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维度之间 > 08《恶魔坟场》II(中篇)

08《恶魔坟场》II(中篇)

        深夜的电影院,凌晨场次的电影几乎没有人看。

        路桥和大海坐在第五排黄金位置上,两个人算是包场看了个电影。

        《我不是药神》看到结尾,此时正在播放片尾曲,保洁大妈走出来连忙开口道:“后面没彩蛋,不要等了。”

        可两个人却迟迟站不起来,大海询问道:“要不?二刷?”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点头默认。

        期间两个人起身路桥补票后都去了一趟厕所,在厕所内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包血浆补充起来。

        只要有血浆的存在,两个人几乎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包括睡眠。

        二刷药神,但其实路桥和大海已经没有看电影了,而是开始互诉衷肠。

        “你说我们现在算是衣食无忧了吗?”大海询问道。

        “算吧。”路桥感叹道。

        “之前开店的时候,思考着万一没人来献血怎么办。现在一天来七十多个人了,反而开始后怕了。”大海说出了两个人的想法。

        对于路桥和大海来说,平稳才是最好的发展。

        反而真的火爆,甚至出圈了,调查起来反而容易遇到更大的问题。

        “谁让你厉害呢?”路桥现在最不后悔的就是救下大海,只要有大海肯定可以从头再来。

        “走一步算一步吧。”大海也有些迷茫。

        “我们真的能收购一个医疗站吗?”路桥说完看向大海。

        “只要是跟医院有关的行业,只要能跟大医院走账户对接就成。让名不正言不顺,变成名正言顺。”大海解释道。

        第二天一早,医疗站正常营业。

        路桥和大海一晚上刷了三次药神,后续根本不是在看电影了。

        而是只有电影院在播放药神的时候,两个人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心。

        看着此时医疗站门口人潮涌动,大海感叹道:“今天怕是又有七十多人了。”

        路桥则给大医院的护士打去了电话,请她找休息的护士来这边帮忙。

        护士显然很乐意来医疗站干活,毕竟拿得多的前提下这里的氛围也异常的好。

        护士们都觉得和自己医院相比,大医院的气氛难免会出现医闹或者不愉快,哪怕是不小心的一句小抱怨,都会让关系变得如履薄冰,但在医疗站兼职的护士,几乎不管做什么都会得到夸奖。

        明明自己的态度没有改变,却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反馈。

        大医院的高冷,却在小诊所得到了相反的对待。

        口碑这种东西真的很难捉摸,特别是在媒体大肆地宣传下。

        抽血的护士口碑提升的同时,潜移默化的还有陈浩和韩东两位坐诊医生,明明自己就是普通的医生,甚至连大医院坐诊大夫的资质都达不到,但此时被封为是神医再世,搞得遇到不会治疗的病症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以前推往大医院,都觉得是两位医生资质不够。

        如今被推往大医院,一个个都觉得自己身患绝症。

        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才让哭哭啼啼的病人相信是大医院有更好的设备能确定并且,不是自己快不行了两位神医想要撇清关系。

        大海和路桥在监控室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路桥在感叹人世间,大海却在用手机查看地图。

        路桥感叹道:“是不是要招一些新医生了?两个人似乎不够啊?”

        “不抱怨了,到哪找两个那么听话的。我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走,骑车去!”大海站起了身。

        两个人站在诊所门口,戴上了头盔。

        大海带路;两个人到了笼中的郊区。

        这里是塘下镇下方的棠下村,破烂不堪的牌匾上写着塘下村医疗救助站,路桥和大海进去的时候,唯一的坐馆医生甚至热情地招呼道:“两位,谁不舒服?”

        大海打量着医生询问道:“你们这里谁是管事的?”

        “你们没病啊!”医生有些失望。

        “没病,是来谈赞助的。”大海解释道。

        医生有脾气,但听到赞助也无奈地打了电话。

        一会儿的工夫,扇着蒲扇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说是村里的村支书,也是整个救助站的站长。

        大海招手将站长拉到了一旁,打开了随身带的包里面显然满满当当的都是人民币。

        站长有些谨慎,但还是耐不住人民币的诱惑询问道:“您有什么要求?”

        两个人夸夸而谈起来,大海开始介绍自己是之前上了新闻的医疗站。

        大海和站长聊得火热,路桥则看着医生询问道:“这里生意很差吗?”

        “镇上都没多少人,更何况我们塘下村子里,能不能有二十户都不太清楚,又都是老人生病了也喜欢自己耗着,从来不会主动看病。真有什么大病我们这里也治不好,需要三轮板车拉到城里,这里早该倒闭了。”医生解释着,一脸的无奈。

        路桥点着脑袋,听着医生诉苦,可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但大海很容易就跟站长谈好了,大海的聪明来源于他紧跟时代嗅觉。

        大海的说法是医疗站一下子出名了,但相对来说并没有赚得更多,谁都想多赚一点。所以为了避税,希望能将一小部分生意从这家医疗救助站过一遍,至于大海愿意每个月补贴这里一些钱,缓解自己账面的同时,想与这家救助站一同双赢。

        大海还一再强调钱是其次的,主要是为了整个笼中能共同繁荣。

        大海的侃侃而谈,站长自然没有发现问题,也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虽然明白这样不合法。

        站长认为路桥和大海真的只是想少缴税,但却不知道这个六十三医疗站根本就不存在。

        就这样路桥和大海要到了章,站长直接交出了大印。

        路桥和大海不在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方刚正不阿软硬不吃才是坏事。

        大海显然是对管理层看得很透彻,就算他们不是为了钱,为了业绩上能做出成就,再荒唐的事情也会答应。

        一套话术就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能够搞定之后,大海就联系了笼中第一医院。

        大海点名要找院长留了联系方式,院长也没拒绝打了过来。

        约定好了每周两万毫升,也就是一周一百包的分量。

        这一边的大海就更巧妙了,开始解释为什么当天愿意免费送也不愿意要钱了。

        因为自己当年差点倒闭,多亏了一家医院扶持才活了下来,与对方签订了合同,不得给其他医院提供任何血液制品。

        表示如今做大做强设备都好起来了,但当年的规矩绝不能乱。

        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一个塘下村的救助站,愿意配合来一波身份互换,这样也算是没破坏合同。

        对方当然质问大海身后的大医院是什么医院,可以试着自己去谈谈。

        而大海自然表示,自己只是个小医疗站不想闹出太多的事情。现在也怕被媒体抓住把柄,所以希望院长能体谅一下。  合同什么的都是后话,毕竟每周两万的供给是大事。

        当然院长也为了大海不为难,表示这个事情只有院长和大海知道。至于里面如果出现什么问题,院长会帮忙解决。

        第一周的血浆,一医开来了路桥和大海梦寐以求的制冷货车。

        司机拿出表格让路桥签字,笑着看着医疗站:“早知道有这么近的血站,以后可就轻松多了。”

        “以前的位置很远吗?”路桥不解的询问道,大海此时也听到了走了过来。

        里面显然有事情啊!

        司机看着两位开口道:“以前在三浦那边,快二十公里了。”

        路桥点着脑袋询问道:“笼中人少,那边是供给不足嘛?”

        “是信任出现了问题!”司机解释道。

        “信任?有故事听吗?我最爱听故事了!路桥饶有兴致地询问。

        司机就是司机,健谈的毛病让其想把遇到的怪事和别人分享。

        “每次说好的一百袋,你们也知道这种东西冷库快进快出的,常温容易损坏,所以基本上我们不清点对吧?可每次都缺斤少两,就我知道运药是这样的,很多药品规定数额为一千颗,称重之后总会少十几二十颗。但这血浆到医院都是要登记的呀,这东西怎么可能会少啊!少一袋或者两袋,都默不作声抗下了,上个星期缺了四袋吧,似乎就闹矛盾了。我们这边表示再少就不要了,他们却一直说自己按照标准。这个标准嘛,也不知道是谁的标准。”司机解释道。

        “闹翻了,常有的事情。但我们保证我们货真价实!”路桥笑着。

        司机点了根烟笑着:“你们装货去吧,以后就真越来越方便了!”

        路桥拉着大海回去拿货,当然两个人显然也明白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有别的吸血鬼吗?”大海询问道。

        “肯定是有的吧?你觉得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导致的血包丢失?或者说,这个同类在哪里?””路桥回答道。

        “一个个列举,一个个排除。”大海解释道。

        路桥开口道:“首先这个三浦血站!”

        大海此时摇着脑袋:“绝对跟血站没有关系,如果有为什么这个吸血鬼不在血站内就动手?非要等运输过程中动手?”

        “那你的意思?运输?司机开车,车密封的怎么可能有问题,除非司机监守自盗!”路桥不解地说。

        “司机如果真的是吸血鬼监守自盗的话,还会跟我们说这么多事情吗?丢血的事情,不就越少人知道越好?”大海反问道。

        “那就可只剩下医院了?”路桥看着大海。

        “我觉得医院可能性最大,而且对方的职位不高,没办法做到平账,所以只能报失。而且对方作为底层,绝对不知道已经更换了供应商,因为这事情我和院长是单独聊的。毕竟我们假公司走不了明面,所以司机只要不大嘴巴对方肯定不知道。而且司机第一次来,对我们有利!。”大海询问道。

        “那么说这一批运过去还是会少?”路桥反应过来!

        “首先,我们绝对不能缺斤少两。所以这次我们给一百零五袋,对方神不知鬼不觉拿走四袋内都不会有偏差。”大海解释道。

        路桥点着脑袋:“同意,也只能这样做了。”

        大海笑着:“我之前是怎么抓住你的,这一次就故伎重施呗?确定对方在医院!我保证把人给你揪出来!而且我已经有想法了。”

        “你先说。”路桥看着路桥。

        “对方只有两个手段偷血,司机到站之前和到站之后卸货入库。我们只要能经历两个流程,就知道谁有问题了!”大海解释着。

        路桥和大海上了楼,早就准备好的血包被木箱子包装好。

        路桥和大海隔开了血浆,两个箱子各五十包,其中也各躺着路桥和大海,大海打电话给了韩东和陈浩,说自己有事情让两个人搬货。

        陈浩和韩东来到了二楼,看见巨大的箱子也没什么好说的。靠着一旁的叉车带下电梯,两个大夫吃力地拖着。

        “这是多少袋血啊,怎么种?”

        “我觉得我的比你的还重一些!”

        两个人吃力地到了楼下,司机也上前帮忙。

        众人合力,将两个木箱子带上了货车。

        司机嘟囔着:“这量要得挺大啊!是一百袋啊?难不成之前缺斤少两的很严重?”

        一路上车朝着医院的方向开去,路桥和大海在冷库内。

        这里少说只有零到五度,一般人估计很难扛得住。

        毕竟到站之后,估计除了盘点会打开,其余时间都会处于这个温度,时间长了轻则感冒,重则当场去世了。

        而大海和路桥可不是什么常人,这种温度根本不是问题。

        两个人都有默契,没有说话,因为进来之前就聊过了,对方可能随时会出现,两个人等待着果不其然听到了异响。

        冷库货柜内,打哈切的声音传来。

        似乎是有什么人刚刚睡醒的样子,随后能够听清楚金属转动的声音传来。

        整个货车冷库的车顶位置是巨大的中央空调。挡板处此时螺丝松动下来,一个身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随后缓缓地爬出挡板,这时一个男人瘦骨嶙峋打了个哈切走向木箱。

        男人长长的食指插入木箱缝隙之内,随后轻轻调开了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箱子,将箱子向上一搬男人吓了一跳。

        因为血包当中路桥恶狠狠地盯着他,男人吓了一跳打算先下手为强干掉对方。

        却看见路桥亮出了獠牙!男人后退了两步激动地开口道:“你也是吸血鬼!”

        大海此时激动的敲打这木箱子,用自己的摩托车钥匙从内部挑开了开关钻了出来。

        男人反应过来开口到:“还有一个?”

        路桥将一包血浆递了过去:“饿了吧,你现在要偷的这个血浆是我们血站的血。我特地预留了五包给你,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来我们第六十三号医疗站拿血,但是别再偷了影响我们声誉。我朋友你帮忙放出来一下吧,也是同类。”

        男人将信将疑拿过血浆,当着路桥的面一口解决。

        一滴血都没有洒出,甚至将袋子折叠好闻了闻塞入口袋,看着渴望的样子,怕是会在没血的时候舔袋子。

        “吹牛吧,你怎么不说你圈养人类!还血站都是你的?”男人激动地说,并左右张望着害怕眼前的路桥和大海对其做些什么。

        大概再度扔去一袋血包:“信不信由你,看你饿得瘦的,不过我们都猜错了,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货车里。”

        也因为男人瘦骨嶙峋的样子,从未吃饱过所以感官没有察觉到路桥和大海。

        “我一个星期也就吃两袋而已,保持身材就为了藏在里面休眠。你们应该也是来偷血的对吧?真要有血站,就不会在这里出现了!”男人显然不相信路桥和大海。

        “我说了,我们来就是找你的。现在的血站是我们开的,你如果偷拿少数量了我们会被认定为不诚信,所以你要血找我们要,不要再偷了。”路桥再度解释道。

        此时刹车,因为只有一公里的车程已经到了医院。

  http://www.abcxs.org/book/102608/57317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