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57】云崖观星

【1057】云崖观星

        冰冷的风雨落在了九幽国大军那弥散着恶臭血腥的阵地上,冲刷着已经沁入了泥土中的血迹。

        接二连三的联军鬼兵,气势汹汹,前赴后继的冲上了九幽国的阵地,露出了凶恶狰狞的面目,对着阵地上的九幽国鬼兵们挥刀就砍。

        这些联军士兵在逼近九幽国的阵地时就已经发现了,在九幽国阵地上,能连续扫射的迅雷铳和五雷神机并不多,春寒只能将其安排在一个或是多个阵地的左右,形成对角之势。

        只要绕开这些凶猛又密集的扫射,他们能顺利得多的冲上阵地。

        排山倒海一般的联军源源不断的用来,联军身上赤红的战袍让他们看上去向一片凶猛的火海,在风雨捶打下的山坡上,从山脚开始不断蔓延向上。

        早已上好了刺刀的九幽国军也不甘示弱,他们也接二连三的一跃而起,纷纷奋勇应战。

        每一个鬼兵都充满了勇气和必胜的信念,每一个鬼兵脸上,都写满了不可遏制的愤怒。

        之前山上疾射而来的投石,让这半山腰上的战壕已经千疮百孔,如今在这些千疮百孔的临时挖掘战壕上,奋起杀敌,殊死搏杀的九幽国军们,纷纷用手中的雪亮刺刀,毫不犹豫的捅向了敌人的咽喉,在阵地上泼洒了一道接着一道,恶臭的敌人鬼血。

        此种直截了当,毫不拖拉的击杀方式,一直是九幽国大军的特色。

        早在萧石竹还是鬼母国的带兵小将时,就发现阴曹地府的鬼兵,厚重的铠甲能护住多出体魄上的要害。

        唯一暴露在刀刃前的,全部是脖颈喉结这一块。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要求士兵冷兵器搏杀,不能捅心窝子,少白费劲儿,直接瞄准敌人的咽喉一刀下去。

        这种上来就下死手的搏杀技巧,是萧石竹在人间混迹街头时学会的生存之道。这让九幽国军极少能和敌人纠缠不清。基本一两个回合,就会出现不是敌死就是我亡的结局。

        也让九幽国的大军一到了战场上,在敌人尚未投降之前,毫无仁慈,所向披靡。

        战争本该如此,没有仁善可言!

        这就是萧石竹教导每一个九幽国鬼兵的话,一代代延续至今,九幽国新兵老兵们把的这种搏命厮杀技巧,练得更是炉火纯青了。

        在撼天动地的炮声中,第一批冲上阵地的联军士兵还没有挥舞落下手中的武器,就被九幽国士兵雪亮的精钢持刀,筷子捅豆腐一般穿破了他们的喉咙,也轻而易举的斩断了敌人的颈椎。

        就算阴曹地府医术最为高明的鬼医来此,对那些不死不活的联军伤兵,也是回天乏术。

        接二连三倒下的敌军越来越多,每一具死相凄惨的尸体倒在泥泞和血泊之中,都会一点一点的带走了联军士兵们的勇气和信心。

        九幽国鬼兵端着火铳精准射击他们的时候是战神一般的存在,现如今的近战格斗,让九幽国鬼兵犹如魔神附体。

        九幽国士兵手中的刺刀甚至都不与敌军武器碰撞,就能精准的一击必杀。

        而且哪怕是才上战场的新兵,也表现得顽强又勇猛。

        很快,脸上就点满了血污的九幽国士兵们依旧面目狰狞,他们和他们手中的刀枪让冲锋的敌人感到了畏惧和惊慌。

        九幽国大军的勇猛,无形中告诉了所有的来犯之敌,并不是士兵的数量能决定胜利和战争走势的。而犯九幽国所有国土者,注定有来无回。

        更要命的是,此时此刻,春寒下令的空骑兵和飞天军已经出动。

        冲天而起的风声在山头上呼啸着,紧接着就是成群结队的空骑兵和飞天军从山坡上的战场上呼啸着飞掠而过,毫不犹豫的冲下山去。

        这将是春寒带给脚下敌军们的绝望。

        山坡上,双方士兵还在奋勇厮杀,山坡下的九幽国空骑兵和飞天军,已经一个俯冲,来到了山下谷口敌阵上空。

        空骑兵的大炮开始轰鸣,飞天军朝着敌阵中的攻城器械,投下了一枚枚拉开引线的石榴雷。

        轰鸣声再起,火海腾飞,浓烟滚滚,一座座攻城器械相继倒在了腾起的火海烈焰中。一个个联军士兵,也接连在爆炸中四分五裂。

        联军敌阵中的弓弩手,着急忙慌的端起了手中弓弩,对准了头上半空,连连发射铁箭。

        还没有被毁去的弩车,也扬起了车上的弩机。

        咻咻的破空声在谷口外响起,一支支各式各样的羽箭和弩箭冲天而起,朝着半空中来来回回的九幽国空中部队激射。

        穿梭在风雨下的九幽国空中部队,有条不絮的躲避着迎面而来的箭雨,还能从容不迫的开炮,或是投下石榴雷。

        山上冲锋并未取得胜利,山下的敌阵又遭到了空袭。

        从山上到上下,到处都有残肢断臂,随处可见。

        火海在敌阵之中,也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

        支援已经冲上山的联军被阻挠停滞,九幽国山坡上的炮台继而调准炮口,瞄准了半山坡以下,所有还在山坡上继续冲锋的敌人,毫不犹豫的狂轰滥炸起来。

        联军之前组织起来的汹涌攻势,已经出现了崩溃之象。联军冲上山来的鬼兵中,十有八九,已经开始怯战了。

        山下,不少运气不好的九幽国空中军还是不幸中箭。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抛洒着鲜血从空中接连翻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立马就有手持长戈的联军鬼兵围了过来。转眼过后,就会有几柄或是十几柄长戈,一齐刺向地上的九幽国鬼兵。

        可周遭的敌军还没来得及抽身,他们就发现自己低估了九幽国大军的勇气和果敢。

        那些中箭落地的九幽国飞天军和空骑兵,会在落地的前一刻,毫不犹豫地拉响自己胸前挂着的石榴雷。

        在落地后不久,所有的九幽国士兵都会带起一阵猛烈的爆炸。

        他们身上的石榴雷轰然作响,会炸毁他们的体魄,武器,和身上其他的轰炸物。

        剧烈的爆炸地动山摇,也能瞬间带走四周几个或是十几个联军士兵的生命。

        爆炸中泥泞飞溅,火焰抛射,又让四周其他联军在爆炸余波中惊慌失措。

        玄目在指挥台上看得眼角肌肉一阵抽搐,惊恐的神色从眼底涌起,驱散了他眼中之前满含的自信,又迅速朝着眼眶外蔓延而去。

        他从被征召入伍之日开始,时至今日已经经历过大小百战,在战场也见过不少不怕死的士兵,但是像九幽国鬼兵这样,每一个都是视死如归的勇士组成的铁军,他玄目还是第一次见过。

        爆炸还在继续,火焰让风雨下的嵎夷谷北口地区,不再是那么的冰冷。

        九幽国的空中部队,在一次次的轮番轰炸后,于一刻钟后返航山顶。顺便把还未投完的炮弹和石榴雷,精确地投到了山坡上还在冲锋的联军士兵群中。

        不到半个时辰的战斗,就此随着山下的鸣金声响起画上了句号。

        山上已经是在苦苦支撑着的联军冲锋士兵终于松了一口气。

        九幽国的拼命搏杀,以及越战越勇早已击溃了联军士兵们的勇气和信心,带来了绝望和胆怯。

        淅淅沥沥的雨声还在回荡天地之间,山上的联军士兵们伴着鸣金声转身朝着山下而去。

        他们只想尽快逃离身后那些面目狰狞的九幽国鬼兵。

        而他们来时,仗着人多信心满满,来势汹汹。脚下的土地也只有雨水冲刷后的泥泞。

        可现在,还不到半个时辰,折返而回的崎岖山路已经面目全非。炮弹留下的弹坑和焦黑散落山坡上,烈焰点点,还在山坡上风雨中顽强的燃烧着。

        断臂残肢,淋漓鲜血,星罗棋布在山坡上。

        还有不少的人魂尸体,正在风雨中变冷,然后慢慢地化为红色齑粉,随着流淌的泥泞雨水,向着山下而去。

        九幽国军并未乘胜追击到山下去,但他们也没有忘了给敌人一份送别礼。

        山坡上阵地里的所有还活着的九幽军,端起了火铳,对着落荒而逃的敌军一阵扫射。

        又有不少的联军士兵,在撤退的道路上相继惨叫着倒下。

        只是他们的死亡,也没能让九幽军的愤怒得到宣泄。

        阵地上那些战死的九幽军尸体就在身旁,虽然不多,但也让活着的每一个九幽军脸上和心里的愤怒一直难消。

        直到最后一个敌人侥幸逃下山去,他们才停下了射击和追杀。

        默默停下了攻击的九幽国军,环视着四周面目全非的阵地,和逝去的战友,在风雨下为逝去的战友们默哀......

        这一天,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过去,直到阴日东落后,联军都没有再发动任何像样的进攻。

        春寒组织的防守坚固,令敌人闻风丧胆,她暂时守住了嵎夷。

        而远在玉阙城那边的萧石竹,还在猎场上狂欢。

        行营里篝火熊熊,照亮了行营上空。随行的士兵们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给行营里的每一个鬼都带来了欢乐。

        萧石竹和青丘狐王也一直都笑呵呵的,两鬼都不再讲究礼仪,勾肩搭背着,把美酒痛痛快快的喝了个够。

        行营中的篝火酒宴一直到了子夜时分,才终于结束了。

        青丘狐王喝得醉醺醺的,让人搀着回了自己的帐篷,萧石竹却意犹未尽。他骑上了自己的睚眦,也载着鬼母,一路飞奔出了行营。

        睚眦脚下生风,飞奔前行。十几个卫士也赶忙骑上各自的坐骑,跟了上去。不一会后,他们来到了远离行营的地方,一座山中生长着不少迷榖树的山崖上。

        迷榖在黑夜之中,散发出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山崖上,那些破土而出,星罗棋布的云母石。

        云母石在柔光之下,散发出绚丽的珍珠光泽。

        这座孤零零屹立在平坦草原上的山崖,便是玉阙猎场上著名的云崖。

        云崖四周都是开阔的平原地带,没有丘陵也没有山脉,一望无际。

        云崖上,此时林间已经飘起了淡淡的薄雾,萧石竹驭兽疾奔,在朦胧的雾气之中载着鬼母一路来到山崖顶上。

        随行而来的几个卫士,都在远处林子里停了下来,远远地站在一边。

        而暗中跟随着的黑猴,也跃上了距离山崖顶部不远处的一株枝繁叶茂的迷榖树上,缠身到了柔光后的暗影之中。

        在崖顶停下来的萧石竹,跃下睚眦,稳稳地张志安地上后,伸手抱着鬼母,把她从睚眦上轻轻地,小心翼翼的抱了下来。

        这崖顶上有一片空地,空地上寸草不生,倒是地上都是风吹雨打下已经光滑的石头。当然,这里也不长树木,无遮无拦的,抬头就能看到头顶的万里星空,向前放眼望去,也能看到远处行营的灯火通明。

        山风吹起,萧石竹身上的玄袍袖口猎猎作响,也吹散了崖顶上的薄雾。

        萧石竹走到了悬崖边,临崖而坐,鬼母也走了过来,坐到了他身边。

        两人都把双腿伸在了悬崖外,鬼母在风中,轻轻地荡着自己伸在悬崖外,悬在半空中的双腿,好奇的问萧石竹:“我们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萧石竹带她出来太匆忙,也没有说明去做什么,所以鬼母至今不知道萧石竹不睡觉,大半夜的到此做什么?

        萧石竹身子向后微微后倒,双手也向后杵着地面,昂首起来,看向头顶。

        漫天星辰汇聚蓝天之上,星辰一道明亮的银河,横在了空中。

        美丽星河璀璨,点点汇聚在一起星辰密布在夜空。

        湛蓝的夜空因为星河的点缀,跟显神秘又梦幻。

        “看看星星啊。”萧石竹漫不经心的答到。

        此言一出,鬼母眼珠子一转,又问到:“不会是前几日,钦天监告诉你的星象晦暗,国运不明,让你不安了吧?”。

        她总是能知道,萧石竹的心中所想。这次也不例外。

        没错,萧石竹就是因此而有点不安的。当然,他来此也是看看星星的。

        在玉阙宫中,很难看到猎场上这样的开阔天空。他萧石竹更是忙得整天连轴转,哪有这份悠闲抬头看看星星啊?

        反正明天还能睡懒觉,萧石竹打算今晚就玩个痛快。

        他随之嗯了一声,继续昂头注视着夜空璀璨的银河,道:“你说,钦天监的话能信吗?”。

        鬼母被他问得皱了皱眉,思索了片刻也学着萧石竹一样,身子微微后仰,昂首看向星空后,若有所思地说到:“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吧。”。

        鬼母的语气有些不确定,是因为她也不会看什么星象,因此也没法判断星官们的话。

        在她眼中,和萧石竹一样,看到的星空都是璀璨又明亮的,不知道哪里是黯淡不明之象。

        星空在他们眼中只有璀璨和绚丽。

        “等于没说。”萧石竹坐直身子,轻叹一声,又道:“你都看到了,青丘狐王野心已经毕现,他根本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去开创美好的未来。他要东瀛洲,甚至是东夷洲,整个阴曹地府的东部地区。我本以为,我们最近在东瀛洲的军事行动会给予他震慑,但青丘狐王还是野心不减,他这只老狐狸胃口太大了。正是如此,或许和钦天监星官们说的一样,未来一段时间,国运不明。我们和青丘狐国,这一仗避免不了了。”。

        “你不想打这一仗?”鬼母依旧注视着头顶星空,缓缓问到。

        “年年征战,会民不聊生的。能不打,我当然不愿意打。每一场战斗不只是要死伤我的子民,还要消耗大量的钱财和物资。”萧石竹又叹息一声,道:“当然,我是不惧怕打战。敌人要敢来犯,我会让他们有来无回的。只是我觉得,和青丘狐国完全可以不打这一仗,奈何青丘狐国不领情啊,非得欠揍。”。

        鬼母也直起身来,不再观星。但她转头一看,却看到了萧石竹眼底泛起的担忧神色。

        “我听说国运不明,我怕这一仗,打起来也不容易。”顿了顿声,萧石竹也略有担心的继而说到:“青丘狐国这些年韬光养晦,实力已经不可小觑了。我有种预感,一旦开战,这一仗不会打得顺利。”。

  http://www.abcxs.net/book/16746/54713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