天换地之威能,当初九霄王横扫诸敌亦有其功劳!”

        修士们窃窃私语,不多时便将九霄王的生平拼凑了起来,其中亦有百晓门的不少功劳。

        论情报收集,中州无人能出其左右。

        吒!

        远方天际,一抹赤色昂扬而来,带起连绵热浪,好似天空中又多出了一日似的。

        不少修士退避,不愿被波及,那股热浪太浩瀚了,竟是让他们难以忍受。

        哗啦啦!

        云海倒卷,一头朱雀振翅飞扬,而后光华散去,化作一道飞舟停留在空中。

        当中,一位红袍青年气宇轩昂,周身赤霞高举,恢宏而耀眼,恍若一轮红彤彤的小太阳,绽放辉光。

        “朱雀教的神子也到了!”

        “这一大教不容小觑,兴起于八千年前,镇教法门少阳真经传闻乃是由五分之一的太阳真经演化而来,玄妙无比。”

        “什么?竟是源于太阳真经?!”

        “难怪了,我曾听闻这位朱雀教神子跨阶斩敌,铸就无匹风姿!”

        太阳真经四字一出,登时就热闹了起来,那可是人族的两大母经之一。

        太阴太阳,天下称皇!

        就连先前到来的大夏皇子夏一鸣都对他投去了目光,停顿了数息。

        这位朱雀教的神子的确有些不凡,有过辉煌的战绩。

        且年岁比他还要大上不少,已经步入了四极秘境,算得上是这次年轻人中有数的强者。

        “赤阳国和安平国的人马也到了!”

        有修士出声,望向了那山脉东方,两大古国的人马已经到来,聚集在那里,相互对峙着。

        这两大国虽同为九大古国之一,但彼此间的关系可算不上好,多有摩擦。

        “是曾承和萧明远,两位扬名的天骄!”

        “赤阳国的曾承,曾以大纯阳掌击毙过一位四极修士!那位萧明远更是安平国萧太师的孙子,家世非凡!”

        “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修士们啧啧称奇,这两大古国竟然也来了,被九霄王的传承所引动。

        观他们那紧张的局势,莫非是今日要在此厮杀一场不成?

        轰隆隆!

        似有雷鸣炸响,长空震颤,一道璀璨金虹自远方天际横贯而来,好似一片浪潮急涌,卷起漫天喧嚣。

        人们瞩目,那是一辆苍凉浩荡的古战车,周遭四象真灵共舞朝拜,无垠星空浩瀚深邃。

        有龙凰合鸣,龟蛇长嘶,白虎啸天,宛若天帝出巡,尊贵无上。

        “那是何人?竟有四象真灵护体环绕。”

        “金色古战车,似乎有些印象····”

        “好一位少年天骄,有大帝风姿。”

        众修士纷纷投去目光,注视着那横立长空的金色古战车,极为耀眼,只是立在那里都有一股浩瀚如天穹的气势。

        不远处,大夏皇子夏一鸣神色一怔,有些疑惑的望了过来。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夏一鸣···”

        古战车中,王腾淡淡的一笑,眸光自那位大夏皇子的身上收回,不止自己一人在前行,其他天骄也不会原地踏步,这位大夏皇子似乎得了些造化,修为长进了不少。

        “殿下?”

        夏一鸣身旁,一位老人开口,似乎在询问些什。

        “无碍,只是未曾想道此行会遇上他···,这就有些麻烦了。”

        夏一鸣揉了揉眉心,那位可是一步登天直入四极的存在,而今竟然也来到了中州····,看这架势,对着九霄王的传承也是有些想法了。

        一旁的老人恍然,原来是那位横扫东荒俊杰的北帝!

        未曾想,会在这里遇上他·····

        半响,夏一鸣还是主动来到古战车旁,与王腾寒暄。

        “久日不见,夏兄风采依旧。”

        王腾望着眼前的年轻人,已经贵气外显,皇道龙气如活物一般在涌动着,很不凡。

        “王兄风采更胜往昔。”

        夏一鸣笑着拱拱手,他是愈发看不透这位北帝了,好似有一层迷雾遮掩着一般。

        但唯一不会错的,便是他又强大了。

        只是伫立在他面前,夏一鸣都一种难言的压抑感,令他惊愕。

        “咦,那人竟然与大夏皇子相识?”

        “他到底是谁,莫非是哪个古教或隐世世家的传人吗?”

        “嘶,我想起来了,那位在东荒圣城中以一敌十将天骄统统镇压的北帝,便是如此异象!”

        “北帝?!在东荒圣城一步登天直入四极的那位?”

        “竟然以北帝为号,这是志在帝路吗,他倒是大气魄!”

        百晓门的修士深吸一口气,将这位北帝的情报缓缓道出,引起了大片的喧哗。

        天眷之人!北原骄阳!无双天骄!北帝王腾!

        横扫北原年轻一代,踏平东荒俊杰!

        这经历太过玄奇,令人难以想象,众人无不瞠目结舌,呐呐难言。

        这绝对是一位能够横压古史,缔造神话的人物,未来不可限量!

        霎时间,当空中那辆金色古战车便显得愈发不凡,好似有一尊无上者伫立其中,俯瞰苍茫。

        “哼!北帝又算得了什么,在这诸王并起,古天骄出世的年代,一样会泯然众人!就如那滑落的璀璨明星,只能用余辉来照亮更强者,昙花一现的凄凉之景罢了!”

        人群中,一位身穿黑色铁衣的青年突兀开口,令四方惊诧。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