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五百九十五章晴信颓唐醉

第五百九十五章晴信颓唐醉

        待义银擦干脸,洗好手,几人回到篝火边。

        真田弁丸望着他目瞪口呆,口中喃喃道。

        “我老公可真漂亮啊。”

        身后,雾隐才藏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猿飞佐助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因为佐助也震撼于义银的美貌。

        天下竟有如此美人?

        义银已经懒得解释,只想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下山去盐田城,在武田晴信眼皮底下会会真田幸隆。

        看看这位真田家督,会不会被自己的二孙女给活活气死。

        只要把真田家拖下水,让真田幸隆说不清楚。自己就能利用灯下黑中效果混过去,借助真田家的力量回返善光寺。

        义银闭上眼,安心睡觉,这事稳了。忽然,他猛地睁开眼,警惕地看着真田弁丸。

        “你在干嘛?为什么脱我的靴子?”

        真田弁丸讪讪一笑,露出手中的药膏,讨好道。

        “你的脚扭伤了,我给你上上药。”

        义银愣了一愣,看着她真挚纯洁的眼神。

        算了,不计较了,回头还有系统任务呢。迟早要咬,这点便宜就随便她占了。

        “谢谢。”

        真田弁丸眼睛笑得似月牙。

        “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好,是应该的!”

        身后雾隐才藏眼角抽抽,默默看着真田弁丸借着上药的机会,玩弄主君白皙的脚腕,说不出话来。

        等到了盐田城,有你这好色的小混蛋苦头吃。

        盐田城天守阁。

        内室中,武田晴信泪痕未干,满身酒气。

        身旁,高坂昌信担忧得看着她,低声说道。

        “殿下,你不要再喝了。”

        武田晴信哈哈一笑,眼角泪珠跌落,举起手中酒杯一口灌下。

        然后拉住高坂昌信的手,将她扯到身边,用嘴把酒送入她口中。

        高坂昌信无奈,喉间耸动,将酒水吞了下去。

        武田晴信吻住她的樱唇,紧紧抱住她。直到高坂昌信面色潮红,呼吸不畅,这才肯松手。

        高坂昌信红着脸,嗔然看着武田晴信。只见她面上嘻嘻哈哈,却难掩发自心底的悲伤。

        高坂昌信伏地更咽,说道。

        “殿下,事已至此,请您不要太过伤心,信繁大人也不会希望您这般折磨自己。”

        这世界的男人体弱无力,武家之间多有众道之爱。女女之欢远胜男女之情者,比比皆是。

        男女交合,不过是繁衍需要,众道伴侣,才是痴心绝对。

        高坂昌信是武田晴信的众道爱人,美艳俏丽世间少有。武田晴信甚至为其写过情书,甲斐众私下调笑其为武家第一美人。

        比起织田信长那位废柴众道,被前田利家宰了的爱智十阿弥,高坂昌信也的确争气。

        她出身武田晴信的旗本众,骁勇善战,深受重用。

        武田晴信认命她为海津城守备,武田大军回转,她本该回城驻防。

        可高坂昌信放心不下情绪崩溃的武田晴信,跟来了盐田城。

        武田家这次倾巢而出,与上杉辉虎在川中岛血战一场,没占到半点便宜,家中已然不稳。

        而武田晴信因为折了亲近的二妹武田信繁,借酒消愁,再无之前运筹帷幄的气度。

        主君消沉,家臣团更是暗潮汹涌,高坂昌信急在心中,怎么敢离开家督左右。

        她陪在爱人身边,期盼武田晴信早些振作,好出面收拾残局。

        武田晴信将她扶起,抚摸着她的俏脸,惨笑道。

        “无所谓了,都没有意义了。信繁死了,我的心也跟着去了。

        我怎么就这么傻?当时就没能听出她的死志?

        她怎么就这么傻?我难道会逼着她去死吗?

        我会吗!”

        武田晴信抱着双膝,蜷缩成一团,抱头痛哭。

        “是我逼死了信繁,都是我的错。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信繁活过来。

        活过来啊!”

        她抬头冲着房梁大吼一声,神情崩溃。

        “魂归来兮!”

        高坂昌信已是泪流满面,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主君如此颓废崩溃,心如刀割,又帮不上忙。

        只能看她日日与酒泪相伴,夜夜沉沦自责,日渐消瘦。

        想想这样下去不行,高坂昌信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

        “殿下,天海法师应该快到了。

        您不是说要让她为信繁殿下诵经祈福吗?我们要不要去迎一下。”

        武田晴信接回武田信繁的遗体,痛不欲生。

        当时就命令使番前往甲斐,将暂住国内的天台宗高尼,天海法师传唤来,为武田信繁诵经往生。

        高坂昌信不在乎那天海法师是不是真的到了,她只是希望武田晴信出去走走。再这么喝下去,身体真的会垮掉。

        她的话让武田晴信眼前一亮,抹去嘴角的酒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说道。

        “你说得对,我差点忘了这件大事!

        走走走,我们快去迎接。我还要问问,能否在高野山为信繁立一座石塔祭祀。”

        武田晴信跌跌撞撞向外走,高坂昌信红着眼上前搀扶。

        一贯英明的主君糊涂了,高野山那是真言宗的地盘,天海法师来自比叡山,乃是天台宗高尼。

        但她已经不想再说这些繁琐事,只要主君开心,怎么都好。

        盐田城外一片荒凉。

        村上家百年基业被武田晴信用暴力拔除,繁衍数百年的当地武家皆被贩去甲斐为奴。

        军势残暴,下乡抓捕售卖,将乡野间化为一片地狱景象。

        天海当时就在盐田城,观得人间惨剧,也只能低头闭目。

        吃斋念佛所谓慈悲,只求来世莫问今生,可悲,可笑。

        如今重回故地,乡间萧条之余,隐隐感受到武田家治理下的勃勃生机。

        人贱如草芥,春风吹又生。

        看到武田晴信一脸憔悴,满身酒气,天海心中暗暗发怵,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听闻武田晴信与上杉辉虎在川中岛鏖战,那位天海心中的梦魇,斯波义银横空出世。

        他斩杀武田悍将数十,重臣数名,甚至折了武田晴信的亲妹妹,武田家第二号人物武田信繁。

        想起当初自己在佛前对那位谦信公的亵渎,天海心中苦笑。

        原以为远避关东,能躲过那段孽缘。谁知是不是佛祖显灵,硬是要逼着自己面对这份罪孽。

        斯波义银也来了关东!

  http://www.abcxs.net/book/99875/55726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