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056】激烈

【1056】激烈

        阴日普照,天宫鬼衙的东厅堂中一片明亮。

        陆吾手下的鬼吏们,在屋中把会场的一切布置好后,又把屋中角落处的香炉中,放置着的清香点燃后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

        同时,衙门里的鬼官们也安排了四个九幽国禁军,来到了东厅堂大门外站岗。

        倒不是怕屋内的狐十斗做什么威胁陆吾的蠢事,只是为了让无关闲人,在会议开始后不要来此凑热闹,打扰了里面的会谈。

        屋内,狐十斗的一番巧舌如簧,也并未说动陆吾。

        陆吾听完后沉着脸,二话不说把青丘狐国起草的协议之中,有关于九幽国协助青丘狐国提高战力的协议,都毫不犹豫的抽了出来:“今天不谈这些,就算要谈也轮不到我们两鬼来谈。”。

        抽走了那一部分协议后,狐十斗原本递给了陆吾的一摞协议,瞬间锐减三分之一。

        “今天我们就只谈这些。”放下了手中那些协议的陆吾,拿起了抽出的那些协议,当着狐十斗等青丘狐国使臣的面,不急不慢的将其逐一慢慢撕碎。

        旋即进来的书吏,就把那些碎纸全部给扫地出门了。

        陆吾的果断和强硬,让狐十斗他们几个青丘狐国来的鬼一时间诧异,不由得都微张双唇,看向陆吾的眼中尽是惊讶。

        与此同时,狐十斗第一次心里暗暗感叹,或许有时候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未必就天下无敌。

        “陆吾大人,难道做这些事情你不用上报九幽王吗?”紧接着,狐十斗惊诧的问到。

        “不用。”陆吾一摆手,原本沉着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个微笑,风轻云淡的说到:“我家主公留我下来,就是要我来全权处理此事的。今天这个鬼衙,这间房子里,有关于九幽国的事情陆某都能说了算。”。

        从笑容到语气,都是得意之中暗藏着傲慢。

        狐十斗一听,这心里就很不舒服,再看陆吾笑容挂在脸上的得意样子,心底涌起一阵愤怒。

        只是很快又压制在了心底没能完全爆发。

        也能由此可见,九幽国现如今是还有萧石竹在,若是萧石竹不在了,陆吾必定是第一个搅弄风云,或者直截了当的反了的那个鬼。

        而狐十斗不想立马就挑起争端,更不会立马就得罪陆吾,权衡片刻后还是默然点头一下,再强忍着怒火,让步道:“行,那就先谈这些。”。

        说完这话,狐十斗慢慢地心平气和了下来。

        他脸上嘴角也微微上扬,对着陆吾微微一笑。

        但狐十斗也随即看到,陆吾脸上的得意神色更重跟明显了。

        两鬼却也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刚才的事情,陆吾也不得了便宜还卖乖,而是和狐十斗一起各自端起茶杯互相一敬后,默默地喝茶起来。

        又过了一会,九幽国的一些官员和书吏相继进来,逐一入座。

        待到九幽国的官员和书吏都到齐了后,陆吾把手边那些协议,传给了他的同僚们观看后,说到:“各位先从中挑一些出来,今天谈。剩下的,留到明天后天。”。

        狐十斗早已见识了陆吾的霸道了,现在也只好认命沉默,任由陆吾自己安排,也不去插话干预,自找无趣。

        九幽国的官员们也像是接到了一道神圣的命令一样,不敢怠慢也不敢马虎,认认真真的看起了青丘狐国起草的协议来。

        书吏们已经磨好墨,用镇纸压住了纸张,准备开始对整个议会进行记录。

        “我觉得这件还是可以先谈的。”

        许久之后,九幽国的一个鬼官把一纸协议递给了陆吾,道:“有关于疏浚东瀛洲境内两国相连河道和建设蓄水湖协议,有利于我们两国的农业发展和防灾。”。

        陆吾拿在手中,细看了协议内容后,也认同了自己这个同僚的建议,点头后看了看狐十斗,又低头看了看手中协议,道:“好,就先谈此事。协议上提出,由我国遣派所有的水里专家和专业工匠,贵国承担所有的劳力,这些本官都比较赞同。但所需费用两国均摊这一点,确实不妥。”......

        萧石竹在猎场上意气风发的追逐猎物,尽显猎场雄风。陆吾在玉阙宫中独掌谈判,表现果断又强硬。与此同时,远在东瀛洲的春寒,迎来了平生第一次自己指挥的战斗。

        天亮之后,联军将领玄目率兵抵达了嵎夷谷北口。

        但玄目并未立马发起进攻,而是在远处先安营扎寨,继而让军厨生火做饭,把自己手下大军的每一个士卒都先喂饱了。

        一切做完之后,已经过了正午。

        嵎夷谷这边的天空乌云密布,小雨还在继续下着。

        天地之间笼罩着的雨帘,也让双方大军视线变得模糊。

        嵎夷谷北口的联军,已经开始准备作战。

        他们把弩车,投石机统统都检查了一遍之后,由步兵先行开路,朝着山谷浩浩荡荡的前进而去。

        紧跟着的,就是那些笨重的弩车,投石机和巢车等攻城所用的器械。

        险峻的山坡上,九幽国的士兵们也没有衔着,更没有惧怕。他们逐一进入临时修建好了的山上防御工事中,进入了战壕和山崖上的炮台,在各地的战斗位置上各就各位。

        在透过枪炮上的准星和望山放眼望去,就见山下雨雾之中鬼气四溢弥漫,凌厉的杀气从中不断喷薄而出。

        一队队一支支身披红色战袍的鬼兵有如雨雾中落地的一片火海一般,各自手持刀枪来到谷口就迅速地一分为二,朝着山谷两侧的山峰山脉上,发起了斗志昂扬的冲锋。

        风雨声中,喊杀声和战鼓号角声不断作响,震耳欲聋。

        半空中落地的雨水,都被这些响亮的声音震得四溅乱跳。

        山上战壕里的九幽国军,在这些响亮又嘈杂的声音中,默然给手中手中火铳枪口上上了持刀后,握紧了枪身。

        “放近了再打,放近了再打。”战地上的九幽国军官们不分大小,都勾着腰,低着身子穿梭在战壕间,把这道命理快速的传到给每一个士兵,也给了他们更多的勇气和信念。

        半晌过后,联军先锋的士兵已经冲上了半山腰,进入了九幽国大军的火铳射击范围之中。

        阵地上一个大胡子老兵,抬手起来,抹了一把脸上挂着的雨珠后,平端着手中火铳,透过了枪身上刻着刻度的望山,再看向顶端的准星。

        继而目光以此为基准,朝着更远的地方看去,落在了身前一个渐行渐近的联军士兵眉心处。

        下一秒后,老兵率先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火铳枪口喷吐出灼热刺目的枪焰火舌,冲出了一枚通红的子铳。

        子铳奔腾向前,快如闪电一般,飞射向了那个被瞄准的联军士兵。

        转眼间,联军士兵的眉心开花,血肉迸射着向后一倒,摔在了满是泥泞的山坡上。

        战壕四处枪焰喷吐,枪声此起彼伏,在雨中连连作响。

        一枚枚子铳带着九幽国大军的勇气和愤怒,疾射像了山坡上还在冲锋的联军鬼兵。

        大片大片的敌军,在枪响声中,如割倒了的麦子稻谷一般,接二连三的倒下。

        但这瞬间死伤大片并未吓到联军,他们还在拼命的向山顶发起冲锋。与此同时,山下早已蓄势待发许久的投石机,也朝着山上不断的抛射巨石和散石。

        一阵阵咻咻声后,漫天风雨中一块块形状不一的石头划过一道道弧线,轰然砸向了九幽国在半山腰上的阵地。

        石头落地,泥泞飞溅。

        坚固的阵地战壕在石头重击之下千疮百孔。

        时运不济的九幽国士兵,迎头挨了一计石击,顿时整个脸颊血肉模糊,口鼻难辨,立即倒在了战壕之中抽搐着。

        炮台上的九幽国炮兵,愤然开火。

        风雨声中,喊杀声,枪声,石块飞射的破空声中,炮声轰鸣。

        一枚枚通红的炮弹,向着山下飞射而去。

        道道火红的光芒曲射而出,掠过风雨后落在了地上,就是一阵雷鸣般的爆炸轰然响起。

        紧接着浓烟滚滚,烈焰四散奔腾,联军山下的兵阵中惨叫声和痛呼声不绝于耳。

        四射的残肢断臂,和那些身披烈焰慌乱的四散而逃士兵随处可见。

        但这也未能磨灭和燃尽联军的勇气。

        他们的冲锋依旧在继续,排山倒海的鬼兵接连涌上半山腰,向着九幽国的阵地发动了一次次猛烈的进攻。

        无论是山下的玄目,还是山上的春寒,谁也没有在事先预料到,战斗会才打响就如此激励。

        玄目更没有想到,九幽国的枪炮在风雨之中依旧威力不减。怒吼着,咆哮着的毒火神炮,天雷炮和五雷神机,迅雷铳,以及暴雨铳对着联军冲锋的士兵,以及山下的攻城器械一顿狂轰乱炸,一阵扫射。

        成片成片的联军士兵,不是倒在了冲锋的路上,就是被火炮炸得四分五裂,尸骨被烈焰覆盖。

        在山上的春寒也没有预料到敌人在九幽国军的猛烈反击下也能如此顽强,完全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越战越勇。

        站在山顶上的春寒看到了被迅雷铳和五雷神机扫射倒下的大片联军鬼兵,在风雨中的泥泞里流尽了体内的最后一滴鬼血。

        也看到了其他没有被击中的联军,还在发疯一下朝着九幽国阵地冲去,手中刀枪在雨雾中闪着凌厉的寒光。

        或是搭箭开弓,对着阵地上的九幽国大军发出满含杀气的铁箭。

        咻咻破空声不绝于耳,有子铳和炮弹的飞射带起的声响,也有着炮弹和石块掠空而过的声音。

        风雨声早已被这些声音,以及战鼓声,号角声和厮杀声盖住。

        春寒双眼一眯,杀气毕现,当即下令道:“空骑兵准备空袭!”。

        她要让战斗更激烈,以此来消灭敌人联军的勇气。

        【小彩蛋萧石竹的原型——有看故事的朋友曾经问过起床难,萧石竹的原型是不是某个人?其实不是某个人,准确的说,他的原型是起床难小时候养过的一只狗。我的父母算是老一代的铲屎官,他们一直喜欢猫狗,喜欢到有时候他们甚至乐意围着猫狗转,也不愿意搭理我。我家最多的时候,一次养过七八条狗。狗一多就有了狗群代言人,也就是狗王。给起床难印象最深的是第二代的狗王,它是一条长腿长嘴的细犬,和一些壁画上二郎神的哮天犬外形神似。在它登上狗王宝座前一直是前任狗王的小跟班,温顺又听话,但我父亲曾经在老狗王年老体衰时说这只小狗(二代狗王)有狼顾之相,也曾见过在行走时,总是左右看,又会回头观望,像是巡视领地的狼王,保定是下一任狗王了。起初我觉得父亲是在给我说了个玩笑,可当它登上狗王宝座后,一周之内做了两件事,给我的印象最深刻,也让我坚信了父亲的话。第一件是呲牙立威,把一只不听它话的小狗脖子直接咬断,而且是当着我父亲和我的面这么做的,速度之快,连我们都没有机会出手制止就发生了这一切。第二件事,是趁着我们主人入睡后,把前任狗王妻子才分娩的小狗(前任狗王的子嗣),趁着狗妈妈分娩虚弱时,全部小狗被他叼着溺死在了满是水的水桶里,继而强占了前任狗王的妻子。那一年,我才十四岁,就见过如此凶残又惊心动魄的场面。虽然只是发生在狗群里的事,但那只狗王的杀伐果断,帝王霸气确实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以至于我后来看史书,看到帝王霸气的杀伐果断,或者是看到电视剧上的宫斗戏份时,都没有太多的内心波澜。这只狗王甚至拉拢了家里的猫群,本该猫狗不和的它们倒是相处得非常和谐,经常一起出入,分享食物,相处融洽到冬天经常能挤在一起取暖。所以有时候家里的猫咪也心甘情愿的充当了它的打手,经常主动替它去教训一些不听话的狗,上去就是二话不说的一爪子,把那些不听话的狗的鼻子抓破,留下刻骨铭心的痛(因为狗鼻子很敏感的原因吧)。它也会拉拢其他强壮的狗狗,每次给它们吃好吃的,诸如吃鸡肝和鸡肉时,这只狗王都会分一大部分给那些忠心它的狗狗们。从此之后,这只狗王统治我家的狗群长达十三年之久,成为我家宠物里的海陆空三军大佬(我家还养着鹦鹉鸽子和乌龟,金鱼。当然这些东西也不敢和那个狗王叫板。)。期间,狗来狗往,它的手下换了一批又一批,有的比它灵活,有的比它强壮,但是没有一只狗有它那么狡猾又凶残,所以在它寿终正寝之前,没有任何一只狗敢和它叫板,最大最舒适的狗窝,永远是它和它妻子睡的。它的时代一直到它安详地老死在了一个有着明媚阳光午后的那一天,直到它指定的下一代狗王在当晚继任为止。它走的那天,家里所有狗都围在它尸体的身边哀嚎,不许我们这些主人埋葬它们的狗王。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狗发出哭丧一样的声音,或许那些狗狗们实在缅怀它们伟大的狗王吧,但狗群对它真的是五体投地的佩服和敬畏。之后因为父母也老了,我家的狗和其他宠物也不再买新的,数量越来越少,直到今日,我也未曾再见过如此凶残又霸气的狗王了。而我的这个故事,也是在这只狗王去世后不久开始的,所以直接用它做了萧石竹的原型,因此书中的萧石竹也杀伐果断,狡猾又务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http://www.abcxs.net/book/16746/54666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