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某美漫的医生 > 第六百一十七章 美少妇宁中则

第六百一十七章 美少妇宁中则

        “想不到刘师弟侠义一生,临老却晚节不保。”走出刘府,岳不群感叹道。

        实际上这结果对岳不群来说,也还不错。

        接下来嵩山派只会把精力都放在衡山派身上,将大大减少对华山派的关注。

        现在不是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时候。

        日月神教已经很多年没有大动静了,相比之下,嵩山派的威胁迫在眉睫。

        他岳不群再能藏,再能阴,对上嵩山派十三太保,能打赢一个已经不容易了,对上两个,拼死打平,三个必死无疑……

        更何况左冷禅那个老银币了,怕是一个人打他和宁中则两个人都不成问题。

        “刘师兄的确可惜了,衡山派怕是就此走向末路……”宁中则也跟着感叹道。

        只不过宁中则的关注很快了转移了:“也不知道冲儿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臭小子,这次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等回了华山,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提起令狐冲,岳不群就生气。

        就放纵了那么一会儿,就惹出了那么大的风波,让定逸师太和刘正风给抓了正着……

        “师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也不要急着盖棺定论,说不定冲儿有什么苦衷呢!”宁中则劝道:“再说了,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惩罚冲儿,而是要除魔卫道,将田伯光那个淫贼正法了!”

        令狐冲身上的一系列事情,无疑都是由田伯光引起。

        宁中则还听说了,令狐冲差点死了,身上的伤势,大多都是田伯光砍出来的。

        这让宁中则怎能不怒,她可是从小把令狐冲当做亲儿子来看的。

        “师妹你说得有道理!”岳不群思量一番,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将田伯光那种淫贼正法了,怕是天下人还会小觑我华山派了。”

        离开了刘府之后,岳不群和宁中则就去找田伯光的麻烦了。

        田伯光自持江湖一流高手,一手快刀,将泰山派的一流高手天门道长都击败了,另外还有超卓的轻功,根本没把衡山城聚集的白道高手放在眼里,嚣张得不行,不屑于隐藏行迹。

        岳不群和宁中则想找田伯光的麻烦,倒是不怎么困难,很快就找到了田伯光的行迹。

        ……

        墨非走出刘府,用神念扫描东方白的踪迹,却才发现,东方白其实也在刘府附近。

        曲洋不放心刘正风,所以在金盆洗手日在暗中观察刘正风。

        东方白不放心曲洋会不会作出什么对不起日月神教的事情,在曲洋看着刘正风的时候,她就看着曲洋。

        感觉……像个套娃似的……

        在刘府人去楼空后,曲洋就跳了出来,跟刘正风一叙基情。

        东方白就在暗中观察。

        墨非也不好这个时候去叫破东方白的行踪啊,不然东方白有可能和他翻脸的,所以他无奈,也就在暗中观察东方白了……

        感觉真的成了一个套娃……

        另外一边,墨非扫描之时,也发现了岳不群夫妇和田伯光打了起来,好奇之心,也分出一部分心神,观察岳不群夫妇和田伯光的动静,就当是看热闹了。

        刘正风就和先前在嵩山派面前说得那样,准备举全家迁居海外,为此,他早就找好了大船、收拾了一部分细软,就等人去,就可以一同离开了。

        曲洋虽然惊讶,但他支持刘正风的决定,最后打算和刘正风一起走。

        东方白在最后时刻走了出来,质问曲洋,打算叛教了?

        曲洋连忙跪倒下来,向东方白解释一切缘由,言称万万不敢叛教。

        让墨非想笑的事情是,一向精灵古怪的小萝莉曲非烟,在看见了东方白之后,安静得就像一只鹌鹑似的,连呼吸声都不敢放大,生怕东方白注意到她。

        大约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吧。

        刘正风听到眼前这个人居然就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的时候,大惊失色,不敢和东方白动手,却也不向曲洋那般苦苦哀求,或许经年累月埋藏在五岳弟子心中的仇恨,还惯性的驱使着他……

        东方白闭着眼睛思虑良久,一向心狠手辣、果决无情的她,不知道怎么的,最后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放过了曲洋她将小萝莉曲非烟收做徒弟,带在身边,如果曲洋一旦有背叛日月神教的行迹,那就不要怪她对曲非烟下手无情了。

        曲洋虽不想拿曲非烟这个唯一的孙女当做筹码,却也知道,这已经是东方不败在格外开恩了,不然像东方白清理属于任我行的那些嫡系的时候,可是大杀特杀,杀得一片血流成河的。

        他只有无奈的谢恩了。

        倒是曲非烟反过来安慰曲洋,笑称她小小年纪,可不想也去海外偏僻之地。

        就这样,曲洋和刘正风的事情解决了,东方白带着曲非烟转身离开刘府。

        墨非正想去找东方白叙叙旧,聊聊他心中那个大胆的想法……

        毕竟是教主大人……

        货从口出什么的……

        想想就很让人激动啊……

        “嗯?”墨非迈出了脚步,却又忽然间停了下来,皱着眉头:“该去那边才好呢?”

        群雄走出刘府后的间隔,在刘正风和曲洋叙旧,刘正风家小收拾打包行礼,东方白出来带走曲非烟,期间过去了至少半个时辰,而就在半个时辰之中,墨非一直当做看戏的岳不群夫妇和田伯光之间的纷争,出现了问题……

        ……

        田伯光在一流高手之中也不算弱者,击败了天门道长,和余沧海打了个平手,但是他肯定不是岳不群和宁中则联手的对手。

        因此在和岳不群和宁中则照面,打了几个回合之后,发现自己处于下风,便当即脚底抹油,靠着出类拔萃的轻功,逃出了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围攻。

        岳不群和宁中则当然不肯罢休,追着田伯光一路砍杀。

        “华山剑派卑鄙无耻,人多欺负人少,比我田伯光还不如,我呸!有本事和我单打独斗啊!”田伯光一边逃,一边叫喊道。

        “对付你这种邪魔外道,根本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并肩子上就是了!”岳不群大义凛然的说道。

        田伯光也没办法,这白道中人不要脸起来,即使是他也远不是对手。

        还好,他轻功不错,可以吊着岳不群和宁中则跑。

        当淫贼的人,要是没两手超卓的轻功,也活不下来,不然不早就被人给打死了吗?

        岳不群和宁中则轻功没有田伯光好,但是岳不群的内功修为肯定是高于田伯光的,一路紧追不放,被田伯光给带出了城,在城外的一片树林里面晃悠。

        在树林里面,宁中则和岳不群暂时分开,分头追击田伯光。

        宁中则也早就是成名很久的一流高手,丝毫不弱,即使是和田伯光硬拼,胜算也有不小,更何况岳不群也在小树林里面,听到了打斗的动静,随时可以支援。

        结果内力大耗的田伯光,还真被宁中则给追上了。

        “淫贼受死!”宁中则身形一动,朝着田伯光飞速掠进,手中的长剑一招简简单单的力劈华山,朝着田伯光当头劈下。

        尖锐的破空声传来,一阵呼啸,让田伯光不得不回头,用刀架住了宁中则这一剑。

        “你这臭娘们儿,老子敬你是令狐兄弟的师父师娘,方才对你们百般忍耐,你们可不要得寸进尺!”田伯光目露凶光,看着宁中则。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此时被岳不群和宁中则追了一路了,内力快要见底,说不得随时都有可能被岳不群和宁中则弄死在这里,穷途末路,自然逼出了凶性。

        如果今天真的逃不掉的话,那他宁死也要崩掉华山派几颗牙。

        田伯光这种人可不是刘正风那种傻蛋,全家都被杀了,还特么把手中的人质费彬平白给放了,你特么全家都死了,你还有什么好畏惧的?干他娘的嵩山派啊!

        “呸!冲儿乃我名门正派的弟子,他是为了救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太,方才一时和你虚与委蛇,你这淫贼,也配叫冲儿一句令狐兄弟?痴心妄想!”宁中则轻蔑的看了田伯光一眼,说道:“识相的立即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一个全尸,不然叫你……”

        “废那么多话干什么!”田伯光一走飞沙走石狂风十三式快刀就吵着宁中则劈了出来:“不配?劳资今天还不信这个邪!说不定我还有机会当当令狐冲的师父呢!”

        宁中则那种轻蔑、不屑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田伯光的自尊心。

        不能说田伯光是个黑道中人,脸皮厚,就没有自尊心了,事实上,因为补偿心理,越缺少什么,就越渴望什么,他也渴望获得别人的赞同和尊重。

        所以他在和令狐冲打赌输了之后,真的就没有碰仪琳了,不然换个其他淫贼来,怕是当场就要翻脸不认。

        “无耻!”作为一个成年人,宁中则大概也猜得到田伯光的意思,咬了咬银牙,对田伯光的出手,力道更重三分。

        宁中则的长剑与田伯光的快刀不停碰撞,场面上一阵飞沙走石,砂砾飞扬。

        两人越打越快,如同连珠炮般的炸裂声,不绝于耳。

        宁中则的剑术修为,的确不弱田伯光分毫,交锋之时,不曾落入下风。

        田伯光心中焦急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应该能很快拿下宁中则,然后逃跑了,没想到他低估了宁中则,高估了自己。

        这时和宁中则僵持在了这里,另外一边岳不群随时有可能听着打斗声摸来,然后给他一记背刺……

        不要怀疑岳不群做不做得出来,他看得出来,这些正道中人卑鄙起来,根本就没他们黑道中人什么事情了。

        硬碰硬打不过……

        田伯光眼珠子转了转,一只手持刀和宁中则打斗,另外一只手从腰间摸出一颗药丸,捏碎了,成粉末,在拉进了和宁中则距离之后……

        一下子朝着宁中则洒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宁中则一惊,挥剑劈砍,可那些一堆粉末,怎么劈砍得干净?

        “嘿嘿,这是我精心炼制的九霄云外丸,就是让人魂飞天外的那种……”田伯光看着宁中则,荡笑道:“以往我都是拿这些助兴用的,今天还是第一次用来对敌,岳夫人,你可是享受到了我的第一次!”

        “无耻淫贼!”宁中则气得脸色涨得通红。

        “我无耻不无耻,岳夫人,你一会儿就知道了。”田伯光嘿嘿笑道:“千万别反抗哦,你越运转内力,药效在你身体内发挥得就越快。”

        宁中则宁死也不远将清白丢在田伯光这种淫贼的手中,不敢继续和田伯光打斗了,连忙转身就跑。

        田伯光也是被宁中则先前那种轻蔑的态度,以及咄咄逼人给气到了,今天非要当一回儿令狐冲的师父再说!

        就算之后要被岳不群给千刀万剐,也要等他爽过了再说!

        宁中则运转轻功逃跑,也是要消耗内力的,只是比剧烈的打斗小了很多。

        田伯光吊在宁中则的身后,纠缠了一回儿,宁中则的眼眸就变得模糊了起来……

        踉踉跄跄的,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最后一头栽到了在了地上……

        田伯光小心翼翼的走进宁中则,却遭受宁中则暴起,一记剑光。

        可惜田伯光毕竟是老手了,不可能放着宁中则,她那一剑只是给田伯光胸前造成了一点小伤,并没有杀得了田伯光。

        给了田伯光一剑,宁中则不甘心的继续逃跑。

        看着宁中则逃跑的背影,那霸道的身材,修长的双腿,浑圆的臀儿,田伯光眼睛放光,伸手在自己胸前抹了一把伤口处的鲜血,放在嘴巴里面尝了尝滋味:“妈的,现在你让我流血,等会儿我就让你流更多的血。”

        “是吗?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墨非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田伯光的背后,一掌拍在田伯光的脑袋上,瞬间将田伯光的脑袋打爆,像西瓜般的汁水四处纷飞。

        等墨非再找到宁中则的时候,这个女人是真的昏迷了……

        站在宁中则倒下的娇躯面前,墨非一脸的无奈之色:“难不成,又要我献出自己的清白之躯,拯救岳夫人于危难之间?唉,谁叫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乐于助人,喜欢雪中送炭呢!岳夫人这是击中了我的软肋啊!”

  http://www.mtklw.com.cn/book/84720/54140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tklw.com.cn。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tkl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