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帝风姿,比肩古皇,天骄当如是!(二合一,下午还有五千)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帝风姿,比肩古皇,天骄当如是!(二合一,下午还有五千)

        元皇!

        那尊古老的皇者跨过了万古岁月,自漆黑大门的另一端走来

        降临当世,那浓郁的皇道气机,尊贵无上,笼罩了整个原始湖

        族人们皆是心中悸动,血脉深处的呼应愈发强烈,那是源头

        “果然,战遍群敌,最后见到的便是你。”

        青衣微扬,少年淡笑,眸光内满是炽热,跃跃欲试。

        他无惧,更想与之一战,踏遍血骨天路,他战意昂扬,正值巅峰。

        一尊太古皇的虚影降临,这是他昔年留下的烙印,被古皇兵元皇葫所截取,当作了传承考验的最后一步。

        “·······”

        那模糊的人影转动眸光,自原始湖的每一片角落扫过,熟悉而陌生。

        他不语,伫立漆黑古门外,皇道气机演化万物,那是一片斑驳的古战场,染血,苍凉。

        “是那里,元皇与宿敌最终决战之地!”

        “竟是演化出了那片古战场进行巅峰一战吗!”

        “这最后的考验,莫非是要击败皇的烙印?”

        “嘶,昔年,皇在此与宿敌血战,将之斩杀;而今也要与这位北帝血战吗!”

        周遭,原始湖的族人们有些震动,纷纷回忆起了元皇当年的事迹。

        这片古战场,便是元皇无敌路的最后一步

        轰隆隆隆!

        古战场显化而出,覆盖天上地下,近乎将整个小世界都囊括了,满是荒凉。

        “这便是古皇兵留下的最后考验吗,元皇的烙印····”

        王家老十一低语,神色微肃,一位皇者的烙印可不是那些成道路上的敌手所能比拟的。

        黄金家族的金古亦是有些凝重,自那道虚影身上感到了一丝压迫感

        那是属于皇者的威严,不可逆,不可阻。

        “王腾,面对皇昔日的烙印,你是否还能·····”

        原始湖族老眸光微微亮起,有一丝期待,这位被誉为北帝的人族少年太惊艳了。

        或许,他真的有几分机会能够创造奇迹,得到那最后的传承。

        嗡嗡嗡!

        古战场之下,那片金光湖泊猛然泛起波澜,似乎有某种古老的存在被惊动

        在复苏,在归来

        “古皇兵,是古皇兵复苏了!”

        “连元皇葫都被惊动了吗!”

        “是了,这亦是他当年设下的考验,而今那位北帝走到最后一步,自是会惊动他。”

        族人们眸光热切,定定的注视着那波澜乍起的金光湖泊

        内里,元皇葫的神祇正在复苏,传递出铺天盖地的恢宏气机。

        王腾眸光微动,瞥了下去,在那金光湖泊底部,正有一日般的璀璨星体冉冉升起。

        周遭满是炽热神曦,看不真切,自其中,好似有一束眸光迸射而出,落到了王腾身上。

        “多少年了,终于有一位能走到这一步的传承者。”

        那是元皇葫的神祇,复苏些许威能,注视着这位走到自己眼前的传承者。

        “原始湖,已经凋零成这般了吗,也只有那位封存的八世孙元皇,勉强有得到几分传承的资格。”

        他感慨,原始湖内的景象尽入眼底,比之当年愈发凋敝了。

        那一战,两大绝巅圣灵来袭,到底是拖垮了这一皇族,三位半步证道的帝子也皆尽陨落。

        原始湖的族老嘴角微动,似乎想要叙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沉默,眼底荡起一抹哀伤。

        “不过,而今有你走到了这里,会不会是另一种兴盛的开端呢,我很期待。”

        元皇葫的神祇现身了,与元皇当年的模样一般无二,正期盼的望着王腾。

        对他而言,仅存的执念便是看到原始湖再度兴起的那一天了,而今,眼前的这位少年便是那最后的希望。

        人族?古族?

        这都不重要,他身上流淌着元皇的血,是最出色的人,这便足够了。

        太古万族,对人族亲善者有之,敌视者有之,中立者亦有之。

        若是这位人族的少年真的能够踏过最后一步,他原始湖亲近人族又何妨?

        左右都不会是亏本的买卖。

        “最后的考验,便是与元皇留下的烙印一战?”

        紫天都有些咂舌,那可是一尊太古皇留下的烙印啊!

        紫天凤亦是美目轻颤,有些不可思议,莫非元皇葫芦的神祇还真想让那位北帝与元皇留下的烙印一战不成?

        “你如今只有四极境,修为还是低了些,就算皇的烙印与你同境界,不动用一切超越境界的力量,你也有倾覆之危。

        如此,还要继续往前吗?”

        元皇葫的神祇开口,定定的注视着王腾,他想要看看,这位来自人族的少年,是否真的有那气吞寰宇的胆魄与心气。

        周遭一片寂静,原始湖的族人们都沉默了,这最后一步的难度太过恐怖。

        在他们看来,或许就是当年那三位半步证道的帝子来了,都够呛。

        而今,那位惊才艳艳的人族北帝,又会如何选择呢?

        皇道气机演化出的古战场中,王腾伫立,天风拂青衣,被诸多眸光环绕,万众瞩目。

        “战!”

        他开口,只言一字,无穷战意冲霄,迸发铿锵之音,血气连绵而起化狼烟,犹如实质。

        战!

        那位人族的北帝要与古皇烙印一战!

        就算有生死倾覆之危,他也要战吗?!

        原始湖的族人们沉默了,这般气魄,这般心气,他们不得不叹服,不得不自愧。

        “他真的要与之一战,连古皇兵都说了会有生死之危,他还要前行吗?!”

        紫天都愕然,不能理解,他想不通王腾为何会如此

        前方便是生死之危,饶是如此,他也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是认为自己不会败?还是不允许自己后退?

        他想不明白

        “真是·····一位狂人啊。”

        紫天凤深吸一口气,曼妙的身躯微微颤动,她摇摇头,斩去杂念。

        定定的望着那片古战场。

        “好,元皇烙印同样会是四极境,不会动用超出境界的力量,但,诸多秘术与禁忌法门,他都会施展,不会有限制。

        开始吧,人族的少年,希望你能够活下来。”

        元皇葫的神祇微笑,缓缓上浮至天穹,他一指点落

        那伫立古战场中央的虚影逐渐凝实,似乎有沉寂的道痕被唤醒,纷沓而来,融入那道模糊身影的体内。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自那恢宏道痕的海洋中,猛然走出了一位伟岸男子。

        他发丝狂舞,身躯犹如魔山般伫立,一双眸子里有黑日与血月沉浮。

        元皇!

        王腾迈步,身躯昂扬如龙,一缕血气狼烟直冲天穹,凝聚出一道帝者虚影。

        他青衣飘摇,若天人降世,周身地风水火交错,四象真灵定鼎乾坤。

        北帝!

        北帝战元皇!

        大日高悬,金霞洒满大地,整片古战场都有一片光辉弥漫,让这荒芜之地多了一种祥和气息。

        两道身影伫立场中,气机交织碰撞,传来可怖的轰鸣声。

        吼!

        焉地,一声大吼响彻古战场,像是一名神魔在咆哮,整片大地都一阵抖动。

        元皇!

        周遭一片喧哗,纷纷投来目光,那道身影如一尊魔主一般屹立,让人敬畏。

        他身材高大,黑发披散,垂落到腰际,眼中充满了野性的光辉,迸出刀剑般的实质化光芒,慑人心魄。

        这样一个充满魔性的强者,独立古战场中心,有一种舍我其谁、惟我独尊的气概,霸气十足,睥睨八方。

        王腾动了,精气神三宝归一融汇,战意可裂苍穹,一往无前,有一股气吞山河之势,八方云动!

        元皇眸光大炽,化作一道乌光冲了过来,上来就是绝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嘭!

        他一拳轰来,血月横天扬万里,山河崩碎如飘零!

        一轮血月横劈而下,将前方覆盖,天崩地裂!

        王腾抬手,如一尊天人征战寰宇,五指篡起成拳轰杀而出,四色彩霞横贯天穹,像是有一条真龙蜿蜒而来,搏杀九天。

        轰隆隆!

        沙石翻飞,地表崩碎,两人身躯剧震,像是两日般迸发发出璀璨光辉,无比炫目,让人睁不开眼睛。

        “只是第一击便有这般威势,太过恐怖了!”

        气浪绵延而来,诸多原始湖族人怔然,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人的对击,像是两头真龙在厮杀,崩碎山河大地,冲散漫天流云,余波挥洒,紫天都感觉身躯都要龟裂开了。

        骇得他连连倒退,来到了自家姐姐身旁。

        修为不够,还是别上前的好。

        这是一次恐怖的对碰,所有人都神色凝重,注视着那片被日辉笼罩的古战场。

        天地通明,那里一片璀璨,当中有两个火炬般的身影在对抗,周身环绕各色辉光,只能见到两道璀璨的轮廓。

        嘭!

        又是一击,两道身影交错而过,掠过百里山河,出现在了古战场的两端。

        天幕般的光华消失了,眼前一片清明,古战场遍地疮痍,一幅经历过浩劫的样子,端的骇人。

        死寂!

        没有任何声响传出。

        尤其是场中年轻的族人,从头凉到脚,差距太大了,与这样的天骄共存在一个时代,实在是一种悲哀。

        其他人怎么去争锋?那是能与古皇同境硬撼的存在!就算是名传八方的人杰,恐怕也会被场中的两道身影一拳轰杀,不会有任何悬念!

        什么叫皇者无双,什么叫同辈无敌,古战场内的两道身影给予了最好的诠释,即便一样的修为,站在同一座高峰上,战力也因人而异。

        “有趣,试探就到此结束吧,让我看看,太古的皇,究竟有多么无敌!”

        王腾开口,身躯喷薄无量宝光,恍若天地间最璀璨的仙金,通天彻地,照临寰宇。

        湖畔,众人面露骇然之色,这还算不上真正的对决吗?

        仅是试探性的过招?若是真正搏杀起来有多强?!

        “吼!”

        元皇仰天长啸,如魔主跨界而来,满头黑发披散,挥拳轰杀向前,威势慑人无比。

        “杀!”

        王腾一声大吼,气血狼烟犹如天柱,四色神曦加持在身,如同一位天尊在觉醒,睥睨寰宇,气吞山河,狂舞的发丝都璀璨了起来,根根如剑。

        他身躯迸射,如一头真凰浴火,翱翔天际,两只荡漾红霞的凰翅显化,舞动漫天风雷,一拳轰杀向前。

        嘭!

        两人对碰,拳锋硬撼交击,喷薄无量光,炽热澎湃的力量好似要将周遭都融化一般。

        一丝破灭气机流露,两颗大星冉冉升起,绽放出万道光辉。

        “天呐,太惊人了,这真的是四极境的交手吗?!”

        “这般恐怖的破坏力,这般惊人的波动,这便是古皇与大帝同境界的战力吗!”

        “难怪古皇与大帝能够睥睨同辈,同境界中横扫无敌!”

        湖畔,众人惊呼,无比的震撼,亲眼目睹了这骇人的一幕。

        亦有人闷哼,双目淌泪,无法直视这璀璨的交手,双眸刺痛。

        紫天都嘴角微张,在今日,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大帝之姿,什么叫比肩古皇!

        同阶交手,有我无敌!

        他心神颤动,暗自代入其中,发现了可怕的结果,若是自己也在四极境,与这两道身影交手,恐怕会被直接轰杀!

        “太惊人了,这个年纪,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战力?他真是天眷之人不成?!”

        紫天凤低呼,她难以自持,这般惊艳的人杰,纵使太古皇复苏也难掩其锋芒!

        大帝风姿,比肩古皇,天骄当如是!

        轰隆隆!

        场中,两道璀璨身影接连对碰,辉光逸散,迸射惊天长虹。

        王腾手捏日月轮回大印,身化玄武神形,成为了阴与阳的载体。

        一下子,他的拳势就不同了,好似秉承阴阳,孕育天地造化玄奇,日月轮回印一下子蜕变,化作阴阳二气流淌周天。

        隆隆!

        长空震响,他双拳擂动,崩碎山河,演绎阴阳大磨盘碾压而下。

        元皇亦是施展秘法,乌黑拳头好似魔山横坠,压塌了万里天穹。

        一拳,风云色变,划破天穹,摇落漫天星斗!

        噗!

        没有任何的躲闪,两人拳锋交错而过,裹挟万均之势打中了对手,王腾一拳打穿了元皇的半边身子,横贯了出去,沾染着大片的血水,显露出森森白骨。

        而元皇则是一拳打穿过他的胸膛,殷红宝血四处飞溅,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惨烈无比,震撼人心。

        他们的每一击,每一道拳风都是可怕的,裹挟了意与势,那是征战八方的信念,漫天道纹交织,宛若开天辟地一般,迸发出撼天动地的轰鸣,振聋发聩。

        嘶拉!

        元皇冷酷无比,五指大张若天钩,用力一扯,将王腾半边胸膛撕碎,殷红宝血四溅,他自万古岁月前走来,横推一切敌!

        咔擦!

        然而,王腾与他交手过敌人完全不同!一声长啸,挣脱而出,四色交织的铁拳如大戟般力斩而下,将元皇几乎立劈,崩裂半边身子,大片血水喷薄而出,散落!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