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带着淘宝到古代 > 第1069章 尽快

第1069章 尽快

        “你说这家伙会不会只用一半的时间就到了?”七皇子打趣的看着司嗔嗔,这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已经非常的好,就像朋友一样。“怎么可能呢!他又不会飞!”司嗔嗔白了七皇子一眼就离开了大帐,让他和自己的哥哥商量事情。温启华紧赶慢赶的赶到了边关,七皇子特意派人去迎接他,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进了大帐,便看见了女扮男装的司嗔嗔。司嗔嗔扯了扯自己身上并不合身的军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温启华。“哎呀,本帅突然想起还有一件紧急的军务没有处理,劳烦温大人再此等候,本帅去去就来。”七皇子笑嘻嘻的将大帐腾给了司嗔嗔和温启华,这两人对视着,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温启华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在心中描摹着她的眉眼,她好像比上次瘦了许多,边关这么多的事,她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嗔嗔,过来,我看看你。”司嗔嗔原本见着温启华便红了的眼眶,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掉着泪奔到温启华的怀中,温启华一把揽住他,觉得此生此刻最为圆满。温启华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觉得自己已经醉了,这一年多来的辛苦和忍耐没有白费。“你还好吗?”司嗔嗔在温启华的怀里狠狠的点头,生怕他担心自己,又摸了摸他的背脊,觉得他好像消瘦了。“你瘦了。”“你瘦了。”两人见面的对话竟然是这样的,司嗔嗔破涕为笑,看着自己眼前的温启华。“我在边关一切都好,哥哥和骆将军很照顾我,上次的事情是我连累了你。”

        温启华按住她的嘴唇,没等她把话说完,便狠狠的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司嗔嗔闭着眼享受着温启华的吻,觉得自己此刻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知道你哥哥肯定会对你好的,但是你自己呢?又没有听话好好休息?照顾伤员很累吧?”司嗔嗔摇摇头,最初的时候是很不习惯,但是看着那么多受伤的士兵,渐渐的在自己的帮助下好起来,也就不觉得累了。“你这次过来可以呆多久?不会马上就走吧?”温启华摇摇头,他这次是奉命来劳军的,自然不可能立刻就离开,在怎么也得呆一段时间。“你放心吧,我这次一定会好好陪陪你的,你到这里来司迟池知道吗?”司嗔嗔点点头,“是哥哥帮我跟七皇子说的情,让我可以到这里来接你的。”温启华笑了笑,自己刚刚到这里就能见到她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也是十分高兴的事情。但是这里对司嗔嗔来说终究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他也不想她在这里多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温启华跑到帐外,找到七皇子,他哪里有什么紧急军务,不过是和士兵们一起在饮酒烤火。“你来干什么?”七皇子惊讶的看着温启华,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和司嗔嗔在一起吗?“软玉温香抱满怀你还记得我,真是仗义啊!”温启华白了七皇子一眼,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有些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你怎么能把她带到这里来呢。这里这么危险。”七皇子笑了笑,看着温启华,自己可是看在他实在是可怜的紧才会答应司迟池的。“怎么你还来怪我了?”温启华知道七皇子和司迟池也是为了自己好,自然不能说什么。

        “找两可靠的人送她回去吧,以后自然有机会。”七皇子知道他是为了保险起见,虽然觉得他有些担心太过了,但是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京城的情况如何了?”送走司嗔嗔之后温启华便和七皇子回到大帐之中,商量起了京城中的事情。“京城能有什么事情?你在担心什么?”七皇子摇了摇头,京城确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有温启华在,自然是不用担心的。“边关这边的事情也快要完了,唉……”温启华看七皇子叹了口气,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亲手颠覆了自己的父亲的王朝,他心中有愧也是自然的。“你知道最近京城发生的事情吗?”七皇子点点头,虽然他的情报不是很多,但是很多的大事,司迟池还是会告诉自己。“关儒呢?你知道吗?”七皇子奇怪的看着温启华,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特意跟自己说一个户部尚书的事情。“我知道,不就是个户部尚书吗?不过他为什么会刺杀我父皇,司迟池倒是没有说。”司迟池那边温启华一直没有告诉他真正的原因,连陈泰那边他也发了信让他不要多话,只说自己把关瑞的事情解决了。“司迟,池不知道这件事,我没有详细的告诉他,但是我觉得你该知道。”七皇子一会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件事自己必须知道,司迟池反而不用知道了?温启华叹了口气,将关儒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七皇子,七皇子听了之后只有连声的哀叹。“没想到竟然又这样的一段往事在,关儒这个人也算是可怜。”温启华笑了笑,这皇朝之中,无论真皇子,假皇子,谁不可怜?他其实还算是幸运的了。

        “京城那边你准备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温启华想了想,虽然现在官场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但是毕竟还有很多在外的武将,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意思,谁也看不准。“还不敢确定,有些在外的武将,虽然没有主动出兵,但也没有联系过司迟池,估计还在观望,这些人手中的兵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七皇子想了想,确实还有不少的重镇的将领,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准信。“你现在日子过的倒是逍遥啊,现在整个京城只怕是你一人独大了吧?”温启华苦笑了一声,独大的后遗症他是没有看见,多少官员和妃子想要给自己牵红线,自己都拒绝了,这样下去,武帝迟早会怀疑自己。

        武帝如今年纪日大,对儿女们的感情也越发的深了,只希望经常能够看见他们,连以前对他多番的顶撞的大公主,最近也频频的被他召见。大公主知道武帝的意思,不过是现在年纪大了,想要享受天伦之乐了,可是这样的父亲,让她确实是再也无法真心对待。“现在你七弟在边关的事情做得很好,父皇很是为他高兴。”武帝知道大公主对自己仍旧有心结,特意说了七皇子的事情,想要和她拉近些距离。“是吗?”大公主好奇的看了眼武帝,竟然能从他的嘴里听到赞扬七皇子的话,真是不得了。“那父皇准备什么时候召七弟回宫呢?”武帝愣了愣,虽然七皇子在外面的功劳不小,但是他并不打算将他召回宫中。大公主看了武帝一眼,知道他是不会召他回来的,否则也不用派了温启华去监视他了。“温启华现在的年岁也大了,你也不小了吗,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好好的考虑一下了。”大公主冷笑了一声,没想到武帝竟然想将自己和温启华拉做一对,现在温启华在朝堂的风头越来越盛,哪怕是他也越发的害怕了吧。但是自己怎么可能会和温启华在一起呢?且不说他心中早已有了人,即使是自己,现在没有了闵笙,她也不会和任何人在一起的。“父皇,温大人的婚事自然不由儿臣做主,儿臣也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其他的皇妹心中十分的属意他,父皇可以去问问她们的意思。”武帝自然是知道其他的公主有些十分的属意温启华,甚至有些想要倒贴到温启华的身边。一切都是因为温启华现在在朝堂上的地位仅此于自己了,但是温启华岂是一般人呢?

        大公主不再说话,武帝也渐渐的沉默了下来,看着自己这个第一个孩子,心中有些惆怅。“现在有多少的兵力了?”司迟池看了温启华一眼,现在他的身份可还是皇朝的宰相,问这样的话可不太合适吧。“丞相大人是来刺探敌情了?”温启华笑了笑,觉得司迟池这个人现在明明对自己还有些防备,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说,你要是现在还在防备我,可就真的是伤了我的心了。”司迟池摆摆手,示意温启华不用这么说,男儿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惯例。其他的人他都可以肆无忌惮的相信,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根本不会影响到自己。但是温启华不同,温启华太出众,和自己唯一的妹妹又有感情在,这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掣肘。他用司嗔嗔绑住了温启华,温启华也用司嗔嗔绑住了他,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却是真实存在的。“好了,那我便不问这些,陈泰呢?我听七皇子说陈泰带来的那五万人军心浮动,你不会到现在还不准备让他现身吧?”

        司迟池摇摇头,这件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陈泰在天下人的面前是已经死了的人,这样的人出现在着五万人的面前,谁敢信?再有,现在联军的兵力这样的强大,谁能保证里面的随便一个小兵不是奸细呢?“这件事只要被朝堂上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了,你,闵笙,恐怕都难逃一死。”温启华知道司迟池的意思,但是这五万人毕竟是陈泰的心腹,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收归麾下的。“陈泰的事情容后再议吧,现在最让我担心的,反而是那些观望态度的将领。”温启华点点头,这些人手握重兵,却没有一个态度,确实让人十分的悬心。“其实现在联军的兵力已经十分的足够了,我之所以仍旧不敢大肆出兵,怕的就是这些人。”这些人现在不发一言,若是在自己和朝廷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突然抄了自己的老底,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看来得想法个法子逼着他们表态了。”温启华想了想,这些人都不是傻子,一旦表态之后便再无转圜的余地,所以他们才会迟迟没有说话。温启华在边关呆了大半个月,最终是拖无可拖,只好启程回京,司嗔嗔还是在十字坡的位置来送他。“希望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便不用这样的聚少离多。”温启华怜惜的看着司嗔嗔,自己这一段时间终究也没有能够好好的陪她。“你放心,下一次,绝对不像这样!”司嗔嗔笑了笑,轻轻的在温启华的脸上印上一吻,又从马背上拿下一个水囊。“又是桃花酒?”司嗔嗔点点头,这酒是上次他走了之后自己酿的,到今日已经一年多了。

        “我们两之间的定情信物竟然是桃花酒,嗔嗔,你难道就不能送些香囊什么的能让我睹物思人的东西吗?”司嗔嗔的脸红了红,她哪里会做那些东西?“香囊有什么好稀罕的?京城里不知道多少名媛淑女要给你送这个东西,但是谁能送一壶桃花酒给你?”温启华看她这个吃醋的样子十分的可爱,又在她的额上印上一吻,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回来了?”武帝懒洋洋的看着跪在下面的温启华,抬手让他起来,现在不过才二更,武帝便已经打起了瞌睡。“微臣幸不辱命。”武帝点点头,示意温启华将在边关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来,温启华捡一些要紧的事情告诉武帝。“这么说,他还算是恭谨?”温启华点点头,七皇子在边关确实没有什么大的错漏,武帝肯定也已经派人调查过了。“朕打算叫他回来了。”温启华震惊的看着武帝,七皇子并没有什么错漏,为什么还要宣他回宫呢?“陛下?”武帝摇摇头,表示并不是像他心中想的一样。“朕想了想,他也是时候回来了,免得被别人说了一个我苛待自己的亲生儿子。”温启华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武帝苛待七皇子也不是这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却突然想要做一个好父亲了吗?

        武帝心中的想法温启华自然明白,除了他所谓的父子亲情,最重要的还是他放心不下七皇子。虽然自己告诉武帝七皇子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他还是会担心,毕竟他心里明白,想要取代他地位的人,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多了。“陛下,臣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其实不是七皇子,而是另外一个极大的隐患。”武帝疑惑的看着温启华,现在最大的隐患不就是边关的事情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陛下,臣着一路赶去边关,路程之中,发现了许多的疑点,原想着等臣查明清楚之后再行禀告,但现在看来,是不能不说了。”武帝看着温启华这副正经的样子,下意识觉得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你说吧。”温启华想了想自己在边关的时候和司迟池他们商议的事情,觉得现在是个不错的时机。“陛下,臣一路前去边关,经过不少重镇城池,守城的将军们虽然看在臣是代天子劳军的份上十分的尊敬,但是臣却觉得,他们的心思已经变了。尤其是到了边关之后,想法更加的明显。”“哦?”武帝不明白温启华的意思,重镇城池驻守的这些将军都是国家柱石,会有一些骄矜也属正常,温启华为什么为突然提到这些呢?“臣眼见边关兵强马壮,虽然暴民的人数确实不少,但是一群没有仪仗的非正规军,何以能在王朝的打压下坚持这么久?重镇城池的这些将军在当初边关起事的时候皆推说兵力吃紧,守城已属勉强,但臣亲眼所见,却并不是这样。”

        武帝总算是听明白了温启华的意思,其实也是,一群暴民,举国而歼之,哪里还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呢?“陛下,光是吴西城一座城池的兵力便占了边关兵力的半数之多,但是据臣的了解,开战的时候,驻守吴西的郑炀郑将军报的军队人数却只有区区的十万!”武帝没有想到下面的这些将军竟然如此的阳奉阴违,谎报自己的屯兵数量。“吴西的兵力如此之盛,郑炀又是朕亲封的柱国大将军,怎么会这样!”温启华在心中冷笑了一声,郑炀心中打的主意难道武帝真的没有想过吗?连骆昭扬这样的名将都反了,郑炀怎么可能放着好好的皇帝不做,去做臣子呢?“陛下,臣料想,他们是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武帝惊讶的看着温启华,他对自己亲封的这些十分的信任,几乎是没有怀疑的,之所以不派他们迎战,也只是因为兵力不足的原因,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存的这样的心思。“确定吗?”温启华见武帝已经起了疑心,知道现在不能再下猛药,免得弄巧成拙。“臣还只是猜想,暂时还不敢确定,待臣查有实证之后,再呈报陛下,但是现如今这样的可能不是没有,还望陛下早做准备才好!”武帝点点头,若是真的是这样,这些人可比边关的那些暴民更佳的可怕。“你尽快查清楚,看看他们是否有谎报的嫌疑,再有,这些将军有这么多的兵力却不上报,恐怕也不是什么好的心思,要防止他们和暴民联手,或者和边关联手。”边关驻守的人是七皇子,比司池迟带领的人在大义名份上更有权利继承帝位,看来武帝也不是很蠢。“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尽量查明此事,回报给您。”武帝忧心忡忡的坐在龙椅上,他抚摸着自己已经十分熟悉的足金龙头,那上面已经被他磨得隐隐的有些光滑,但他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他还记得自己初登大位的时候,觉得坐上了这把椅子天下万事皆掌握与自己的手上,可是渐渐的他发现并不是这样。

        太多的声音,太多不一样的意见,太多不赞成的眼光,让他越发的觉得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同。为了能够成为父皇那样的君主,他也曾夙兴夜寐处理政事,但渐渐的他明白,德政!只是一个蒙骗人的手段,这些贱民,这些永不知足的眼神,只能依靠强硬的手腕,才能让他们低头,让他们收起他们的贪婪之心!武帝摇了摇头,他看着温启华离开时被大开的金殿大门,似乎看见了年少时雄心壮志的自己从门外走来,那样的恣意,那样的自信,可现在,只有垂垂老矣被人蒙骗的帝王了。“不可能!”武帝狠狠的将面前的奏章一股脑的全部扫倒在地,一旁的太监宫女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发了这么大的火,吓得跪倒了一大片。武帝看见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人,慢慢的展开了笑颜,对,就是这样,就是要所有人都低他一等,所有人都害怕他的威权,这才是对的!武帝满意的笑了,看着外面阴云密布的天,心中暗自下了决定,既然这些人不忠不义,自己也不用留手!即使用天下陪葬,自己也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个帝国的王,谁才有权利生杀予夺!温启华慢慢看着京城里的景色,一步步的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府上,战争要开始了,这样祥和的景象,也许又要很久才能看见了。“陛下一点怀疑都没有吗?”温启华摇摇头,自己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武帝即使怀疑只要让什么人随便一查便知,所以他根本没有担心这个。“我倒不担心他怀不怀疑,我在想,他会不会妥协?”闵笙好笑的看着温启华,一个疑心自己有才干的儿子要将他远远放逐的父亲,难道会对这些外人将领妥协吗?“我觉得咱们的陛下可不是这样的人他若是肯轻易妥协,这天下大局,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温启华摇了摇头,他觉得武帝似乎有些不对,他刚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除了一贯的昏聩,还有柔弱。

        “他刚刚跟我说要将七皇子调回京城。”闵笙吃惊的看着温启华,难道边关的事情又被察觉了吗?怎么会突然又要调他回来?

  http://www.abcxs.net/book/60330/54224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