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家师姐超凶的 > 第十七章 铁匠铺里的忠厚人

第十七章 铁匠铺里的忠厚人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雁南归。

        迎着清晨的第一缕微风,叶清盘坐在丈许的纸鸢背上,扶摇直上,乘风而行。

        枯黄的原野,一望无垠。

        在秋风一波一波的持续输出下,杂草波浪荡漾,发出沙沙沙的干涩摩擦声。

        仿佛在说,没水了,求放过。

        符宝纸鸢,乃玄天宗上一代掌门所炼。

        若成功,可化为十丈大小,承载百人,遨游雾虚,彰显本门实力。

        只可惜紧要关头,上代掌门打了个喷嚏,最后一道符文画偏了。

        作为一件炼制失败的符宝,各大宗门都会将其赐予门派内的杰出弟子,增强实力,护佑平安。

        但据说玄天宗上代掌门,对于自己的大意疏忽,无法忍受,直接将其收在卧房,束之高阁。

        莫庐山一役后,玄天宗人丁衰落,法宝、法器皆毁,只有这件符宝得以留存。

        被师叔于期岸翻了出来。

        对于炼器打喷嚏这个说法,叶清并不相信。

        他昨夜仔细探查过纸鸢。

        纸鸢脊背双侧,各有两处长约数寸许的抓痕。

        每处抓痕,各有三道,由浅渐深,逐渐用力,颇为对称。

        也正是这两道抓痕,破坏了纸鸢的运行灵阵。

        据说,纸鸢篆刻灵阵时,长约三丈。

        据说,上一代掌教夫人,修炼的就是九阴玄骨爪。

        据说,上一代掌教打喷嚏时,掌教夫人也在场。

        这……

        叶清完全没有多想。

        只觉得这纸鸢的颜色,怪————

        黄的。

        “待九州各大宗门世家降临雾虚山,我或许可以收集一些炼器材料,修复符宝纸鸢!”

        叶清心中盘算,天河镇的轮廓,也在视线中逐渐清晰起来。

        一道宽约三十丈的奔涌大河,如一条玉带天落,将面前的平原一分为二。

        河岸两旁,土地肥沃,农田富饶。

        金色麦浪中,随处可见持镰割麦的镇民,俯身劳作,宁静祥和。

        由于符宝纸鸢掠空而飞,过于醒目。

        叶清在镇外五里降下身形,将纸鸢缩小收入怀中,徒步行走。

        “轰轰轰”

        此时正值秋收时节,镇外大道,人来车往,好不热闹。

        满载稻谷的牛车,一辆接着一辆,缓速而行。

        却突然有滚滚尘烟,自十余里外席卷而起。

        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微微震颤。

        “兽甲宗出行,杂碎退避!”

        尘烟中,暴戾喝吼,如平地惊雷,炸响耳膜,刺耳震脑。

        叶清回首望去,就见后方的滚滚尘埃中,雷鸣轰闪,铁蹄铮铮。

        近百道高大的身影,纵马而驰,自尘烟中冲出。

        他们身形高大魁梧,身着黑色兽首战铠,兽形面盔下,眸光凶恶,如嗜血野兽。

        背后短柄陌刀,更是寒光湛湛。

        在暖阳的照射下,如一团团白炽幽光,寒气刺骨。

        胯下战马,也非凡种,高达两米,生有六腿,马蹄附近,甚至还有淡蓝色鳞片生长。

        “是修道门派!”

        “快,快躲开啊!”

        大道上的天河镇民,见到这样的场景,惊骇震颤,连忙抽打牛车,向着道路两边避让。

        “哈哈哈,杂碎废物,人形脏猪!”

        然而,兽甲宗骑士速度奇快,身披铁甲的异种战马,铁蹄沉重,如一道洪流,瞬间即至。

        他们冲到近前,非但没有减速,反而扬鞭抽马,向着躲闪不及的牛车、人群冲去。

        很多天河镇民避让不及,直接被卷在兽甲宗的铁蹄之下,踏的筋骨尽断,凄厉惨叫,惨不忍睹。

        更有铁骑直接撞碎牛车,金色稻谷漫天飞舞,落在血泥之中,被铁蹄践踏。

        “哈哈哈,杂碎。”

        兽甲宗骑士发出畅意大笑,穿过人群,冲入天河镇中。

        小雾虚域,独立于九州之外,域内平民,没有大隐王朝庇护,只能依附于修道诸门。

        碍于诸宗相互掣肘,修道门派虽然跋扈,但进入他宗势力范围,都会刻意收敛。

        但天河镇却是例外。

        由于临近雾虚山七宗会武之地,天河镇由七大宗轮流值守,每轮十年。

        这一届的值守宗门,是七宗排名第六的三衡羽箭谷。

        “兽甲宗,夜吞天!”

        叶清看着远去的钢铁洪流,眸中寒芒乍闪。

        上一世,兽甲宗在灵气大潮中得获机缘无数。

        宗主夜吞云不但突破融灵,晋升结丹,甚至带领宗门弟子冲入九州,建立基业,一度跻身九州顶级宗门之列。

        但最终因为倒行逆施、残暴无度,被师姐苏晴一剑斩杀在大隐王城之下。

        兽甲宗也树倒猢狲散,不到五年便彻底消亡。

        “这样的乱世,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雾虚域也是大隐王朝的土地,为何我们不受王朝庇护!”

        大道上,天河镇民伤亡不少,哀嚎痛哭之声,久久不散。

        “法外之地,民贱如蝼蚁!”

        叶清见状轻叹,却也无能为力。

        他重生至今不过数日,虽然境界提升飞速,却依然无法与雾虚七宗抗衡。

        帮助筋骨断裂的镇民固定断肢、包扎伤口后,叶清这才向着天河镇方向走去。

        进入天河镇入口处时,两名身着羽箭谷道服的年轻修士,正盘坐在临江小亭内,饮酒小酌,畅谈欢笑。

        对谷车上重伤残死的天河镇民视而不见。

        仿佛这一切,只是幻象。

        “羽箭谷的内斗,竟然如此严重,炼气三重的弟子也能被派来镇守天河!”

        叶清微微诧异。

        上一世,三衡羽箭谷势力不弱,又在灵潮占尽先机,本该迅速崛起。

        却在灵潮初期,被剑楼宗全部吞并。

        现在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若我记得不错,那件东西此时应该刚刚出土才对!”

        站在天河镇的街道,叶清举目环望,脑海中有关那件至宝的种种信息,一一浮现。

        他确定一个方向后,径直而行,很快就出现在了一个很小的铁匠铺前。

        “大叔,你这有上好的镔铁吗?我想打造几把短剑!”

        叶清走入铁匠铺,无视货架摆放的耕具、铁锹、菜刀、蹄铁,冲着铁炉旁的一个断臂大汉,咧嘴一笑。

        “小道长,你若要打造镔铁短剑,却是来对了地方,别看我这铺子小,可论起这锻剑的手艺,那绝对是天河镇一绝!”

        断臂汉子上下打量叶清,满是火疤的大脸上,顿时露出忠厚质朴的笑容。

        又是一条肥鱼!

  http://www.abcxs.org/book/101778/55383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