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反派圣子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未战言退者,斩!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未战言退者,斩!

        如果说之前姜道清的行为,在诸人眼中就已猖狂至极,那么此刻姜道清所说,更显得肆无忌惮,甚至.....无法无天?

        姜家法就是太清法…

        太清中任何一尊势力都不敢这么说,或许姜家敢放言,但就不怕姜家承担不起吗?

        诸人望着殿中淡然如水的青年,仿佛刚刚所言并未被其放在心上,却殊不知此言若传出去又会引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好!好!好!”

        高台之上,天刑长老神色阴郁,连道三声好,旋即低声道,“你姜家在太清中虽然根深蒂固,但太清并不是你姜家的一言堂!”

        “此事,我定会禀报祖地,请圣裁,看看你姜家的法到底是不是太清的法!”

        圣裁!

        太清中最高的权威之地,其中任何一位放在外界都是能横跨一界的无上存在,乃是太清真正的底蕴。

        其职权甚大,在一定条件下,甚至可以重立圣主!

        此言一出,诸人心中不由动容,若真闹到请圣裁的地步,那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要知道,圣裁中任何一位显世,都需耗费巨大的代价,不是紧要之事,轻易不得动用圣裁。

        就在这时!

        “聒噪!”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太清神殿中忽地传来,轻声低语。

        诸人皆是一愣,目光向着殿空的白玉之上投去。

        只见此刻

        殿空,大道气机降落,虚无云雾中,两尊身影逐渐在白玉之上凝实,恐怖的压力瞬间充满了整座大殿。

        一尊身影一身血衣,面容刚毅,眸中冷漠如冰峰,周身缭绕红芒,端坐白玉之上,仿佛一位杀神,让诸人不寒而栗!

        而另一尊身影身穿金色的铠甲,全身沐浴在神光之中,唯一露出来的唯有那神光中的眼眸,宛若两颗小型的金色太阳,让人无法直视!

        “见过血衣侯,擎天侯!”

        见此,殿中诸人顿时恭声道,神色肃穆,庄严至极!

        闻言,白玉之上的二人微微颌首,安然的承受了诸人一礼,神色平静,未曾有任何变化。

        而当望见白玉之上的二人之时,底下的天刑长老瞳孔却猛地一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此刻,他心中不断低语。

        苍家,竟然欺骗了他!

        白玉之上,竟然没有一尊封王大能出自苍家!

        而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两位新出现的封王大能,皆来自....

        姜家!

        这…怎么可能!!

        “刚刚是谁想为我姜家请圣裁?”

        白玉之上,血衣侯起身而起,他双眸中,似有血海滔天,藏着无尽的威压,视线扫过大殿诸人,给众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很快,其目光最终落在了高台之上的天刑长老身上,他双眸微绽,寒芒如锋。

        “太清律法,见封王者皆需行礼,你呢?”

        “不好!”闻言,天刑长老忽然神色一变,心中暗自发苦。

        刚刚因为两尊封王大能的突然出现,一时间打断了他的心神,以至于在诸人皆行礼之时,他却忘记了,此刻被其抓住了辫子。

        他心中一蹬,正欲开口解释之时,却被白玉之上的虚影突然打断了。

        “那就跪下!”

        冰冷的声音响彻在大殿中,血衣侯立于虚空中,一双血眸中闪烁着无尽的神光。

        很快,只听到噗通的一声,高台之上,一道消瘦的身影顿时匍匐在地,赫然是刚刚站立的天刑长老!

        此刻,天刑长老浑身颤栗着,体内不断喷发出强大的真元,显然是想凭借自身的力量,站起身来。

        但这一切,在一尊封王大能的注视下,皆是徒劳。

        甚至,当天刑长老跪立之时,白玉之上的血衣侯便收回的目光,不在关注,仿佛刚刚不过随手镇压了一只蝼蚁而已。

        至于蝼蚁能挣脱吗?

        呵呵!

        如果能,又怎会称作蝼蚁呢?

        做完这一切,血衣侯向着殿中的姜道清轻轻颌首,冰冷的眸中浮现出了一丝不可多得的暖意。

        “很好,不坠我姜家之名!”

        闻言,姜道清笑了笑,向着白玉之上的二人,拱手道,“见过血衣侯,见过擎天侯!”

        “无须多礼!”白玉之上,擎天侯罢了罢手,笑道,“你这小子不错,阿衣并未说错,果然很对我的口味。”

        之前,姜道清所作所为皆被他们看在眼里,不得不说,其胆量是真得大,就连他都未必敢出此言,而还未成就王侯的姜道清却开口了。

        虽然此言过分一点,但....他心中也觉得并未说错。

        姜道清淡淡一笑,虽然被别人称作小子,他并未生气,反而淡然接受了这个称呼,毕竟此刻出现在此的乃是姜家一系的大人物。

        “如今我二者在此,之前可曾有人聒噪?”这时,擎天侯微微一笑,随意道,“要不趁此机会,一并解决如何?”

        他言语平淡,却流露出无尽的霸意!

        而这,却让场中的诸人神情一变,心中不禁叫苦。

        对于这尊魔神,太清众人可是深有体会,若是血衣侯在太清中就已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那么擎天侯的名声丝毫不弱于血衣侯,甚至更为霸道。

        单单从他的王号就可以看出,擎天!

        “果然,世间没有什么真正的空穴来风,这姜家的人真的都是一个个无法无天的主,难怪别人都不敢惹上姜家。”

        “就这种性格,待在圣地中都不保险!”

        诸人此刻心中暗骂道,但一个个脸上却浮现出了温和的笑意,宛若一朵朵盛开的老菊花,再也不见之前冷漠的神情。

        没办法,这姜家真的太不讲理了!

        来的人,偏偏还是“赫赫有名”的血衣侯和擎天侯,这不得不让诸人低头。

        不然,还真有可能被揍的!

        闻言,姜道清神色平静,望了殿中诸人一眼,摇了摇头。

        见此,诸人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会议继续吧!”擎天侯道。

        说完便座回了白玉之上,而血衣侯亦同时回到了白玉之上。

        至此,当两位王侯回归,虚空中弥漫的无边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这让诸人不禁轻松了许多。

        毕竟,时刻在两尊混世魔王的注视之下,他们皆是心惊胆颤。

        与此同时,高台之上的天刑长老,因为血衣侯的隐去,终于站起了身来,只是此刻他的模样略显狼狈,发丝随意披落,气息紊乱。

        再也不见之前的气度。

        此刻,他脸色阴沉得都能拧出水来,他深深的望了姜道清一眼,眸底深处尽是寒芒。

        天刑长老轻哼一声,便想着拂袖离去。

        如今,姜家两位封王大能在此,气势瞬间向着姜家倾斜,他停留在此,无非多曾几分自扰罢了,还不如早早离去,眼不见心不烦。

        很快,天邢长老向着殿外走出,当路过姜道清时,他不禁想起大殿中种种之事,冷不丁道,“强词夺理罢了,太清自有律法!”

        说着,他头也回的向着殿外离去。

        可当他走至门口时。

        “慢!”

        一道平淡的声音在大殿中忽地响起。

        他闻声顿足,回过头去,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开口叫住他的赫然是姜道清!

        此刻,姜道清神色平静,望着天刑长老,忽然一笑,“叫住前辈,只是想让前辈见证一下,我并未说错。”

        “嗯?”天刑长老一愣,眉头皱起,不知姜道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然而,姜道清下刻所言,却让他神色巨震。

        “今日之前,太清没有此法;但今日过后,太清便生此法!”

        “未战言退者,斩!”

        一道黑色的令牌浮现于姜道清手中,令牌古朴,不知是何种材料所造,隐隐约约间仿佛能看到令上流淌着血色流光,神秘至极。

        直到此刻,当望见这位太清圣子手中的令牌时,殿中诸人皆诧异无比,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白玉之上,但却只能看到一团迷雾。

        战峰令!

        太清九峰之一,战峰的号召之令,这代表着无上的权势,哪怕身为圣子的姜道清亦没有资格承受住它的分量。

        若姜道清手中真的是此令,那添加一句太清律法,也真的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诸人内心一颤,望向殿中的白衣青年,不禁生出一股敬畏之情,哪怕在场诸人辈分远超白衣青年,可其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随着姜道清话语落下,“嗡嗡嗡”,阵阵颤鸣声响起,黑色令牌微微震动,忽然无数道恐怖至极的血色自令牌中喷涌而出,化作无尽的洪流横挂在大殿上空。

        血色洪流翻涌,宛若一尊腾跃的血色长龙,无数道音自血色洪流中回荡,声音愈来愈大,愈来愈亮,洪流中似有万人长鸣,颂其大法!

        “未战言退者,斩!”

        “未战言退者,斩!”

        “未战言退者,斩!”

        “.................”

        这一刻,不仅太清神殿中的诸人,整做太清圣地都听到了这一句话,洪钟大吕,震撼天地!

        “太清律法,未战言退者,斩!”

        望着天刑长老,姜道清淡淡道。

        此言一出,殿中诸人尽皆默然。

        刚刚发生的震撼场景还并未在诸人脑海消除,此刻姜道清在言此话,在众人心中已是不同的感触。

        看着神色逐渐黯淡的天刑长老,诸人心中一凝。

        此举,杀人诛心!

        姜家,依旧是太清的那片天!

        这一刻,天刑长老心中是无尽的悔恨。

        当时离开之时为何要说出那句话,或者为何要停留殿中,受此羞辱,若早早离去,何至于此。

        望着夹大势而立的白衣,他心在滴血!

        以自己之脸面,成就少年之威名,恨呀!

        他神色阴沉,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太清神殿中,背影略有些萧瑟。

        望见此幕,诸人心中微叹。

        不出意外,今日过后,太清又将新增一条律法。

        未战言退者,斩!

        想到此,诸人不由再次望向殿中的白衣青年,敬若鬼神!

        一言,增一法!

        然而,天刑长老的离去,并未宣告着这场大会的结束,毕竟此次开启太清神殿主要是为了周族之事,虽然途中偏离了主题,但在新的一名真言长老主持之下,平稳的进行着。

        诸人寒暄片刻,再次回到了正题,但此刻的情形和刚刚开始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诸人议论纷纷,但发展的基调却一直由着姜道清把握着。

        时间如水,缓缓流逝。

        “既然如此,此次大会就此结束,周族之事,太清....愿战!”

        伴随着一阵雷音,白玉之上的真武侯开口了,为这场大会顶上了最后的基调。

        话毕,大道气机垂落,白玉之下,氤氲的雾气涌动,三尊虚影在大殿中逐渐隐没。

        “恭送真武侯,血衣侯,擎天侯!”

        诸人起身,高声道。

        至此,此次大会圆满结束,关于周族之事,若周族接受太清的和解,尚好。

        不然,太清愿战!

        .............

        夜色以至,寒月高悬。

        太苍山!

        一座恢弘大气的宫殿之中,剑无涯悄然出现在此,当他踏足宫殿之时,便见到苍天武正站在大殿中央。

        其气息如渊,呼吸间伴随着雷音,仿佛一尊吐息的洪荒巨兽。

        “苍兄!”他微微颌首,说道。

        方才,虽然他不在太清神殿中,但身为一位道子,太清神殿中发生的事却瞒不过他,其也是最早知道消息的那一批人。

        “姜道清此人,很强!”他沉声道,剑眸中浮现出一抹忌惮之色。

        如今,姜道清在太清神殿中的表现已经传播开来,明里暗里无数人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反对的绝大多数是老一辈,认为姜道清过于傲然,无视规则,而赞同的却都是太清弟子,视其为仙神!

        闻言,一身道袍的苍天武,轻声低语,“姜道清,姜家.....”

        相比外人,作为苍家少主,今日之事,他更知姜家之恐怖,哪怕苍家谋划已久,但最后却在封王大能一事上突然败退,以至于天刑长老败走。

        这其中,哪怕是身为苍家少主的他,知道的也不多,对此苍家也未曾给出他明确的解释。

        半响,他无奈摇头,“看来是被我们的这位圣子迷惑了,猜不透....”

        今日此事,可谓是一举奠定了姜道清的圣子地位。

        凭借诸多长老,为其立势,超乎常人想象。

        “登霄大典好像要到了吧,”苍天武忽然开口,望了剑无涯一眼,“那就麻烦剑兄了。”

        闻言,剑无涯神色一肃,点了点头道,“既然答应了苍兄,我自然不会毁约。”

        虽然姜道清表现出的实力恐怖至极,但诸人皆是顶尖天骄,自认为不弱于任何人,都有着无敌的自信。

        不过一战而已!

        话毕,剑无涯转身离开了大殿。

        此时此刻,待到剑无涯离去,苍天武盘坐在一尊雕塑之下,只是这尊雕塑已非苍龙相,而是另一尊上古神兽。

        蛇首龟身,静立在此,宛若一座神山仙岳,厚重无边。

        玄武相!

        “真不愧是圣子呀!”

        他眸子缓缓闭上,淡黄色雾气萦绕周身,一股厚重之感自他体内散发,如山似岳,任凭海浪滔天。

        “但我绝对不会败!”

        ..............

        太清圣地

        太虚山!

        太清神殿一事已过去良久,因为风雷秘境一事,太清和周族明里暗里发生了无数次碰撞,甚至有大能出手,转战万里,山河破碎,其中有的波及到了一些王朝宗门,但在两尊无上势力之间,也只能忍气吞声。

        可虽然太清已和周族碰撞过多次,但两方高层却一直在把控着局势,并未愈演愈烈。

        与此同时,身为此次当事人的姜道清,一直都在太虚山上,外界的纷扰并未对他产生影响。

        太虚阁!

        姜道清端坐在书案旁,神色轻松。

        今日他刚刚出关,而在闭关期间,曾有几尊势力向他传信。

        因此,他抽出了一些时间,来到了太虚阁中。

        缓缓拿起书桌上的一封火红书信,打开之时,一道赤焰顿时喷涌而出,逐渐在虚空中形成一道火红的身影。

        而这,赫然是赤蛟一族的天骄,赤乙!

        这道火红身影乃是赤乙留下的一丝神魂,主要是为了传递信息。

        很快,在听完赤乙所言后,姜道清眸中微亮。

        赤蛟一族已经同意他观想一次龙息术,但时间却不是现在。

        对此,姜道清并未着急,毕竟赤蛟一族答应了,定然不会失约。

        对于龙息术,他心中也是颇为渴望,这门炼体神通,可并非凡物。

        若他能得到这门神术,说不定真能打破肉身的限制,迈入新的阶段。

        想着,他拿起了另一份书信,与之前那封相比,这封书信中的内容更像是一封家书。

        看着书信中清秀的字体,姜道清嘴角不禁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书信,出自逍遥剑阁!

        —————

        ps:五千字,不过洒洒水罢了....今日万更已至。

        —————

  http://www.abcxs.org/book/102488/57159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