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骨舟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怎么谢我

第一百六十四章 怎么谢我

        古谐非双臂用力一震,两口铜缸先后向黑衣人飞去。

        黑衣人握起左拳,迎着铜缸一拳击出,黑衣人击中第一口铜缸之后,第二口铜缸方才撞击在第一口铜缸之上,完成了第二波冲击,这次的撞击发生的同时,古谐非以惊人的速度冲了上来,双掌狠狠拍击在第二口铜缸的上面,一切都在老古的计算之中,硬碰硬的实力他不是黑衣人的对手,所以必须出奇制胜,刚才等于古谐非接连出动三次攻击,一次比一次更为强劲。

        黑衣人此时终于出动了他的右拳,右拳击中铜缸,强大的力量通过两口铜缸传导到古谐非的身上,招式再简单不过。他的隔物传功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虽然直接击打在铜缸上,铜缸只是充当了力量传导的媒介,通过两口铜缸的传递,其力量并未发生过多的衰减。

        古谐非的双掌还没有来得及离开铜缸的表面,缸体就传来强大的反震力,古谐非宛如一颗炮弹般被弹射了出去,他的身体绽放出夺目的金光,这是金光咒应激产生的反应。

        黑衣人将古谐非击退之后,双拳在缸体上拧转,两口铜缸再度分离,旋转着院落中的蓝色光柱撞去。

        八柄飞刀黏附在光柱上,被青莲包绕,光柱环护,看不清秦浪的身影。

        两口铜缸先后撞击在光柱之上,骤然增加的力量终于将光柱彻底摧毁,蓝色光柱化为无可计数的光尘,让黑衣人诧异得是,光柱之中并没有秦浪的身影,两口铜缸摧毁光柱之后,彼此撞击在一起,暗夜中发出宛如撞钟般的声音。

        此时古谐非刚刚从坍塌的院墙废墟中爬起来。

        黑衣人向前走了一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笔直向上冲天而起,寒光凛凛的刀刃从脚下的地面突破而出,刀身之上蓝光闪烁,雁翎刀蓄满魂力,秦浪竟然从地底钻出,画地为牢形成的光柱只是用来吸引黑衣人的注意力,藏身在光柱中,以穿墙术进入下方的地道,悄悄来到黑衣人的脚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然而黑衣人还是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在秦浪突袭之前跃入空中,躲过突然一击。

        秦浪的身体破土而出,手中雁翎刀高高举起,这一刀并未刺中,但是他的第二波攻击随后发出,凝聚体内魂力形成的魂之利刃,犹如一支被射出的光箭,脱离雁翎刀的刀身,直奔空中的黑衣人射去。

        古谐非抖落身上的尘土,双臂画圆,一个金色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怀抱之中,古谐非臃肿的身体急速抖动了一下,光球脱离他的怀抱向黑衣人射去。

        光剑追风逐电,光球如流星赶月。

        黑衣人右手张开,迎向那金色光球,手腕拧转,金色光球偏离出了原本的方向,径直撞向秦浪发出的魂之利刃,以彼之矛攻彼之盾,黑衣人巧妙地利用了外来的力量。

        古谐非发出的金色光球和秦浪的魂之利刃撞击在一起,黑暗的夜色中发出空气被燃爆的巨响,一时间白光大盛,强烈的光线刺激得秦浪和古谐非都无法睁开双眼。

        黑衣人的身体向青莲覆盖的房间俯冲而去,就像是一只向猎物发动攻击的苍鹰。

        秦浪和古谐非同时向黑衣人扑去,黑衣人背后如同长了眼睛一样,不见他如何动作,两口铜缸从地上飞起阻挡住秦浪和古谐非的去路,八柄飞刀也升腾而起,在空中飞行的过程中迅速分裂,八柄飞刀转瞬之间已经变成了六十四柄,漫天都是刀影,向秦浪和古谐非射去。

        黑衣人的御物之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黑衣人扑向小屋,一掌劈向青莲,青莲被劈开一道缺口,缺口中却迅速增长出更多的青莲,黑衣人双手交错,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张开嘴唇,口中喷出一道白光,白光射中的地方青莲迅速解体分离,一道道青色花瓣在夜风中飘零消失,青莲覆盖下的小屋露出青灰色的墙体,这墙体已经无法阻挡黑衣人前进。

        秦浪和古谐非两人正在应对这漫天的飞刀。

        黑衣人向前又走了一步,两只战灵出现在缺口处,秦浪为雪舞布下三层屏障,黑衣人想要攻破也没有那么容易。

        黑衣人深邃的双目打量着两只战灵,正准备出手之时,屋顶上却传来一声轻笑:“阿浪,你这个笨家伙,咱们的新家还没住就要被人给拆了,难道还要我出手不成?”却是龙熙熙到了。

        秦浪一边挥刀阻挡着无处不在的飞刀,一边道:“这黑衣人厉害得很,你小心些。”

        古谐非道:“郡主殿下,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龙熙熙瞪了古谐非一眼道:“古胖子,你是不是怀疑我和这件事有关呢?看来我必须要证明一下自己了。”右手一挥,水晶小剑飞了出去,水晶小剑在空中一分为二二分为四,顷刻间化为六十四柄小剑,和六十四柄飞刀斗了起来。

        龙熙熙望着黑衣人道:“天下间掌握御物之术的高手屈指可数,只要我想查一定查得出你的身份。”

        龙熙熙一出场马上就将秦浪和古谐非从飞刀围攻的窘境中解脱了出来,两人脱身之后一左一右向黑衣人靠近。

        黑衣人嘶哑着喉头道:“看来想要保住我的秘密只有杀你灭口。”

        龙熙熙道:“秦浪,他想杀我。”

        黑衣人道:“他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如果让他在你和小狐狸之间做一个选择,他肯定不会选你。”

        秦浪暗叹,这黑衣人够坏,居然搞起了内部分裂。

        龙熙熙笑了起来:“他选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的死活吧,文三千,你究竟是代表自己还是代表半月门?”

        黑衣人的目光有些错愕,他并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份会被龙熙熙轻易识破。

        龙熙熙道:“现在走还来得及,你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没办法从我们三人联手下活着离开。”

        黑衣人向龙熙熙点了点头道:“我给李教主一个面子。”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古谐非本想拦住他,秦浪使了个眼色,古谐非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人离去。

        龙熙熙从房顶上跳了下来,古谐非本以为她这样的高手会如一片枯叶落地无声无息,却想不到龙熙熙尖叫着跳下来笨拙如沙包,落点就是秦浪,其用意再明显不过。

        秦浪知道她是在伪装,可总不能将刚刚帮忙解围的她推出去,只能伸出双臂将她接住,马上龙熙熙就伸出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小猴子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古谐非下意识地拍了一下大脑门子,有点为好兄弟头疼:“两位是不是能顾及一下旁人的感受?”

        龙熙熙道:“古大哥,您要是觉得难受可以去斜月街啊。”

        古谐非被她揭短,老脸通红,顾而言他道:“好像走了啊!”

        秦浪向龙熙熙道:“我刚打完架,你是不是应该体谅我一些?”

        龙熙熙撅起樱唇道:“你是男人嗳,总不会连老婆都抱不动?真要是抱不动可以让别人帮忙。”她朝古谐非看了过去。

        古谐非只当没看见,这龙熙熙美是够美,可心眼儿实在是太多了,秦浪应付她都够呛。

        龙熙熙道:“让我下来也行,你把刚才文三千那个问题回答一下。”

        文三千刚才问得是,如果让秦浪在龙熙熙和雪舞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会选择哪个?当然文三千当时就替他做了回答,不过龙熙熙还是想秦浪亲口说。

        秦浪道:“你好像跟文三千很熟啊。”

        龙熙熙白了他一眼:“没劲。”她自己下来了,叹了口气。

        古谐非凑上来道:“其实你也不用太失落,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

        龙熙熙嫣然笑道:“要你说啊,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敢回答?”

        古谐非心中暗忖,秦浪不回答是因为他要选雪舞不选你,害怕直说伤了你的颜面。

        龙熙熙道:“如果一个男人根本不在乎你,他才不会担心说出来的话会伤了你,古大哥,你有没有发现,秦浪越来越爱我了?”

        古谐非一双小眼睛瞪得滚圆,这也能想到?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好吧!”

        秦浪撤去防护,两只战灵悄然消失,雪舞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看到秦浪无恙,她笑了起来,可看到龙熙熙也在,笑容又凝结在俏脸之上。

        龙熙熙落落大方,轻移莲步来到雪舞面前,主动牵住她的手道:“这就是雪舞妹子吧?”

        雪舞小声道:“参见郡主殿下。”

        龙熙熙笑道:“你叫秦浪哥哥,那以后就要叫我嫂嫂了,算了,你还是叫我姐姐,如果你愿意叫我熙熙也行,反正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秦浪有些哭笑不得,古谐非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望着他,把龙熙熙娶进门,真不知是福是祸。

        龙熙熙和雪舞说话的时候,秦浪和古谐非检查郡马府的损失情况,损失不算太大,除了两口撞得变形的铜缸就是被古谐非撞塌了一段院墙,很容易修复。

        古谐非回头看了看远处的龙熙熙和雪舞,低声道:“有没有觉得这个文三千来得突然?”

        秦浪没说话,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星星,玩起了深沉。

        “会不会是你这位未婚妻……”

        秦浪还是没说话。

        古谐非叹了口气道:“我发现她说得没错,你好像对她产生感情了。”

        秦浪道:“姜暖墨的事情就是她告诉我的。”

        古谐非道:“真是想不通啊,我一点都看不透她,就算用脚趾头想,她对你也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可看起来对你还不错。”古谐非围着秦浪转了一圈,前前后后看了个仔细。

        秦浪没好气道:“看什么看?”

        “难道女人都只看外表,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她就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你?不合理啊!”

        秦浪道:“存在即是合理。”

        古谐非眨了眨小眼睛,感觉这句话好像很有深度似的,思索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透,外面传来马蹄的声音,却是桑三更到了,他是专门前来接雪舞回去的。

        秦浪道:“桑伯,今晚雪舞就不回去了。”

        桑三更表情漠然道:“是夫人让我接她回去的。”

        “那你回去跟夫人说,雪舞今晚留下来陪我。”说话的却是龙熙熙。

        秦浪有些诧异地看了龙熙熙一眼,龙熙熙道:“我今晚打算留在这里不走了,想雪舞妹子陪我说说话,劳烦桑伯回去禀报夫人。”

        桑三更恭恭敬敬向龙熙熙作揖行礼,又向秦浪告辞。

        雪舞有些忐忑,小声道:“我若是不回去,舅舅和舅妈会担心的。”

        龙熙熙道:“你若是回去,你哥哥会担心的,你是想让哥哥担心还是让舅舅担心?”

        雪舞被她给问住了,在她心中自然要偏向秦浪一方,可当着龙熙熙的面又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秦浪瞪了龙熙熙一眼,分明是故意给雪舞出难题,隔岸观火的古谐非却感觉非常有趣,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这一笑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龙熙熙道:“古大哥,您好像有点幸灾乐祸呢。”

        古谐非干咳了一声道:“哪有,我是替你们感到高兴。”

        龙熙熙道:“阿浪有你这样的朋友我替他感到高兴。”

        古谐非望着龙熙熙,不知这妮子说话是真是假。

        雪舞一旁跟着点头,古谐非能够断定她肯定是真的,要说小狐狸的年龄要比龙熙熙大上好几倍,可论到心机拍马不及。凭心而论,龙熙熙如果对秦浪是真心真意,感觉她比单纯的雪舞更适合秦浪,毕竟她是人类,虽然古谐非早已不再像过去那般嫉妖如仇,可在他心底深处还是认为人妖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界限。

        古谐非道:“那个文三千和半月门是什么关系?”

        龙熙熙道:“文三千是半月门两大护法之一,慕容病骨的左膀右臂。”

        秦浪心中暗忖,当初肖红泪也曾经委托他帮忙寻找《阴阳无极图》,还给了他半块玉佩,让他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按照她提供的地址去找人,可他至今都没有动用那块玉佩,从肖红泪的所作所为来看,她和门主慕容病骨并非一条心,拥有着她自己的盘算,文三千今晚夜袭郡马府应当和肖红泪无关。

        如果文三千是奉了慕容病骨的命令,那么慕容病骨对付雪舞又是为了什么?想起师父陆星桥也是被慕容病骨所害,今晚他们三人合力方才逼退了文三千,慕容病骨的实力岂不是更加可怕,秦浪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

        龙熙熙忽然道:“哎呦,我眼睛!好像进了只虫子。”

        雪舞关切道:“我帮您看看。”

        龙熙熙睁开眼睛,雪舞望着她的一双明眸,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软绵绵向地上倒去。龙熙熙及时将雪舞抱住,娇声道:“阿浪,还不帮我将她抱进去。”

        其实龙熙熙刚才一说有虫子,秦浪就知道他在使诈。

        秦浪把雪舞抱到床上,龙熙熙检查了一下雪舞的脉象,让秦浪掰开她的眼睛看了看,低声道:“奇怪啊,她是不是有什么奇遇?以她的修为不可能将三颗血莲子都吸收了,一定是还吃过其他的丹药。”

        古谐非一旁观察着龙熙熙的举动,提防她做出对小狐狸不利的事情,秦浪倒是坦然,龙熙熙虽然行事不好捉摸,但当着自己的面她应当不敢公然做出对雪舞不利的事情。

        龙熙熙想了想道:“一定是了,桑竞天也不是普通人,他也知道以雪舞的修为是没可能吸收血莲子的,所以才会给她服用其他的丹药,促使雪舞对血莲子的吸收,你这个干爹可真够阴险的。”

        秦浪关心的是雪舞的身体会不会因此而受到损伤,龙熙熙帮雪舞检查之后道:“现在看来应该没问题,难道是时机未到?”

        秦浪望着古谐非:“你的意思是……”他忽然明白了,炼化药鼎需要准确把握时机,过早或过晚都达不到最佳的效果,如果错过时机,反倒会为他人做嫁衣裳。

        古谐非其实也明白龙熙熙所说的事情,他和秦浪今晚将雪舞叫到这里,目的就是要查清桑家究竟在雪舞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现在已经能够断定,桑家是利用雪舞作为药鼎的事实,揣着明白装糊涂道:“郡主殿下,你什么意思?”

        龙熙熙道:“想要查出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还需要取她的血。”征求秦浪意见的原因是不想他认为自己对雪舞另有图谋。

        秦浪对此还是能够接受的,作为一个接触过现代医学的人,采血化验都经历过。

        龙熙熙取出一个锦盒,打开之后,里面整齐排列着九根寸许长度粗细不一的水晶针。

        古谐非凑上去盯着看,龙熙熙没好气道:“担心有毒?要不要拿你先试试?”

        古谐非笑道:“要试也是拿你未来相公试。”

        龙熙熙道:“古大哥,劳烦您出去警戒,提防还有人过来找麻烦。”

        古谐非看了看秦浪,秦浪点了点头,既然文三千能来,保不齐还会有新的敌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吸引敌人前来的应当是雪舞。

        古谐非离去之后,龙熙熙取出三根水晶针,轻声道:“我知道你们都不信任我,怀疑我会对雪舞不利,甚至怀疑今晚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对不对?”

        秦浪道:“我既然答应娶你就准备信任你。”

        龙熙熙闻言一怔,俏脸之上飞起两片红霞,娇嗔道:“你对其他女孩子也是这样哄骗的?”扬起手中水晶针,逐一插入雪舞的头顶。

        若说秦浪一点都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没有龙熙熙的提醒,他至今都不清楚姜暖墨的秘密。

        水晶针虽然纤细可内部中空,吸取的鲜血将之染红,龙熙熙取下染红的水晶针,打开锦盒的隔层,下方现出一只洁白如玉的冰蛤,她将水晶针插入冰蛤,不多时冰蛤的身体改变了颜色。

        龙熙熙道:“昊元丹。”

        秦浪道:“昊元丹是什么?”

        龙熙熙道:“昊元丹可帮助结丹期的修士突破修为的瓶颈,非常珍贵,据我所知当年扶风王姜须陀的手上有三颗。”她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雪舞所服下的昊元丹应当就是姜箜篌给她喂下去的。

        秦浪过去虽然一直都清楚桑竞天夫妇有他们的盘算,但是从未想过会险恶到这种地步,桑竞天当初拒绝雪舞赠送的血莲子,并非是他不想要,而是因为一颗血莲子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他女儿姜暖墨的问题。

        给雪舞服下剩下的两颗血莲子,利用昊元丹催化她对血莲子的吸收,所谓的关心,只不过是要将雪舞当成药鼎,想到这里秦浪不由得愤怒起来,他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绝不让雪舞再回桑家。

        龙熙熙道:“其实对你也是一个机会。”

        秦浪望着她的眼睛,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桑家可以利用雪舞解决姜暖墨的事情,同样雪舞也可以解决自己身体的隐患,陆星桥曾经说过,只要他服下三颗七彩血莲的莲子,残缺的魂魄自然可以复原,龙熙熙分明也在暗示他这件事。

        秦浪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恢复失去的二魂两魄,但是他从未想过要去伤害雪舞。

        龙熙熙轻声叹了口气道:“看来你宁愿去死也不会去伤害她的。”

        秦浪的唇角露出笑意:“你开始有些了解我了。”

        “知夫莫若妻。”龙熙熙说完自己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熙熙!”

        龙熙熙还是第一次听他这样称呼自己,一猜就知道不是没有原因的,笑道:“突然变得这么温柔?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秦浪被她说破心思,厚着脸皮道:“真是知夫莫若妻,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求你?”

        “我不但知道你有事情求我,我还知道你想求我什么事情。”

        “说来听听。”

        龙熙熙叹了口气道:“不想说,通常男人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秦浪笑眯眯道:“男人更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

        龙熙熙道:“讨厌,你真得很讨厌,居然让我去保护别的女人,你担心桑家对她不利,难道不担心我对她不利?”

        “你既然这么喜欢我,必然会爱屋及乌。”

        龙熙熙道:“那好吧,我就帮你顶下这个麻烦,你怎么谢我?”

        秦浪突然凑上去在她俏脸上狠狠亲了一下,龙熙熙羞红了脸,啐道:“你要不要脸啊?就这?”

  http://www.abcxs.net/book/102612/573062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