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八面威风杀气飘,战意冲霄青天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八面威风杀气飘,战意冲霄青天摇

        静

        死一般的沉寂

        打十个?!

        醉仙阙外,一众修士瞪大了双眼,险些连下巴都要惊掉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那位南下东荒的北帝要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同战十大俊杰!

        那是可十大势力的天骄!远超凡俗。

        不少修士面露错楞之色,很愕然,无法想象这位北帝的心气之高。

        这是要自比大帝吗?败尽诸敌?

        他们有些说不出话来,不知怎么的,并未有人出声质疑

        反倒是安静无比,似乎默认了一般

        王腾淡笑着伫立场中央,青衣微扬,不染尘埃。

        “呵呵,王兄好气魄,那便让我来试上一试,你有何能耐,敢如此口出狂言!”

        大衍圣子项一飞缓缓起身,眸光如两口利剑横空,犀利凌冽。

        他气机逸散,衍生万物,遍布山河,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此刻,他恍若成为了那个‘一’,遁去未知处,不可琢磨,不可窥视。

        “仅凭你一人,尚且不够。”

        王腾微微摇头,似在劝告,但这九个字却像刀锋一般凌厉,狠狠的剐在诸圣子的面上。

        令他们的神情愈发沉重。

        “呵呵,难得王兄有如此雅兴,我等期能推却?东来愿助一臂之力。”

        道一圣地的圣子李东来轻笑,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环视周遭,亦是步入了场中。

        不知怎么的,好似是面上挂不住一般,又好似是拉不下来脸来围攻,不再有圣子开口。

        “还不够。”

        王腾还是摇头,眸光自端坐的圣子、传人身上一一扫过,有些失望。

        给你们机会,不中用啊。

        “哼!逞口舌之快!”

        大衍圣子项一飞冷哼,一步踏下,神力连绵而起,呼啸如大浪,沉重如山崩。

        一片片道纹交织着显化,衍生攻伐,他一指点下,那道纹融汇出一柄长剑挥斩而下,其上锋芒凛冽。

        尚未临身便在周遭撕裂出了巨大的剑痕,森寒无比。

        “呵呵。”

        道一圣子李东来微笑,一双眸子内似有两口大钟敲响,振聋发聩,迸射出一道三寸长的神光,犀利无比,变换不定。

        他再出手,以道一圣地的经文演绎攻伐,山石草木皆可为道,亦为一,他双手虚环,如抱山岳。

        神力汇聚如潮,生生缔结出一方古峰镇杀而下,遮蔽长空,洒下大片的阴影。

        “天真。”

        王腾衣角飘扬,口吐二字,左手捏印轰杀而下,霎时间,一轮耀眼红日冉冉升起,横贯长空,普照万千。

        他右掌横推,缔结印法,有皓月高悬,绽放清冷银辉;日月并起,交相呼应,猛地膨胀而开,轰杀向前。

        噗!

        山岳崩碎,溃散于无形,那一日浩荡无匹,泯灭邪祟,当空镇杀而下,将道一圣子李东来笼罩。

        银月坠落,破灭道剑,自其内探出了一只大手,流淌白金星辉,横压而来。

        “狂妄!”

        “哼!”

        项一飞与李东来齐齐大喝,浑身涌现大片的神曦,道宫绽放光辉,隐约有一尊尊神祇显化而出。

        “你能做到那一步呢··?”

        摇光圣子双目微眯,饶有兴趣的望着那道青衣身影,游刃有余,挥洒自如,轻松便将两人的攻伐压制。

        “太无趣了,还不够,你也来!”

        王腾出手,一指点出,整条手臂都成为了赤红色,蜕成一只凰翅,瑞华冲起,赤霞亮眼。

        紫府圣子侧身避过,妖艳的红光与其擦肩而过,洞穿重重殿宇,神虹惊空,指洞浑圆,前后透亮。

        他眸光冷冽,周身回荡浓郁紫气,遍布霞光;身躯猛地窜出,五指篡起成拳,好似一柄紫金神锤,当空砸落。

        “来的好!”

        王腾大笑,气机愈发强盛。

        他瞳孔暗红,如两把魔刀一样慑人,气势如阳,十指齐张,赤霞一道又一道的射出。

        每一根手指都如一把赤霞剑,鲜红欲滴,晶莹刺眼,神芒如练。

        十指并起,化作一方红霞凰翅力劈而下,破灭山河,气吞八荒。

        只一击,便打穿长空,回荡赤芒如练,将那紫金神锤生生轰爆,一把便将那紫府圣子拽了下来!

        “好戏才刚刚开场呢!”

        王腾轻语,随手打出一方日月轮盘,将袭来的攻伐磨灭,远远的便将李东来击退。

        他回首,眸光直至万初圣地,心念一动,周遭虚空扭曲,化作一方大手印横拍而下,直指万初圣子。

        好似要将他拍做一张肉饼似的。

        “这···”

        万初圣子微微蹙眉,他可不想这么早就下场。

        但无奈,那方虚空大手印都拍到脑门上了,再不动手只会被取笑。

        可不能丢了万初圣地的脸面

        他摇摇头,自天灵处猛然迸射出一道混沌气,冲刷万物,洗涤寰宇,须臾间崩碎了那方大手印。

        一旁万初圣女赵嫣然望了他一眼,有询问的神色。

        “我去便可。”

        万初圣子低语,迈步而出,天灵处垂落大片的混沌气,充斥着迷蒙光彩,很绚烂。

        轰隆隆!

        一方混沌天碑显化,横压天穹,其上垂落无匹光辉,道道玄奥的字符密布其上,融汇法理,是为初、是为源。

        他很不凡,隐藏的太深了,甫一出手便令得诸圣子色变。

        未曾想万初圣地的圣子竟有如此惊人的战力!

        “如此精纯的混沌气,嘶,这比之万初圣主当年都要强上不少吧。”

        有修士倒吸一口冷气,很讶异,这位圣子奉行韬光养晦,但一出手却是石破天惊。

        令人怔然。

        “这才像个样子!”

        玉独秀长啸,黑发狂舞,有细密的星辉洒落,他双拳擂动若天崩,倾泻出无匹巨力,以肉躯硬撼术法,将之打的炸裂而开。

        太惊人了!他如同古老神灵复苏一般,擂动战鼓,要以血骨铸桥,征伐九天!

        “这般恐怖的肉躯,莫非这北帝是什么特殊体质不成?”

        “莫非是圣体一流?如今方才现世?”

        “不像,荒古圣地有圣地培养过,异象大家都知晓,与这位北帝相去甚远。”

        “不错,圣体的血气为金黄之色,这位北帝的血气却是殷红无比,宛若血玉。”

        “嘶,真是惊人啊,他现在以一人之力邀战八方,独战四大圣子而不落下风,传扬出去也是惊世骇俗的紧。”

        不少修士感慨,惊叹非常,这位北帝当真惊才艳艳,展现出大帝风姿。

        在场的圣子们皆是有些沉默,事已至此,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窥见差距。

        纵使那四位圣子没有动用法宝杀招,但那位北帝亦只是凭借横压,丝毫不落下风。

        唤作他们中任何一人上去,恐怕都做不到如此地步。

        “真是惊人,如此浑厚澎湃的血气,他难道是蛮兽化形的不成!”

        有圣子低语,很不解,觉得有些荒唐。

        那可是四位圣子啊!睥睨当代,横扫年轻一辈的顶尖者,未来各大圣地的掌门人。

        却在今日,被那位北帝,以最暴力的手段,狠狠的撕下了这块遮羞布。

        弱者,没有被他人仰望的权力!

        啊啊啊啊!

        项一飞大喝,他面庞涨红,羞怒无比,自己等人四大圣子联手竟是拿不下眼前之人!

        这简直匪夷所思!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这么年轻,哪来的如此高深修为!

        他娘的还能在娘胎里修炼不成?!

        嘭!回应他的,是一只磨盘般的大手,其上闪耀白金光辉,崩开道道术法,要将他碾碎。

        蹬蹬蹬!

        项一飞一拳顶上,横击大手,巨力倾泄,他整个身子都颤栗了起来,连退三步方才缓了过来。

        “这还是人?这么恐怖的体魄,说他是蛮兽王者我都信!”

        他心头破口大骂,就没见过这般不讲道理的体魄,简直跟古籍中记载的那些圣体一流有的一拼。

        “你在东张西望什么呢!”

        王腾一记鞭腿甩出,径直将紫府圣子的攻伐打碎,闷哼着倒退,面露骇然之色。

        他方才还觉得项一飞的动作夸张了些,结果下一秒自己就遭灾了,着实可怖。

        时至此刻,一众圣子已经有些沉默了,他们眼底满是忌惮。

        年轻一辈中出现这般恐怖人物可不是什么好事!

        四象圣子与九霄圣子对视一眼,齐齐起身,跃入场中,迸发璀璨神曦,好似两日在高悬,光芒万丈!

        “四象圣子与九霄圣子也入场了!”

        “天呐,这下子足足有六人了,北帝还能维持优势吗?”

        “嘶,他才多少岁啊,就有如此恐怖的修为,这般战力,比肩大帝少年时也不为过吧?”

        “那当然,除了无始大帝外,我从未见过这般生猛的天骄。”

        醉仙阙外,一众修士昂首仰望,倒是热闹的紧。

        一个个消息灵通,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往来,皆有所通。

        “快看,快看,北帝又动手了!”

        “嘶,都六个了他还不满足,玩得也太大了!”

        不少修士惊愕,再望去

        只见场中央的王腾脚踏七星,只手捏印打出一条金鳞神龙,呼啸而来,径直扑杀向了独自啜饮的大夏皇子夏一鸣。

        “夏兄,一人饮酒也未免太孤寂了些,何不与我战个痛快!”

        王腾大笑,皇极印轰出,那条金鳞神龙蜿蜒而去,宛若一座巍峨山岳屹立,横贯长空。

        “孤也正有此意。”

        夏一鸣嘴角微扬,皇道龙气轰鸣而起,长吟回荡四方,硬撼皇极印。

        李东来等人已经有些麻木了,这家伙跟个怪物似的,一打七了都,还不显颓势。

        “搏杀都不专心,你是在小觑我吗?”

        王腾不知何时来到身前,眉头微挑,一拳横砸而下,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似与虚空相合,无声无息。

        “经天纬地,照临四方!!!”

        他神色一变,大喝出声,自周身穴窍中涌现大片古字,密布长空,灿灿若星斗。

        这一击,他倾尽全力,经文道音回响心头,让他的身躯愈发璀璨,那一枚枚古字宛若有生命一般,四散聚合,演绎未知的痕迹。

        “紫气东来!”

        紫府圣子抓住机会,杀招使将而出,刹那间便有无垠紫气自天际垂落,无边无际,贵不可言,圣不可侵。

        如潮似海,席卷八方,猛地将场中笼罩。

        “大衍圣剑!”

        项一飞眸光大炽,大衍圣地的绝学展露,漫天道纹交织变换,缔结出一方晶莹神剑,斩出一道通天彻地的剑光。

        四象圣子与九霄圣子默默不语,皆是显露杀招,将王腾周遭封锁,不留躲闪余地。

        吼!

        自四象圣子的方向猛然冲出耀眼的神华,凝聚出四道虚影,镇守乾坤四极。

        “放肆!”

        王腾冷喝,周身四象真灵显化而出,浩荡苍茫的气机显露,横压天穹,俯瞰八极。

        嗷吼!昂!嘶唵!掠!

        龙凰合鸣,龟蛇长嘶,白虎啸天

        只一瞬,那四象圣子显化出的杀招便自行崩溃,逸散而开,他口鼻溢血,踉跄着倒退,吃了大亏。

        大夏皇子夏一鸣见状迟疑了一息,终究未曾唤动真龙,只是打出诸多印法,人道气机流露。

        万初圣子不语,操纵混沌天碑镇杀而下,与诸多攻伐交汇,要将王腾镇压!

        隆隆!

        轰鸣回响,四象真灵缔结烘炉,蒸腾璀璨霞光,将王腾笼罩其中,旋即被漫天神华淹没。

        轰隆隆!

        恐怖的声响回荡,场中央飘荡起一片烟尘

        场中七人面色微肃,定定的望着,不敢放松警惕

        方才王腾给予他们的压迫感太强了,难以承受

        “这般恐怖的攻伐,谁来了都够呛。”

        “我看倒不见得,北帝自然敢一人独战,必然有着底气,绝不会这般落幕。”

        “但那可是七位圣子级人物啊,就是大帝少年时见了也得头疼吧?”

        “看下去便是,没见那七位都严阵以待着吗,要是成功了他们会是这表情?”

        醉仙阙外,一片喧闹,不少修士窃窃私语,暗自猜测着。

        在他们看来,这般阵容已经称得上古今罕见了,还未有人功成过。

        “真是,了不得啊···”

        席位上,摇光圣子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指节微微一顿。

        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抹凝重之色。

        “不愧是北原第一骄阳,名副其实。”

        妖月空深吸一口气,眸光变得有些慎重起来。

        若是自己在其中,被这般围攻,恐怕也难以为继。

        “明明得的是乱古大帝传承,走的路子却如无始大帝那般惊人,真是····”

        姬灿月有些感慨,苦笑着摇摇头,就是自家那位备受重视的神体来了,恐怕也得饮恨。

        咚

        场中央,烟尘散去,似有炉鼎被敲响。

        一方有些暗淡的四象烘炉散去,王腾走出,一把撕下破碎的衣袍

        “够劲,继续!”

        他嘴角溢血,身躯上有多处血痕在崩裂,但无惧,气机依旧昂扬蓬勃。

        他眸光俯瞰四方,有慑人的威势,方才那般恐怖的攻伐亦是被他挡了下来,只是受了些伤。

        这样的战果,也很惊人。

        “战!我就不信你是铁打的!”

        大衍圣子项一飞面色铁青,心下一横,直接冲杀而来。

        “不错,人力终有穷尽时,他一人鏖战良久,就不信还能压制下去!”

        道一圣子李东来出声应和,虽然很不忿,但不得不承认这位北帝着实强横的紧,力压他们七人如此之久。

        “王兄,若是你一一挑战,或许真可创造出奇迹,但你错就错在太傲气了!欲要一人战我等,这便是你败亡的缘由!”

        万初圣子迈步,手托混沌天碑,垂落道道彩霞,如雨如瀑。

        余下四人亦是沉默,不动声色的迈动脚步,缓缓压来。

        “狂?我自无敌于同辈,蔑视尔等又何妨!你们三个,也下来吧!”

        王腾仰天长啸,黑发狂舞如龙蛇,气机愈发高昂,似乎下一刻就要破入那莫名之境。

        嘭!嘭!嘭!

        太璀璨了,他恍若一尊少年大帝,气吞山河万里,昂扬九天如龙,整个人都升华了,达到了一个莫名的境地。

        啪啪啪!

        他拳落如雷迸,炸响长空,三道白金星辉倒卷而出,打向了端坐宴席上的三人。

        “·······”

        姬灿月眸光一闪,只手探出,将星辉捏碎,身躯一颤便出现在了场中;神力涌动,一方虚空大手印横拍而下。

        “一战!”

        妖月空气机暴涨,恍若一尊上古天妖现世,鲸吞日月,脚踏山河,瞬息间崩碎星辉,出现在场中。

        他探手,演绎杀生大术呼,恐怖的恸哭哀嚎声回响,夹杂着不知名古兽的咆哮,齐齐涌现。

        “也好。”

        噌噌噌!

        一百零八道神环大放光芒,摇光圣子如神祇临凡尘,圣光炽烈如天阳,他根根发丝扬起,宛若黄金浇筑。

        这是一尊可怕的年轻天骄,足以睥睨同辈,轰杀同阶修士亦不过翻手之间。

        令人心惊

        轰隆隆!

        最后三位俊杰一入场,局势刹那间就不一样了

        王腾压力骤增,但战意却愈发高昂,唯有这般高压的环境,他才能打破桎梏,一步登天。

        他开始负伤了,摇光圣子真的很不凡,圣光照耀之处,皆为净土,他一拳一脚,都带有恐怖的威能,足以开山裂石。

        非其他七大圣地的圣子可以比拟。

        姬灿月虽非神体,但天资亦是不凡,催动虚空经镇压八方,封锁了王腾所有躲闪的方向,令他只能硬撼。

        妖月空是场中最激进的一人,有攻无守,施展天妖屠灵术,与王腾搏杀。

        两人皆是浴血,在咆哮,拳对拳,战斗蛮横无比。

        他在王腾体表留下道道血痕,却被王腾一掌演化凰翅横切撕裂下大块血肉,血雨翻飞,令其闷哼倒退。

        “太惊人了!鏖战十人尚可坚持这么久,这北帝到底有多强?恐怕在场的圣子里没一个是他对手吧?”

        “他也伤的很重,体表逸散的宝光都不见了,崩裂道道血痕。”

        “摇光圣子与妖月空太强了,他们才是硬撼北帝的主力。”

        “传闻那妖月空乃是上古天妖体,足以叫板圣体一流,很不凡。”

        “难怪了,能够令北帝浴血,如此强横。”

        不少修士倒吸一口凉气,被这般骇人的战绩所折服。

        无他,太惊人了,亘古未有之

        噗噗噗!

        场中的搏杀愈发激烈了,王腾都放弃了防守,全力搏杀,生生击溃了四象圣子与九霄圣子,将两人打的横飞出去

        但同时,他也被诸多攻伐轰中,殷红宝血横流。

        咚!

        李东来身躯骤然一扭,被他一拳砸在了左肩上,整块的塌陷了下去,倒飞出去。

        呼···

        王腾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眸光自场中众人身上扫过

        皆是一片忌惮与凝重,以及那一抹藏得极深的恐惧

        “今日,便借尔等之手,一步登天!”

        他大笑,天穹之上一片暗沉之色,好似有轰鸣声炸响

        在颤动,在呼应

  http://www.abcxs.net/book/102628/56391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