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于是我成了神 > 第34章:我必须为妻,她只能当妾

第34章:我必须为妻,她只能当妾

        一切尘埃落定,

        石坚死了,九叔也死了,

        周末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他微微抬起手枪,但是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将手枪插回了腰间的枪套内。

        九叔一生除魔卫道,守正辟邪,令人敬佩,尊重。如果不是因为刺激鞭笞秋生,周末其实并不想害死他。

        但是没办法,

        爱与仇恨才是一切力量的源泉,

        为了秋生能够迅速的成长起来,九叔必须死。

        而且这个世界周末已经厌倦了,

        他不想再跟秋生玩那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无聊游戏。

        重病必须下猛药,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他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

        至于其他的,周末不在乎。

        秋生被压在大圆木下昏迷不醒,对于周末刚才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队长,那里还有一个活口。”副队长张宝指着一处角落在周末耳边低声的说道。

        周末侧脸看过去,

        是文才。

        他卷缩着身子,捂着脑袋,蹲在墙角,浑身颤抖。

        在周末的示意下,张宝握着抢走了过去。

        “死了,都死了,哈哈哈....”

        粗暴的拽开文才的手臂,露出文才那痴傻,癫狂的脸。

        “队长,他疯了。”张宝看着周末开口道。

        周末深深的看了一眼文才,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既然疯了就不用管他,收队。”

        走出义庄废墟,

        周末对张宝吩咐道:“你留下一队人马看守这里,然后再派人去趟茅山派。就说他们的掌门血练尸妖害人,九叔替天行道,清理门户,然后与石坚同归于尽,让他们干净派人下山料理后事。”

        “遵命。”

        ........

        听到义庄外没了声音,文才脸上的痴傻跟癫狂瞬间消失不见。

        他像疯了一般跑到秋生的身边,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搬开了压在秋生身上的巨木。

        “呜呜...师兄,你赶快醒醒啊,师傅死了,是方强那个畜生害死的,呜呜....”

        文才一边低声的痛哭流涕,一边大力的摇晃着秋生身体。

        义庄塌了,方强叛变了,师傅死了,师兄昏迷了,本就没有主见的文才此刻只觉的整个天都塌下来了。

        摇晃了一会,秋生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而义庄外又传来的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行,不能留在这里了,不然等周末那个畜生发现我是装疯,师兄也没有死,他肯定会杀人灭口的。”

        文才心里强迫自己镇定起来,然后咬了咬牙,背起秋生,看了九叔的遗体一眼后,就往义庄后门跑去。

        “师傅,对不起了,等我把师兄救醒后再来给您收尸。”

        回到保安团,

        周末将自己关在了房间,并下令谁都不见。

        房间没有开灯,暗淡的月光照在周末那毫无表情的脸上,

        今夜是周末第一次杀人,

        这种感觉很微妙,很奇怪。

        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心若止水,但是很显然,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脸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古井无波。

        虽然他杀的是一个坏人,但是他也害死了一个好人。

        愧疚吗?自责吗?难受吗?

        周末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这些情绪好像有,但是又并不是那么强烈。

        而更强烈的却是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周末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此刻的状态,心里就像是燃烧着一团火,让他胸闷气盛,燥热不安。

        “公子,你怎么呢?”吴小丽出现在周末的身边,担心的问道。

        周末抬头看了吴小丽一眼。

        那双赤红暴戾,冷漠无情的眸子把吴小丽吓了一跳。

        “你过来。”周末用压抑的声音对着吴小丽喊道。

        吴小丽迟疑了几秒,还是款步走了过去,并将玉手放在了周末的额头。

        “呀,公子,你身体好烫。”

        “啊———”

        吴小丽冰冷的玉手让周末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赤红色的眸子似乎变淡了许多。

        “今晚,你陪我睡。”周末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对吴小丽说道。

        “呀———”吴小丽顿时羞红了脸,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周末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别自作多情,只是睡,不是做。”

        两日后,

        茅山派的人进入任家镇。

        周末亲自带着茅山派四名长老检查义庄斗法现场跟九叔遗体。

        然后下午石坚的骨灰跟九叔的遗体就都被的被运走了。

        来的匆忙,走的低调。

        毕竟这件事对于茅山派来说很不光彩,不易兴师动众,大张旗鼓。

        义庄里已经没有了秋生跟文才的身影,这也早在周末的意料之中。

        文才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表演在周末看来拙劣而可笑,但是周末却没有揭穿他。

        既然那晚昏迷的秋生没有看到,那让文才亲口告诉他残酷的真相效果反而会更好。

        送走茅山派的人之后,周末回到了保安团。

        刚走进房间,就听到一声亲热到肉麻的声音:“相公,你回来了。”

        周末:“......”

        这个女鬼,自从跟自己睡过几晚之后就越发的放肆了。

        嗯?

        房间里的温度突然骤降。

        心中隐隐有不好预感的周末往房间里一看,发现任婷婷面色难看的坐在桌子旁。

        “狐媚子,不要脸。”

        “奴家就是狐媚子,谁叫相公就喜欢奴家不要脸的样子呢。”吴小丽挽着周末的手臂,笑盈盈的回道。

        “你.....”任婷婷气的眼睛都红了。

        “好了,别闹了。”

        周末挣开吴小丽的身体,然后坐在任婷婷的旁边问道:“婷婷你今天来是找我有事吗?”

        “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任婷婷眼神幽怨的问道。

        周末:“.....”

        他现在是真没心情跟女人纠缠,但是他又并不是那种拔那啥无情的男人,谁叫当初是他主动撩拨的任婷婷。

        可能是看见了周末眼中的愧疚,任婷婷鼓起了勇气问道:“方大哥,你跟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炮....呸...我跟她没有关系。”周末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任婷婷闻言开心的说道:“真的吗?”

        “公子,你难道忘了这几夜跟奴家在床上的缠绵吗?公子怎能如此的无情无义,嘤嘤嘤......”吴小丽掩面抽泣的哭道。

        周末:“......”

        “你们真的已经.....”任婷婷“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周末说道。

        为了断了任婷婷对自己的念想跟纠缠,周末无奈点了点头。

        吴小丽眼睛一亮,大喜过望。

        任婷婷则面色发白,目光暗淡。

        只见她沉默了许久,脸上的表情一会伤心,一会难过,一会痛苦,一会纠结。

        然后她面露坚毅,心里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般,盯着周末认真严肃的开口道:“我同意方大哥娶那个女,但是我必须为妻,她只能当妾。”

        周末:“......”

        吴小丽:“......”

  http://www.abcxs.net/book/97847/50538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