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329章 辽阳攻略(1)

第329章 辽阳攻略(1)

        清晨,一队旗丁出了军营,走在辽阳的街道上,向着东城城楼走去。

        “奴才见过主子。”一个汉军差役打扮的男子站在街道口,满脸堆笑的喊着为首的旗丁军官。

        “是钱光啊,昨夜你当值?”旗丁军官穆托脚步不停的问道。

        “回主子,小的最近值夜班。”叫钱光的差役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自从明军围城以来,为了防止出乱子,阿敏下令全城施行宵禁,城内百姓夜间禁止出门,因为城中旗丁太少,宵禁就由辽阳城的汉军差役们负责。

        穆托点点头,不再理会他,带着部下径自向城墙而去。

        上了城墙,刚刚和守夜的旗丁进行交接,就听到城外远处明军营地方向隐隐传来鼓声。穆托叹了口气,知道明军每天一次的攻城又要开始了。

        对明军的攻城,辽阳城的旗丁们早就习以为常,雷声大雨点小,看似攻城,却仿佛如同玩耍一样。

        每天早晨,吃过早饭后,明军会准时出营,列阵后开向辽阳城,却总是在一箭之地外停下鼓噪,五六天时间,明军连城墙的边都没摸到。

        因为明军距离城墙远,弓箭射不到,城墙上的旗丁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曾有将领向贝勒阿敏建议出城攻击明军,阿敏却担心是明军的计谋,想引诱旗丁出城,否决了出城的建议。

        不过明军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至少在距离城墙一百五十步处,堆积了一座土山。这冰雪天,天寒地冻,也难为了明军每天掘开冰雪挖土。

        于是乎便看着土山一天天变高,很快和城墙齐平,其间阿敏不耐烦,曾趁夜派兵出城破坏土山,然而明军白天退兵时浇了水在上面,一夜的功夫冻得硬邦邦的,破坏起来竟非常艰难。三日前,当旗丁再次趁夜破坏土山时,突然遭到明军火铳袭击,不知道什么时候,明军竟然趁夜埋伏在土山周围,出城的五百百旗丁被射杀了近百人,从那以后阿敏再也不派兵出城搞破坏。

        土山和城墙齐平后,明军攻城时便不再是虚张声势,而是运送火炮上了土山,然后用火炮轰击辽阳城。

        红夷大炮太过蠢笨,又害怕被建奴抢走,周遇吉并未带到辽阳城下,而是用佛郎机等小型火炮云上土山攻击城墙。

        佛郎机炮威力比红夷大炮小得多,可即便如此,靠近土山的城墙也被轰的垛口破碎,城墙上的旗丁不得不躲在女墙后面躲避炮击。

        不过佛郎机顶多给城墙上的旗丁一些打击和杀伤,想靠佛郎机火炮轰塌城墙几乎不可能。

        每天早晨,明军会开到辽阳城外,运送火炮上土山,然后对着辽阳城轰击,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动作,然后到了下午,明军便会撤去。如此攻城,竟然搞得如演戏一般。

        可即便如此,也给城中的百姓带来了极大压力。

        此刻的辽阳城中,人口远超平时,除了旗丁极其家属以外,还有六七万汉民,多是当初的辽阳守军,现在一部分编入汉军旗,一部分给旗人主子当包衣,譬如那个汉军差役钱光十年前便是辽阳守卒。

        另外便是闻听明军攻来,从周边屯村撤入城中的旗人百姓,此刻的辽阳城总人口加起来足有十五六万之多。

        一段时间以来,明军在辽东攻城略地,大肆屠戮抢掠,消息早就传到辽阳城内。贝勒阿敏和德格类接连战败,大汗黄台吉率领八旗主力前往明国境内未归,建州被明军攻占,赫图阿拉城被屠,整个辽阳城人心惶惶。

        好在八旗制度全民皆兵,组织度极高。再加上八旗和明军仇深似海,所有旗丁及家眷都知道一旦被攻破城池,所有人都没有好下场,全城动员下来,除了万余旗丁正规军外,又动员了汉奴包衣两万多人,再加上可以运送饭食砖石的青壮妇女数万,守城力量还是非常强大的。城外明军现在只有三万余人,以辽阳城的守卫兵力,在城内所有人看来,守住城池还是全无问题的。

        至少穆托有着绝对的信心守住辽阳。

        “轰轰轰......”

        炮弹不断从土山上射来,轰得城砖破烂、碎石纷飞。

        穆托缩在女墙下举着盾牌遮掩着自己,在炮声中嚣张大笑:“胆小如鼠的明狗,只会远远的放炮,连城墙的边都不敢靠近!等大汗回来以后,定把明狗杀个干干净净!”

        “大汗快要回来了,明狗没有几天好日子了!”其他旗丁也无视明军炮火,纷纷叫道。

        黄台吉即将率领主力回师的消息已经被阿敏宣扬了出去,在宣传中,八旗军主力在明国境内攻城略地一直打到北京城下,吓得明军连北京城门都不敢出,至于八旗主力的损失,则闭口不说。

        所以在留守的旗丁们看来,明军能攻到辽东就是钻了八旗主力远征的空子,一旦主力回归,便是明军的末日。

        对此,他们有着绝对的自信。毕竟八旗满万不可敌,可不是说说而已!

        然而今日,明军攻城仿佛又有不同,土山上火炮轰击了一个上午,中午时分,一直在列阵休整的明军竟然鼓噪着向城墙冲来。

        在穆托等人看来,这次多半又是虚张声势,谁知道攻城的明军队列中竟然出现了十几辆攻城的云梯。这种云梯并非那种简陋的梯子,而是高大的云梯车,底部有轮子可以推动,有防盾遮掩后面的士兵,还有绞车、抓钩可以保证梯子升起抓住城墙垛口。

        看来是要来真的了,原来明军前些时日的虚张声势,是在趁机打造攻城器械!下自穆托上到阿敏,都明白了过来。

        辽阳城外有护城河的,不过寒冬腊月,河水早就冰冻三尺还要多,根本起不到阻止的作用。

        很快,明军鼓噪着接近护城河,城墙上的旗丁弓箭手们纷纷放箭,大部分箭矢被盾牌和盔甲格挡住,但仍然不时有明军中箭倒地。

        “射!”城墙上,阿敏一声令下,数百支火箭同时飞出,划过优美的弧线,仿佛无数流星一般向城外缓慢移动的云梯车射去。

        一瞬间,十多辆云梯车每辆上都被射中了数十支火箭,火箭头部是浸透火油的棉布,很快便把云梯车点燃。

        还没有靠近城墙,十多辆云梯车都被点燃,成为了一支支巨大的火炬,车周围的明军士兵叫喊着逃离火车,攻城的明军很快潮水般退了下去。

        看似声势浩大的攻城,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惹得城墙上八旗兵们哈哈大笑。

        仿佛恼羞成怒一般,土山上的火炮再次轰鸣,把一枚枚炮弹射到城头,射入城中,宣泄着明军的无能狂怒。

        “就这样还想攻下辽阳,明狗简直做梦。”爱尔礼笑道。

        阿敏道:“不可大意。”

        爱尔礼不以为然道:“城外明军肯定也听说了大汗要回来的消息,试图赶在大汗回来前攻下辽阳,但只是白日做梦罢了。辽阳城内还有一万一千旗丁,再加上动员的包衣厮卒,青壮妇女,守备兵力达五万之多,城外的明军才有多少?阿玛,要我说咱们干脆趁着明军攻城之时杀出城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能够一举击溃明军!”

        阿敏摇摇头:“明军攻城时只派出了部分兵力,大部分兵力却在一旁小心戒备,阿玛知道他们的想法,是想引诱我们出城攻击,好避过残酷的攻城战。既然如此,为何要遂他们的意?

        爱尔礼,眼下咱们要做的不是击败明军,而是守住辽阳,只要能守到大汗带兵回归,到时便是大军反攻之时!”

        爱尔礼暗中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却对阿敏的决策很不以为然。

        阿玛毕竟是老了,太过怯懦,大金国还是要靠年轻人才能支撑啊!爱尔礼暗暗道。

        吩咐爱尔礼在城墙上戒备,阿敏下城回了府衙。

        中午时分,鼓声再次响起,有旗丁匆忙来报,说是明军再一次向城墙攻来。

        一日竟然攻城两次,明军今日的表现实在反常啊。阿敏跨上战马,匆匆向城墙驰去。

        “阿玛,这次明军好像要来真的了。”爱尔礼迎来,急促的报告道。

        阿敏没有吭声,扶着垛口向城外看去,就见无数的明军向着辽阳城缓缓逼来,在明军阵列中赫然抬着上百架云梯,不再是蠢笨的云梯车,而就是数丈长的梯子。

        城墙上,八旗弓箭手箭矢如雨,城墙下,数以百计的明军火铳手在盾牌兵的掩护下向着城头开铳射击。

        箭矢如雨下,攻城的明军士兵纷纷中箭倒地,也不时有旗丁被明军弓箭手射中歪倒在垛口处。逼得阿敏不得不分出部分弓箭手压制明军火铳兵。

        明军攻势如潮,竟然完全不顾伤亡,呐喊声中,一架架云梯搭上城墙,明军士兵顺着云梯攀爬。

        包衣厮卒们被调遣上了城墙,往下扔着砖石灰瓶,一个个攀爬的明军士兵被砖石砸落云梯,惨叫着摔到城下。

        城中壮妇们也动员了起来,纷纷往城头运着砖石木头,整个辽阳城仿佛被动员了起来,共同应对明军的攻城。

        攻城战一经开始便格外惨烈,每时每刻都有人战死。当然攻城方的明军士兵死伤更多,可守城的八旗和包衣厮卒们也没有好到哪去,明军火铳数量极多,再加上土山上的二十多门火炮,也给城墙上守军带来了极大伤亡。

        惨烈的攻城战进行了一个多时辰,直到接近傍晚,明军才缓缓退去。

        城墙下护城河内外,到处都是明军尸体,一个下午的攻城,明军伤亡近千。

        在明军火铳和火炮的射击下,建奴的损失也有三四百人,更有同等数量的包衣壮妇被火炮弹丸击伤。

        安排救治伤亡,征召壮丁趁夜休整破碎的城墙垛口,留下守夜的士兵后,阿敏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府衙。

        ......

        城南明军大营,中军大帐,曹变蛟坐在上首,周遇吉陪坐一侧,因为曹变蛟被卢象升任命为了临时主将。

        “太惨烈了,一天下来,便有近千伤亡,我军总兵力才三万余人,若是这样下去的话,根本就撑不了多久。”曹变蛟叹道。

        “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周遇吉笑道。

        曹变蛟也笑了起来:“当然值得,最起码咱们演练了一下如何攻城。”

        不管是曹变蛟还是周遇吉,都非常的年轻,这次辽东之战是他们第一次统兵。曹变蛟和周遇吉都是世代军户出身,对打仗不陌生,也知道一些攻城的战术。但知道归知道,以前却从没有经历过。

        哦,曹变蛟倒是攻过城,还是当初随同卢象升讨伐福王叛乱时攻过洛阳,不过和眼前大战相比,攻打洛阳更像儿戏。

        既然兵围辽阳,自然不能干等着,自然要尝试一下攻城战,虽然明知道可能打不下辽阳。

        “要是把红夷大炮调来就好了。”周遇吉叹道。

        在攻打旅顺金州的时候,周遇吉便是用红夷大炮轰破了城墙,不过红夷大炮太过蠢笨,一直装在海船上,大军过了海州以后便远离了海岸,红夷大炮没有再随军运来辽阳。

        当然没有随军携带红夷大炮最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大炮被建奴缴获,至少在海州之战时,周遇吉都没有什么信心能击败建奴攻到辽阳城下。

        不过后悔也有些迟了,现在大炮远在海上,再加上建奴主力很快就要回归,便是临时调遣也来不及了。

        “攻城何必非要大炮?”曹变蛟笑道,“只要一切按照你我谋划进行,攻破城池就在这数日之间。”

        “但愿一切如你我所愿!”周遇吉也笑了起来。

        按照事先谋划,田尔耕手下的锦衣卫密探早已经随着建奴撤退的百姓进入了辽阳城,在城中已经多日。

        明军攻入辽东,建奴接连兵败,辽阳城中数万汉奴包衣,必然有心向大明者。再坚固的城防,一旦从内部打开,攻破便轻而易举!

        今日之所以猛攻辽阳,练兵只是一个目的,最重要的目的是给城中的锦衣密探发一个信号,动手的时刻到了!

        ps:不好意思,昨晚鸽了,今早五点钟爬起来写了一章。今天还有没有,不敢再保证了。

  http://www.abcxs.net/book/101689/57306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